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1975年徐州铁路的整顿

2021-01-07 11:25:31作者:陆刚

1975年春,在中共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根据主持中央工作的邓小平指示,铁道部部长万里率领工作组,对问题最为严重的徐州铁路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顿。经过整顿,在较短的时间内扭转了徐州铁路运输的被动和混乱局面,使面貌焕然一新,铁路运输畅通无阻,安全正点。徐州铁路分局也由此跃入全国铁路战线的先进行列。徐州铁路的整顿对华东地区,乃至全国各行各业的整顿和国民经济的发展,均产生了积极而广泛的影响。

一、整顿措施的出台

1974年1月18日,中共中央将江青主持选编的《林彪与孔孟之道(材料之一)》转发全党,一场“批林批孔”运动迅速在全国开展起来。江青集团为了巩固和扩大“文化大革命”中既得的权势,打着“批林批孔”的旗号,大反所谓“复辟回潮”,树立所谓“反潮流”典型,大肆攻击周恩来前一时期纠左的努力。“批林批孔”运动使林彪事件后经过艰苦努力刚刚趋向稳定的政治局势和有所发展的国民经济,重新遭到严重破坏。据1974年12月统计,全国工农业总产值4024亿元,仅比上年增长1.4%,其中其中工业总产值2796亿元,仅比上年增长0.3%。一些主要工业产品产量下降,钢2112万吨,比上年下降16.3%,原煤4.13亿吨,比上年下降0.96%,铁路货运量7. 697亿吨,比上年下降3.2%,国家财政入不敷出,赤字7.7亿元。

“批林批孔”运动以来,由于闹派性、打派仗,造成徐州、郑州、南昌等铁路分局的交通运输长期堵塞,阻碍了津浦、京广、陇海、浙赣4条铁路干线的畅通,并影响其他铁路干线的运输。1974年全国铁路货运量只完成计划的92%,比1973年少运货物4321万吨,下降了5.3%。1975年1月,全国20个铁路局有15个没有完成运输计划。全国铁路平均日装车1月份仅为45800车,到2月份降为43000车,与需要相差12000车。铁路行业存在的严重问题,直接影响了全国的工业生产,解决铁路问题已成为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的关键。

铁路上存在严重问题的有徐州、南京、南昌等铁路局和分局,其中徐州分局问题尤为突出。“批林批孔”运动以来,少数人借机重新拉帮结派,成立了跨地区、跨行业的“批林批孔联络站”等非法组织,大搞打、砸、抢,破坏生产,阻碍交通运输。新华社编发的《国内动态》1975年1月25日载:徐州xxx等纠集一些人冲击领导机关,强占市委办公大楼进行所谓“办公”,他们派人四处追寻市委领导干部,市委主要负责同志只好被迫转入“地下”办公。他们还在市中心自架起11只高音喇叭,日夜进行宣传,声称“不砸碎徐州市委这个乌龟壳决不罢休!”

由于受动乱的影响,1974年底,徐州铁路分局119台机车有59台停驶,生产运输处于半瘫痪状态。至1975年2月,徐州铁路分局已连续20个月没有完成运输生产任务。津浦线蚌埠日通过能力是39列,2月2日只跑了10列,上旬日平均跑16列。陇海线商丘日通过能力是19列,最少时只跑3列,2月上旬日平均跑7列。徐州站列车检修人员不能正常工作,2月15日夜只开出4列。徐州机务段有车长275人,请假的最多时达100多人,有的出勤也不出车,致使徐州站开出无守车、无车长、无货票的“三无”列车多达90%。2月中旬,徐州地区内滞留货车竟有44列之多,郑州局管区内滞留有16列,陇海线有堵死的危险。徐州站严重堵塞,津浦、陇海干线无法畅通,严重影响了全国货物运输。由于北煤无法南运,已造成江苏、浙江、上海等省、市不少企业停工停产,严重影响了本地区及全国的工业生产和一些城市的人民生活,徐州铁路问题成为全国闻名的“老大难”。

为了扭转铁路运输每况愈下的局面,把国民经济搞上去,1975年1月28日,2月6日、11日,邓小平3次召见铁道部部长万里,指示铁道部要以最快的速度,最有力的措施,迅速改变铁路面貌,解决铁路问题。并决定把徐州铁路的整顿作为突破口,限期解决问题,以此带动整个铁路整顿。2月25日至3月8日,中共中央为解决铁路问题,专门在北京召开全国工业书记会议。3月5日,邓小平在会上作了题为《全党讲大局,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的讲话。邓小平强调指出:现在的大局是发展国民经济的两步设想,当前的薄弱环节是铁路,铁路运输的问题不解决,生产部署统统打乱,整个计划都会落空,所以中央下定决心解决这个问题;解决铁路问题的方法是要加强集中统一,必要的规章制度一定要恢复和健全,组织性、纪律性一定要加强;现在闹派性已经严重地妨碍大局,对闹派性的人要进行教育。大派、小派都要解散,要把闹派性的头头从原单位调离,调动后又钻出来新的头头再调,不服从调动不发工资。针对徐州铁路交通的混乱局面,邓小平特别强调,要狠批徐州闹派性的头头,指出:“徐州那个闹事的头头‘本事’可大啦,实际上是他在那个地方专政。对这种人不及时处理,等到哪一年呀?我说,只等他一个月,等到三月底。如果再不转变,顽固地同无产阶级对立,那样性质就变了。”

根据邓小平对解决铁路问题的意见,中共中央于3月5日发出《关于加强铁路工作的决定》,即中央9号文件,强调要改进铁路管理体制,实行全国铁路以铁道部领导为主的管理体制;要建立和健全必要的规章制度,加强组织纪律性,确保运输安全正点;对少数资产阶级派性严重,经过批评和教育仍不改正的领导干部和头头,应该及时调离,对严重违法乱纪的要给予处分;同各种破坏行为作斗争,对坏分子要坚决打击,依法惩办等。这个文件和邓小平的讲话,成为指导铁路整顿的纲领。会后,铁道部部长万里率领工作组,先后赴徐州、太原、郑州、长沙等地,对问题严重的铁路局进行了重点整顿。

二、 整顿工作的全面展开

3月6日,还在全国工业书记会议进行期间,万里即派铁道部党的临时小组成员李新率工作组,先行到达徐州铁路分局了解情况。9日,全国工业书记会议一结束,万里就带着中央九号文件和工业书记会议精神前往徐州。10日,在北京参加全国工业书记会议的江苏省革委会副主任许家屯,带领省委工作组也到了徐州。在江苏省委、徐州市委的大力支持下,从3月10日开始至20日,万里为首的整顿工作组,对徐州铁路分局进行了全面整顿,主要做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一)大力宣传贯彻中央九号文件,使中央整顿铁路工作的方针家喻户晓。

万里抵徐州后,在中共江苏省委、中共徐州地市委、徐州铁路分局党委的配合下,连续召开几千人、上万人的各种类型的会议,大力宣传中央九号文件精神,使中央整顿铁路工作的方针政策家喻户晓。3月10日,徐州铁路分局召开万人大会,传达中央九号文件与邓小平的讲话;11日,徐州市、徐州地区联合召开党员大会; 12日,徐州铁路分局机务段举行誓师大会;13日,市委和地委联合召开群众大会。接着,万里又深入基层,出席各种各样的群众座谈会。在各种会议上,万里反复宣传中央九号文件和中央领导人有关铁路整顿的指示,号召广大铁路干部和职工讲大局、讲党性、讲路线、讲团结、讲纪律,狠批派性。万里肯定了徐州铁路广大职工和干部都是好的,他们在困难的条件下,努力做好工作,要大大表扬。同时,万里也指出:徐州铁路分局个别单位极少数人,不顾大局,直到现在还在搞资产阶级派性,希望这些同志赶快猛醒,迅速转变,既往不咎,切不可陷进资产阶级派性的泥坑。万里特别强调:贯彻落实中央九号文件,这是当前铁路工作的中心,任何事情都不得冲击这个中心,要从根本上把铁路工作抓上来。要经过艰苦的努力,把薄弱环节变为畅通无阻,四通八达,安全正点,名副其实地当好“先行官”。万里的讲话使中央指示精神直接和群众见面,摆脱了过去那些搞资产阶级派性领导层的干扰,得到广大干部群众的热烈拥护。

在铁道部整顿工作组的具体指导下,徐州铁路分局迅速掀起了一个学习、宣传中央九号文件的高潮,广泛深入地开展“一学、三批、五大讲”(即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批修正主义、批资本主义、批资产阶级派性,讲路线、讲党性、讲大局、讲团结、讲纪律)的群众自我教育运动,强调各自多做自我批评,消除资产阶级派性,增强无产阶级党性。一时从党内到党外,从干部到群众,从职工到家属,大家纷纷议论国家大事,努力弄懂弄通中央整顿铁路的方针政策,使得中央整顿铁路的决心和整顿的方针、政策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形成一个迅速解决问题的良好气氛,为整顿工作的开展奠定了良好的思想基础。广大铁路职工纷纷表示:千有理,万有理,不顾大局,就没有理,坚决贯彻中央指示,把铁路运输搞上去。

(二)整顿领导班子和分局机关,限期解决“懒、软、散”问题。

徐州铁路分局之所以出现那么多问题并长期得不到解决,关键原因在于“文化大革命”中各种“造反派”组织的涌现,造成了相当一部分领导干部派性思想严重,不是用党性掌权,而是用派性掌权,对闹派性的人不管不问。一派上了台就整另一派,另一派掌权了又整那一派,几经反复,裂痕很深。由于派性干扰,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就难以得到正确贯彻执行。针对这种情况,万里利用各种机会旗帜鲜明地批判派性,开展对徐州铁路分局领导班子的整顿。他不分昼夜召集铁路分局常委进行个别谈话,了解他们的思想状况,诚恳地帮助教育他们,有针对性地解决其思想问题,消除顾虑,克服困难,统一认识。万里一针见血地指出:徐州的问题主要是派性严重,派性破坏了安定团结,破坏了运输生产,必须进行批判和斗争。同时强调:大量的派性是人民内部矛盾,要通过批评、自我批评加以解决;对少数带头闹派性的头头,要进行严肃的批评教育,改正了的,既往不咎,继续闹的,严肃处理,绝不允许妨碍大局;要“一批二撤三调离”,也就是说一要进行严厉批判,二要撤掉领导职务,三要调离原单位。对于不服从调动者,停发工资。对于顽固不化,继续闹派性,触犯刑律的要绳之以法。

3月19日,万里召开徐州铁路分局常委会议,逐个听取了常委们的思想汇报和自我批评。会上万里对派性思想进行了严厉批评。徐州铁路分局党委书记检查自己是“支派”观点,对“踢派”采取拖的办法,万里指出:“你这是路线界限不明,因此有亲有疏!”分管政治思想工作的一位党委常委,派性严重,支持“支派”。万里对其严肃批评:“干部是派头头,你把派性带进党内来,披着革命的外衣,这样的危险性就更大了!如果不觉悟,就是修正主义的班子!”万里针对政治部中一些人的严重派性指出:“政治部应当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政治部,你们政治部对资产阶级派性习以为常,有人把政治部写成‘宗派之家’,看来是有这个问题。我们的干部,不能靠山头吃饭,想拉个山头,保护自己,办不到!这叫结党营私!你们政治部不很好地检讨,就要调整!”会上,其他常委也都检讨了闹派性,不按原则办事等问题。万里的谈话态度鲜明,决心大,对分局常委们震动极大,分局常委们大都能作出深刻的自我批评,从根本上端正了思想路线。

在此基础上,徐州铁路分局党委又专门举办各类学习班,领导带头学习理论,联系实际,批判资产阶级派性,对照中央九号文件及有关指示精神,查找自身问题,深刻总结教训,提高思想觉悟。遵照万里的指示,许多领导干部还深入到群众中去,听取群众的意见,诚恳地检讨自己的派性思想给工作造成的损失,给群众带来的伤害,争取群众对整顿工作的支持。

本着多换思想少换人的原则,徐州铁路分局及下属个别站、段的领导班子均进行了必要的调整和充实,对群众意见较大、问题较严重的个别领导干部又进行了调任。这样以来,各级领导干部端正了思想,敢于放手管理,行使职权,领导班子长期以来存在的“懒、软、散”问题很快得以克服,基本上做到思想统一,团结一致,形成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核心。

万里在解决徐州铁路分局领导班子派性问题的同时,还注意在广大职工群众中清除派性思想。在传达中央九号文件,解决徐州铁路问题的过程中,有相当一部分干部和工人存在争输赢、比高低的思想,“支派”一部分人以胜利者自居,想以中央文件压对方,而“踢派”群众则怕受压,怕挨整,憋着一股很大的抵触对抗情绪。针对这种现象,万里指出这也是资产阶级派性的反映,对两种派性表现均进行了严肃批评,教育两派群众统一思想,消除顾虑,搞好团结。

(三)反对资产阶级派性,坚决打击极少数坏人。

长期以来,派性头头的破坏捣乱,是造成徐州铁路混乱的一个重要原因。万里到达徐州后,首先在群众中开展了以清除资产阶级派性,增强无产阶级党性为主题的自我教育运动,各单位在广泛谈心、小组座谈的基础上,都召开了安定团结大会。其次,对跟着派头头跑的人,着重进行教育,限期3月底改正错误。第三,对为首的坏人,则集中力量,坚决予以打击,决不手软。

3月9日,根据邓小平对徐州铁路的指示及中央九号文件精神,江苏省革委会发出《三九通告》,要求采取果断措施,打击各种破坏活动,对策划指挥破坏交通运输生产的为首分子,必须依法严惩。10日下午,中共徐州市委分10个会场召开全市干部大会(包括铁路分局的干部),宣读《三九通告》,并在会上宣布一个长期以来利用派性,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生产运输,大搞打、砸、抢的派性头头已经予以逮捕。会后,徐州市公安机关又迅速抽调力量,采取果断措施,逮捕了个别派性头头,同时积极做好其他骨干成员的转化教育工作,清理收缴各种打、砸、抢物品3000余件,基本上扭转了乱哄哄的社会治安局面。此次处理极少数派头头动作之大,态度之坚决,震动了整个徐州,极大地威慑了一些闹派性的人,促使他们尽快转变思想,改正错误。

在解决派性问题中能够区别对待不同性质的矛盾,加上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徐州铁路分局在很短时间内所有派性组织全部解散,派性思想也没有了市场,工作生产运输秩序迅速得到改善。事后,邓小平在全国钢铁工业座谈会上指出:“根据铁道部门的经验,徐州和其他地区的经验,在同派性作斗争中,所要打击的也就是那么少数几个人。徐州闹得那么厉害,最后被打击的只有三个人。绝大多数人,包括被派性迷了心窍的人,都可以挽救过来。所以,实际搞的结果,打击面极小,教育面极大。”

(四)抓紧落实政策,平反冤假错案。

1969年11月开始,徐州市相继开展了“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清查“五一六”等政治运动,伤害了一大批人,造成了许多冤假错案。尤其是清查“五一六”运动,徐州市共有6000余人受到错误审查,一些人甚至被逼自杀,受到牵连的达数万人。在这些运动中,徐州铁路分局也存在很多冤假错案,有不少老工人、老干部被当作“特务”抓起来,致使他们身心遭受摧残,怨气很大。

万里抵达徐州后,要求徐州市委、徐州铁路分局党委抓紧时间落实政策,认真做好平反工作。在徐州铁路分局常委会议上,万里严厉批评分局党委,指出:“老工人、老干部,搞到这个样子,不心疼吗?你们车站搞的那些‘特务’,已经搞得很荒谬,已经到了荒谬绝伦的地步!这些人一倒,你停产不停产?阶级感情到哪里去了!你们一天不平反,我就一天心里难过!”万里要求原来在什么范围搞错的就在什么范围内宣布平反,对“五一六”冤案要按照政策成批地进行平反,对其他搞错的也要落实政策。领导要勇于承担责任,要做好被平反者的思想工作,解决好他们的困难,关心职工群众的生活。

遵照万里指示,徐州铁路分局清查“五一六”中应平反的359人,在“清队”中被误伤的121人,仅在半个月内全部落实了政策。在这次平反工作中,分局领导能够主动承担责任,诚恳地承认错误,并注意坚持原则,深入细致地做群众的思想政治工作,对他们的一些合理性要求,如恢复名誉、销毁材料、安排工作、补发工资等都给予了满足和照顾;对于一些有“派性疙瘩”的人,分局领导分别耐心做好工作;对于一些人有过高要求的,则予以说服。同时,还特别注意做好老工人、老干部、技术骨干的平反工作,把这批人充实到生产第一线,充分发挥他们的技术骨干作用,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缓解了干部群众积压多年的怨气,调动了他们的工作生产积极性。

在徐州铁路分局开展平凡冤假错案的同时,中共徐州地委、市委按照万里指示要求加快冤假错案的平反步伐。地委于1975年1月14日成立了落实政策领导小组, 3月28日,徐州市委成立落实政策领导小组,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为在“清队”、“一打三反”、深挖“五一六”运动中被错审错定的干部群众落实政策,恢复名誉,销毁材料,消除影响,并对在运动中非正常死亡的411人平反昭雪,做好善后工作。至3月底,已有近90%的人得到平反,整个平反工作在4月底基本结束。

后来,邓小平在全国钢铁工作座谈会上指出:“从解决铁路问题、徐州问题的经验来看,落实政策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清查‘五一六’,徐州市搞了六千多人,这是很吓人的数字,搞了那么多人,不给他们落实政策,能把群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吗?”

(五)恢复建立健全各项规章制度,增强组织纪律性。

徐州铁路的规章制度“文化大革命”前一直是较细较全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徐州铁路分局各项行之有效的规章制度遭到严重破坏,加上无政府主义盛行,运输生产的各个环节无章可循,或有章不循,致使劳动纪律松弛,事故日益增多,运输生产长期停滞不前。为此,万里要求铁路分局抓紧恢复建立健全必要的规章制度,加强组织纪律性。

根据中央九号文件和万里的指示,徐州铁路分局恢复建立和健全了岗位责任制、技术操作规程、设备管理和维修等制度,每一制度都作了详细的分解说明。制度中重申火车司机不能下车吃饭,值班不准喝酒等一些细节;制度还特别强调要加强工作责任心,保证行车安全和列车的正点运行,不能无故拖延;要准时上下班,不得无故缺习,迟到早退。制度还强调所有铁路职工都要做好本职工作,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一切行动听指挥。

为做好落实工作,铁路分局党委还要求各项规章制度“上墙上身,入脑扎根”,并制订了严格的考评和奖惩制度。“上墙”是把各项规章制度张贴在班组、科室最醒目的墙上。“上身”是分别工种、职位将应遵守的各项条款油印成小册子,人手一册带身上。“入脑扎根”是要求人人都能做到背诵自己要遵守的有关制度。经过考评,对坚守工作岗位,遵守制度好的,给予表扬和奖励;对表现差、不遵守制度的,轻则予以批评,严重的则扣发工资。分局下属各段、站还根据自身的特点,相应制订了一些规章制度,做到局有局规,段有段规,站有站规。这些规章制度的执行,成为徐州铁路分局搞好运输生产建设,确保运输安全正点的有效保障。

为了进一步整顿铁路运输秩序,中共中央决定铁路由铁道部统一管理,铁路运输由铁道部集中指挥,铁路职工由铁道部统一调配,从根本上割断了铁路与地方派性的联系,使徐州铁路分局的规章制度能够得以顺利实施。

(六)狠抓生产建设,切实把铁路运输工作搞上去。

各项整顿措施的实施,调动了徐州铁路分局广大干部群众的生产积极性,短时间内,铁路分局的面貌焕然一新,一改过去长期以来松弛、散乱的局面,各项工作有序开展。按照万里提出的“畅通无阻,四通八达,安全正点,当好先行”的要求,徐州铁路分局制定了3月份基本上解决问题、2季度大上的奋斗目标。

为了掌握生产运输的主动权,及时发现解决问题,徐州铁路分局党委除留两人主持日常工作外,分局党委书记栾永之、局长兼党委副书记卢文亭、党委副书记任若奎等带领机关人员,分成5个组深入生产第一线,和工人一起学习,顶班劳动;抓群众的政治思想工作,抓生产调度,抓质量,抓行车安全;检查督促规章制度的贯彻执行,进行现场办公,及时解决生产中存在的实际问题,关心解决职工实际生活困难。各段、站的负责人以身作则,参加班前点名,进行思想发动,跟随机车出勤,帮助解决具体问题;参加交班分析会,及时总结交流经验。当时生产一线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我们三班倒,班班见领导,干群同心干,生产大发展。”

在徐州铁路分局各级负责干部的带动下,广大铁路职工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投入到生产中去,并誓言:“中央指示作指南,安定团结促大干。宁流千滴汗,不叫一声累,多拉快跑保安全,当好运输先行官!”机务段党委书记赵玉文带领机务乘务员出满勤、干满点,保证要车有车,要人有人;车辆段干部职工抢时间、争速度,利用4天时间组织修车大会战,及时修好77辆车投入运行,做到天天完成计划,保证均衡生产;列车段广大乘务员宁叫人等车,不让车等人,保证列车正点运行,并涌现了如老工人、共产党员程义田等一批严格执行规章制度、安全行车的模范典型;工务段广大职工抓紧设备大检查,线路质量不断提高,保证列车安全运行。就这样,全铁路分局干部工人紧密配合,一个保障铁路畅通无阻、安全正点的群众性运输生产竞赛,在整个铁路分局蓬勃地开展起来。

三、整顿的成效及影响

通过以上几个方面的措施,徐州铁路经过短时间的整顿,分局面貌焕然一新,运输生产形势迅速改观。3月20日,徐州铁路分局列车通过对数由原先38对增加到72对,机车出车台数由70台左右上升到90台以上,徐州站办理车数,由3800辆增加到7700辆。在车辆增加的情况下杜绝了“三无”列车,日平均装车由200多辆增加到1400多辆,保证了煤炭等主要物资的运输。

3月20日,按照中央的要求,万里乘车离开徐州回北京,向中央汇报徐州铁路整顿情况,铁道部工作组仍留在徐州继续工作。22日,万里向邓小平等国务院领导汇报了他在徐州的工作情况及下阶段工作的部署,邓小平等表示非常满意,并询问了徐州煤矿的情况,强调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江苏省委、徐州市委要抓紧工作,要彻底解决徐海地区问题。第二天,万里即向江苏省委电话传达了邓小平等领导的指示。江苏省委常委会立即开会研究贯彻落实,省委决定,省委工作组继续在徐州帮助工作,力争彻底解决问题。同时,召开全省煤炭系统党员干部会议,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煤炭工作的指示。25日,邓小平主持召开国务院全体人员会议,听取万里对徐州铁路整顿问题的情况汇报。会议肯定了徐州铁路整顿的经验和全国铁路整顿的成绩,对下一步铁路整顿工作提出具体要求。会议指出:目前铁路整顿工作刚刚开始,不能满足现状,不要“雨过地皮湿”,不要轰一阵子又过去了,要检查一下有没有“夹生饭”,有没有薄弱环节,要及早研究,及早解决,免得运输上去了又下来。同时提出了3月份小上,4月份要大上,要雷厉风行地解决领导班子、铁路秩序、运输生产等几个问题。总的要求是,通过贯彻落实中央九号文件,从根本上解决铁路问题。28日,铁道部召开全国铁路系统领导干部会议,万里在会上介绍了徐州铁路整顿的经验。同日,徐州市委召开了万余人参加的大会,徐州地委和铁路分局党委领导参加,动员进一步深入贯彻中央9号文件,促进安定团结,促进大干快上。

遵照中央指示,徐州铁路分局不满足已有成绩,继续抓好各个环节环节,使运输生产持续上升。4月23日,万里去南昌铁路局途经徐州时,在徐州铁路分局召开的党员干部大会上讲话,肯定了前一阶段的工作,同时指出:在成绩面前,不能自满,不能停顿不前,各项工作还要进一步加强。他勉励铁路分局广大干部和职工夺取新的胜利。4月28日,全国铁路问题最为严重的徐州铁路分局提前3天完成月度运输计划,结束了连续21个月完不成生产任务的混乱状况,做到了铁路运输畅通无阻,四通八达。为此,国家铁道部、江苏省革委会分别发出贺电,祝贺徐州铁路分局提前完成月度运输任务。徐州铁路分局还被批准为出席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的先进单位。

1975年徐州铁路的整顿,首先对徐州地区的工业生产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以此为契机和突破口,徐州市全面整顿各行各业,使局面大为改观。中央领导同志指出,九号文件不仅适用于铁路,而且适用于各行各业。万里到达徐州后,市委以九号文件作指导,在20多天内相继召开8次1万至10万人的党员干部和群众大会,采取了一系列端正思想、克服派性、落实政策、打击坏人、恢复生产等措施,猛抓各行各业的整顿,使执行九号文件一个多月,徐州市、地区的形势即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乱哄哄”的局面得以安定,徐州的工业生产形势迅速好转。一些停产半停产、瘫痪半瘫痪的企业迅速恢复生产,混乱的局面得到有效扭转。经过整顿,4月,徐州市完成工业产值比上年同期提高3.2%,5月上半月比上年同期提高36%。徐州矿务局2月平均日产只有1万吨,4月平均日产已达到2.2万吨,比上年同期增长40%,5月上半月又有所增长。1975年,徐州市完成工业总产值96800万元,比上年增长了22.8%;原煤产量825.24万吨,比上年增长了38%;生铁产量78977万吨,比上年增长了51.28%;财政收入完成12721万元,比上年增长了33.3%。全市60种工业产品有50种比上年有不同程度的增长。整顿在全市各行各业都取得了显著成效。

徐州铁路的整顿在全国铁路系统及其他行业中,也有着广泛而重要的影响。这一整顿工作,是邓小平关于全面整顿思想的一次成功实践,为他领导的全面整顿开了一个好头,打了一个漂亮仗。在如此成功经验的带动下,经过两个月的整顿,至4月底,全国铁路运输的形势明显改观,严重堵塞地段全部疏通,全国20个路局除南昌外都超额完成了国家计划,铁路平均日装车数达到53700车,创造了历史最高水平,列车正点率也大为提高。随着铁路运输的好转,整个工业生产扭转了停滞不前的局面。1月至4月,全国工业生产总产值比上年同期增长19.4%。

徐州铁路的整顿迅速取得成功,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成为一个快速治理动乱、整顿恢复秩序的范本。6月2日,中共中央批转了《中共江苏省委关于徐海地区贯彻执行中央九号文件的情况向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报告》。《报告》总结了解决徐州问题的经验:紧紧抓住解决领导班子问题这个关键,对派性严重的领导干部,敢批、敢斗、敢捅“马蜂窝”,限期改正错误,到期不改,采取组织措施;对群众坚持正面教育,防止互相攻击;对极少数坏人,把他们抓起来,在群众中批判。中央要求各地参考徐州经验,解决本地区的问题。8月6日,《人民日报》刊登《路线对头,后来居上》的评论文章,充分肯定了徐州铁路整顿的经验,指出即便是“老大难”的单位,问题多复杂,只要路线对头,方法得当,都是可以解决的。全国许多地区和部门贯彻执行中央解决铁路问题和钢铁问题的精神,推广徐州铁路分局的经验,迅速收到成效。1975年底,全国主要经济指标完成情况良好,工农业总产值4504亿元,比上年增长11.9%,其中工业增长15.1%,农业增长4.6%,工业主要产品产量,如钢、原煤、原油、发电量等均比上年增长13%以上。

徐州铁路的整顿,是邓小平关于全面整顿思想的一次成功实践,是他的以点带面、突出重点、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的充分体现。1975年初,邓小平针对当时的混乱局面,提出了各方面都要整顿,首先重点突出整顿铁路这个薄弱环节,并把徐州铁路作为整顿工作的突破口,采取果断措施,限期解决了问题。实践证明,正是邓小平整顿思想方针的正确性与准确性,并派出果断有力的工作组抓整顿,才取得了徐州铁路整顿试点工作的成功经验,进而以点带面,促进和推动全国各行各业的整顿,使得全国的国民经济形势迅速得到好转,收到特别显著的成效。

徐州铁路的整顿,也是对“四人帮”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建设行径的一次成功的抵制和批判。这次徐州铁路整顿的中心思想是把铁路运输生产搞上去,其他各项整顿措施都是以此为中心开展的,正是贯彻了邓小平提出的“全党讲大局,把国名经济搞上去”这个指导思想,无疑是对“四人帮”批判所谓“唯生产力论”的反驳和抵制。这种思想和做法,在当时确实是难能可贵的。邓小平领导的1975年全面整顿是同“四人帮”的一场重大斗争,反映了全国人民的愿望和要求,有力加速了“文化大革命”走向终结的进程。

以徐州铁路整顿为突破口的1975年全面整顿,实际上也是邓小平系统地纠正“文化大革命”“左”倾错误的开始。可以说,徐州铁路的整顿是拨乱反正的开始和试点,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全面拨乱反正的先导和全面改革的源头,为以后的全面改革进行了有益的试验。正如邓小平所说:“说到改革,其实在一九七四年到一九七五年已经试验过一段。”“那时的改革,用的名称是整顿,强调把经济搞上去,首先是恢复生产秩序。凡是这样做的地方都见效。”从这些方面可以看出,1975年徐州铁路的整顿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

注释:

①《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6页,人民出版社1994年10版。

②《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0页,人民出版社1994年10月版。

③《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0页,人民出版社1994年10月版。

《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55页,人民出版社1994年10月版。

主办单位:徐州市史志办公室 ©Copyright 202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老网站入口

备案号:苏ICP备07508860号 苏公网安备 32060202000505号 Design by : 徐州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