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人物

侯五嫂:隐蔽战线上的“钢铁妈妈”

2021-07-12 12:06:49作者:宣教处


侯五嫂:隐蔽战线上的“钢铁妈妈”


1982年10月14日,“钢铁妈妈”侯五嫂与世长辞了。在簇簇鲜花中悬挂的一副挽联“出入敌巢不惧酷刑钢筋铁骨横眉冷眼对顽敌;爱憎分明献身解放玉洁冰清松柏常春驻人间”,生动描述了徐州地下党交通员侯五嫂革命的一生。

侯五嫂出生于1906年,江苏丰县人。她出身贫苦,从小失去父母,跟着哥嫂艰难度日,忍饥挨饿。19岁时嫁给本村农民侯本德,后随丈夫逃荒来到徐州谋生。她原来连个正式名字也没有,因为丈夫姓侯,行五,所以街坊邻居都亲切地喊她“侯五嫂”。 直到徐州解放,进行党员登记时,组织上才给她起个名字叫袁洁如。

袁洁如

由于生活困难,侯五嫂以走街串巷卖烟和针头线脑维持家庭生活。为了多卖些烟,五嫂不光在城里走街串巷,也到乡下去卖,时间长了,五嫂和沿途摆小杂货摊的、卖茶的、卖小吃的都非常熟悉,这就为她以后从事地下工作传递情报提供了有利条件。后来,侯五嫂和中共地下党员石西岩认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培养,组织上认为五嫂办事心细,做地下交通员工作比较合适。1943年3月,侯五嫂由徐州地下党负责人石西岩正式发展为中共党员。

自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侯五嫂每天所想所做的都是如何稳妥地完成党交给的任务。由于斗争形势变化,地下党机关驻地不断转移,但不论机关转移到哪里,侯五嫂都能安全地把情报传送到哪里。她保持往日的装扮,经常走街串巷,跑遍了邓楼、后小楼子、芦马集、梁塘等徐州周边的村庄,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巧妙地传送地下党重要情报,从未出过问题。

1946年1月的一天,侯五嫂接到一份有关国民党空运方面的情报,要求立即送往根据地。她把小纸条拧成一个细小的纸捻子藏在头发里,和往常一样挎着装有香烟的篮子,从南天桥出了哨卡。当她走到大李庄乡公所时,发现有国民党乡丁站岗,感到情况不妙,正待转身走开时,被叛徒发现,不幸被捕。敌人凶狠地用绳子把侯五嫂吊在树上,木棍雨点般打在她的身上。这天正是腊月寒天,滴水成冰,侯五嫂始终咬紧牙关,一声不哼,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的铮铮铁骨。她始终牢记入党时的誓言:“保守党的机密,不投降,不叛变。遇到汉奸、便衣特务搜查盘问,就是死也不能走漏一点风声。”敌人不死心,又用子弹头刮五嫂的肋骨,直到把五嫂折磨得昏死过去,随后他们把五嫂放下扔在寒风刺骨的树底下。当五嫂醒来后,担心藏在头发里的情报是否还在,便使劲地把头往树上蹭,终于把那份情报蹭落在地上,她就用舌头把小纸条舔在嘴里,然后嚼碎咽到肚子里。

中共地下联络站——范北巷7号

1946年6月,国民党反动派加紧了内战步伐,此时侯五嫂由13家连环保释出狱。近半年的牢狱之苦没有压垮侯五嫂,反而使她更加坚强,更加坚定了永远跟党走、为党工作的决心。五嫂出狱后的第五天晚上,就接到一份十分紧急的情报——国民党大郭庄飞机场的地形图,要五嫂赶紧送出去。五嫂一拿到情报就想立刻送出去,但一想到自己是13家连环保释刚刚出狱的,万一再出了事,自己的安危倒无关紧要,可要让这些无辜的亲邻好友受到连累实在是于心不忍。五嫂翻来覆去考虑了一夜,又想到自己是党的人,是党的交通员,党组织既然把任务交给了自己,就不能辜负党对自己的信任。时间紧迫,最后五嫂决定还是自己亲自去把情报送给上级党组织。第二天天刚亮,她把情报缝在鞋帮里,以到乡下走亲戚为名混出了城。由于路上敌人盘查得紧,来回几次都没有闯过去。侯五嫂心急如焚,只好暂时返回城里。不久,五嫂和党的交通员朱伯平扮作叔嫂关系,终于将情报送到了根据地。

在长达七年的地下斗争中,侯五嫂凭着一颗对党赤诚之心,靠着一双“大脚”,跑遍了邳睢铜和湖西根据地的山山水水,闯过一道道难关,躲过一次次盘查,完成了无数次情报的传递任务。1949年春,侯五嫂光荣地出席了首届全国妇女代表大会,受到了毛主席亲切接见。记者曾专题报道了她的革命事迹,称她为“钢铁妈妈”。


主办单位:徐州市史志办公室 ©Copyright 202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老网站入口

备案号:苏ICP备07508860号-1 苏公网安备 32060202000505号 Design by : 徐州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