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纪实

徐州城市地下斗争系列之四: 配合解放军正面作战,炸毁国民党军火库

2022-03-24 14:21:04作者:宣教处



1947年,战局发展到了一个决定性的关头,我人民解放军打破了国民党军的疯狂进攻,各个战场都转入了战略反攻,把战争引向了蒋管区。为了挽救即将崩溃的命运,国民党重点向我山东解放区进攻,在华东战场上,以徐州为中心的徐淮海地区战云密布,正处在二个大战役的前夕。山东军区徐州情报站接到上级指示,要求配合解放军正面作战,破坏敌人重要军事设施。徐州城内的地下党员,迅即展开了动。


权兴周

权兴周,徐州北郊权台子村人,是中共鲁南区委徐州市委地下政治交通员。因为他长的个头大,年纪也较大,大伙都习惯喊他“大老权”。从抗战之初,他就参加了革命工作,是我党地下斗争的老交通。在徐州城内的大同街东首,离火车站不远处,有一家“兴华春饭馆”,是我“军情”的一个秘密联络点,老权时常在此活动。

1947年2月19日,权兴周在兴华春饭馆遇到原在西北军当兵的熟人祖美荣,得知他在徐州九里山国民党陆军总部军械库担任中尉传达长,便有意识地与他接触,请他喝酒吃饭。交流中,权兴周得知近期国民党向军械库运来了能装备两个整编师的美式装备。老权感到事态严重,得想方设法尽快炸毁该军械库。

权兴周得知祖美荣老家是河北石家庄的,当兵十年了,是个老兵油子。住九里山营房,常来徐州来回运输军用物资,好喝酒,时常弄点军需物资、药品等物,托我们的人替他拆脱出去,弄点钱花。他牢骚满腹,喝上两盅,总是骂骂咧咧。近来战局一天天吃紧,蒋军军心动荡,不断有开小差的。听他的口气,早晚也想回家。权兴周心里想,这个人可以利用,说不定能搞点名堂出来,九里山肯定是个大军火库,能不能利用他想回家的机会,让他搞它一家伙。等他再来时,努力做些争取工作,试一试。

没过两天,果然他又来了。老权这回主动打招呼,正经了几个菜,满满烫上一壶酒,面对面地喝起来。两人闲扯了一阵子,老权像不经意地向他谈了些关于解放区的“见闻”,穷人如何分房分田,无捐无税,老百姓如何过日子等等。老权说:“听说国军现在都集结在大城市,好多城镇都丢了,你的家乡石家庄一带好像也成解放区了,你听说没有?”他仰脖子喝了一口酒,对老权说:“大哥,不瞒你说,情况越来越吃紧,再干下去绝没个好,我早就不想干了。路远,交通又不方便,路费也不凑手,再说,路上谁知好走不好走。我这些天,正为这事焦心哪。”老权同情地说:“真想走并不难,不远就是解放区,在那边根本不抓兵,你回家路上有困难,还会帮助你,至于路费,我愿尽力相帮,十元八元还拿得出。谁叫咱们是朋友呢?”他一把拉住老权的手,激动地说:“谢谢大哥,你要能帮兄弟的忙,我就走定了,这份窝囊兵,一天我也不愿再干了。”老权再给他斟满杯说:“我就喜欢有胆有识有骨气的人,看得出来,你挺正直,是个义气人,你要能回到家乡,一定会过上好日子。”接着又鼓励地说:“我看既然要走了,军火库那些杀人的家伙能不能搞它一下子,一来可以出口气,二来可以为老百姓除个大害呀。”祖美荣把胸脯一拍说:“那还不容易,弹药、汽油到处是,一把火什么都完蛋了。”他还说:“这一阵仓库满是美式武器,是给胡琏部队的,老子要走,也不能给龟孙留下。”临分手他对老权说:“大哥,你就听我的消息吧!”

3月初这天晚上七点多钟,老权和饭馆的同志们正在商量下一步对策之时,忽然门窗一震,闷雷似的声音从西北传来,走出门一看,只见九里山方面火光冲天,爆炸声一阵接着一阵。正在这时,忽然黑里闪出一个人来,一把抓住老权的手,拉进屋里头,他正是祖美荣。他急促地说:“大哥,看见了吗?叫我把它炸啦。”老权高兴地拉他坐下说:“我们正为你担心呢,好样的,你是怎么干的?”他说:“几天来老瞅不上机会,很着急,恰好昨天往里弄汽油,我抽空从大衣上撕下一块棉絮,把一个纸烟头包上,完活时,捣在破油桶上了。”老权叫拿酒来,为他祝贺。他连忙挥手说:“乱子捅得这么大,我得赶快离开,追查起来就难脱身了。”老权说:“那也说的是。”之后拿出两件便衣和十块银元交给他。他立刻把衣服换上,探头向外张望了一下,便一步跨出门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当时的报道

这次大爆炸,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中午都还没有烧完。后来经过内外核查证实,共炸毁敌载重汽车80辆,坦克13辆,汽油200桶,美式机步枪40000支,药品器械40余箱,弹药数千箱及其他军需物资。给敌人造成了沉重打击,有力配合了解放军正面作战。

事后,权兴周受到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的通报表扬,荣立一等功。


(徐州市史志办公室 罗星)


主办单位:徐州市史志办公室 ©Copyright 202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老网站入口

备案号:苏ICP备07508860号-1 苏公网安备 32060202000505号 Design by : 徐州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