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2008·第3期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2008·第3期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2008·第3期

邳南重镇土山的一场浩劫

编辑日期:2010-12-29 11:02:32 来源: 发布者:徐州史志办 阅读次数: 3904 次

    

文·邳史宣
      一、抗战前土山的基本情况〓
  土山自古为邳南重镇。因镇内有一座海拔26米的小土山而得名,又因三国时关羽战曹操兵困土山而闻名于世。山上有天然马蹄印,相传为关羽赤兔马所踏。明朝天顺年间筑关帝庙,建大、中、前殿100余间。清乾隆年间于庙侧建马迹亭,并在镇周围挖圩河4000余米,筑起圩墙设立四门。镇内两条青石板大街,店铺林立,商贾云集。清末马迹亭坍塌。欧美传教士在土山建天主耶稣教堂0.7万平方米,天主塔高30余米。随着山西、河南、江西等地商人来此设点经商,镇区面积不断扩大。民国元年土山建市,民国3年置土山镇。至民国24年(1935年),土山圩内有大小商号300余家。每旬4集,每逢集日,上市达2万余众,交易额可想而知。另有天主教堂、耶稣教堂、教会小学各一所,各种手工作坊不计其数。直到抗战前夜,土山仍为邳南重镇。
  抗战前夕,土山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它北控陇海线上的运河、赵墩、碾庄、八义集4个车站;南越巨山直抵邳南重镇古邳;东有大运河天然屏障;西接铜山直达徐州。1938年4月台儿庄大战后,日军增调101、103、105师团及山下、酒井两个师团各一部北援台儿庄坂垣、矶谷师团,并由本土调运兵船将南京方面敌军运至连云港登陆,企图与台儿庄之敌会师运河车站西取徐州。又调土肥原师团等部由冀、鲁、豫边境进袭安徽砀山等地,三面包围徐州。蒋介石统帅部为避免第五战区国军数十个师被歼,决定放弃徐州,移师保卫武汉。5月14日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来到邳县车辐山台赵铁路南站,召开军长紧急会议传达蒋介石命令,全线大撤退。5月17日徐州东面之敌向运河全线攻击,敌105师团第121旅团之一部与连云港方向来的一股日军于18日晨先后突破运河车站,在猫儿窝、大里庄渡过运河,沿南岸西犯。19日徐州失守,邳县县长鲁同轩率县保安大队出城南退。东路日军在大榆树(今运河镇)再次渡河,邳县沦陷。此时的土山,国民党政权解体,社会更加动乱,各种名目的“司令”如蜂四起,散兵游勇到处都是。他们都打着抗日的招牌,有的成立什么“游击队”,有的到处抢劫;靠近铁路的地方还成立了维持会,专为日军效劳。土匪结伙成群,搜枪觅炮劫掠财物……中共也在此成立了弱小的抗日地下武装等等。日军占领了邳县、徐州以后,旋即发动了打通陇海线的军事行动。1938年5月23日,日军以陇海铁路为轴心,兵分南、北、中三路向东推进至窑湾、滩上、运河车站和猫儿窝等地,用飞机、大炮和刺刀开道,继续向邳县南北纵深发展,妄图消灭抗日武装,控制铁路南北纵深地带。修碉堡、安据点,以确保陇海线向东至连云港的出海口,保证其交通运输的畅通与安全。作为北距陇海线10多公里的邳南唯一重镇土山,威慑着陇海线上的4个车站,又活动着多股抗日势力,再加上数百年古镇所积累的人力、财物,自然就成了日军扫荡的重点。在1938年5月25日至10月18日几个月内,日军5次袭击土山,制造了一系列骇人听闻的“惨案”。
  二、惨案发生的经过
  1938年5月25日,为了打通陇海线运输通道,日军动用了飞机轰炸土山、猫儿窝等地的无辜群众。据目击者刘洪山说:“土山当天被炸毁民房100多间,炸伤20多人,土山南门炸油条的陈奎一一家3口均被炸死。小孩的腿被炸得挂在树上,皮被炸飞后糊在墙上。张荣吉、王蛮子(此地称南方人为蛮子,称北方人为侉子)、庞德和弟俩及父亲、龚建文的弟弟等10多人均被炸死。”
  1938年5月28日,数百名日军从大榆树窜来,进土山街后到处放火、抓人。火烧民房几百间,捉住农民蔡树芝、沈广超、沈召德3人。叫他们给日军剥葱皮做饭,沈广超趁着丢葱皮的机会跑了,沈召德趁着给日军找草喂马也跑了。蔡树芝没跑掉,日军用刺刀逼他带着去找花姑娘,到处无人,蔡想从墙上跑掉,被日军用枪打死了。
  1938年6月10日,日军出动大榆树、赵墩据点的300多人,拂晓便开始扫荡,向戴庄、土山烧杀而来。他们见人开枪,遇房点火,又打死10多人。农民李玉春当场被日军砍死,10余处民房燃起大火。还抓走了20多个农民回大榆树街。1938年10月18日(农历8月25)凌晨,驻大榆树、赵墩、碾庄、八义集的日军500余人(连同伪军1000余人),在3架飞机、2辆装甲车的配合下,突袭土山镇。现根据1987年5月20日党史办召开的土山大屠杀幸存者座谈会记录材料,将经过整理如下:
  1938年10月18日凌晨,3架敌机首先飞抵土山上空丢下炸弹。然后日军从西、北、东三面把土山围住,只留西南的一条生路,用机枪封锁住。在日军未来得及布好阵之前,境内的土匪武装王振铎部几百人,国民党韩步先的青年队等闻讯慌忙从西南门冲了出去。天一明,日军完成了包围,开始了对无辜群众的血腥屠杀。
  从睡梦中惊醒的群众,扶老携幼涌向南门逃生,日军的几挺机枪就对着群众扫射,当场打死27人。群众又涌向街里。日军从四面冲入圩内,挨家挨户搜枪抓人,烧杀淫掠无恶不作。天亮后把抓来的100余名群众都集中到大小街交叉的地方,又把搜到的六七十杆土枪也集中到一起。日军强迫这些群众站成两排,要全部杀掉。这时,老百姓中有人去请天主堂的神甫向日军头目求情。神甫问日军头目为什么把老百姓留在这里不放回家。日军头目说这些人都是八路军,并说有枪为证。神甫说你们不能杀这么多人,如果确实是八路军的可以杀。所以日军就从这几百人中开始拣人,把年轻力壮二三十岁的“该死”的人拣在一边,老弱残疾“该活”的拣在另一边。日军利用通事(翻译)一个一个地审问。当问到高文席是干什么的时候,高说是打小米子的(打谷子的)。又问高打多长时间了,高说一出生就打。那个日军用手中的三棱木当头砸下,将高打得鲜血四溅,然后将他推到“该死”的一边去了。又问王方友是干什么的,王说是打铁的,日军看了看王的衣服,突然喊“立正”。王未动,揍了他3木柴,也推到“该死”的一边。不多会一个人趁日军不注意又把他拉到“该活”的一边。老百姓开始骚动起来,日军就把刘停元、沈永太两人绑在祥永兴店的抱柱上,踩着凳子用开水披头往下浇。起初他俩疼得拼命地喊,直到头耷拉下来昏死过去。日军用残忍的手段来吓唬老百姓。就这样折腾到午后挑了六七十人,照日军的意思,是有多少枪就杀多少人。
  又过了很久,日军从圩北头娄大奤子那里弄来两笆斗馍馍,发给“该杀”的人。忽然发现少了一个,一个日军就从“该活”的谢保章(60多岁了)拉过去补数,结果谢就被杀了。然后通事讲话,说是把这些发给馍馍的人抓去做苦力,接着用4根绳子把他们拴成4串,一串拴12人,其余3串各拴9人,一共是39人。通事还说,土山非得建维持会拥护皇军才能过安稳日子。最后又问谁知道占城的路,沈太锁原站在“该死”的一边,为了活命便站出来说他知道,这才叫沈留下来带路,免了一死。
  天快黑了,日军押着这4串人向西走。用刺刀强迫他们凡拴左胳膊的必须甩动右胳膊;凡拴右胳膊的必须甩动左胳膊。原说押到西门外上汽车的,可出了西门,日军却不让上车,用枪把人往北边坷头地里逼,接着机枪就响了,日军用两挺机枪集体屠杀了这些手无寸铁的无辜老百姓。
  39人倒下了。值得庆幸的是,刘洪山、卢青川、沈太高3人早就意识到日寇要杀人,所以做好了思想准备,枪一响他们就趴下了,身负重伤也没敢吭气。这时和卢青川倒在一起的姚三被打伤了,忍不住哼出声来,被日军随即补了一枪,把卢的臀部打了一个大洞,卢没敢出声,姚三还哼哼,日本兵又一枪把姚三打死了。好容易等日军上了车,就要开走了,可沈现运的儿子小马疼痛难忍,在死人堆里爬起来乱蹦。日军看了,又开回来,两个日军按拄他两只胳膊,一个日军用刀把他大开膛。日军唯恐还剩下活口,又挨个检查。这几个人又暗暗把血朝脸上抹几把。鬼子过来用脚踢,用刺刀戳,他们也没敢动一动。等日军走了以后,他们才千难万险爬回家,拣了一条命。
  天黑了,日军让沈太锁带路去占城。走到刘井,因天黑,路上又有水,汽车开到汪(水塘)里去了。日军冲进村子,抓来正在睡觉的9个村民帮忙拉汽车,没有拉上来。日军就说这个村子的老百姓心都坏了,就把这9个人刺死在汪里。到了占城,日军又杀死许多个不愿为他们做饭的老百姓。沈太锁趁日本兵去找花姑娘的空才跑掉的。
  当这伙日军在土山圩内疯狂屠杀民众时,敌机也在圩外疯狂扫射,碾庄方向日军开来的两辆坦克(装甲车),因青救团破坏了宋庄桥而未过来,否则土山民众损失更大。日军在进圩之前,还在土山东窑附近杀死4名来土山修房子的工匠。在土山小北门外,打死了怀抱吃奶孩子的燕洪业的老婆;在土山关帝庙后,将山东来讨饭的刘瞎迎的老婆轮奸致死……其滔天罪行,罄竹难书!
  这股日军25日夜在刘井制造血案后,于26日又先后制造了井西血案、顺河惨案,杀死无辜民众20多人。
  三、结论
  1938年5月25日至10月18日,日军5次袭击土山,烧杀淫掠无恶不作,制造了一系列骇人听闻的惨案,种种兽行令人发指。残无人性地伤害160余名无辜民众,其中残害108人,有18家村民被杀绝。焚烧房屋数百间,抢掠各种财物难以数计。关帝庙、马迹亭等古代建筑及学校等教育设施被破坏,给土山人民的精神、财产、生命延续造成了至今难以弥补的损失,严重破坏了土山镇的社会经济发展。首先在精神上,日寇肆意蹂躏妇女同胞的种种兽行,深深地伤害了土山人民的人格尊严,至今提起侵华日军的暴行,人们无不恨之入骨,造成了人们心灵上难以愈合的创伤。其次在人的生存权上,日军灭绝人性地残害手无寸铁的无辜群众,甚至以此寻欢作乐,彻底暴露了军国主义的狰狞面目,极大地伤害了土山人民的尊严。第三,日军5次袭击土山,抢掠、毁坏无数财物,炸毁文物古迹、公共教育设施等等,使土山的社会经济发展受到严重阻碍,抗战胜利后直到新中国成立,土山的社会经济发展一直停滞不前,陷于一般乡村行列。其商业的繁荣、文物古迹的修复、经济的快速增长,直到今天才得以逐步恢复。日寇侵华给中华民族造成的深重灾难由此可见一斑。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