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2008·第3期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2008·第3期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2008·第3期

阎窝村永难湮灭的记忆

编辑日期:2010-12-29 23:05:44 来源: 发布者:徐州史志办 阅读次数: 4023 次

    

文·赵志存  王庆猛
      一、阎窝村基本情况及惨案发生背景
      阎窝村位于徐州东20多公里。据铜山地名考证,明朝年间,阎姓人家在此山窝落户,故名阎窝。阎窝背靠阎山,前临黄河故道,白马泉绕村而过。多年淤塞的黄河故道里,生长着千亩芦苇荡,是个比较偏僻的地方。阎窝人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世代耕作在这片土地上,过着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虽生活清贫,但独享一份平和、安静。
      1938年春,日本侵略军在台儿庄遭到沉重打击后,改变了战略战术,纠集了13个师团近30万人,南方由华中派遣军司令■俊六、北方由华北派遣军司令寺内寿一指挥,分六路向徐州进行大包围。自5月10日起,日寇数百架飞机轮番轰炸徐州及外围,徐州国民党军队陷入极其被动局面。
5月18日午夜,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率长官部职员、特务营、中央留守(徐)各机关人员等千余人,分乘一列火车南开。5月19日,徐州沦陷。
      日军侵入徐州后,疯狂地推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到处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地处徐州周围的铜山县境内许多村镇的无辜村民惨遭杀害。三孔桥、可恋庄、官山、烈庄、塔山、阎窝、蛤针窝、汉沟、罗岗等村,都遭到惨绝人寰的洗劫。残酷屠杀,逼得徐州城内及东郊一带部分群众扶老携幼,来到阎窝一带躲难。有的露宿在山坡上,有的躲进苇荡里,饱经风霜,倍受饥寒。
      二、惨案发生经过
      5月20日清晨,阎山一片寂静。千余名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端着寒光闪闪的刺刀,瞪着血红的眼睛,恶狼一般,由徐州、大湖等地闯进阎窝、王山等村。一时血雨腥风笼罩着整个山村,成百上千手无寸铁的无辜村民和逃难者惨遭杀害。
      日军在村口碰到30多岁的蒋老憨,蒋老憨耳聋腿跛,听不懂日本人的话,呆痴地站在场上。几个日军围着他,咕噜了几句,七腿八脚把老憨踢倒在地,将刺刀穿进了他的胸膛,豁开了肚子,肠子流了一地。刚满10岁的男孩小石头,被日军抓住,从他身上搜出一把玩具小刀子,便以为这个孩子要反抗,七手八脚把小石头的衣服扒光,用那把小刀子一刀一刀猛穿孩子的肚皮。穿一刀孩子惨叫一声。那尖声叫喊,撕扯着人们的心肺。站在一旁的日军,竟捧腹大笑。徐州的杨学义,是前一天夜里来这里躲难的。日军见他穿着长袍,戴着礼帽,说他“坏了坏了的!”把他按倒在场边的开水锅里,活活煮死。两个日军饿狼扑食般抓到一名妇女,调戏着,嘻笑着,那妇女抱着吃奶的孩子,拼命挣扎着。孩子抱住妈妈的脖子,哇哇直叫,一个日兵竟扯起孩子的两腿猛地向两边一拽,孩子的腿被撕裂了,血淋淋地扔到河沟里。孩子的母亲因疼爱自己的骨肉,当时昏了过去。一位老大娘悲愤地上前扶那妇女,结果被日军一刀刺死。大庙镇西贺村北山庄逃难来的新婚妇女,被日军抓到后,先施强奸,后剥光衣服,强迫围着村子跑三圈进行污辱。他们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不到一个小时,在阎窝这个和平的山村里,就有200多名村民惨死在日寇的屠刀之下。
      残暴的日军,在屠杀村内老弱病残幼以后,并没有满足兽欲。他们又从山坡下、苇荡里用刺刀和发良民证把村民威逼哄骗出来,集中在坝子口的一块空地上,把青壮年一个个拉出来,站在另一边。然后用刺刀、枪托把670多名青壮年逼进苇荡边一家滕姓的四合院。这四合院全是草房,有三间堂屋,两间东屋,一个小门楼子,四周是用石头垒起来的一人多高的围墙。日军把青壮年逼进堂屋和东屋里。屋里人挨人、人挤人,连身也转不动。阎窝村20多岁的徐殿杰,一看这阵势,意识到日军要进行集体大屠杀,他怒火满胸膛,圆睁着两眼,伺机搏斗。当他看到一个日军来关门时,立即伸出胳膊,把那个日军拉到屋里,而后,他那铁钳似的大手,卡住那个日军的脖子。只听“哦”的一声再也叫不出声来了。徐殿杰把那日军按倒在地就势踏上一只脚,霎时,你一脚,我一脚,把那个日军踏成了肉泥。
      大屠杀开始了,日军在门前架起机枪,院子周围堆上芦苇,又抬来十几桶汽油,浇到屋顶及芦苇上,然后,点着了火。刹时,火焰四起,浓烟弥漫。浓烟、烈火很快吞噬了整个院子。屋里的群众睁不开眼,透不出气,衣服烧着了,皮肤烧焦了。大家拼命往外冲。架在门前的3挺机枪,疯狂地嚎叫起来,子弹穿过密集的人体,人们一个一个倒下了。转眼间,门洞里的尸体便垒有半人高。小小的窗洞,也被日军用机枪封锁住。门洞、窗洞里逃出来的人,没有一人幸免于难。屋内同胞哭喊着、互相顶托着,踏上肩头、爬上房梁、掀开屋顶,纵身往下跳。但是一个个又遭日军机枪的扫射。20多岁的刘志德,从屋顶跳下来,双脚刚一沾地,右肋就中了一弹,他飞奔着跳进芦苇荡里。马孟太从屋顶跳下,耳朵被打掉,后背严重烧伤。刘志德的四弟拖着烧烂的双腿,钻出屋顶,还没来得及往下跳,就被子弹打穿胸部而身亡。四合院内的670余人只有刘志德、马孟太、任廷胜、吴诗礼,佟本质等5个人,从屋顶冲了出来,跳下去跑到芦苇荡里才幸免一死。这些人身上都留有枪伤,造成终生残疾。
      仅在这个小小的四合院里,日军就烧死、枪杀670多名无辜的村民。同时惨遭日军杀害洗劫的,还有阎窝村邻近的杏坡、王山、马庄等村。日军洗劫过的地方,满目焦土,一片废墟。山坡上,苇荡里,村里村外,尸骨成堆,血流成河,连日月都昏暗无光了。直到当年11月,乡亲们在烧杀场里才收殓了670多个头颅和成堆的尸骨,掩埋在阎窝山脚下、白马泉边,筑成“人头墓”。
      三、阎窝惨案对当地造成的危害和影响
      日军在阎窝一天一夜共烧房屋数十间,屠杀我同胞近千人。阎窝惨案给当地村民精神和生产带来严重的伤害和影响。一是给村民精神带来巨大的摧残。惨案使全村三分之一的村民惨遭屠杀,经历过惨案的居民对一幕幕惨案场景挥之不去,终生生活在惨案的阴影中。二是给村民的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惨案幸存者身留残疾,终身生活在伤残痛苦之中,其家人为照顾伤残者,付出大量的精力和财力。三是给当地生产和经济发展带来严重的影响。惨案死亡近千人,阎窝村18户被杀绝,大部分是青壮劳力,使当地农业劳动力短缺,影响农业生产。惨案发生后的几年间,当地农业生产和经济发展萧条、萎缩。
      (赵志存系铜山县档案局局长,王庆猛系铜山县党史办主任)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