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2008·第3期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2008·第3期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2008·第3期

抗战时期徐州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纪实

编辑日期:2010-12-29 11:07:42 来源: 发布者:徐州史志办 阅读次数: 5221 次

    

 文·徐史宣
  一、抗战前本地的自然条件和社会经济变化情况
  徐州地处苏鲁豫皖四省接壤处,扼南北东西要冲,东濒大海,西接中原,北连齐鲁,南屏江淮,向为南国门户,北国锁钥;京杭大运河傍城而过。尤其是1925年陇海铁路修通后,徐州成为津浦和陇海两大铁路的交汇点,水陆交通发达。环城皆山,冈峦起伏,地势险要,进可以攻,退可以守,素有“五省通衢”、“军事重镇”之称,是著名的古战场和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的楚汉相争,抗战初期的中国军队与日本侵略军浴血争夺的徐州会战,都鏖战于此。
  徐州煤铁矿产资源丰富。民国4年(1915年),袁世传接办贾汪煤矿公司,先后开凿一至七号矿井,最高日产煤达500吨。从贾汪至柳泉铺设了窄轨铁路,贾汪煤可由津浦铁路转运各地。民国22年(1933年),华东煤矿股份有限公司在夏桥开凿一、二号直井,并于翌年6月建成投产,至年底出煤8000多吨。
  徐州利国附近储有较为丰富的铁矿石,矿质好,含铁高,磷硫低,伴有金银铜钴等有益元素。民国20年(1931年),上海赵威淑(女)集资到利国成立利华铁矿,招收工人1000多人,此后两年共开采铁矿石28.73万吨,销往上海。
  徐州自古以来就是黄淮之间的重要商埠。1920年,徐州辟为商埠,这里的粮食、杂货、广货、绸缎、钱庄五大行业尤为繁荣,外地巨商云集于此。山西、江西、河南、安徽、金陵、洞庭、齐鲁等大型商会遍布徐州城区,并出现了一些规模较大、擅长经营管理的新型商店,外国商品也随之大量涌入。徐州成为苏鲁豫皖交界地区的商业贸易中心。
  1938年5月19日,日军攻陷徐州,一直到1945年8月成为沦陷区。从此徐州地区人民经历了一场空前的大劫难,遭受了日军长达7年多的奴役之苦。
  二、日本侵略军在本地区犯下的主要罪行
  (一)日军飞机频繁的狂轰滥炸
  据《民国日报》、《申报》、《大公报》、《国民日报》等报刊资料记载,1937年9月19日至1938年5月18日徐州沦陷前夕,日军飞机轰炸徐州,造成严重的人员和财产损失43起。试举一例当时记者的报道:5月10日,“日军飞机计7批26架分四次轰炸徐州,共投弹230枚,津浦铁路南天桥两侧、下洪乡、顺河街、子房乡等地被炸。因当日风大,火势蔓延,无法灭火,大火烧了一天,计烧毁民房4000间,炸死烧死、炸伤烧伤居民300人。” 
  (二)日军疯狂屠杀民众制造了一系列惨案
  1938年5月19日,徐州沦陷后,日本侵略军疯狂地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所到之处制造了一桩桩令人发指的屠杀惨案,充分暴露出侵略者极其凶残的本性。自1938年5月19日至年底,日军在徐州城和周围地区先后制造了9起屠杀民众的惨案,按时间依次是:5月17日,丰县荒庄惨案;5月19日,徐州城区惨案;5月20日,铜山阎窝、汉王惨案; 6月21日,铜山吕梁惨案;9月,睢宁祁庄惨案;10月18日,邳县土山惨案;12月28日,沛县栖山惨案;1938年,铜山可恋庄惨案等。
  (三)日本侵略者大肆掠夺矿产资源
  1.大量攫取煤炭
  日军侵占徐州后,始终把掠夺煤炭资源作为经济侵略的重点。1938年10月,日军强行占领贾汪煤矿,将原华东煤矿公司更名为柳泉炭矿,实行军事管理。并且为了增加产量和解决运输问题,新建发电站1座,将煤矿至柳泉的窄轨铁路改为宽轨,与津浦线连为一体;同时,还将掠来的500名中国劳工驱到井下去采煤。这样一来,煤炭年产量增长较快,至1941年已达到49万余吨。日本军事管理贾汪煤矿期间,共开采2459035吨煤,售出2303186.12吨,其余未售出的155848吨煤为本地日军自己用了。其销售煤炭的去向,一是运给在中国境内的其他侵华日军使用,如1942年的外运煤炭大部分供应浦口“荣”1629部队、开封“东”2935部队等日军;二是运回日本国内用了。
  2.掠采铁矿石
  1939年,日军派日本技师日厚等到利国铁矿,进行所谓普遍调查,对利国铁矿进行掠夺性开采。日本人开采了6年,所获几十万吨矿石,运往青岛,经日办的南日铁厂压块运往日本。为了掠夺徐州的各种资源为战争服务,日本侵略者通过强占原有私营工厂、改建私人工厂,或强占土地新建工厂等手段,在徐州城区设立各类工厂40处,包括粮食类工厂7处,嗜好类工厂3处,机械类工厂11处,化学工业类8处,织维工业类3处,土建资栈类5处,筹建3处。其中,强占徐州聚兴昌铁厂,将其改造为军工厂制造枪炮子弹,运往前线杀害中国军民。
  (四)在徐州城和丰、沛县开设多处“慰安所”
  现有资料表明,日军在徐州最早设立“慰安所”,是在1938年5月的徐州会战期间,并延续至日军投降。日本人吉田义明在其写的书中所列中国“慰安所存在的地方”有68处,“徐州”即在其中。根据日本华北警务部1939年7月调查,华北地区有日本娼妓、艺妓、陪酒女等,即慰安妇8931人。徐州慰安妇人数,根据日本人矢野玲子(女)《慰安妇问题研究》书中调查为235人。这一数字并不包括日军掠取中国妇女充当慰安妇的数字和1939年7月以后慰安妇数字。
  日军在徐州地区实施的“慰安妇”罪恶,战争期间,有掠取女战俘“慰安”的昭阳湖事件。占领期间,在徐州城区,有直接为日本军队服务而设立的永康路慰安所、统一街慰安所等。建立恢复妓院,直接或间接为日军提供性服务的地方,有户部山、金谷里、鹤家屋等处。丰县城也有4家朝鲜人开设的洋行内设立的军妓馆。
  1938年徐州会战中,日军华北方面军第二军独立混成第三旅团第六联队长小男一雄,将被俘的22名女战俘,从俘虏营中带往位于沛县西北昭阳湖边树林深处的驻地,秘密成立随军妓院,供军官与士兵淫乱。女战俘有时一天要遭到百余名士兵的轮奸。她们稍有反抗,即被枪杀;有的被捆绑起来,脱光衣服,抽打下身,直到打得皮开肉裂。由于性病蔓延,小男一雄抓来两名中国医生,强迫他们秘密为女战俘“消毒治疗”。此事件后来被日本华北方面军发现。为了杀人灭口,日军将这些长期遭受摧残、已不能行动的女战俘,秘密抬到附近的“北大窖”洼地里,用机枪扫射死后,连同衣物、板床浇上汽油焚尸灭迹。沛县的昭阳湖事件,是侵华日军残害中国妇女的一个缩影。         
  另据统计,抗战期间,仅冀鲁豫区三分区所属丰县、沛县、沛铜、华山四县被日军奸淫染病者有1663人。
  三、本地区人口伤亡情况
  八年抗日战争给徐州地区造成了严重的人口伤亡。具体情况分类叙述如下:
  (一)死亡
  1.日军飞机轰炸、日军攻陷徐州城后屠杀等造成徐州城区人口死亡2991人。
  2.1945年12月上旬,鲁南行政公署初步统计公布,属于鲁南行署所辖的陇海铁路以北的江苏邳县、铜山县死亡人数为15000人。
  3.苏皖边区政府所属第六行政区1945年12月统计公布,宿北县、潼阳县属于今新沂市的死亡数3484人。
  4.苏皖边区政府、苏皖边区临时参议会、中国解放区救济总会华中分会1946年2月统计,第七行政区今属徐州市范围的邳睢、睢宁、铜睢3县和萧宿铜县的一小部分及泗宿县的一个区(凌城)(两者约占一个县的四分之一), 死亡数10703人。
  5.根据冀鲁豫区三分区1946年5月调查制成的《冀鲁豫三分区八年抗日战争人口损失统计表》,丰县、沛县、沛铜县、华山县4县合计死亡35368人。
  6.根据山东省临沂专署公安处1951年12月14日形成的《对日本战犯材料的调查》资料,其中属其辖区的邳县,被日军战犯部队杀死的民众有234人。
  7.国民党政府统计,徐州抗战时期教育人员死亡20人。另据民国35年(1946年)10月10日,铜山县长工作报告中说:官兵“阵亡者已填清恤表,计查出112人”。 两项合计死亡132人。
  8.据《黄体润日记》记载,抗战期间国民党地方武装阵亡600余人。
  9.据《沛县纪念抗战胜利碑文》记载:国民党地方游击队7年多对日军作战中死亡2450人。
  以上各项死亡人数总计70962人。
  (二)伤残
  1.日军飞机轰炸、日军攻陷徐州城后屠杀等造成徐州城区人口受伤、致残计1212人。
  2.1945年12月上旬,鲁南区行政公署初步统计公布,残废17698人(部队不在内)。按人口比例计算,江苏邳县、铜山县的500000人中,残废者为2256人。
  3.苏皖边区第六行政区1945年12月统计公布,潼阳县共15个区残废2026人,属于今新沂市范围的有5个区,按比例推算得出残废者约675人。
  4.苏皖边区政府等3个单位1946年2月统计,第七行政区残废者2456人,属徐州市范围的县残废者为570人。
  5.冀鲁豫区三分区1946年5月统计,江苏省所属的丰县、沛县、沛铜县、华山县四县伤残合计14837人。
  6.1951年12月14日山东省临沂专署公安处《对日本战犯材料的调查》,其中属于江苏省邳县的,伤残者为91人。
  7.国民党政府统计,据《铜山县志》载,民国35年(1946年)10月10 日铜山县长工作报告中说:“调查八年抗战伤残官兵,发给抚恤金602人。”
  以上各项伤残人数总计为20243人。
  (三)失踪
  1.抗战期间徐州城区人口失踪计146人。
  2.1945年12月上旬,鲁南行政区公署初步统计公布,被抓壮丁155000人。按人口比例计算,江苏邳县、铜山县的500000人中,被抓壮丁约18600人。
  3.苏皖边区第六行政区1945年12月统计公布,宿北县、潼阳县属于今新沂市下辖地区被抓壮丁963人。
  4.苏鲁边区政府等3个单位1946年2月统计,第七行政区属于今徐州市范围的被抓壮丁者为5014人。
  5.冀鲁豫区三分区1946年5月统计,江苏省所属的丰县、沛县、沛铜县、华山县四县合计流亡失踪和被抓壮丁者为10648人。
  以上各项失踪和被抓壮丁人数总计约35371人。
  (四)被俘捕
  根据查阅档案、文献资料及走访调查,各县(市)区被俘5639人。
  (五)灾民
  1.苏皖边区第六行政区1945年12月统计公布,宿北县、潼阳县属于今新沂市范围急需救济者为14312人。
  2.苏皖边区政府等3个单位1946年2月统计,第七行政区属于今徐州市范围急需救济者为186284人。
  3.冀鲁豫区三分区1946年5月统计,丰县、沛县、沛铜县、华山县四县合计急待救济人数为36515人。
  4.山东省善后救济委员会1946年经过调查统计,属于鲁南区的邳县、铜山县急待救济的难胞有79890人。
  以上各项灾民总计为317001人。
     (六)劳工
  1.抗战时期徐州城区计有劳工3067人。
  2.据《利国铁矿矿志》记载,日军于1939年从东北三省抓来900多名劳工,到利国铁矿开采矿石,经过第一个冬天,就冻死400多人;后来日军又从河南、山东两省抓来劳工1100多名来此开采矿石,经过一个冬天又冻死几百人。两批剩下的劳工由于饥饿、工伤和活埋,也都先后全部死亡。
  3.1943年9月10日,日军大龟太田部对淮北抗日根据地实行大规模的“三光”政策,在泗南县、淮泗县烧30多个村庄,抓村民300多人到徐州。
  4.1943年,日军乘河南等地发生灾荒之际,抓来一批难民500多人,用闷罐车运到贾汪煤矿干井下采煤。这批人经过连年饥饿、生病、工伤,最后只有十几个人幸存下来,其余均死去。
  5.其余各县(市)区查阅档案、文献资料及走访查证抗战时期日军使用劳工7353人。
  以上各项合计为10153人。
  综上所述,徐州市所属4县、2市、5区在抗战时期总计死亡70962人,伤残20243人,被捕俘5639人,灾民和急需救济的317001人,劳工10153人。
  四、本地区财产损失情况
  八年抗日战争给徐州地区造成了严重的财产损失。具体情况分类叙述如下:
  1.工业:贾汪煤矿8年中被日军掠夺煤炭245.9万吨,因战争影响1937年和1938年的煤炭产量比1936年的34.7万吨减少了36.2万吨,合计直接损失煤炭282.1万吨。利国铁矿在抗战期间被日军掠夺矿石共计40万吨。
  2.农业:徐州城区林业土地损失9亩,折价450000法币。
  3.交通:徐州铁路办事处所处的津浦、陇海两大铁路段在抗战期间财产损失计有:(1)损失机车149台,折价4470万元;货车1640辆,折价4920万元;客车234辆,折价1872万元;274公里的线路设施被轰炸摧毁,折价27.4亿元;其间运输全面陷入瘫痪达一年之久,营业损失4972万元,合计损失29.1亿元(以上均以银圆计算)。(2)另据统计,陇海铁路徐州至连云港间为山东解放区鲁南区控制153.98公里,因战争造成路基、路轨、桥梁、枕木、道钉螺丝、夹道板、站台水塔、机头、车厢、工具用品等方面损失,折价31.9095亿元(法币1945年价)。其中徐州市控制55公里,损失为11.3977亿元。(3)日军通过火车运输的物资煤炭、矿石、棉花、盐类等,合计1491万吨。
  4.邮电:徐州城区电报局大楼一处被日军飞机轰炸夷为平地,价值无法估算。
  5.商业:徐州城区抗战期间损失有:商业网点被炸,市民逃往四乡,商业停顿,商品被日军掠夺,计造成商品损失和营业损失折价5401390.81万法币;损失房屋744间,折价37200000法币。
  6.金融:徐州城区金融业损失房屋104间,折价89004160法币。
  7.文化:徐州城区损失电影院一座、庙宇25间(价值无法估算)。
  8.教育:徐州城区教育系统损失计有:艺术中专学校8年中计损失3189.5万元(法币);中学损失土地29.6亩,折价592000法币;损失小学校3所,折价16487.2万法币;民众教育馆计损失1324441570法币。县(市)教育系统损失计有:沛县:沛县中小学总计25所,财产损失累计为231万法币。睢宁:睢宁学校财产损失6177000法币。
  (二)居民财产损失
  1.土地:(1)徐州城区居民土地被一般项目侵占,如建办公处所、工厂等损失土地12998亩,折价2599600法币;日军修建专项军用机场用地6759.5亩。(2)县(市)居民损失土地有:一是冀鲁豫区三分区所辖江苏丰、沛、沛铜、华山四县损失的土地。被敌侵占损毁土地29680亩,造成的经济损失折价29.68亿元(法币1945年价)。
      2.房屋:(1)徐州城区居民损失房屋25109间,折价5021800法币。(2)6县(市)和贾汪区居民损失房屋有:一是鲁南区行政公署1945年12月上旬初步统计公布,按人口比例计算,江苏省邳县、铜山县的损失房屋为15192间。二是苏皖边区第六行政区1945年12月统计公布,宿北县、潼阳县今属新沂市范围被毁房屋19015间。三是苏皖边区政府等3单位1946年2月统计,第七行政区属于徐州市范围 损失房屋187099间。四是冀鲁豫区三分区1946年5月统计,丰县、沛县、沛铜县、华山县四县损失和急需修补房屋共262560间。上述合计共损失房屋和急需修补的房屋508975间。
  3.粮食:(1)徐州城区居民损失粮食计29795斤,折价5959法币。(2)6县(市)和贾汪区居民损失粮食有:一是鲁南区行政公署1945年12月上旬初步统计公布,江苏省邳县、铜山县的损失粮食82857350斤。二是苏皖边区第六区行政区1945年12月统计公布,宿北县、潼阳县今属新沂市范围损失粮食52359858斤。三是苏皖边区政府等3单位1946年2月统计,第七行政区属于今徐州市范围损失粮食179144503斤。四是冀鲁豫区三分区1946年5月统计,丰县、沛县、沛铜县、华山县四县损失粮食共1858594200斤。上述合计损失粮食2172985706斤。
  4.棉花:(1)苏皖边区政府等3单位1946年2月统计,第六行政区损失棉花140000担,即14000000斤。该行政区辖宿北县、潼阳县属于今新沂市范围损失棉花1840740.7斤。(2)苏皖边区政府等3单位1946年2月统计,第七行政区属于今徐州市范围损失棉花1636607.1斤。上述两项合计共损失棉花3477347.8斤。
  5.禽畜:6县(市)和贾汪区居民损失禽畜有:一是鲁南区行政公署1945年12月上旬初步统计公布,被敌抢去牲口71000头。按人口比例江苏邳县、铜山县的损失牲口9051头。二是苏皖边区第六行政区1945年12月统计公布,宿北县、潼阳县属于今新沂市范围损失牲口5818头。三是苏皖边区政府等3单位1946年2月统计,第七行政区属于今徐州市范围的损失牛马24438头、猪35985头。四是冀鲁豫区三分区1946年5月统计,丰县、沛县、沛铜县、华山县四县合计损失和急需补充牲口共20965头。上述共计损失和急需补充牲口96277头。
  6.农具:6县(市)贾汪区居民损失农具有:一是苏皖边区第六行政区1945年12月统计公布,潼阳县属于新沂市损失的农具10161件。二是苏皖边区政府等3单位1946年2月统计,第七行政区属于今徐州市范围损失农具116900件。三是冀鲁豫区三分区1946年统计,丰县、沛县、沛铜县、华山县四县损失和急需修补农具共44254件。上述共计损失和急需修补农具171315件。
  7.树木:徐州城区居民损失树木719棵。6县(市)和贾汪区居民损失树木有:一是苏皖边区政府等3单位1946年2月统计,第六行政区所辖潼阳县, 二是第七行政区所辖宿北县今属新沂市范围损失树木36629株。三是其余各县(市)区损失树木183317株。上述共计损失树木232887株。
  8、.服饰:徐州城区居民损失服饰计5364件,折价80460法币。6县(市)和贾汪区居民损失服饰有:一是苏皖边区第六行政区1945年12月统计公布,属于今新沂市范围的损失衣物23047件。二是苏皖边区政府等3单位1946年2月统计,第七行政区属于今徐州市范围的损失衣物1236553件。其余各县损失服饰93731件。上述共计损失服饰1358695件。
  9.生活用品:徐州地区居民损失生活用品共计3828件,折价153120法币。
  10.其他物品:徐州地区居民损失其他物品计897件,折价70683法币。
  以上均为社会财产直接损失。关于社会财产的间接损失,比社会直接损失和居民财产损失之和要多,有以下几个方面必须考虑进去:一是日本侵略军从1937年9月19日第一次轰炸徐州城至1945年8月15日宣布投降,历时7年11个月(缺3天),战争时间太长,且在本地区进行了大规模和空前惨烈的徐州会战,包括台儿庄战役,造成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尤为巨大。二是战争创伤的医治和恢复是漫长的过程,不是短时间三五年所能办到的。三是战争严重制约和影响了徐州和所属各县的社会和各项事业的中长期发展,一些行业在建国以后的60年代才达到抗战前的水平。四是这次调查取得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各项数据,尽管我们作出了很大的努力,但由于客观原因致使有些档案材料没有征集到、多数战争亲历者和知情人已经去世等,只是实际损失的大部分,而不是全部。
  五、结论
  根据现有征集到的各类所有资料,参照有关档案资料对损失财产的标价和物价涨幅比例,徐州市辖4县2市和5区范围内在八年抗战期间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最终结论如下:
  1.人口伤亡情况:徐州地区直接人口伤亡37172人,间接人口伤亡56749人、合计:93921人。(以上人口伤亡数字,不含八路军、新四军、国民党军以及伪军在本地区战役、战斗中的人员伤亡数)。
  2.财产损失情况:(1)社会财产直接损失、间接损失总计为14467067560元法币,还有部分损失无法折价。(2)居民财产损失为85730578元法币。
  以上结论所得各项数据,只是本地区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大部分,而不是全部,实际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数字要远比以上数据多得多。这是因为:一是征集的历史档案资料不系统,不全面,有缺失,甚至因不明原因而没有形成具体的统计资料。二是徐州地区在抗战时期是日伪、国民党和共产党三方力量激烈争夺的地方。1944年1月,汪伪中央曾设立淮海省,省会徐州,下辖徐州市和铜山县等21个县,至1945年8月消亡。档案部门有关伪淮海省的档案资料极为匮乏。三是抗战爆发至今已经70余年,由于时间久远,许多当事人、知情人已经去世,从证人证言角度查清人口和财产损失的全部史实已不可能。即使这样,这次结论所获取的数据也是从来没有过的,足以证明日本侵略者发动的侵华战争给徐州人民带来巨大的战争灾难,造成大量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