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2008·第3期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2008·第3期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2008·第3期

徐州:运河记忆——一座城市因水而生的文化追述(上)

编辑日期:2010-12-29 11:19:23 来源: 发布者:徐州史志办 阅读次数: 4649 次

    

文·田秉锷
      是“水”选择了“城市”,还是“城市”选择了“水”呢?
  打开地图,人们不难发现,不论中国与外国,都有许多城市滨水而建;或一条大河,金线贯珠,维系着一串城市。
  在中国的京杭大运河边,就一字儿排列着几十座最有特色的城市。徐州,即为其一。
  留不住的水,搬不动的城。
  流水冲洗年华,城市珍藏记忆。
  面对这么一个城市与河流的双关命题,我们的话语不单要作空间突围,跳出一城一地的局限,而且还要作时间穿插,跨越今朝今夕的迷惘。这就注定了本文的表述必然要依托于京杭大运河的全景扫描和中国运河史的悠长反思。即便如此,谁又能保证借了一篇短文的粗浅梳理,就可以再现一座城市的春华秋实呢?
上篇:徐州与运河的“今生”之缘
  最直观而又最便利的,是先让读者了解运河的今天、徐州的今天。
  江苏省徐州市,是京杭大运河南下流程中自鲁入苏的第一站。“鲁运河”的终端,连着“中运河”的首端。徐州,用它宽阔的胸膛,托起纵贯京杭的清流。“中运河”的“中”字,从大势上标明了徐州在京杭大运河上的“腰部”位置。
  人的“腰”有多么重要,徐州对京杭大运河的意义就有多么巨大。
  水是徐州的血脉。如果将京杭大运河比作城市的主动脉,徐州的大小河流正好组结成相互通连的生命输送体系。
  京杭大运河自山东进入江苏,即分为东、西二支。
  西支又分为上下两段,其上段接梁济运河,沿昭阳湖南行。若从大沙河口的沛县刘香庄算起,它南流出二级坝下,入京杭大运河微山湖湖西航道,南行于沛县境、铜山境,与京杭大运河不牢河段衔接于蔺家坝,全长72公里。湖西运河深邃而包容,它开放性地接受了来自丰县、沛县以及铜山西北部所有东下的客水。其下段即京杭大运河不牢河段,自蔺家坝东下,抵邳州大王庙与中运河中泓相通,全长73公里,上接微山湖泄洪,中又吸纳铜山北部、邳州西部以及贾汪区所有支流的供水。因而我们可以说京杭大运河流经徐州境的西支段在行洪、航运、灌溉等方面,已经让丰、沛、铜、邳四县、贾汪一区及徐州城厢大受其益(《沂沭泗河道志》第二章第四节)。
  东支即上承“鲁运河”台儿庄段的“中运河”。在穿行邳州、睢宁、新沂三县55公里的流程中,它东接陶沟河、邳苍分洪道、武河及沂河来水,西接房亭河、民便河行洪,不单承载着京杭大运河全局贯通的任务,而且与徐州辖境内铜山、邳州、睢宁、新沂四个县的水文消长脉络相连。
  一条河,环流200公里,贯通为一座城市的命脉,这是京杭大运河在徐州创造的奇迹。另一幅山水大观则是京杭大运河让两个湖在徐州牵手。徐州北境,微山湖;徐州南境,骆马湖。一河通两湖,构成了现代徐州的风水走向。对水兴叹,岂非天造地设之奇局!
  上面,说的是“大徐州”、大背景,倘若聚焦于“小徐州”即徐州市区的小背景,其山水形胜,则又有一种天工开物的异境。
  ——倘来寻水,你会看到京杭大运河在徐州北郊因阻于九里山,南行而东折,蜿蜒近二十公里,流出市区,形成徐州城的外围龙脉;而故黄河自徐州西郊进入市区,缘九里山南侧东行南折,一道河湾,形成怀中抱子的屏蔽。城南云龙湖,城北九龙湖,东南大龙湖,西北九里湖,明镜龙珠,交相辉映,汇聚了徐州的天地灵气。
  ——倘来观山,你会被徐州城群山环绕、冈岭相拥的形胜吸引。城北九里山、琵琶山,城东子房山、狮子山,城南云龙山、凤凰山,城西拉犁山、卧牛山,群山拱卫,将徐州城置于核心。
  强化“水”的主题,徐州就是“水城”。
  强化“山”的主题,徐州就是“山城”。
  无怪前人用这样的诗句形容徐州城山环水绕之美:
  “关津有险当淮泗,青山两岸抱徐州”;
  “二分红杏三分柳,万里黄河九里山”……
  此山此水,好山好水,前人呵护,后人珍爱,这才有了徐州的历史光荣与现实超越。
  “新徐州”的“新”是全方位的。仅从“运河”的背景稍作巡视,人们就不难发现:当中国人引以为荣的京杭大运河早已不能贯通,甚至北京、天津、河北及山东大部久已不复河型、淤塞殆尽的时候;当京杭大运河仅仅是“历史的”存在、“地图式”的存在,或形象表述为“半身不遂”的时候,以徐州为端点的江苏段京杭大运河,却迎来它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生与繁荣。
  大运河的“新生”不是“先天”的,而是“人为”的。在徐州,共和国建立以来60年的运河史,实际上就是60年“护运”、“兴运”、“爱运”的水利史。徐州境内绵延200公里的运河水道,处处彰显着徐州人民认识自然、顺应自然、改造自然的智慧和力量,处处彰显着徐州人民对大运河的体认与呵护。
  若以行洪标准而论,“建国前,中运河两堤相距为200米左右,堤身高出地面约3米,河漕宽50~120米,行洪能力只有500立方米/秒左右。”上世纪50年代经退堤复堤、疏浚中流,以邳州城河口为界,其上游“东西两堤堤距1100~1300米,城河口以下两堤相距1500~1800米。”至上世纪90年代,设计流量扩大到5500立方米/秒,抗洪能力提高了11倍以上(《徐州市水利志》第二章)。昔日十年九涝的“洪水走廊”、“洪水漏斗”,变成了旱涝保收的米粮之仓,这是大运河的恩赐。
  若以通航能力而论,共和国建国前,仅有邳州“中运河”55公里可以勉强维持六级通航标准,通行小型木船。1958年秋至1961年春,根据交通部和治淮委员会规划,为改善航行条件、解决煤炭运输困难,决定京杭运河改由济宁另辟新线,从上级湖大沙河口沿沛县湖西南下,于蔺家坝入不牢河。复将不牢河裁弯取直,按二级航道标准开挖河槽(《徐州市水利志》第二章)。从而使徐州境内大运河的通航里程达到200公里,其中二级航道达128公里,可通行2000吨位的驳船,年航运量5000万吨,实际运量已达1.5亿吨!江苏的“北煤南运”,百分之九十依靠大运河。
  若以闸、坝建设而论,则可谓在实现了“零”的突破后,进行了最完整的配套建设。如在整治京杭大运河不牢河段的同时,还在这条河上兴建了蔺家坝、解台、刘山三个梯级枢纽工程,兴建船闸及节制闸,并配套兴建了沿岸灌区渠道闸、输水渠道以及瓦庄、三八户、小坊上、郑集等引排水涵洞、跌水工程。梯级枢纽工程的建设使不牢河段京杭运河在防洪、排涝、灌溉、航运方面发挥了显著的综合效益。让我们借助一些数字,来领略大运河上宏伟闸、坝的风彩——蔺家坝节制闸,1958年秋兴建,1959年8月建成,共13孔,其中9孔用于排洪引水,1孔为用于城子湖地区排涝的涵洞,每孔净宽3米;3孔用于发电,每孔净宽3.7米。闸底板高程28.3米,闸顶高程40.0米。按微山湖水位35.5米时,泄洪能力为500立方米/秒。——蔺家坝船闸,l988年初由省、市两级政府筹资在节制闸西侧兴建。工程由徐州市水利设计院按二级航道标准设计,闸室宽23米,长230米,上闸首门顶高程40.0米,门坎高程26.5米;下闸首门顶高程37.0米,门坎高程26.0米。上游引航道长570米,与湖西航道相接,底宽70米,底高程27.5米;下游引航道长800米,与不牢河航道相接,底宽70米,底高程27.0米,可通航2000吨级船只。经过一年多紧张施工,船闸工程于1989年5月竣工验收,交付使用(《徐州水利志》第二章第五节)。蔺家坝船闸工程的实施,打开了苏北段京杭运河的北大门,为开通南四湖湖西航道、发展水运事业创造了条件。
  若以南水北调而论,徐州段京杭运河以及与它首尾相连的苏北京杭运河,则是最成功的实践者。江苏省于上世纪50年代先后推出“淮水北调,分淮入沂”和“引江济淮,江水北调”等跨流域调水规划。规划以京杭运河为输水干渠,引江水北上。从上世纪60年代起,建成从长江边的江都站到微山湖(下级湖)沿湖站的京杭运河九个梯级抽水站(未计井儿头站),总装机容量135万千瓦,是为第一条输水干线。前六站(江都、淮安、淮阴、泗阳、刘老涧、皂河),形成从长江至骆马湖的6级抽水,300余公里的调水骨干工程,把长江水从1.2~1.7米的水位,提升至骆马湖23.0米的水位。l983年,徐州市和省财政共同筹资,兴建京杭运河不牢河段刘山和解台两座抽水站,1986年徐州市又自力更生兴建沿湖站。又经三级提升,终于使江淮之水北调进入徐州市区和微山湖。
  从上世纪70年代起,徐州市又上马徐洪河工程,从洪泽湖西侧城子湖畔引水,通过沙集、刘集、单集、大庙4级(总装机15780千瓦)抽水入解台闸之上的京杭运河不牢河段,建成又一条输水线,这就形成了江淮水互济的跨流域调水网络。
  借助南水北调工程,大运河在徐州实现了“河水倒流”!
  不牢河段沿线的刘山、解台、沿湖3个梯级,分别建有节制闸、船闸、抽水站,承担蓄水、排水、通航和调水任务。
  刘山南、北扬水站设计提水量为80立方米每秒。解台、土楼两扬水站设计提水50立方米每秒。截至2000年,刘山南站已抽水22.3亿立方米,北站抽水80.63亿立方米,两站累计提水102.93亿立方米(其中向微山湖补水25亿立方米,通过郑集站向丰沛西部地区调水16亿立方米);提水最多的1989年两站调水18.2亿立方米,这不但大大改善了徐州市中西部农业用水条件,也使运河航行、工业生产、居民生活用水得到保障。南水北调,在徐州变成了现实。2005年,南水北调二期工程启动,刘山闸、解台闸二翻水站扩大装机容量,各装五台抽水量31.5立方米/秒的立式轴流泵,一台备用,设计翻水量为125立方米/秒。这样就可以实现从骆马湖提水125立方米/秒、向下级湖送水75立方米/秒的目标。
  从江都站,到沿湖站,长江之水经过九次提升,反哺了大运河,反哺了微山湖。这是现代水利工程的奇迹。
  若以治水工程量而论,徐州人民在共和国时代对大运河的治理,可以说是徐州治水史上出动民工最多,挖掘土石方量最大,物资、金钱投入最巨的工程。仅看中运河工程,数字便十分惊人:
  1954~1956年,中运河复堤、岁修工程,共做土方44.5万立方米。
  1957年冬季,退建城河口至万庄东堤,全长25.3公里。由邳、睢两县动员3万余人施工,共做土方193.6万立方米。
  1958年春季,完成窑湾老沂河口至二湾段共计4.35公里的东堤退建,并完成西堤全线61.5公里退建工程。邳县动员3万人、睢宁县动员1万人、新沂动员7000余人完成施工,共做土方875.7万立方米。
  1959年春季和冬季,又先后完成陶沟河段东堤加复,由邳县施工,完成土方144万立方米。
  1959年冬季,庄楼到窑湾段东堤复堤和陇海铁路以南的切滩工程,共做土方295万立方米。
      1965年秋至1967年,中运河续建工程进行河堤加高加固和险工段块石护坡,邳县、新沂、睢宁县5万多民工3年累计完成土方943万立方米、石方19.36万立方米。
  1985~1987年,按三级航道标准疏浚中运河大王庙至民便河船闸段,共完成土方254万立方米。
  1994年中运河台儿庄~大王庙段18.5公里扩大工程正式开工。铜山县、邳州市、新沂市和丰县4个机械化施工处投入大型土方施工机械149台(套),完成试挖段土方33.1万立方米。
  1995年1月实施大王庙段老河槽扩挖工程。徐州市华源公司、华冠公司、上海嘉宝公司和铜山县、邳州市、丰县3个水利工程处等6个机械化施工队伍参加施工,共投入各种陆上土方施工机械152台(套)和200立方米/时挖泥船1艘,完成土方111.1万立方米。
  1996年3月至1998年底,分4期采用机械化施工,完成了剩余河段河槽开挖土方281万立方米。同时,对车夫航道以北的老河槽和滩面进行填槽、填滩处理,共回填土方6万立方米。
  1995年5月,建成中运河“临时水资源控制”设施(量水和挡水设施两部分)。共完成石方4400立方米、混凝土方34.0立方米、土方13.6万立方米。
  1996年6月中运河下段整治工程开始,施工单位共投入大中型绞吸式挖泥船19艘,至 1997年12月底完成了554.66万立方米的疏浚任务。
  1997年11月中旬,二期土方工程开工。8家施工单位,共投入中型绞吸式挖泥船4艘、小型抓斗船2艘以及陆上施工机械207台(套),至1998年12月底完成土方218.76万立方米。
  1997年12月中旬,邳州港至张庄裁弯取直、平地开河。参加施工的单位共投入陆上施工机械208台(套),1998年12月底完成河道开挖土方149.6万立方米。同期,徐塘闸至邳州港、窑湾南至二湾两段一起施工,完成土方110.3万立方米、砌石方1 .89万立方米。
  中运河水利工程,累计完成土方3947万立方米,石方21.7万立方米。数十年间,徐州人治运,可以说是经历了由最原始的手挖肩挑到机械化的演变。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