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2008·第3期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2008·第3期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2008·第3期

狮子山西汉楚王陵天井成因考

编辑日期:2010-12-29 11:24:04 来源: 发布者:徐州史志办 阅读次数: 3675 次

    

文·刘照建 边 策
      墓主为西汉某代楚王的狮子山楚王陵,位于徐州市东郊狮子山主峰的南坡,坐北朝南,由外墓道、内墓道、天井、耳室、甬道、侧室、棺室、后室及陪葬墓等部分组成,发掘出土文物达2000余件(套),被评为1995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首。当该墓材料公布后,其奇特的墓室结构引起国内外考古学者的广泛注意。该墓与已发掘的满城陵山汉墓、永城保安山汉墓、徐州北洞山汉墓、驮篮山汉墓有相似之处,皆为“凿山为藏”的横穴崖洞墓。但是,该墓与其他墓葬不同的是,在外墓道北端内墓道上部,有一长18.65米、宽13.2米、南端深8.45米、北端深10.9米的巨大天井。如此怪异的天井,为目前汉墓考古发掘中所仅见,其设置原因以及有何功用,发掘者在报告中未能论及,其它考古工作者也说法不一, 较有代表性看法有以下三种。
  第一种认为是墓主人猝然死亡,而墓室尚未修好,开凿规模巨大的天井,能够扩大作业面,加快施工进度。但此说笔者甚为怀疑,试想狮子山楚王陵凿石总量为5160立方米,而庞大天井却占2/5的工程量,也即是说,开凿一座3000余立方米墓室,为加快进度凿建2000 余立方米的作业面(即天井),这样恐怕只会延缓进度而不会加快进度。况且如此耗时耗力开凿的天井,假若仅仅是因为施工需要,四壁又何必打磨平整光洁呢?
  第二种则认为设置巨大天井是为了防盗。然而,这样用土石回填的巨大天井与周围山石裸露的自然地表迥然不同,稍有常识即可识破,无异于为盗墓者设立指向标记。远不如将墓室开凿在山腹内岩层深处,仅留一个长长的小通道(甬道或墓道) 伸向山外的埋葬方式更为隐蔽。事实证明,墓下葬不久,盗墓者即从天井打一盗洞而进入墓室,2000 余年后考古工作者也是找到天井后,才发现并发掘该墓。因此防盗说不能成立。
  第三种认为这是墓葬建制中“前朝后寝”制度的反映,“天井”代表前厅,象征着朝廷中的议事厅。然而,天井与洞室不在一个平面上,从天井底部到洞室底部尚有6米左右的高差。如果“天井”代表前厅,与“后寝”(洞室)高差悬殊太大,实在不合情理。而且,将狮子山楚王陵的布局与驮篮山汉墓、北洞山汉墓前后室的格局相比较,便会发现狮子山汉墓的W5和E6是一个整体,如果墓内布局确实反映“前朝后寝” 制度,则将W5和E6视为狮子山楚王陵的前厅更为合理。因此天井是“前朝后寝”制度的反映的说法有也难以成立。
  以上三种说法皆过于简单,笔者认为天井出现有其更深层的原因,它极有可能是墓室结构嬗变的产物。如果彻底搞清楚此问题,必须从古代陵墓修筑过程谈起,将天井与整体墓室结合起来进行综合考察,或可窥其庐山真貌。
  墓葬规模形制是墓主人身份等级的象征,修筑陵墓是历代帝王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在修筑陵墓时,帝王本人一般亲自过问,委托重臣主持,从选址到施工营建都有一整套严格的规章制度。《汉旧仪》即有记载:“(始皇) 使丞相李斯将天下刑人隶徒七十二万人作陵”、“凿以章程”(即按照一定的规划设计施工)。在施工前要设计出图纸,图纸反映的墓室结构布局,充分体现墓主本人的意志,具有法律效力,施工人员不能随意更改。河北省平山县中山王陵中即出土一块刻有陵园建筑设计规划方案的铜版,其上所刻诏令铭文曰:“王命■为兆乏(法)阔狭大小之制,有事者官图之,进退■(违)法死如赦,不行王命者殃连子孙。其一从,其一藏府。”帝王陵墓修筑要求之高,由此可见一斑。经过如此慎重复杂的程序修筑的帝王陵墓,结构及各部分功能一定都较为合理,且最大程度满足墓主人之需要。狮子山楚王陵的修筑程序当亦如此。
  但是,考察狮子山楚王陵平面布局,不难发现其比例严重失调,整体结构存在重大缺陷,突出特点是“大天井、小洞室”,即墓道与天井规模宏大,取势很足,主体建筑部分却相对狭小,内外颇不对称,给人以头重脚轻之感。倘若时间仓促,后期工程质量出现问题或可理解,但在设计伊始即出现如此重大偏差,这对于“事死如生”的楚王来讲,实在是不可思议,在这有悖于常规的表象背后,其中必有重大历史隐情。
  仔细观察狮子山楚王陵,笔者发现如果将墓室的主体部分撇开,仅将天井与外墓道联合考察,该墓完全是一座典型的带斜坡墓道的“甲”字型竖穴崖洞墓,庞大的天井与竖穴崖洞墓的竖穴岩坑规模相当,且外墓道与天井长宽比例合理,无任何不适之感。此种在山坡或山顶上开凿竖穴岩坑作为主体墓室,带有一斜坡墓道的“甲”字型墓葬形制,在全国已发现不少,如长清济北王墓、 长沙象鼻山一号墓、 陡壁山一号墓,稍有区别的是,长沙象鼻山一号墓和陡壁山一号墓的竖穴内使用“黄肠题凑”葬制。狮子山楚王陵天井距主峰约30米的情形,也与象鼻山一号墓、陡壁山一号墓所处的位置极为相似。相反,如果我们撇开天井,将天井下的侧室、外墓道与主体洞室联合考察,该墓又是一座完整意义上的横穴崖洞墓,布局形式与徐州的驮篮山一号、二号墓,北洞山汉墓主体建筑相似,区别只是狮子山楚王陵结构布局缺乏规划,开凿时呈现出较大的随意性,且所凿洞室在功能上尚不完全清晰,除庖厨、仓储、武库、钱库等功能有所体现外,没有乐舞、厕间、沐浴等墓室,但是不可否认该墓已经完全具备横穴崖洞墓的特点。狮子山楚王陵结构尚不完善,正是横穴崖洞墓刚刚产生的体现。
  另外,笔者还注意到狮子山楚王陵天井的开凿质量远高于墓室、天井四壁打磨平整,不见凿痕,裂隙处亦用特制的石料砌填;而墓葬的主体洞室部分,凿刻粗糙草率,壁面也未及凿平,许多石头也未清除。发掘者对此种现象解释是墓主猝死,该墓凿建时没有按照原设计要求完工所造成。这种解释经不起推敲,如果我们对汉代横穴崖洞墓的凿建方法具体分析后,即可得出科学的结论。一般来说,凿建这样一座墓室需要开凿和打磨两道工序,具体施工时两道工序又可分为同步和不同步两种可能。如果该墓凿建时,开凿与打磨同步进行(这种假设有充分的科学依据,因为洞室的分散性,能够容纳多人同时施工,且显赫的楚王也拥有如此权力和人力),只要有足够时间开凿洞室,也就有足够时间来打磨洞室,因为打磨并不影响开凿。如果时间紧张,至多是最后一个洞室受开凿作业面限制而没法打磨,而不会是整个主体洞室皆未打磨。反之,如果该墓修建时两道工序是不同步进行,即彻底开凿完再打磨,则在第一道工序结束后,如果时间不多,常规是应先打磨主体洞室,而不应是先打磨在墓室中不起作用的天井。诚如我们建好房子后,急需投入使用,我们肯定会先对房子内部修整装潢,而不会先去修整房子前面的小路或绿地。因此,如果天井与主体洞室确是一个整体,则以上任何一种开凿方法都不会导致天井质量远高于主体洞室,那种认为墓主猝死,没有足够时间营建,造成“天井质量高,主体洞室质量低”的说法不成立。笔者认为,历史的真实应是该墓当初的修筑经历了两个阶段,即先以天井作为墓室的主体进行兴建,但在按原设计要求即将完工时,墓主人或施工者发现不能达到既定的愿望或要求,遂在已修好巨大天井的基础上,向里开凿若干洞室。由于开凿洞室是前所未有的创举,也具有突然性和盲目性,所以各室的结构布局、形制式样也具有随意性和不确定性,显得粗糙草率,这给发掘者造成未完工的印象,其实应是横穴崖洞墓肇始阶段不成熟的表现。
  考虑以上两种因素,笔者认为狮子山楚王陵当初实际上是计划修建成一座大型竖穴岩坑墓,即先在山坡岩体上凿一石坑,然后在坑内用木板或石块构筑墓室,甚至在这巨大竖穴墓室内又分隔成若干单元,构成墓室的各个组成部分。但是在竖穴岩坑即将修好之际,修墓者可能发现某种重大缺陷而放弃初衷,遂更改图纸,二次施工,利用天井北壁已形成的垂直崖面,改竖直为水平向山体内开山凿石,营建墓主人的“千秋之宅”。竖穴岩坑则弃置不用,成为巨大而无用的摆设,形同北方四合院的天井。因与整体洞室无甚联系,后人遂不知其为何用。其实天井的质量甚高,恰恰印证了该墓当初实际上是想修建成一座竖穴岩坑墓。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造墓者放弃已经打磨的巨大的竖穴岩坑,而向里开凿狭小洞室作为主体墓室呢?我们推测天井完工后,修墓者企图利用长条石或石板砌筑一个巨大石室,宛如永城僖山一、二号墓、北洞山汉墓的附属建筑部分。但是,当工程进行到此时,施工人员发现构筑室顶十分困难,诸如竖穴四壁成岩情况差,石质松软,硬度几乎与硬泥相似,松软的四壁无法承托巨大条石的压力,根本不能起券,更达不到“深埋厚藏”的防盗目的。此时工程已进行大半,且此处是经过堪舆的风水宝地,易地选址不大可能。站在天井中,看到已经形成的立面,楚王或施工人员遂萌生向山体内部继续开凿的念头。这样,带有废弃的竖穴岩坑的横穴崖洞墓出现了,也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大天井、小洞室”的平面布局。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狮子山楚王陵是目前全国发现的唯一一座经过二次施工的诸候王墓,天井则是既定设计方案改变的产物,是竖穴崖洞墓向横穴崖洞墓过渡的孑遗。如果以上推论不谬,那么横穴崖洞墓起源这一长期以来悬而未决的学术问题将迎刃而解。
  最后,结合汉代葬俗及狮子山天井成因对横穴崖洞墓产生的契机略作推论。首先,汉代盛行“事死如生”、“深埋厚藏”的葬俗,但厚葬背后是盗墓的盛行。为防止盗掘,楚王遂将建在平地上的竖穴土坑墓移到山上,营建成竖穴岩坑的崖洞墓,使得横穴崖洞墓的产生具备间接条件。其次,汉代兴建墓葬时,极力摹仿地面建筑,而竖穴崖洞墓在满足这种功能上有明显局限。如前文已有论述的狮子山楚王陵,原本打算修成一座竖穴岩坑墓,为了达到充分模仿地面建筑的需要,竖穴开凿尽可能高大宽敞。但是,当巨大的竖穴岩坑修好后,施工人员发现无法砌建室顶或者根本达不到理想的防盗效果,又不愿放弃经过堪舆的风水宝地,遂以天井北壁为立面向山体内开凿,这样横穴崖洞墓便产生了。因此我们认为横穴崖洞墓产生的契机是在汉代“事死如生”的观念支配下,竭力模仿地面建筑营建墓室的过程中,受到自然条件和建筑技术制约而突然勃兴的。当然,一种新的葬制产生原因非常复杂,它还受到各诸侯国的政治背景、经济实力、地理环境、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等综合因素所影响,本文只是结合狮子山楚王陵天井成因初步讨论了横穴崖洞墓产生契机,不正之处尚望专家指正。
  (刘照建系徐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副研究员,边策系徐州博物馆文博馆员)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