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风物览胜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风物览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风物览胜

鲜为人知的蟠龙湖——砀山高寨河

编辑日期:2010-12-29 15:00:52 来源: 发布者:徐州史志办 阅读次数: 6629 次

    

文·杨占君

  被人们誉为蟠龙湖美称的砀山高寨河,就像镶嵌在黄河故道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光彩夺目却又鲜为人知。她位于苏鲁豫皖边区砀山和丰县交界的高寨村,距历史文化名城徐州约60公里。为古黄河决口时,漩涡暗流冲刷坝底而形成,是古黄河为砀、丰两地人民留下的历史文化遗产。该湖东西长约5公里,南北宽约2公里,与丰县的大沙河相连,出境达微山湖,水域面积约5000亩,虽历经大旱而不枯。目前,湖面大部分种植莲藕,与众不同的是,其荷多开红花。盛夏时节,这里碧波荡漾,荷花映日,莲叶接天,渔舟唱晚,是人们观光旅游、休闲避暑的好去处。
蟠龙湖的由来
  据史料记载,明清时期,在现在砀山县高寨村东边约1.5公里处,有一重镇名蟠龙集,那时就规模很大,传说有72道衙门81道街。这里车水马龙,商贾云集,昼夜灯火,生意兴隆。素有“南有金陵城,北有蟠龙集”之说。当时的地方官员已经意识到蟠龙集面临着黄河的威胁,便号召百姓在蟠龙集的上游,修筑了两条呈现南北走向的人工拦河大坝,西面的一坝与东面的二坝相距约3.5公里,大坝南北宽度均在2.5公里以上。这一治水方略,也为1851年黄河在蟠龙集决口留下隐患。在砀山高寨村前的一坝遗址,现在依然隐约可见,因二坝而得名的丰县二坝自然村,村名一直沿用至今。清咸丰元年(1851年),黄河再次泛滥,河水以铺天盖地之势直泻而下,当波涛汹涌的黄河水行至现在的高寨村时,却遇到了两条巍巍大坝的拦截。在势如猛兽的黄河面前,第一道拦河坝很快被洪水冲断,当黄河行到第二坝时,仿佛固若金汤的二坝硬是挡住了黄河的去路。人们也把保住蟠龙集的希望寄托在了二坝身上,数万民工在加固增高大坝,日夜奋战在大坝上,人与自然展开了一场生死搏斗。坝越筑越高,水越聚越深,此时的黄河如一条怒不可遏的蛟龙,横冲直闯,波涛鼎沸,不几天二坝终于经不住黄河排浪如山的冲撞和浸泡,被拦腰冲开,无数的民工如泥丸一样,霎时席卷而去。随之,蟠龙集这座繁华的重镇,被黄河扬起的滔天巨浪,掩埋在了数丈深的泥沙之下。而那漩涡暗流冲刷的坝底,便形成了现在的蟠龙湖,也是人们常说的高寨河。
抗日革命遗址
  蟠龙湖是一个闪耀着中华民族不屈不挠抗争精神的红色革命遗址。抗日战争期间,发生在这里的高寨战斗,同样让人惊心动魄,梦牵魂绕。民国二十八年农历腊月,正是日军侵华最猖獗的时侯,日本鬼子为了消灭抗日力量,不断进行大规模的扫荡。当时的高寨村筑有坚固的圩墙,墙外还有六、七米宽,三、四米深的壕沟,村子的东、北、西三面分别装有寨门,南面紧靠蟠龙湖储水最深处,只要关上寨门,便成了易守难攻的堡垒村。高寨村又很大,东西约2华里,南北约1华里半,是远近有名的大村。在乡亲们正操办年货准备过年时,谁也没有想到一场腥风血雨的灾难正悄然来临。当时短短几天之内,高寨村便住进了周边地区大批被日军合拢而来的抗日武装,这里既有八路军、地方游击队,也有狗笼子等杂牌武装人员,国民党砀山常备总队更是首当其冲。加上高寨村本身的村民,此时的高寨已经住得满满腾腾。
  据《砀山县志》记载,农历腊月14日黎明时分,日军调集徐州、萧县、丰县、单县、砀山等地日伪军1000多人,装甲车、汽车130多辆,坦克17辆,将高寨村三面紧紧围住,进不了村便用大跑轰。由于村内人口密度大,每发炮弹袭来,都有很多人伤亡。我抗日武装也不示弱,一边还击,一边挖战壕。砀山常备总队令县属两个大队和三区常备大队分别防守东、北、西三个寨门,二区常备大队第五中队负责寨南头到湖面地带的作战任务,总队直属中队作机动兵力。战斗打响后,日伪军在大炮和坦克的掩护下,向东、北、西三个寨门猛扑过来,常备队以机枪、步枪和手榴弹奋勇还击,日伪军成片倒下。而后,敌人佯攻东、西寨门,企图从北寨门冲入寨内。战斗进行到关键时刻,直属中队赶到北门增援,又一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当天下午,日军调整了兵力部署,从寨子的东北、西北两角相继发起进攻,战斗异常激烈。黄昏时分,日军终于从村的西北角攻上寨子,于是大批的鬼子蜂拥而至,双方展开了肉搏战、巷战。日军不分军民,大肆屠杀,放火烧房,顿时整个高寨村腥风血雨,火光冲天,可怜全村人的房屋财产,霎时化为灰烬;很多无辜的百姓头颅落地,有的甚至被活埋。虽然我方武装力量是混合队伍组成,战斗力相对薄弱,但我军指战员英勇顽强,不屈不挠,坚持与日军进行殊死的搏斗。
  在战斗进行到万分危机的时刻,二区常备大队一中队队长雷汝钦和指导员于文蔚率60多名战士,从丰县二坝的后陈庄赶来增援,扰乱了敌人的阵线。趁此,常备总队组织我方战斗人员,分别从高寨村西南和西北两寨角实施突围,二区常备大队第五中队担任突围的最后掩护任务。但日军严密封锁了两寨角的缺口,第五中队和没有突围成功的战士,此时已弹尽援绝,无路可走,节节后退到高寨村东南角,背面就是冰河连天、雾气濛濛的蟠龙湖。当时虽是隆冬腊月,但湖水结的冰并不厚,水浅的地方才结冰一指厚,湖心才结鸡皮凌。宁死不做俘虏的抗日战士,毅然慷慨奔向蟠龙湖,滑冰向南撤退,场面壮烈无比。面对溃散到湖中的我武装人员,日军架起几十挺机枪,对着湖面进行灭绝人性的疯狂扫射,不少抗日战士葬身湖里,更多战士在滑冰南渡时掉进了冰窟窿,鲜血染红了蟠龙湖。当年的目击者,现年83岁的离休干部朱世法老人回忆说,“湖水被染得通红,几天过去了,冰封的湖面表层,依然可以断断续续看到隐隐约约的黑影,那是冻结在冰碴水面上死者的帽子啊,叫人惨不忍睹。”
亟待开发的蟠龙湖
  蟠龙湖形成之初,湖底很深,经过后人一百五十多年,特别是新中国建立后的不断治理和改造,蟠龙湖已经变害为利,初步成了造福砀、丰两岸人民的母亲湖。上个世纪60年代初和80年代中期,砀山县政府共投资93.5万元,先后在蟠龙湖的西面和东面兴建了大型电灌站、机灌站各一座;江苏丰县也投资兴建了一座机灌站,有效灌溉面积达6万多亩。清凌凌的湖水,顺着脉管似的渠道流向蟠龙湖的四面八方,滋润着周边地区的良田沃土。蟠龙湖方圆100华里之内,早已是果海绿洲,梨都砀山和果都沙河,更是扬名天下。令人惋惜的是,1955年4月砀山由江苏徐州划入安徽,蟠龙湖处在安徽、江苏两省的交界地带,成了两省湖。加之地理位置偏僻,水域面积又大,开发利用需要大量资金,现在的蟠龙湖仍是一块未经雕镌的璞玉。她所展现的依然是一种原始的自然风光,很多人游览了蟠龙湖,除了对她的绚丽风光大加赞赏外,更多的是对她至今没能很好的开发利用叹息不止。今日,开放的砀山人民,希望与兄弟般的丰县加强合作,共创蟠龙湖的美好未来;同时期待着行政区划的合理调整,让砀山早日回到故乡江苏的怀抱,加快蟠龙湖风景区的建设步伐,造福苏鲁豫皖边区人民!
(作者系砀山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