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2009·第1期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2009·第1期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2009·第1期

季子挂剑徐君墓

编辑日期:2010-12-29 16:09:27 来源: 发布者:徐州史志办 阅读次数: 4126 次

    

文·蒋岚宇  在徐州一带地方,提起季子挂剑台,说起季子挂剑的故事,几乎孺妇皆知、无人不晓。徐州南城区云龙山西麓、云龙湖东岸的季子挂剑台屹然突出,成为一道风景线,洗礼了成千上万的人,净化了四面八方的心,每天都有不计其数的人纷至沓来,诚信之风蔚为大观。
  季子挂剑的典故,最早出自《史记·吴太伯世家》,西汉学者刘向的《新序·节士》也有相似的记载。春秋时代,敬王元年(公元前545年),吴季子出使中原列国,途经徐国都邑,与徐君一见如故,结为知己。徐君对吴季子的佩剑情有独钟,吴季子心许归来时将以剑相赠。不料,吴季子一年后返徐,徐君已逝。吴季子悲痛之余,便将佩剑挂在徐君墓前杨柳树上永为纪念。
  《史记·吴太伯世家》曰:
  “季札之初使,北遇徐君。徐君好季札之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于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
  西汉刘向《新序·节士》记载:
  “延陵季子将西聘晋,带宝剑,以过徐君。徐君观剑不言而色欲之,延陵季子为有上国之使,未献也,然其心许之矣。致使于晋故,反则徐君死于楚,于是脱剑致之嗣君。从者止之曰:‘此吴之宝也,非所以赠也。’延陵季子曰:‘吾非赠之也。先日吾来,徐君观吾剑不言而其色欲之,吾为有上国之使,未献也然,吾心许之矣。今死而不进,是欺心也。爱剑伤心,廉者不为也。’遂脱剑致之嗣君,嗣君曰:‘先君无命,孤不敢受剑。’于是季子又以剑带徐君墓树而去。”
  为纪念2500多年前古人之间一段诚实守信的佳话,徐州人民在城南云龙山西坡建成吴季子挂剑台并向游人开放。历经千年风雨,本在土山的挂剑台原址仅存一石丘,今人移之于此,结合山势地貌,墓冢前修一两层石质平台,上层置一鼎,造景石墙,上刻《徐人歌》“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脱千金之剑兮带丘墓”。墓冢左侧设一凉亭,亭中碑刻“剑”典故。挂剑台入口处一高峻的石牌坊耸立在苍松翠柏间,上书“季子挂剑台”五个金色大字。可以说,挂剑台已成胜景。此足见人们对诚信的崇尚。
  然而,依笔者愚见,挂剑台的建筑却有点“喧宾夺主”之嫌(这也许是本工程第二期尚未建设的缘故吧)。大家知道,季子挂剑的故事主人公有两个,一个是吴国季子,一个是徐国国君,而季札之所以“挂剑”,盖因为徐国国君之故,季子挂剑是在徐君墓之侧,舍此,则季子之剑无处可挂。由是我想,季子挂剑台的主体工程应该是徐君墓。
  这里有必要对徐国国君考证一下。
  徐国的传统是仁义治国,徐国四十四代国君很少有不仁义者。“仁”在甲骨文里就出现了,而甲骨文是殷的文字,是文明到了殷商时期的产物。徐和殷是联姻的,殷的先人也是东夷人,徐和殷都是远古文明的创造者,而且徐的仁义思想更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伯益即大禹时代。伯益大仁大义,佐禹治水而不自傲,为百姓制服野兽而不贪功,本来舜和禹都选他继位,但禹的儿子启霸了朝政,改禅让为世袭,将社会推进奴隶制,伯益并无反意,相反,却恪守德操,稳定天下。徐立国即以仁义为本,代代相传。最有名的是徐偃王,甚至因仁义而“失国”。《后汉书·东夷传》说:“偃王仁而无权,不忍斗其人,故致於败。”偃王虽败,仁义千古,便成为天下效仿的典范,成为徐国的“传家之宝”,直至章禹,都不失仁义。
  那么,季子挂剑之徐君是谁呢?史书似乎无考。但是,我们可以从年代查找,推估这位值得季子挂剑的国君。
  据朱浩熙先生《彭城挂剑台考》推断,这位国君应是四十三代徐亘(同桓)。据修于上世纪末的东海郡《徐氏宗谱》记载,“四十三世,亘,东周定王时承袭徐国第四十三代国君,生一子。四十四世,章禹,东周灵王时承袭第四十四代国君,周敬王八年被吴所灭,生一子。”又据明万历十三年鲁西《徐氏族谱》称:“亘,周定王时嗣位。章禹,周灵王时嗣位,至周敬王八年(公元前512)为吴所执,失国。”经考证推出:周定王时期是在公元前606年至公元前584年,这期间徐国国君是徐亘。周灵王时期是公元前571年至公元前545年,这期间徐亘传位给章禹,然后章禹到周敬王八年即公元前512年亡国。徐亘传位的时间应该就是周灵王的最后一年,说章禹继位于周灵王时期大致没有出入(或者按《徐偃王传》的说法,为周敬王元年,仅一年之差)。而且,徐国在徐亘和章禹之间不存在其他国君。所以,季子挂剑的徐君只能是徐亘。
  季子何许人也,竟向一个过世之人脱千金之剑?
  据《史记·吴太伯世家》记载,春秋吴国第十九世国君寿梦有四个儿子:长子诸樊、次子馀祭、三子馀昧、四子季札。在四子之中,季札博学多才,贤德仁义。寿梦想效仿周太王立文王为继任君王的立贤传统,准备立季札为君。在吴国的权力交替中,季札曾四次礼让国君之位。鲁襄公十二年(公元前561年),吴君寿梦去世,根据寿梦遗命,吴公室欲立季札为国君,季札则坚持确立嫡长子继统原则,礼让不受,使寿梦遗命终究没有实现。在季札的坚持下,乃由长子诸樊总揽政事担当国君。诸樊等到父王丧期过后,又要将国君之位让给季札,季札再次辞谢。吴国从诸樊(公元前560年)到馀昧(公元前527年),三世30余年间的权力更替过程中,均按照兄终弟及的殷制进行。多次的王权更替,都因为季札坚持礼让,确保了国家权力的顺畅交接,制止了可能引发的内乱,使吴国赢得一段宝贵的稳定发展时期,终于成为春秋一霸。馀昧死后,按照兄终弟及的殷制,应该轮到季札为国君,国人也希望授权于季札,季札再次礼让并逃去,馀昧子僚及位。王僚继统,既违背先王寿梦和诸樊的必致国于季札的遗命,也不符合嫡子嗣国的礼制,终于成为公子光杀王僚代立的口实。公元前515年,即吴王僚十二年,诸樊的长子公子光派专诸刺杀吴王僚,自己做了吴国的国君,即吴王阖闾。当时季札在晋国,听到吴国的政变后返回,此时的阖闾想把国君之位交给季札,但季札坚决推辞不愿接受,他说:“你杀死了吴国的国君,我如果接受你让出的国君之位,岂不是与你合谋篡位吗?” 季札于是去了延陵(今常州),因之世人称他为“延陵季子”。季札后来终身没有再回吴国。
  如此的一个仁人君子,怎么可能轻易将珍贵的国宝赠人呢,何况还是一个死了的人?这就要说一说徐亘了。上面说过,徐国一直都讲究仁义治国,至徐亘,当依然如是。鲁襄公二十九年、吴王馀祭四年,季札作为吴国使臣出使鲁国,当他进入徐国境内时,看到徐国老百姓安居乐业,五谷丰登,心中暗暗称赞:徐君以仁义闻名于世,今天终于有幸见到他治理的国家了。季子本是义人,此情此景,使他已有仰慕之情。另外,《左传》记载,“徐子吴出也。”这个“徐子”应是章禹,他是吴国的外甥。《徐偃王传》说,“景(敬)王元年,吴子以我婚於吴,故使公子季札来聘。”原来他们还有亲戚关系,这就更要守信如初了。
  季札返回,徐亘已故,空留一堆黄土,季子自然悲伤。看着坟茔,悲痛之余未忘心许,于是挂剑而去。
  故事的主体似乎是季子,没有错,是和徐君两个人演义的,季子为主要方面。但是,如果没有徐君,没有徐君墓,这个故事便无从成立,季子挂剑台也就没有了,这是客观的事实,谁也否认不了。换个角度讲,也就是从徐君的方面讲,徐君是主体,是徐君的仁义和治国成就感动了季子,才有季子挂剑的故事。单从建筑遗存的角度看,徐君墓是基础,也是其中的主体。所谓挂剑台就是徐君墓,季子“脱千金之剑兮带丘墓”,是再清楚不过的。有资料说,季子挂剑感人至深,于是人们便把徐君墓称为挂剑台,这便是挂剑台的原始意义。也就是说,徐君墓应是挂剑台的主体建筑。既然是主体,建筑上理应予以突出,这是没有问题的。
  任何文化都是一个系统工程,决不是单方面的形成,它的折射也是全方位的,而不可能是一个方面就能囊括得了的。否则,文化也太苍白了。
  欣闻挂剑台第二期工程有望续建,这对于复原古文化的全貌意义非常重大。我期盼一个全新的挂剑台展现在世人面前,为徐州、为云龙湖云龙山风景区添加一颗文化明珠!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