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2009·第1期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2009·第1期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2009·第1期

让时代的记忆永存

编辑日期:2010-12-29 16:24:08 来源: 发布者:徐州史志办 阅读次数: 3628 次

    

文·文 津  有人说,过了青春期,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记忆力将呈现下降趋势。我相信这一判断,却并不为之忧虑。年岁渐老,记忆渐衰,当属正常。让人警惧的倒是一生聪明,老了老了突然患上痴呆症,遗忘一切,茫然无路。朋友告诉我,这叫“失忆”;正常人,因为疾病,或外力撞击,也会突然“失忆”的。
  “失忆”是一种什么状态呢?想来令人悲凉。一刀斩断记忆的链条,让前生的恩怨情仇,瞬间掉入忘川之水。不知父母,不知儿女,不知有妻,不知有家,连自己是谁都一概茫然。这是何等的无牵无挂、无援无助呢!
  冷静地反思,“失忆”或许就是对“记忆”的惩罚。从幼儿园拘禁,到博士生毕业,小小的脑袋瓜里要记多少鸡毛蒜皮的杂事!再想想,又不对了,生命的连续性是靠记忆的连续性才得以维持的,失却了记忆还不等于中断了生命?
  愈想愈玄远,我终于将目光投向书橱中的一排史书,《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一字儿排列,静立成一份无言的期待。我打开《史记》,翻到《高祖本纪》一章,阅读中,竟复活了两千二百年前的泗上英豪。油然,心里泛起一份感激之情,如果不是二十岁的司马迁跋涉千里来到丰县、沛县、彭城、邳州采风,如果采风中未曾遇到那一群津津乐道刘季斩蛇、张良进履的老乡,《史记》中何以会有那些龙吟虎啸的精彩?
  为了记录自己的感悟,我写了一则《“民间文学”入“史”的主体反思》的短文。那篇文章的未尽之意在于:二千多年前的徐州乡民可以向史学大家提供他撰写《史记》的素材,并借此留下一种不灭的话语,我们这一代人为什么不能记录时代、记录变革,留下徐州当代人的历史风采及历史精神呢?
  当然,庶民百姓并无名垂青史的美梦。翻一翻二十五史,不要说草民下吏没有位置,就连“九州”之一的徐州,又有多少记录?而不可否认的是:在徐州这片大地上,徐州人从未停止过创造。看来,历史“失忆”的部分,是一个比历史记录大上万万倍的空间。
  芸芸众生,碌碌百年,注定要化为华夏国史因“失记”而“失忆”,或因“失忆”而“失记”的历史虚无!
  这怨谁呢?如果你漠然于前世,谁还会关注你的今生?如果你不加入大合唱,那雄浑的交响里哪会有你的声息?
  失忆的个人,没有个人史。失忆的家族,没有家族史。这正如哑者留不下歌吟。因而,根治失忆,是保留历史真面目的前提条件。尤为清醒的认识当是:历史记忆,从来就不是少数“太史公”的专利品,它原本就是人民的公共权利和公共话语。
  改革开放三十年,徐州步入昌明,中国步入盛世。作为见证人和受益者,从个人的、家庭的角度作记录,是一份私人记录;从公益的、城市的角度作记录,是一份公益记录。当我们将公私两种记录合二而一的时候,时代的记忆就将得以永存,人民的话语亦不再缺失。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