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风物览胜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风物览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风物览胜

骆马湖的形成

编辑日期:2012-4-17 10:39:28 来源: 发布者:徐州史志办 阅读次数: 7485 次

    

骆马湖的形成
文·赵 凯
  骆马湖,位于江苏北部沂河与中运河交汇处,介于徐州与宿迁两市之间,北起新沂市埝头和窑湾,南到宿豫县皂河,东濒马陵山脉,西临中运河,是集防洪、灌溉、航运、水产养殖、南水北调调蓄以及生态环境等综合利用的水库型湖泊。历史上,骆马湖并非天然湖泊,由于河流改道以及人类活动等因素影响,从平原变成洼地,最终演变为水库型湖泊。
  一、平原时期
  骆马湖属沂沭河冲积平原,范围为现在的湖面、骆马湖南堤与黄河故道之间以及与黄墩湖滞洪区连成一片。其东、西两个方向并列着南北向郯庐断裂带。
  《汉书·地理志》载“沂水出盖(古地名)南至下邳入泗。沭水出东莞南至下邳入泗”。下邳即今天的睢宁县古邳镇,在骆马湖西黄墩湖内。南北朝时期,宋御史中丞何承天认为,“泰山以南南至下邳,左沭右沂,田良野沃”。郦道元《水经注》载“泗水之右有黄沟之大荠陂,其左则有武原水之注陂。沂沭间有温泉陂、葛陂”。“陂”即水塘。
  从以上史料分析,在这一平原有沂、沭两条河流以及承纳邳苍地区来水的泇河与武河等均汇入泗水(河),其间土地肥沃;在南北朝以前,没有形成湖泊。
  《宋史·高宗纪》和《大金国志》曾记载1131年(即绍兴元年和金天会九年)夏四月金将挞懒渡淮,在马乐湖屯兵垦殖。
  宋、辽、金时期,这里被称为马乐湖、乐马湖和落马湖,到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以前,这里仍为平原,土地肥沃。其理由,一是从古汉字分析, “骆”与“乐”、“落”为同音字,“乐” 、“落”词义分别为“安乐之地”和“人聚居的地方”,所以,取其兵马在此屯扎而得名。二是根据谭其骧主编的宋、辽、金、元时期《中国历史地图集》所描绘的河湖水系分析。
  从《元史》、《明史》以及《淮系年表》记载分析,1194年至1603年,黄河夺泗入淮在下邳至宿迁段的泗水(河)行水四百余年的时间里,在下邳与宿迁一带决溢年份有14年。如果黄河决口在南岸,那么对黄墩、骆马湖平原不会产生影响。虽然,明隆庆四年(1570年)黄河在北岸下邳至直河口一带决口,河水泄入黄墩、骆马湖平原;但是,随即疏浚黄河匙头湾(即黄墩湖一带)段河道,便堵塞决口,又先后修筑了缕堤和遥堤,对骆马湖成湖并没有产生影响。
   根据《淮系年表》先后记载元大德六年(1302年)、明万历二十年“沂武二河合流水大溢”、“沂沭并涨邳宿一带悉沉釜底”;《同治宿迁县志》载“骆马湖受蒙沂诸山水汇为巨浸”,再结合黄河在这一带决口情况,笔者认为,黄河在泗水河道行水四百余年,泥沙使泗水河床逐渐抬高,河水流量大且水位高,尤其,汛期高水位行洪,致使沂河以及承纳邳苍地区来水的泇河、武河汇入泗水(此时已经成为黄河)受阻,被迫滞蓄在这片平原中的零星洼地,但依然没有形成大面积湖泊。而分布在这一带平原上的周湖、柳湖、隅头湖等零星小湖泊,很可能就是当时的洼地积水。
  二、洼地的形成并演变为季节性湖泊
  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开挖从微山湖韩庄湖口经台儿庄、邳州到直河口入黄河(泗水)的泇运河,将这片平原东西隔开。泇运河以西为黄墩湖;以东为骆马湖。
  泇运河的开通,切断了沂河、邳苍以及鲁南山区诸河流入黄河(泗水)之路,成为北纳鲁南山区群流、西引南四湖水的唯一通道;《邳志补》载“沂、武、燕、艾、不老、房亭,交输互灌,并趋腹心,遂为众壑所归”。此时,骆马湖范围,东为马陵山脉,西界泇运河,南邻黄河(泗水),北至今天的陇海铁路一带。在地形上,北部、西北部受沂河与泇运河入湖泥沙的淤淀,形成了由西北向东南倾斜的盆型洼地。汛期,泇运河无法容纳上述群流,洪水被迫滞蓄泇运河以东平原,并将原有小片洼地连成一片,形成了汛期积水的季节性湖泊。
  明天启年间,进士朱国盛《通济河记》载骆马湖“夏秋遇潦,湖面横亘二十余里,分三支,汇于黄河,一自董家沟,一为骆马湖沟,一为陈沟,然高洼不一,不可以舟,至冬春则涸而成陆”。 这三条自北而南的河沟形成于何时,史料没有记载,很可能是平原时期向泗水排涝的河道。
  骆马湖夏秋水位暴涨,冬春则涸而成陆。因此,直接影响泇运河能否畅通。于是,为解决这一矛盾,从明万历、天启之际至清初,实施了为骆马湖洪水打开通道、运河改道、调节黄(河)运(河)骆(骆马湖)水量以及引骆马湖水济运等一系列工程措施。
  由于泇运河与骆马湖仅一堤之隔,每到汛期,骆马湖水位暴涨,泇运河与骆马湖之间的大堤,随时都有溃决危险。明万历年间,在宿迁城西至直河口骆马湖与黄河接界处,自东而西,开陈口、骆马湖口和董口,分别与源自骆马湖洼地的三条河沟接通黄河。明崇祯末年和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先后凿马陵山断麓,开拦马河(六塘河)引水东注硕项湖;建拦马河减水坝6座,坝下开挖引河东行。这些工程措施都是为了汛期排泄骆马湖洪水。
  明天启五年(1625年),在骆马湖内避开马颊口至直河口段泇运河,开挖自马颊口上接泇运河向东南至骆马湖口,长57里的新运河,第二年又将新运河向东延长至陈口,称为通济河。崇祯五年(1632年),又改挑从董口行运,将通济新河更名为顺济河。
  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董口淤塞,运河改从骆马湖上溯至窑湾(今窑湾镇)。由于骆马湖“冬春则涸而成陆”,康熙十九年(1680年)自宿迁皂河口开皂河40里,上至窑湾接泇运河。第二年,皂河口淤塞,于是从皂河往东开挖支河(后称中运河)至张庄即支河口入黄河。
  为调节骆马湖水量、引骆马湖水济运,从康熙到乾隆年间,在骆马湖口、支河口、窑湾等处建竹络坝。在西宁桥以西(今宿迁境内),建5座土坝,坝上各开挖引河,南接黄河缕堤,北通骆马湖,以此为骆马湖尾闾(即水汇聚之处)。在骆马湖口竹络坝口门外筑箝口坝和汰黄堤,堵闭十字河通湖北口(今宿迁境内),向上在王家沟建5孔石闸,同时向湖内开挖引河。在十字河濒临黄河与运河处建竹络坝,以后又建柳园头3孔闸、车头土坝,开引河通骆马湖。
  此后,直到清咸丰年间,虽然骆马湖经过治理,但始终没有改变其现状,排泄洪水通道为中运河与六塘河。1821年骆马湖渐淤放垦,湖内高地开始有人居住。第二年清丈,涸出土地一千八百九十二顷。清《同治宿迁县志》载:“每年汛期,遇蒙、沂山水涨发,汇归湖内,滩地悉被淹没,及秋冬水势渐消,滩地涸出,播种二麦”。直到建国前夕,骆马湖因滞蓄洪水能力有限,下游六塘河年久失修,壅淤日甚,致沂、泗洪水恣意泛滥,邳县、新沂等县“靡有干土”,灾害连年,民不聊生。  
  三、水库型湖泊的形成
  建国初期,将骆马湖建成临时蓄洪水库。在宿迁境内先后建皂河束水坝、节制闸和船闸、杨河滩节制闸;将皂河至杨河滩长18.4公里的中运河北堤做为骆马湖南堤,按设计洪水位23.0米、堤顶高25.0米、宽6米加固,结合防汛抢险做干砌块石护坡。在马陵山实施嶂山切岭,开挖新沂河,使沂沭泗洪水直接由新沂河入海。
  以上工程建成,形成了以皂河节制闸和船闸、骆马湖南堤、杨河滩节制闸相连接的骆马湖临时蓄洪水库控制线(皂河控制线),设计防洪水位23.0米,蓄水9亿立方米。沂河最大洪峰流量6000立方米每秒,泗(运)来量500~1000立方米每秒,由嶂山切岭口门排入新沂河1500立方米每秒,中运河与六塘河各排500立方米每秒。超额洪水利用骆马湖和黄墩湖临时拦蓄。
  1957年汛期,沂、沭河与南四湖遭遇特大洪水,黄墩湖破堤滞洪,皂河闸和杨河滩闸超标准泄洪,已建的骆马湖临时蓄洪水库控制线(皂河控制线)标准明显偏低。
  为防洪保安和发展灌溉,1959年确定骆马湖永久性拦洪蓄水,黄墩湖为非常滞洪区,二线控制洪水。
  一线控制(皂河控制线),即利用以皂河节制闸和船闸、骆马湖南堤、杨河滩节制闸相连接的骆马湖临时蓄洪水库控制线(皂河控制线),设计洪水位24.5米。骆马湖水位23.0米时,一线控制水域面积375平方公里,库容9亿立方米。1965年与1990年,先后全面整修加固南堤迎水坡,堤身垂直铺塑防渗加固。
  二线控制(宿迁控制线),1959年至1961年,建成宿迁节制闸和船闸、六塘河闸,修筑封闭堤、利用中运河西堤与南堤,形成二线控制(宿迁控制线),设计防洪水位25.0米,校核洪水位26.0米。骆马湖水位超过24.5米,并预报上游来水量将使湖水位继续上涨时,即退守二线控制。二线控制水位25.0米时,水域面积450平方公里(包括骆马湖一线与二线之间约20平方公里),库容15.03亿立方米。
  1961年4月,嶂山闸建成,最大设计泄洪流量8000立方米每秒,相应闸上洪水位25.1米;校核流量10000立方米每秒,相应闸上洪水位26.0米。该闸建成后,实际发生最大泄量为1974年汛期5760立方米每秒,相应闸上水位25.25米。
  建国前,骆马湖北半部新沂境内均无堤防。建国后至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按照常年蓄水规划先后兴建与加固骆马湖西堤、北堤和东堤。1998年整修沂河堤防,将加友涵洞以北至新代河口列为沂河东堤,加友涵洞至北坝涵洞划定为骆马湖东堤。
  骆马湖历经全面治理,已经成为沂河、泗水下游防洪的重要水库型湖泊,承纳流域面积5.14万平方公里来水。南四湖、沂河洪水和邳苍地区来水经骆马湖调蓄后,再分别由嶂山闸泄洪入新沂河,由皂河闸和宿迁闸泄洪入中运河。随着经济社会发展,骆马湖作为水库型湖泊发挥着防洪、灌溉、工农业生产、航运、城市供水和南水北调蓄水等多方面效益,形成了综合性的水生态工程(环境)。
  今天的骆马湖,不仅是沂、泗及邳苍地区洪水的尾闾,而且,随着南水北调工程的实施,为沂沭泗地区的水生态环境提供适合人类生存的水源。
  “説万物者,莫説乎泽。润万物者,莫润乎水”。古人尚且认识到:使万物喜悦,没有比泽(湖泊)的力量更大;使万物受到滋润,没有比水更湿润。在科学与文明的今天,人们更应当意识到水生态工程(环境)对万物生存的意义所在。
(作者单位:徐州市水利局)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