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风物览胜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风物览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风物览胜

龙吟虎啸帝王州

编辑日期:2012-7-18 16:13:53 来源: 发布者:徐州史志办 阅读次数: 6129 次

    

龙吟虎啸帝王州
——徐州籍皇帝好诗词赏析
文·张成珠
  徐州以“帝王之乡”著称于世,仅徐州籍的开国皇帝就有十一人之多。如果算上继位的皇帝,及诸侯国之王,帝王的总计更是一个惊人的数目。前年,央视军事频道摄制“战争与城市”系列专辑,其中一辑的题名,当初就是《金戈铁马帝王乡——徐州》。清代乾隆年间的徐州知府邵大业,曾经赋诗咏叹徐州,首句就是“龙吟虎啸帝王州”,尾句又是“多少英雄谈笑尽,树头一片夕阳浮。”那种恢弘之气、时空之感,好不令人震撼。诗词,是记录人们的心语。邵知府说的“龙吟虎啸”,是赞叹徐州籍的帝王也不乏诗词佳作。
  徐州籍的皇帝,确实写下许多诗词佳作。他们的作品风格各异,皆有相当文学品位。刘邦、刘裕和朱元璋都是平民出身,俗称布衣皇帝,他们的文化程度虽然不高,但直表胸臆,抒情言志也写出了好诗,作品显得通俗平实,俗中见雅,属“下里巴人”;李璟与李煜贵族出身,文化功底深厚,他们的词作显得精深高雅,属“阳春白雪”。
风韵,还是刘邦最豪放
  刘邦的《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吐露了开国之帝的心语,那种气势是一般诗人所不可能具有的。楚汉抗衡岂止在战场,与项羽的《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何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相比,《大风歌》是以胜利者定乾坤的姿态,为那段历史划了个句号。
  刘邦所作的《大风歌》,属柏梁体仅有三行,竟在千古诗坛赢得一席之地。首句“大风起兮云飞扬”,以风云变幻作比喻,形象地描写秦未农民大起义的声势浩大,以及汉朝建立以后,平定叛乱的勇猛进军。意味其帝业的兴起,必须符合客观形势、遵循历史潮流。第二句“威加海内兮归故乡”是触景生情,当天下统一,四海臣服,荣归故乡之际,面对父老乡亲的隆重接待,他喜悦难掩,为光宗耀祖,能不炫耀功绩的辉煌、权威的显赫?而第三句“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的内涵则是双关的。创业难守成更难,既有高瞻远瞩,为巩固帝业而发出广招贤能、猛士的呼唤,又另有一种焦虑、惆怅。他是带病亲征的,追击战斗又中箭负伤。他已经预感生命的垂危,更担忧社稷的安危。
  刘邦的思虑,不难理解。开国立业之际,确有一批良臣猛将与他同心同德英勇奋斗,而当他称帝之后,却对大臣怀有戒心,那些劳苦功高的异性诸侯,如淮阴侯韩信以谋反罪名被杀,诛灭三族。相国萧何获罪下狱,而张良为躲过劫难又随从赤松子出游避世,淮南王黥布谋反被平叛……如此局面,前景怎么能够让他乐观?心力交瘁,久病不愈的刘邦,于翌年死去。
  刘邦的传世诗作,除《大风歌》外,还有《鸿鹄歌》。汉武帝刘彻继承先祖刘邦遗风,传世诗作有《秋风辞 》、《瓠子歌二首》、《天马歌 》、《西极天马歌》、《李夫人歌 》、《思奉车子侯 》、《柏梁诗 》,不乏佳作。
刘裕,诗与武功共煊赫
  南北朝时期,南朝的开国皇帝宋武刘裕,祖籍彭城绥里,虽然他是西汉楚元王刘交21世孙,但至刘裕出生前家境早已衰落。父母的双亡,使刘裕自幼陷入困境。他以种田、砍柴、捕鱼和卖屦(葛麻制成的鞋)谋生。他空有“士族”名份,实际上就是个贫苦的农民。他从普通一兵(军中马夫)起步,戎马倥偬,夺得天下。在他死后八百多年,南宋词人辛弃疾,还在《永遇乐·北固亭怀古》中对他这样称颂:“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可见他的影响深远。当时,中国进入南北朝分裂时期,自西晋末年到北魏统一北方期间,公元304-439年,曾在中国北部出现过“五胡十六国”的局面,五胡指匈奴、鲜卑、羯、氐、羌,这个时期也被称为“五胡乱华”时期。刘裕成为南方汉人政权中一颗耀眼的明星。与他之前的徐州枭雄比较,他既具备刘邦的智谋又有项羽的勇猛,其北伐事业足以令那个时代的汉人感到欣慰、振奋。
  刘裕有诗歌传世,可能辛弃疾品读有感,才写下宋词《永遇乐·北固亭怀古》的。刘裕在做皇帝以前,本是东晋王朝的领兵统帅,曾经以彭城为军事基地,两次北伐。他在彭城戏马台东侧建成规模宏大的台头寺,公元416年第二次北伐班师回乡,适逢九月九日重阳佳节,他设宴戏马台庆贺北伐的辉煌胜利。奉旨劳军的著名诗人谢灵运恭逢盛会,献诗祝贺。宴会上,刘裕也献诗明志,归纳战绩,抒发豪情:“先荡临淄寇,却清河洛尘。华阳有逸骥,桃林无伏轮。”说他挥师北进,先荡涤南燕国,擒杀南燕王慕容超;后又率军西征扫平后秦,将国王姚泓押往京城斩首。自此放马华山之阳,潼关桃林再无兵车出没。
  以气势磅礴的诗行,写照辉煌征战,概述恢宏的历史。
李煜,无愧“千古词帝”
  公元十世纪初,曾经辉煌灿烂的唐王朝已经到了末日,统一政权分裂,国土割据,形成“五代十国”。在这个动荡的年代里,唐诗也结束辉煌,走向衰落。而另一种叫“词”的韵文在兴起,逐渐高踞中国文学巅峰。五代时期,李昪重建唐朝,史称南唐。李昪就爱诗词,有词作流传。他的儿子李璟、孙子李煜,都是著名词人,还有《南唐二主词集》传世。李璟(南唐中主)的词,流传到现在的仅有五首,他在南唐词坛产生过引领作用。李煜(南唐后主)是在他的影响下取得更大的成就。李煜留存的词只有三十八首,仅此也已让他赢得“干古词帝”的盛誉。
  李煜是五代十国时期南唐的末代皇帝,史称李后主,在位时间不足十五年。他在江南继承皇位时,宋太祖赵匡胤已经统一北方,建立宋王朝,李煜性格懦弱,迫于形势,对宋称臣纳贡,苟且求安。宋军围攻金陵,兵临城下的时候,李煜正在痴迷于写作,填词一首《临江仙》,未等写完京城陷落,贪生怕死的李煜带领他的后妃和官僚40余人向宋军投降,南唐就此亡国。投降后的李煜被押送汴京(今开封),还没丢下这首未写成的《临江仙》,竟然心安理得,还把词的后三句补齐。
  他被软禁起来,一国之君沦为阶下囚,一切都在监管之下,完全失去了自由。然而,李煜的诗词创作走向辉煌,却源于他后半生屈辱的、悲惨的命运。李煜诗词内容可分两类:第一类是降宋之前所写的,多为反映宫廷生活和男女情爱,题材较窄;第二类是降宋以后的作品,由于命运急转直下,一代帝王瞬间沦为囚徒,这种巨大的人生落差使他痛彻肺腑,同时也给他的诗词创作提供了广阔、丰富的情感世界。亡国的深痛,往事的追忆,成为李煜后期诗词创作的主要题材。相比前期作品,由于注入特殊的感情体验而陡然升华,所以写出了成就极高的作品。
  他的词,在中国文学史上好比一座里程碑,在他之前,词以艳情为主,内容浅薄,即使寄寓一点情怀,也大都用比兴手法,隐而不露。李煜后期的词,直抒胸臆,倾吐身世家国之感,情真语挚,意境深远。他对后来宋代苏轼、辛弃疾豪放派词作的出现,产生了深远影响,所以是承前启后的一代宗师。李煜因亡国之痛而哀怨、悔恨,其代表作有《浪淘沙令》、《破阵子》和《相见欢》,而最具感染力的还是《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首词标志他的艺术成就顶峰,也是一首绝命词。是这词引起宋帝赵光义的反感,将他毒死的。词中“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的佳句,稍有文化者,无人不晓。要凭才华,李煜不适合做皇帝,这种错位,却成就了他的文学事业。“不幸亡国家,有幸成词宗”,概括了他的人生。
诗人多产,当数朱元璋
  朱元璋祖籍沛县,称帝后曾返乡祭祖。他的诗通俗易懂,气势雄壮。他同刘邦的诗,都是在不经意间,以朴素的语言透出非凡的境界。诗言志,字里行间流露的是他们睥睨天下,诸侯臣服,开创伟业的志向和恒心。比如写“园中四君子”的梅兰竹菊,是历代诗作屡见不鲜的题材。虽高手云集,但朱元璋脱颖而出。他吟菊:“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 他咏竹:“雪压枝头低,虽低不着泥。一朝红日出,依旧与天齐。” 在他起兵反元之后,有一次隐瞒身份乔装出行,来到一座寺庙。庙里的和尚见他行迹可疑,就盘查询问。朱元璋冲动地在墙上题写一首《愤题和尚诘问》诗:“杀尽江南百万兵,腰间宝剑血犹腥;山僧不识英雄主,只顾哓哓问姓名。”诗如其人,这些诗,分明都是写照他那由平民到天子的非凡人生。
  朴实无华的诗,也有卓越技巧。洪武十四年是鸡年,朱元璋亲临翰林院与学士们一起饮酒庆贺。席间提议,以“金鸡报晓”为题,各人献诗一首。文人雅士争相比试,各展才华,一时难分高低。朱元璋微微一笑,也挥笔参赛:“鸡叫一声撅一撅,鸡叫两声撅两撅”。大家都感觉太俗,还像诗吗?众人互递眼色,鸦雀无声,忍不住的只好扭过脸去掩口偷笑。谁知朱元璋急转直上续上两句:“三声唤出扶桑日,扫退残星与晓月。” 顿然,引发一片叫绝,令人叹服。妙,就妙在巧用“败笔” 先抑后扬,出人意料地反败为胜,更显精采。品读朱元璋的诗,倒有一种大智若愚,拙中见巧的感觉。
  朱元璋做皇帝,定都南京。一次微服巡视,巧遇一群赴京赶考的举子在渡口候船。万里长江波涛汹涌,巍巍钟山龙盘虎踞。目睹壮观景象,有个举子远眺燕子矶峭岩,脱口吟出“燕子矶兮一秤砣”之句。赢得了一致称赞:“好一句气势磅礴的起始!只此一句也足见胸襟博大了。”在场的朱元璋不禁发笑。有人责问笑什么。他说:“此句气魄虽大,只怕难能继续完诗。”的确,以偌大的燕子矶喻秤砣,又拿什么作秤杆、秤钩呢?良久无人吭声应接,朱元璋见状又大笑,当即赋诗《咏燕子矶》一首:“燕子矶兮一秤砣,长虹作杆又如何?天边弯月是钩挂,称我江山有几多!”巧妙,壮阔,众举子暗自佩服。出语超凡,敢把江山称为己物的,也唯有当朝天子。身为开国君主,总是深明创业难,守成更难的道理。朱元璋纵然圆了皇帝梦,决非高枕无忧地安享清福,如诗所说:“诸臣未起朕先起,诸臣已睡朕未睡。何以江南富足翁,日高三丈犹披被。”
  说到皇帝的诗词,就数量而论乾隆最多,编印成的《御诗集》五集,收入4万多首诗篇,堪称中国个人诗集收诗量之“最”。他南巡4次到徐州,诗作也有上百篇。然而,数量之多并不体现诗的品位,诗坛排行,试问乾隆算是几流诗人?品评他的诗,多属“附庸风雅”之作,品读的感觉,如同嚼蜡。与徐州籍皇帝的佳作比较,能不相形见绌?邵大业所说帝王之州的龙吟虎啸,是当指徐州籍的皇帝以诗词抒怀言志,倾吐自已的心声。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