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史海沉钩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史海沉钩

走进窑湾:探寻晋商遗影

编辑日期:2012-10-24 10:33:52 来源: 发布者:徐州史志办 阅读次数: 5832 次

    

走进窑湾:探寻晋商遗影
文·孟庆民 孟星晨
  走进窑湾,穿行在喧嚣的老街小巷,寻访幽静的深宅大院,一座座旧居古宅,处处都能讲述出一段历史沧桑与辉煌。
  特别是那些完整而又华美的晋商风格建筑,随处都有让人如雷贯耳的商号、钱庄、典当、会馆……;我们轻轻地叩开神秘的门扉,去倾听她们诉说昨日的辉煌。
  一、独具魅力的商贸码头
  说起晋商在窑湾,人们自然会联想到流淌在她身旁的运河、沂河、骆马湖。如果说是两河一湖造就了窑湾,那么,商品的流通是晋商在窑湾立足发展壮大繁荣的根本因素。
  流经窑湾的京杭大运河,是中运河徐州段一部分,它纵贯窑湾全境。窑湾之所成为商贸大埠,有傍河临湖的地理优势,其方位“东望于海,西顾彭城,南瞰淮泗,北瞻泰岱”,曾是京杭运河这条水线上的一颗明珠,历史上一个重要水旱码头,年复一年的贸易风,给窑湾航运带来了生机,沂、运河上:风帆云集,桅杆如林;码头上:货物如山,脚夫们来往穿梭;街市上:店铺鳞次栉比,行人如织,那些太太、小姐温情浓浓,绣花鞋、旗袍、油纸伞,新潮时尚。清中叶以后被誉为“繁富甲两邑(宿迁、邳州)”、“苏北的小上海”。
  昔日漕运,盐运船及一般货船,途中均喜在窑湾停泊下碇。这些船只夜泊晨航,途中需要补充生活给养,傍晚停泊,夜半匆匆上集,购齐生活用品后随即返回,不误天明起航,给这座充满船只的集镇带来了商机。为了适应船民这种购物习惯,集市店铺夜间通宵掌灯营业。催生当地农民向船民出售农副产品,披星顶月赶集,销售产品,黎明即归,仍不误田间农活。这种夜半经营方式,当地称为“夜猫集”。
  由于商业市场畅旺,规模越来越大,对外地客商也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一时成为淘金者所痴迷的热土,常年落户于窑湾经商的有:山西帮、江西帮、山东帮、福建和本省的苏、镇、扬等商帮,他们的商业资本在积聚成一定规模后,并分别建立了自己的商业会馆;即使世界大牌美商“美孚”、英商“亚细亚”火油公司,也在此设立支公司。
  繁荣的商业带给窑湾的不仅仅是财富,外地客商在带来窑湾商机的同时,也带来了文化上的变化。其文化内涵极为丰富,集漕运、商贸、餐饮服务业、手工业和农产品加工业、农业商品化于一体,吸纳了吴越文化、齐鲁文化的精髓,融合了晋商文化及其他外地文化的成分,呈现出兼容性、多元性、开放性的特色,如珠玑般散落在这块文化厚土上,浆声帆影里,给后人留下无尽的遐想。
  二、晋商巨富曹家入驻窑湾
  晋商在窑湾,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至于晋商何人何年何月登陆窑湾,可惜的是,地方志并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只有一些名号散记在窑湾人心目中,早已似烟雨蒙蒙,云深不知处了!为此我们一步一步走入了尘封历史,拂去那已笼罩的蛛网尘埃,从相关史料着手,终于访到了一点蛛丝马迹,而后又在《太谷曹氏家族》、《太谷曹家商业资本兴衰记》等书籍里找到了最有价值的线索——太谷北洸曹氏家族商业集团。
  太谷曹家,是明、清之际声势显赫的晋商巨富,从明末清初第一代创业人曹三喜到民国二十年后衰落,近三百年间,曹家商号遍及大半个中国,并远至蒙、俄、德、法、日、朝等国家。有640余座铺面,雇员多达3万余人,经营项目有银钱业、绸缎、布匹、颜料、药材、毛皮、杂货、洋货、酿酒、粮油等等,资金积累到1200万两白银,相当于今天二十多亿元人民币。在晋商这个庞大的商帮势力圈内,曹家无论其资财势力,经营规模,应变策略,用人思想,聚财手段,管理方法等方面,都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成为那时最富有的人。
  从清嘉庆到咸丰年间,曹氏家族商业集团,在占尽天时地利的社会历史背景下,逐渐将自己经营的商业贸易推向了顶峰。仅“徐州设锦丰庆(当铺)、锦丰典(钱庄),(窑湾)丰冶通(钱庄)、宝丰粹(当铺),锦丰焕(邳州官湖钱庄)、焕记油坊”等大型商号。据传,全国各地究竟有多少曹家的商号,就连管家也说不清。“当时还有人借助曹氏名号开了商号,到三年开账时,把曹氏的招牌股份分红汇兑回太谷,曹氏财东都不知其所以然”。(引自《太谷曹氏家族》)。至于记叙的真实性,由于年代远之,已很难考实,但曹家财旺势大,由此便可见一斑。
  清嘉庆八年(1803年),被曹家众兄弟公推而组建的曹氏商业总经营管理机构——“六德公”正式向社会尤其向商界打出了招牌。曹士义(  —1815年)为首任专东,主持商务,曹家开始向徐州、窑湾、邳州投石问路,初创商业网点。到了咸丰初年,曹凤翔继任其父曹士义之后,第二任专东执掌曹氏商业,加强商号内部管理,进一步规范号规,大胆放权于各号掌柜,另一方面又积极向外地扩展商业势力,新增商号近四十家。这一时期曹氏商业发展迅速,为曹氏家族积累了巨额财富。
  曹氏家族到了第十九世曹培义,他接替就任第三任专东,在他的经营管理下,曹氏商业再次突飞猛进,又开辟了恰克图、库伦商路,对蒙俄贸易频繁,形成了颇具规模的货源组织及包装、运输、销售一条龙商号。太平天国运动爆发后,曹家在徐州、窑湾等地商号遭受兵威创伤,无法抵抗,只能“四面增筑起炮台,并雇炮手看护宅院”。光绪三年(1877年)曹家第二十世曹中美,继任“六德公”第四任专东。曹中美行事谨慎坚定而又有灵活性,他个人的风格与智慧,使他既善致富又能保富。任专东期间他扩大经营规模,拓展业务范围,直至增设商号七十余家,仅在窑湾就扩大了宝丰粹(典当)、丰冶通(钱庄)。随后的日子里,曹氏商业同大清国一样,虽然经历了风风雨雨,仍在破浪前行。在曹氏商业的发展历程中,也给窑湾留下了许多不可磨灭的痕迹。古镇中仍保留着大量的遗址和文物,见证了曹氏家族在窑湾盛世辉煌。
  纵观曹家商业发展史,最初晋商曹家汉子们,并没有想到日后,会在窑湾有如此辉煌的家业,他们当年只是为了追求一种富裕的生活,背井离乡,迈动着双脚,从山西走进窑湾,他们用几代人的汗水、泪水和智慧在窑湾这块土地上,铺就了一条传世商旅之路。
  三、“丰冶通”的记忆
  “丰冶通”是窑湾旧时著名老钱庄,是晋商曹氏商业集团“三晋川”总账庄于清光绪年间出资开设的。初期投资二万余两白银,首任掌柜为太谷人氏陈、史二位,伙计10余人,店铺设在窑湾西大街街南边,其票发行量颇大,可流通徐州、淮阴、江宁、上海、镇江、扬州等地及周边省份城市,汇兑则及数省,经济活动区域甚广。
  当我们站在“丰冶通”老宅门前,追寻丰冶通远逝的风采,再次去倾听那算盘的起落声时,仿佛听到了它的兴衰荣辱史诗,人去矣,物还在!静穆中传递着许多朴实、厚重记忆纹路。
  2010年春,一张不起眼的老钱票,在北京嘉德专题拍卖会上,以10640元的高价拍出。一时间引起会场一片轰动,它就是——窑湾“丰冶通”钱庄发行的钱票。
  这张“丰冶通”钱票之所以价值不菲,主要存世量少,又是江苏目前发现石印版钱票中时间最早版本;从版面内容来看融汇了多方面的内容,构成多方位信息的载体。
   “丰冶通”一千文钱票,为竖式红绿双色石印版印刷钱票,其票长220mm,宽为110mm,质地为白棉纸。票面年份:清光绪二十六年十月二十六日发行;票面地名:“宿迁县磘镇(磘镇:为窑湾镇简称)”;装饰图文:有火车行驶图、西洋风格的的四轮马车和人拉洋车,在大回形框格内,由许多不同场景下的中国古代人物故事画组成。接下来又是一个框格,它是由一篇古文组成,顺读环绕一周,文尾落款:“丁酉仲夏梅庆书”。丁酉,即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仲夏,即农历五月,梅庆姓谈,为清末民初江南省苏州府古吴人氏,民间画匠,主要从事图案设计和书写文字差事。
  在票面最中心部位,也就是面额部分,其上方印着“丰冶通”三个楷书大字;下方便是“凭票发九九二钱壹千文(九九二为兑付率)”,一千文上加盖一枚菱形“丰冶通记”商号名称押款章。在票面右侧是发行纪年光绪二十六年十月二十六日;编号为然字第柒佰五叁号,都是用墨笔填写,全部压印在一枚大方型柳宗元的《小石潭记》文字防伪章下。
  此外,在钱票右联与存照联处,盖有三枚骑缝章,三枚章两枚为方形,一枚菱形。在墨书“一千文”左边又盖着一枚说明章,章文有“认票不认人,不准挂失票”诸字。
  在钱票背面,由多层回形花草、人物等图案组成及流通过程中留下的墨字和印章痕迹。
  对于“丰冶通”钱票,在上面我们之所以说其是多方位载体;就是说其功能的多样性,它集艺术装饰、人文教化和防止伪造三种作用于一身,构成了晋商钱票特殊风格,体现了中华文化博大精深。
  四、老当铺的往事
  在窑湾旧时有两个大型当铺,两处当铺都是晋商在窑湾开设的。它们之间遥相呼应,一曰“宝丰粹”又称“西当典”,在西大街上;二曰:“元升典”又叫“东当典”,在南大街上。
  伫立于“宝丰粹”门前,好似身边的一切都在向你诉说着过去的沉吟。伸手掸去积尘,宝丰粹光影迷离,灰色的墙面,斑驳的门窗,遥远而又沧桑,两扇包着铁皮又密密麻麻地钉满了铁钉的大门,依稀可见当年晋商在窑湾奋发图强轨迹和流金岁月。
  “宝丰粹”由晋商曹凤翔创办于清道光末年。曹凤翔(1795——1858年),字轶千,总理“六德公”执掌曹氏家族商业集团。他积极扩展商业实力,以家乡太谷为中心发展到全国各地商业网点,江苏徐州的锦丰庆、窑湾的宝丰粹、邳县的锦丰换等典当铺都是此时发展起来的。太平天国运动爆发,“宝丰粹”部分房屋毁于战乱,曹培义(曹士义之子)果断地将“徐州各地当铺的四面建筑起炮台”,并高筑围墙,固其门窗,加派丁壮,昼夜巡逻护卫,一有风吹草动,即吹角示警,严防死守。
  到了清光绪四年(1878年),曹培义次子曹中美执掌曹家商业航船。曹中美(?——1894年),字尊五,凭借父辈基础和经营手段,进入了他的事业黄金时代,在其盛时,又增设商号。由总帐庄砺金德出资,将宝丰粹又加以扩建和改建,投以“资本白银40万两,伙友百余人,当铺四周又筑炮台,并雇炮手看守”。主要经营典当及漕运仓储、转运等业务,“年营业额达40万吊”。当铺“经营对象为当地人,当物有财产、金银首饰、古玩字画、玉器、农具、衣物等,春天当进来,秋天赎回去,地点在徐州窑湾”(引自《太谷曹氏家族》)。
  宝丰粹占地约20亩,整体上分为前、中、后三大院落,前院也就是临街北面为“宝丰粹”当铺用房;中院为处理事务、办公、生活用房;南大院是沿运河岸边用于漕运货物仓储。如今能见到的宝丰粹只是当年宝丰粹规模的一半,整座当铺两种经营格调迥异的建筑群相辅相仿。随着后期京杭运河河道迁移,南大院建筑群连同这里所发生过的故事都随之作古。解放后宝丰粹改为政府粮食仓库,成为一处“闲人免进”之地,部分房屋才有幸存世。
  在南大街,有当铺曰“元升典”。元升典基本上较好地保存着原始风貌。它占地约为16亩,坐东面西,整个建筑和谐有序,几乎都是由一组组四方线条构成,所有的建筑又都沿着一条看不见的中轴线对称地铺展开来。遗憾的是第一进院落,也就是临街当铺营业大厅五间单檐硬山式建筑,于1950年改为新安县人民银行,至1980年被农业银行拆除改建。第二进院落是一处四合院。幽静的小院青砖墁地,正房三间坐北朝南,两边配有耳房。这里曾是当铺的会客厅,一些重要客户、达官贵人或亲朋好友大都会被引请到这里沏茶小叙。小院的东西厢房为当铺的站柜和座柜的起居住所及日常处理事务办公用房。小院左侧是当铺的第三进院也是当铺仓库,除当铺内部的重要人员外,一般人是不允许进入的,库房建筑是典型晋商建筑,比较高大,从外观看很像是两层,其内部结构实为一层。
  环顾一周,我们在一处不起眼墙角下,见到了一块当年“元升典基石记”碑,此碑为青石质地,长110厘米,宽60厘米,厚20厘米,碑文于右起竖排出行,共9行,56个字,通篇楷书,笔力苍健,刀工精准,虽经一百多年日晒雨淋更加益显沧桑,碑曰:

元升典基石记
东宽拾柒丈肆尺肆寸
西宽拾柒丈捌尺柒寸
东至河心 南至臧宅
西至街心 北至巷中
光绪拾壹年巧月吉立
执事陆和胜谨勒   

  《元升典基石记》碑详细地标示了当铺权属、四至方位和纪年等信息。读后让人有一股不可侵犯,凛然气势,同时也向后人传递着那一段历史史实。
  徜徉在“元升典”,我们深深地感受到当铺所特有的那种封闭与安全感。高大厚实的围墙,高约8米,厚0.50米,青一色大砖垒砌而成,墙中嵌有许多大条石、扒钉等构件,使墙体更加坚固。在围墙最上端又精心设计了用弧形瓦砌成的半透明墙顶,这些弧形瓦片并不仅仅是用于装饰墙顶,而是用来起到防御作用。如果有人想用“飞爪”之类攀爬工具来翻墙进院行窃,“飞爪”只要挂到墙顶,用力一拉,瓦片就会脱落,发出的声响会警示巡防者,有人企图越墙。最令我们吃惊的是,在围墙墙体上还设有许多“瞭望孔”和“射击孔”,从瞭望孔往外看,任何靠近围墙的活动都能毫无遮拦,尽收眼底,几乎不留任何监视和射击死角。据传说当年为了防止入侵者,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在一些房屋的瓦脊上方,设置了许多用剧毒药水浸泡后的三角铁钉,盗窃者一旦攀房揭瓦,会被铁钉刺中,轻则中毒,重则毙命。
  坐在老当铺光滑的青石条上小憩,抚摸着粗大的木柱上斑驳的印迹,我们似乎看见它昔年繁忙景象和纷乱的背影,仿佛听到它在述说百年故事和远去的脚步声………
  五、回望山西会馆
  作为古镇商贸繁荣地位象征之一的山西会馆,它是晋商漂泊者的暂栖之地,是同乡们每每聚集共商经营得失,联络乡人感情的会所。
  时至今日,尽管残破,尽管落寞,失去昔日的风采,却依然散发着一种魅力,让人情不自禁地去追寻、探索这座神秘的历史建筑。
  在许多老人们的记忆中,窑湾山西会馆建筑很漂亮,也很有气势。它座落在西大街中段与宝丰粹当铺隔街相望。这里原是一座关帝庙,晋商在入驻窑湾后,掏银子扩建了神庙与会馆相结合的建筑,使之成了兼具祀神明而联桑梓功用的场所。从清乾隆年间至道光十八年不断修建,最终形成占地约六亩的庞大建筑群。会馆整体建筑呈较为严格的中轴对称,轴线上依次为戏楼、大殿和后殿,另有东西厢房、耳房、钟鼓楼和东西配殿,左右两侧略有变化,之间以檐廊串联,整齐而精致。大殿是会馆最主要的建筑,殿内供奉的是关公像,大殿巍峨气派,最精彩的是殿檐下的装饰木雕。木雕为镂空透雕,雕刻题材有象征吉祥如意各种瓜果、花鸟、山水、人物、神兽、龙凤等动植物,雕刻技法精湛,栩栩如生。
  随着时间的推移,山西会馆频频变更,从“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立事务所,名曰窑湾商会……;民国六年(1917年)创设乙种私立商业学校(见《邳志补·再补续编》民国版)”;到1948年改为邳县窑湾区第二小学;1949年更为新安县窑湾区小学本部;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改为新沂县抗美小学;文化大革命时期又改名窑湾公社口西小学;七十年代初期,改建成新沂窑湾绿豆烧酒厂。至此,山西会馆失去了昔日雄姿,一些老故事也随之远去……。如今院内保存着的五间原汁原味的东厢楼还屹立在那儿,还有一些残存石碑依然存在,尚可一说。
  我们通过多方打听,在镇政府院内找到了记录山西会馆发展轨迹的三统碑石。它们分别是:《众商提名》、《万古流芳》、《永垂不朽》。其中有两块是叠放在一起,我们一时无法探知它上面记载了什么;另一块碑石刻于清道光十八年静静地平躺在那里,碑高2.16米、宽0.85米、厚0.22米。我们俯身细读,它不是常见的功德碑,而是一块修建窑湾山西会馆账目收支公示碑,碑文详细记载着:

  万 古 流 芳
  原存钱,壹仟陆佰壹拾玖千壹佰肆拾文,十四年捐佈施钱,壹仟玖佰玖拾柒千伍佰文,十七年捐佈施钱,伍仟玖佰贰拾捌千伍佰文,三宗共存钱,玖仟伍佰肆拾五千壹佰四拾九文。
  应花费开列扵后:
  买主宅房子堂所:使钱壹仟肆佰千文。买石灰:使钱叁佰伍拾九千七佰叁拾四文。买赤金颜料:使钱叁佰柒拾柒千七佰贰拾文。油漆匠人工:使钱叁拾贰□零捌文。义税契:使钱壹佰千零零五佰文。买秫秸、芦子:使钱壹佰贰拾千零伍佰肆拾贰文。买杂货等项:使钱壹佰贰拾玖千佰贰拾五文。犒赏匠人:使钱壹佰叁拾叁千陆佰九拾壹文。买土:使钱伍拾肆千陆佰□拾四文。买桐油:使钱壹佰零叁千玖佰贰拾贰文。画匠人工:使钱玖佰叁拾柒千陆佰玖拾八文。脚力短工:使钱伍拾叁千柒佰捌拾柒文。买附它小料等:使钱陆仟贰佰肆拾玖千玖佰柒拾文。买铜件等:使钱陆拾壹千贰佰肆拾六文。泥匠人工:使钱捌佰捌拾柒千伍佰捌拾柒文。伙食杂项:使钱伍佰贰拾肆千叁佰贰拾文。买大小木料:使钱壹仟贰佰玖拾叁千贰佰捌拾文。买□蔴:使钱□拾陆千叁佰伍拾捌文。木匠人工:使钱陆佰柒拾柒千捌佰文。开光献戏酬客等项:使钱肆佰玖拾壹千捌佰玖拾五文。买石头:使钱叁仟贰拾壹仟肆佰捌文。买青灰:使钱叁拾千零陆佰六拾文。石匠人工:使钱壹佰零柒千柒佰壹拾文。
  以上二十五宗共使钱玖仟伍佰零陆千肆佰玖拾壹文。
经理人:姚宣信   会末等  吉耀奎

  展读碑文,全碑从内容上来说,由两个部分组成,一是建筑款项的来源,二是资金使用的明细。
  碑文在开篇就叙述了修建窑湾山西会馆的款项来源于众商捐助钱,共有三笔款,其中“原存钱,壹千陆佰壹拾玖千壹佰肆拾文(1619.140千文),十四年捐佈施钱,壹仟玖佰玖拾柒千伍佰文(1997.500千文),十七年捐佈施钱,伍仟玖佰贰拾捌千伍百文(5928.500千文),三宗共存钱,玖仟伍佰肆拾五千壹佰肆拾玖文(9545.149千文)。”从以上款项累计和时间上来看,其中第一笔存钱,从何年开始筹措,碑文没有标注具体纪年,另外两笔款分别为道光十四年(公元1834年),十七年(公元1837年)捐资,这就表明了早在道光十四年之前,晋商就有在窑湾修建会馆设想,并着手筹备资金。
  再往下细读,就是资金使用部分,也就是“应花费开列”了,对于每一笔支出情况详详细细作了记录,一一斧凿在石碑之上,譬如,大宗开支:“买主房子堂所,使钱壹仟肆佰千文(1400.00千文),买大小木料,使钱壹仟贰佰玖拾叁千贰佰捌拾文(1293.280千文)买石头,使钱叁千贰拾壹仟肆佰捌文(3021.480千文)…‥。”就连零星杂支,如买秫秸、芦子等,都一笔笔交待得清清楚楚。所用银钱精确到“文”,一文钱相当于今日人民币2毛钱。可见这种细致入微的公示,有效避免了误解、猜疑生发的矛盾,更是晋商诚信为本精神的直接体现,也是商业行会财务公开制度所蕴含的商业道德、诚信观念、价值取向、管理规程等,很值得今人推崇和借鉴。
(作者单位:邳州市运河高等师范学校)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