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2011·第3期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2011·第3期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2011·第3期

从汉画像石看徐州汉代兵器

编辑日期:2012-11-5 11:49:25 来源: 发布者:徐州史志办 阅读次数: 3347 次

    

从汉画像石看徐州汉代兵器
文·郭 嘉

历史文化名城徐州,为九州之一,地处南北方过度地带,为北国锁钥,南国门户,素有“五省通衢”之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近年来徐州出土不少汉画像石,对汉代兵器多有记载。
一、古代徐州军事资源丰富
1.重要的军事战略资源
据对战略要地徐州不完全统计:进入阶级社会四千多年来,发生在徐州及其周边地区较大的战争就有二百余起,平均每二十年就有一次大规模的战争,这在我国城市中极为罕见。军事谋略,典型战例层出不穷。徐州(春秋晋楚彭城之战,秦末楚汉战争等)春秋时曾是宋国都城,秦汉之际,西楚霸王项羽又建都彭城。彭城还是西汉、东汉、三国时曹魏和西晋等朝封国的国都长达500多年。仅两汉四百年间,徐州就有十三位楚王、五位彭城王,随着徐州狮子山种类繁多的汉代兵马俑的发现,各种兵器的和军事题材汉画像石的发现,见证了徐州丰富的军事战略资源。
2.丰富的军事物资资源
徐州地区军事物质资源丰富,“有地宜粮,有山宜林,有滩宜果,有水宜鱼。”,有“丰沛收养九州”之说。打仗和驻扎重兵时,粮草充沛。徐州历来人口密度比较大,兵源充足,况且徐州人崇尚武术,骁勇善战。尤其是徐州地区的冶铁业、冶铜业在汉代极为发达,是全国重要的冶铁、冶铜基地之一。汉武帝实行盐铁官营,在全国设有铁官49处,其中彭城铁官、下邳铁官、沛郡铁官都在今徐州附近。在汉代考古发掘中石灰窑、冶铁窑的发现,铁锤、铁凿等铁质工具的普遍使用,大大提高生产力,推动了手工业的发展,提高了兵器制作水平。
  一些文献记载和考古发掘出土的青铜及铁质兵器也充分证明这一点。比如徐州地区出土的一把钢剑,剑上记明制作于东汉章帝建初二年,即公元七七年,是“蜀郡西工官”的产品,并记明为“五十湅”。经检验钢剑断面的分层现象,数目近六十层,也与铭文所记五十湅的数目接近。东汉时的钢剑,说明当时用炒钢制成的百炼钢兵器,质量优良,工艺技术已经达到相当成熟的水平。徐州领先的冶铁设备和先进的工艺水平,为铸造兵器提供了充分的条件,保证了汉王朝军事斗争的需要。
二、汉代兵器制作的过程
1.汉代负责兵器制作和管理机构的设置
西汉的武库不仅负责兵器的贮藏,也具有兵器生产的功能。执金吾届官有武库令,“主兵器”。主兵器,也包括对兵器的制造。虽然西汉兵器的制造机构有的在京师,有的在地方,但所造兵器皆藏之武库。可见,西汉的兵器生产权是由国家直接控制的。对于兵器生产的规格、质量、数量都有统一的计划。
武库是西汉兵器装备的主要贮藏部门,为了使兵器装备能够及时地装备部队,西汉从中央到地方建立了多层次的武库网络。中央级的武库有京师长安的武库,地方郡级武库见于记载有洛阳、河南、上郡、颍川、广汉、山阳、北海、玄莬武库,张掖、酒泉、渔阳、上党等地也建有武库。县级武库见于记载者有阳陵、居延、商县和武牢等地。汉武帝以后全国武库大增,边防军及大将军幕府多设有武库。
汉代武库规模巨大,位于长安长乐、末央二宫之间的长安武库,四周有高大的围墙,考古证实东西长710米,南北宽332米,墙厚1.5米,总占地23万平方米。武库内共发现七处库房遗址,各库所存放的武器种类不一,有的存放铠甲,有的专贮弓箭、簇矢。该武库自汉初兴建,至西汉末始终沿用。地方上的武库也有相当的规模。遇有战事,这些武库网络便可以及时地为数以万计甚至十几、几十万的军队提供装备。
西汉王朝十分重视对武器装备的管理,武库令(长)和武库丞等经营武库之官吏,一般由皇帝亲信担任。武库有严格的簿籍登记制度,从居延汉简可以看出,当时库藏武器装备的品种、数量及出入情况都有详尽的登记,其登记簿册名为“器物簿”。为了保证武库的安全,武库有“库卒”昼夜巡逻值班,名为“直符”。西汉中期燕刺王刘旦曾对群臣诡称:“寡人赖先帝休德,获奉北藩,亲受明诏,职吏事,领库兵,任重职大。”汉武帝太子为江充陷害被迫起兵时,曾“桥(矫)制赦长安中都官囚徒,发武库兵”,都说明动用武库兵器必须有皇帝制诏才行,武库兵器的发放十分严格。武库控制在皇帝手中,既反映西汉对武器装备的严格管理和使用,也体现了封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度下军事权力的高度集中。
汉代武器管理以钢铁兵器为主。中央由少府所属的考工主管全国兵器制作。冶铁业比较发达的郡,设工官、铁官,主管兵器制造并输送京师。长安、洛阳及各郡设武库,由武库令负责兵器储存和发放。
2.汉代武器制作的工艺过程
《打磨图》(图一)构图使用减地半浮雕的手法刻绘分上下两栏,由三个主题不相关连的画面构成。上栏,由两图构成。左面三分之一部分是《打磨图》,其画面,由三个打锻、磨砺的人物构成。中间一人,画面虽不清晰,但从他的姿态上可以看出,左手操钳夹坯,右手抡锤,正在锻打一坯件。从悬挂环首刀的背景来看,可知他锻打的正是一把环首刀(汉代始有的兵器)。他右手操锤平举,身体直立,头部微倾。可见,他运动的幅度小,是在轻轻地领锤敲击,似乎神情很专注,这是工匠在即将完工时特有的姿态。在锻打人的左右,各有一位磨刀人。二人相向而立,一动一静,相映成趣。右边一人,前腿弓,后腿蹬,上身前倾,重心偏前,力集中在磨砺的刀上。左边一人,骑凳而坐,上身直立,两手托刀。面前凳上斜放一块磨刀石。从此人姿势可知,他的身份和右边一人不同。右边那人是打磨刀身的,劳动强度大,颇费力气,运动幅度大,所以站立劳作。左边骑凳的,相对轻松。从姿势观察,似乎在睁一眼闭一眼,平心静气目测刀刃,又像似左手托刀,右手抚刃,轻轻地在用拇指刮刃,用手来感觉刀锋的钝利。
从这一组人物的刻划,让我们看到了汉代小红炉作坊的劳作场景。师徒三人,开刃的细活是老师傅;磨刀的粗活,应是大师兄;浑身蛮力的小师弟大多干锻打的力气活。
《打磨图》尽管镌刻在石头上,画面有限,人物不多,场景不大,总共只有三人一砧一石,却生动、准确地描绘出了红炉作坊的景象。通过分析得知在汉代,手工锻造业已经十分发达。
在汉代冶铁遗址,都有大量的风管残片和少量完整的风管残段出土。文献记载我国很早就用皮囊——橐作为鼓风器。山东藤州宏道院出土的东汉画像石,上有鼓风机——橐的形状,用四根吊杆垂挂一个大型皮囊,左面有两人在推拉皮囊鼓风,皮囊下一人曲腿仰卧,两手上举,帮助推送皮囊,形象生动逼真,是目前唯一能说明汉代古代鼓风冶铁的资料。鼓风开始使用人力,后来逐渐为蓄力代替,出现了马排、牛排。并且在东汉初年出现了简易水力鼓风的水排。但是,由于年代久远,木结构的水力鼓风装置至今尚未发现。
三、汉代兵器的种类
汉代武器装备已经很齐全。主要以下五类:
1.长兵器:戟、矛、矟、锬、铍、杀等; 
2.中型兵器:大致有钺、长斧、长椎、棁、殳、棓、钩镶等;
3.短兵器:主要有剑、刀、拍髀和匕首等;
4.发射器具:弓、箭和与之相关的镞、箙、椟丸等;
5.防御兵器:护身甲胄、盾牌等。
  西汉初期,汉王朝军队中的普遍使用的武器是长戟、矛鋋、弓弩、剑盾。晁错在上书兵事中特别指出,剑盾在“曲道相伏、险隘相薄”之地,作用最大。而后,随着骑兵的发展环首刀产生,也成为汉王朝军队中的常用武器。以致汉朝亭长率地方乡勇操练武艺,以防盗贼,所习“五兵”即:戟、盾、刀剑、弓弩、甲铠。西汉中期骑兵主要以长兵器为主。
该石两面刻画,正面左刻二人比武。一人手持长戟向另一人刺去,后者战败落荒而逃。画面中间刻有勾镶、环首刀、铠甲等。右边一人手举环首刀坐于榻上,前面有三人向其跪拜。
四、汉代的兵器摆放
汉代军事组织严密,军营中兵器摆放整齐,并且有兵器摆放架 “兰锜”。汉代放置兵器的兰锜,可分为弩锜和兵兰两类。其基本结构相近,都是由两侧立柱和横联的梁枋构成,上面安装成组的托钩或开挖孔洞。而兵兰,有固定于库房中的和可随时搬动陈设的两种。前者如汉长安武库中的兵兰,用础石固定在库房中。后者则是墓葬中放置的实物和有关画像所揭示的,它们又可分为大、小两型。大型的多陈放在门前或库房内,如和林格尔壁画与沂南画像石墓画像所描绘的。依兵器放置形式不同可分横置和竖插两式,长柄兵器使用的兵兰用竖插式,短柄的刀、剑、手戟等,则用横置式的兵兰,以便于陈放和取用。小型的兵兰是在厅堂居室内用的,一般是放置随身用的刀剑弓矢,也可分为立置与挂置两式。立置的如马王堆3号墓中的漆兵兰,是放佩剑用的。挂置的则多是框架式,可以挂在床后屏风上,文献中所说设于武帐中的兵兰,大多是挂置式。
图五主要是摆放戟、矛、矟、锬、铍等长兵器和长椎、棁等中型兵器的兰锜。
汉画像石图六上下可以分两部分,上半部分是兰锜,下半部分是宴饮。兰锜部分主要是摆放殳、棓、钩镶等中型兵器和剑、环首刀、拍髀、匕首等短兵器及弓、箭等发射器。
在西汉时期,家中设有兰锜陈设武库禁兵,是极为尊贵和罕见的,是威仪和权势的象征。张衡《西京赋》中说到“匪石匪董,畴能宅此”,指的是元帝时的宠臣石显和哀帝时的宠臣董贤。《汉书·董贤传》说:“下至贤家僮仆皆受上赐,及武库禁兵,上方珍宝。”当时也曾遭到大臣的非议,毌将隆曾奏言:“武库兵器,天下公用,国家武备,缮治造作,皆度大司农钱。……汉家边吏,职在距寇,亦赐武库兵,皆任其事然后蒙之。”建议仍收还武库(《汉书·毌将隆传》)。到东汉,随着豪强士族势力的膨胀,部曲私兵日增,私人武库自然增多,因此,东汉画像中经常出现兰锜图,象征豪强地主的武库。同时直接描绘武库库房的图像也不乏实例,如四川郫县石棺画像等。在四川东汉墓中还发现武库画像砖和模拟武库库房的陶质建筑模型,如新都县发现的武库画像砖上,库房内安置着兵兰,檐柱上挂着弩;新津牧马山发现有陶质的武库建筑模型,建筑的形制和结构与新都画像砖上的画像基本相同。到三国时期,“兰锜内设”的情况更为普遍,也是左思在赋中不止一次提到兰锜的缘故。
当然,汉魏时期门前设的兰锜,有显示威仪和权势的作用,然而上面陈放的兵器却是实用的。随着岁月的推移,在门前摆设兵器架子的风习保留得相当久远,直到唐宋门前的“门戟”,也是秉承两汉兰锜的遗风,但已成为纯粹的仪仗,不再陈放实战兵器。如唐懿德太子墓内壁画就有列戟图两组,饰有虎头纹彩幡的长戟排列在两侧的木架上,每组均为二十四戟,表示“号墓为陵”,比拟天子的排场。除仪仗用的长戟外,戟架的形制仍继承汉代兵兰的传统格局。
(作者单位:徐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