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2012·第1期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2012·第1期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2012·第1期

顾祝同身边的中共情报员

编辑日期:2012-11-5 15:07:49 来源: 发布者:徐州史志办 阅读次数: 3086 次

    

顾祝同身边的中共情报员

文· 谢爱军
  1947年,古城徐州。
  城内少华街醒华巷23号,一个四合院西屋住着一个青年军官,他收到由秘密交通站转来的组织来信,是一张关金券 (蒋管区的纸币),他用碘酒擦出了来信的字迹:“林山:送来情报受到中央军委电报表扬,希你继续努力。×××。”(见图一)这个化名林山的青年军官,就是受党的派遣,只身深入虎穴,专门搜集敌人军事情报的中共地下党员钱树岩。
身陷囹圄
  钱树岩,徐州人,家境贫寒自幼失学,当过七年店员,日军占领徐州之后,又深受亡国之痛,曾只身赴大后方寻找出路,被国民党阻回,后经人介绍在大同街日伪徐铜征收局当一名额外雇员,同事中,有一个叫石随风的(石西岩的化名)。钱树岩与他接触后,深感亲切,常有共鸣,从此两人过从甚密。在日伪统治的逆境中,他们常和几个好友相聚,倾诉内心的报国之愿。一个冬天他们凑在一起拍了一张合影照片,钱树岩就在背面写了两行字:“我们是一样的心,我们是一样的血。”没想到这张照片,导致了钱树岩历史转折。      
  1945年10月,徐州人民含泪庆祝八年抗战的胜利,但国民党不顾反对内战,要求和平的呼声,到处暗派特务搜捕进步青年。石随风被人告密,不幸被捕。特务们在他的住处搜出那张合影照片,认为都是同党,钱树岩因此被捕。特务心狠手辣,当晚进行审讯,看他年轻、身小力薄,以为无需多费口舌,一开口就说:“你知道石随风是共产党,说出来就放了你。”钱树岩回答:“石随风是我同事好友,他是不是共产党我一概不知!”  特务们未料到这青年并非软蛋。“你不肯说就叫你尝尝滋味。”说着,两个打手扒掉了钱树岩的衣服,用木杠把他手臂绑成十字,又照他腿弯猛踢一脚,双膝正好跪在两块砖上,两个打手又用一根木杠压在钱树岩的小腿肚上,一边一个人上去就踩,钱树岩感到一阵剧痛,骨头要折断似的,遂大叫起来。特务问:“你说不说?”钱树岩愤怒地回答:“我什么也不知道!”这时特务把那张照片拿了出来:“这就是你们的铁证,再不说还有更厉害的。”站在旁边的两个打手己把老虎凳准备好了,随即把钱树岩的大腿绑紧在长凳上, 两人拧着他的胳膊叫他动弹不得,用砖硬塞在他的脚跟下,残忍的折磨,使钱树岩一声惨叫,昏死在老虎凳上。特务们什么也没得到,只好把他拖回监牢,从此一关半年之久。钱树岩没有屈服,而在敌人酷刑下锻炼成为一名勇敢战土。
狱中入党
  一次在监牢里,钱树岩借庆祝元旦的机会,面对全体难友控诉了国民党当局:“难友们!八年抗战胜利了,洗雪了我国百年奇耻大辱,但我们在这里坐牢,我们有国难报,有志难伸,有家难归,这是多么不公平啊!我们的血冷了,我们的心死了,但是我们要勇敢地活下去,要用我们的双手开创一个光明的新世界!”他义愤填膺地控诉,也博得看守们的同情,有个看守兵是从皖北太和县抓来的壮丁,经常流露出对当局的不满,狱中中共支部根据他的表现,相机开导启发他的觉悟,他暗地支持石随风为首的越狱行动。不料,这次越狱行动计划没有实现,全部“犯人”就由警备司令部转移到铜沛路感化院(日伪时期的监狱)。
  在狱中斗争中,钱树岩配合地下狱中支部,打击牢霸,开展改造犯人伙食的斗争,惩治叛徒分子以及团结难友等,表现出无谓的精神和革命热情。监狱斗争考验了他,狱中党支部根据他的要求和表现,发展他为中共党员。从此,革命阵营又多了一名勇敢战士。他心里早就有个问号,终于向石随风指出:“你是共产党,为什么不早给我说?”石说:“这是地下工作铁的纪律:‘不投降、不叛变、保守党的秘密’。搞地下党工作不能轻易暴露身份,特别是在白色恐怖的环境里。”1946年4月,以国共两党及美国三方代表组成的军调机构(当时称三人小组),派员到徐州执行调处任务,国民党当局做了个样子“释放政治犯”,钱树岩取得十家连环保被释放,但仍在特务机关的监视之下。
  钱树岩出狱后,按照狱中支部的指示,到南关土山范北巷7号,找到地下秘密联络站,由联络站安排到解放区交组织关系。他通过敌人的封锁地带,到中共华中分局领导的徐州工作委员会,受组织部长邵晓平、城工部长廖卓之的接待,交了组织信,汇报了狱中情况,并要求到前线去。后组织上研究,认为钱树岩是徐州地方人,有广泛的社会关系,可以相机打入敌人内部做工作。钱树岩接受了党的特殊任务,秘密地返回徐州。
初试锋芒
  古城徐州,地处苏鲁豫皖四省通衢,是津浦陇海两条铁路交叉点,为历代军事要地,日寇侵华、国民党“剿共”,均集重兵于此。因此,它也是中国共产党开展对敌工作的重点城市之一,1946年6月,国民党徐州绥靖主任顾祝同奉调去南京,由第九战区司令官薛岳接替,在新旧交接中,顾的随员去宁,新上任的薛岳需要文书人员,钱树岩通过关系,经过考试被录取,任命为军务处司书。这个徐州绥靖公署曾三次改组、四易主帅。但钱树岩职务一次未动,他前后干了三个年头,中间经过苏北战役、鲁南战役、孟良崮战役、莱芜战役、中原战役、淮海战役。他在这个军事首脑机关所接触的都是敌方军事活动。当时徐州指挥有30多个整编师,30多个特种兵的团队及空军第三大队,约60多万的军队,后来又增加郑州指挥部的来往军情,军务处日夜不断地上呈下达包括快邮代电、机密件、绝密件、绝对机密件四级文件。钱树岩从中秘密地获得了许多重要情报。
  钱树岩初到这里时,没有工作经验,他也没受过什么专门训练,看到情报就想抄下来,几乎忘掉了自己身在敌营。一次,早上吹过开饭号,办公室人员都去吃饭去了,因为他不在集体打伙,这时只剩下他一人,就随便走到邻近科室,看到挂在墙上有张所辖各兵团、各整编师行军驻地表,他用钢笔就立即抄录。此时,勤务兵突然进门,钱树岩紧张得几乎心脏也跳了出来。幸好勤务兵只是送开水。并没发现钱在做什么,他回到自己办公室,坐下后心里还是冬冬乱跳,这事给他一个很大警告,组织上曾指示过“要长期埋伏,相机行动”,“要胆大心细,多谋善断。”“还要掌握客观环境”。从此,钱树岩小心翼翼,兢兢业业,对上司力求好感,对同僚谦虚热情,对下属平易近人,为了多搜集情报,他主动帮助主办参谋做人马统计,抄写快速要件,在薛岳刚上任时,第一号训令下达的《剿匪手册》,就是他秘密取出,交由联络站送到根据地徐州工作委员会的。平时他搜集的情报有:各兵团、整编师番号、人员统计、兵马装备、行军驻地、各师团长以上姓名,重要的快邮代电,以及上报国防部的综合材料,各部设在徐州的兵站、仓库位置等等,都由他交地下交通送到了根据地。
绝密情报
  1947年3月,徐州绥靖公署改组为陆军总司令徐州司令部,陆军总司令顾祝同坐镇徐州,署理军事决策,又把郑州指挥系统纳入他的指挥范围。因此,这些军事情报,对于活动在该地区的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一次钱树岩在下午上班时,第一处(原军务处)处长直接交办一份急件,是徐州和郑州所辖整编师的部署,西至潼关、南至长江以北范围内的,这个抄件,是呈送总司令顾祝同的绝对机密件。钱树岩在抄写时非常激动,机不可失,一定要设法弄到手,但是,处长始终没有离开,他只好等待下班后再想办法。钱树岩把材料写完交给处长后,有意整理办公室卫生,暗中观察处长行动,只见处长把抄件底稿放在办公桌上的一个红色卷宗内,之后就回家吃饭去了。钱树岩认为机会难得,就坐在办公室也没去吃饭,等办公室的人都走后,他悄悄地打开处长室的双扇玻璃门,急切地翻开红色卷宗把文稿拿到手。正要离开时,突然一个念头使的心狂跳起来,冷静一想,处长有时在晚上到办公室巡视。如发现文稿丢失,事情就严重了,要全城戒严,到时文件送不出去,还要暴露身份,后果不堪设想。刹那间,他又把文件放入卷宗内,回顾无人又回到办公室,他隔窗望着处长室的动静,决定夜间行动。于是找出几份文件抄写,以加班为名在办公室等待着。他因为要搜集情报,经常于晚上“办公”,年终考绩,他竟然还得了传令嘉奖。
  钱树岩只觉时间过的太慢,晚八点多钟,处长果然来到他的办公室。这时钱树岩一面庆幸自己并未太冒失蛮干,一面注意着处长的动静。直到墙上挂钟敲响九下。处长室的电灯才熄灭。处长看钱还在加班“办公”便勉励一番,然后坐吉普车走了,值勤的勤务兵也回宿舍了。此时,钱树岩又潜入处长室,借着走廊电灯的亮光,打开了红色卷宗,拿出原稿塞进了他的裤后口袋,回到办公室拿了几张道林纸,然后夹着公文包不慌不忙地走出司令部大门,急切赶回少华街醒华巷家中,在遮光的煤油灯下抄写。当时恨不得一挥千行。待全部抄写完毕时,已是下半夜了。他不敢睡觉,只坐在椅子上打个盹,天刚亮,用冷水洗把脸就上班了。他把原稿用报纸掩盖着送到处长室。将文稿放回原处,一切恢复原样。钱树岩回到办公室坐下后,只感到全身无限的轻松。这份情报后经秘密联络站交给地下联络员朱伯平带回根据地。
荣获嘉奖
  徐州工委此时隶属华东野战军联络部领导,活动在砀山北部寇庄一带。钱树岩所送的情报,由外线工作组就近用十纵电台发向华野总部。同时也报告晋冀鲁豫军区一份。晋冀鲁豫军区认为该情报很重要,又转报中央军委,中央军委认为该材料很有价值,随电示查明情报来源,经过核实,认为钱树岩提供的情报及时、准确,为此,中央军委发来嘉奖电报,以示鼓励。钱树岩正担心情报材料的安全,突然接到地下交通站送来的上级密信,得知情报已安全送出,并受到表扬,悬着的心落下了,又感到无比喜悦。 战斗在敌人龙潭虎穴的情报工作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但是能在敌人心脏里听到中央军委的表扬,对钱树岩是莫大的鼓舞。
  顾祝同二次坐镇徐州,希图挽回败局,由全面向解放区进攻转向重点进攻,因此用重兵向山东解放区进犯。为了破坏敌人军事设施,给来势汹汹的敌军一个沉重打击,经中共地下工作者的策反,于1947年4月23日夜,将徐州九里山国民党军火库引爆。刹时地动山摇、火光冲天,这场大火一直延续到第二天中午。敌人恐慌了,出动了大批军警宪特,到处搜查共产党。钱树岩是住的居民区,周围住户复杂,平时他利用晚上在家抄写情报。为了安全,防止特务突然袭击和左邻右舍的怀疑,他用陆军总司令徐州司令部的信笺,写上“本部官佐住宅”,并加盖了大印贴在门上,这样果然有效,那些军警宪特检查人员望而止步。
  钱树岩打入敌人心脏部位的几年特殊战斗中,严格遵守党的纪律,不计较个人安危。在险恶的环境中,一直坚持战斗到徐州解放。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