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方志之窗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方志之窗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方志之窗

民国时期的徐州电业

编辑日期:2013-1-6 15:12:18 来源: 发布者:徐州史志办 阅读次数: 6174 次

    

民国时期的徐州电业
文·张忠泰  民国时期徐州电力工业随电灯照明应用产生,民国3年(1914年)张勋创办长江巡阅使公署电灯官厂(后改为徐州电厂),这是徐州最早用于照明的电厂,也是徐州电力工业的开端。民国6年(1917年)袁世凯的族弟袁世传在贾汪煤矿建自备电灯房,用于地上和井下照明。民国29年(1941年)日军建柳泉发电站(后改为贾汪发电所),与徐州城内的电厂并网运行,电力开始用于工业。至民国37年(1948年)全市有发电机组10台,总容量为6586千瓦。(其中徐州电厂、贾汪发电所5台2986千瓦,贾汪煤矿自备电厂5台3600千瓦),实有发电能力仅为2786千瓦。电业职员工人总数为350人,其中工人278人,职员72人。
从张勋办电到徐州电灯厂
  张勋创办长江巡阅使公署电灯官厂。民国2年12月16日(1913年12月16日)军阀张勋被袁世凯授为定武上将军,任江苏督军,从南京调往徐州,转任长江巡阅使。此时徐州大户人家照明多为带玻璃罩的煤油灯,张勋在南京时见过电灯照明,便觉得煤油灯照明光线暗且不方便,逐打起了建电灯厂的主意。他的随从也鼓动张勋建电灯厂,随从说:“大帅威震江淮,难道不能办一个电灯厂吗?”民国3年5月(1914年5月)张勋派人到上海瑞士华佳洋行买到一部50马力(36.7千瓦)的直流发电机,并配置了蒸汽引擎和锅炉,运到徐州城内安装准备发电。
  当年张勋驻军南京的时候,他为了修枪械、装炮台,曾向扬州驻军所办的扬州机器厂(机械修理)借来20名机械工人,后来张勋调往徐州,这批机械工人便一同来到徐州,成为张勋军队修理枪械的工人。这批机械工人的头目叫包东升,人称包总办,张勋便用包东升带着这批机械工人安装发电设备。另外参加机器安装的还有张勋随从尹华栋,包东升又在南京找来一位名叫蔡容峰的人士,这两人均为总办。电灯厂专门建了新厂房,厂房由铜山县茅村人岳大话、范广忠、赵振有三人承包建造。
  电灯厂安装完毕,张勋想找一个“洋匠”负责发电设备的调试、运行和线路的安装,觉得洋人干技术活更有把握。张勋的随从尹华栋认为,洋人不好惹,弄得不好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于是张勋采纳了尹华栋的意见,由尹华东安排包东升联系技术工人。包东升让蔡容峰从上海找来了黄美茂和徐仁根。
  黄美茂,上海浦东人,原来在上海闸北水电厂工作,其父是该厂的老技术工人,黄美茂跟着父亲学到了发电设备的安装和线路维护技术。徐仁根为宁波人,自幼在上海学习机械技术,机械制造内行,电气设备也不陌生。可是当时军阀混战,徐州城并不太平,黄、徐两人觉得安全没有保障拒绝来徐。尹东升当然不能应允,于是蔡容峰软硬兼施连哄带骗将两人带到了徐州。
  经包东升、尹华栋、蔡容峰、黄美茂、徐仁宝及20多名工人一年的努力,克服了在运输途中遭到的各种难题,以及缺乏起重设备和工具不足的诸多困难,终于发电成功。从民国3年(1914年)起,张勋官衙点起了电灯。这比民国元年(1912年)京师华商电灯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开办的电灯厂晚两年,但是此时徐州周边的城市均没有用上电灯照明。
  张勋给电灯厂起名为“长江巡阅使公署电灯官厂”,厂址在城东北的一个“马号”,也就是现在的电南巷附近。电灯厂的负责人为万彝存,副手李玉庭。万彝存是张勋的姻兄,天津人。李玉庭是张勋的副官,两人都与张勋有着特殊的关系,所以张勋任用两人管理电灯官厂。万、李两人也是电力管理方面人才,尽管此后电灯官厂变更产权关系更名为耀华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但两人一直是其负责人。
  商办“耀华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民国6年7月(1917年7月),张勋率“辫子兵”进北京拥护清朝废帝溥仪复辟政变,失败后张勋逃入东交民巷荷兰使馆。张勋的逃离使长江巡阅使公署电灯官厂失去了靠山,发电经费便没有来源,电灯厂摇摇欲坠难以为济,不得已于民国8年(1919年)商请地方上的一些豪坤投资合办,以图生存。豪坤们见办电灯厂有利可图,便入股合办,电灯厂转制为商办,易名为“耀华电气股份公司”,厂长依然由万彝存担任。耀华电气股份公司转为向市民供电,不过仍是晚间供电,一般为7至8小时,供照明之用。耀华电气股份公司是当时徐州城内的第一家公用单位。
  因为商业用电需求量增大,业务得到了拓展。民国10年(1921年)公司增设2台250千瓦蒸汽机机组。民国12年(1923年)又增设1台336千瓦煤气发电机。此机组为英国制造,发电机为瑞士BBC厂制造。该机组系委托淅江财团在上海开设的新通公司代购,并由新通公司派人来协助安装。虽然前后增添了3套机组,扩大了供电量,但仍为晚上供电,供电范围在城区。民国19年(1930年)起,赵攸之、范石甫开始参加公司的管理工作,赵为业务主任,范石甫为会计主任。
  由于供电量增加,民用电开始用于商店的照明和装饰。民国10年(1921年)起,徐州最繁华的察院街(今大同街)上一些商号相继安装霓虹灯装点门面,招揽生意。到民国24年(1935年),商号安装霓虹灯的已经相当普遍。据记载,徐州第一家装上霓虹灯的商号是徐州本地人郑少卿在察院街的西段抹角处开设的天福百货店。此后天成百货店、裕泰祥百货店、华丰泰百货店、中国百货公司竞相安装霓虹灯,每到夜幕,整个察院街五光十色,绚烂多彩明亮。电力照明使当时的察院街有小上海美誉。
  日军强占耀华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民国27年5月13日(1938年5月13日),日军两次轰炸徐州城区,耀华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也两次被炸,发电设备损坏,工人1人被炸弹击中身亡。民国27年5月19日(1938年5月19日)徐州沦陷,7月耀华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落入日军的魔掌,日军长谷川的部队开进耀华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日军从天津、东北等地弄来机器零件材料,强逼工人修复电力设备发电。不久耀华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被日伪组成的“华北电业股份有限公司”接管。改名为“华北电业徐州支店”。1944年华北电业徐州支店由华中水电股份有限公司接管,称华中水电徐州支店。
  日军占领耀华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后,万彝存不辞而逃,范石甫悄然离去,只有赵攸之一人留守。日军派来的经理今井清辅到任后怕遭到工人的报复,躲在深闺不出,强迫赵攸之出面任副经理,维持生产电力运行。今井清辅将管理人员分为四个等级:职员、准职员,雇员、准雇员,而一线的发电工人今井清辅蔑称为工役。
  徐州电灯厂。民国34年(1945年)8月,日军投降后,华中水电徐州支店由国民党第十战区临泉指挥所接收,贾汪国民党第十战区临泉指挥所负责人陈大庆派遣邹秉庆进驻电厂,邹秉庆为电厂负责人。接收后改名为徐州电灯厂,总厂在徐州市,并将贾汪发电所作为分发电所(即分厂)。接收时总厂发电量实为300千瓦,分厂发电量实为1250千瓦。徐州接收委员会接管时,该厂亏空款已达五千万,且设备陈旧,耗煤量大,常有停机断电现象。1个多月后,徐州电厂又转交给当年国民党徐州党政接收委员会接管。并在民国35年(1946年)2月改由国民党政府经济部苏淅皖区接收委员会驻徐办事处接管,派进驻厂的官员为谢向之、诸燮亮、杨绍卿等人。后又由国民党苏淅皖敌伪产业处理局接管,同年10月又由中信局苏淅皖敌产清理处接管,民国35年5月(1946年5月)转为国民党资源委员会接管,国民党资源委员会委派丁原郝为厂长。在走马灯似的接管中,基本上没有资金和设备投入。只是在国民党资源委员会管理的暂短时间里,为了满足当时战争用电的需要,从上海搬来了1部1000千瓦的柴油发电机组,但是没有安装徐州已经解放。
  到民国37年(1948年),徐州民用发电量仅为2986千瓦(不含贾汪煤矿自备电厂发电量),电力供应紧张。国民党徐州市政府为了保证电力的军用,曾把供电分为四类,第一类为飞机场、铁路车站、自来水公司和医院,这一类供电是必须保证的;第二类是公共场所;第三类是工厂;第四类才轮到民用。可想而知,此时电力远远没有满足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
贾汪煤矿的自备电厂
  民国元年(1912年),袁世凯的“族弟”袁世传接办徐州煤矿,成立“徐州贾汪煤矿有限公司”。制定了改革和发展贾汪煤矿的7点计划,5年间使煤炭产量从原来的年产3万吨升至20万吨。随着煤炭产量的提高,袁世传感到电力应用的重要。民国6年(1917年)袁世传从天津买来一部3千瓦直流发电机,连同蒸汽引擎和锅炉,安装在贾汪煤矿官房附近的两间茅草屋里,起名为电灯房。但所发电能力有限,仅能满足办公室及部分宿舍晚上照明的需要,这是贾汪煤矿使用电灯的最早历史记录。民国18 年(1929年)“远记公司”代办贾汪煤矿,增添1台30千瓦柴油发电机,该机系列为民国10年(1921年)英国丰保公司制造,马力40匹,电压220伏,电流187安培,每分钟旋转640次,制式为2D。发电量能够供应700盏电灯。除了宿舍、办公楼装上了电灯外,部分矿井的井口也安装了电灯。民国19年(1930年)上海资本家刘鸿生接办贾汪煤矿,成立华东煤矿公司。将原来的发电设备迁到贾汪的南场子,并增添了两台15千瓦直流发电机组。民国20年(1931年),华东煤矿公司从上海购置了2台60千瓦的柴油发电机组,安装在贾汪南场子。民国25年(1936年),又在夏桥矿区建立一座自备发电厂,两台250千瓦的蒸汽发电机组,专供井下采煤之用。由于发电量提高,不仅能解决地面照明,还能满足井下照明、抽水和提升用电。夏桥矿采用了电力通风设备疏通空气,排水用上了水泵,提升煤炭用上了绞车。民国27年5月(1938年5月)徐州沦陷,10月,该矿被日军占领,改名为柳泉炭矿。为了掠夺煤炭,增加发电量,从天津拆迁来一套瑞士BBC牌1500千瓦发电机组,这台发电机过于陈旧,实际发电量仅为800千瓦。1944年又弄来一台600千瓦汽轮发电机组。日军投降后,华东煤矿公司物归原主,刘鸿生让其子刘念智照管该矿。刘念智为了提高煤炭产量,于1947年向联合国救济署争取到1套美1000千瓦的汽轮发电机组安装使用。
贾汪发电所
  柳泉发电站。日军为了掠夺贾汪的煤炭资源,于民国29年8月7日(1940年)在贾汪煤矿旁安装了1250千瓦的汽轮发电机组建成发电, 这台汽轮发电机组为德国产品,配件6.4T/H锅炉2台,以蒸汽轮机作动力,日夜发电以利其掠夺式开采煤矿。当年日军为这个机组定名为柳泉发电站。柳泉发电站发电不久,市内的电灯厂的50匹马力的煤气发电机损旧过大报废,剩下的2台200千瓦和1台336千瓦的煤气发电机所发电力远远不能满足城内日军驻军用电的需要,日军便打算将柳泉发电站的电力与徐州城内的电力并网。1942年贾汪至徐州的22千伏输电线路贾徐线竣工投运,这是徐州最早的一条输电线路。沿途用了516组电线杆,到徐州城内将3300伏电压降到220/380伏使用。因为柳泉发电站是日夜发电,此时徐州城内白天也有了电力供应电了,这不但是徐州白天供电的开始,也是徐州供电电网的起步。
  由于徐州电力的并网运行,徐州城内日夜有电,供电相对充足,不但公共设施如飞机场、铁路车站、自来水和医院用上了电。同时电力开始用于工业,20年代初期,机械铁工厂大部分动力为畜力驱动,30年代改为柴油机驱动,虽然有了这些动力,但是畜力驱动不稳定转速低工效低,柴油机驱动虽然提高了工效,但是躁声大难以操作。有了电就有了电动机的使用,不但转速稳定,工效增加,也提高了零件制造的质量。为此徐州城内2家有名的铁工厂,李荣波在南大马路天桥开设的义聚兴铸锅厂和原徐州电灯厂厂长徐根宝在文亭街开设的慎昌五金厂用上了电动马达驱动的车床和刨床。
  贾汪发电所。民国34年8月(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柳泉发电站作为敌产由国民政府中央信托局接管,为了和日本人建立的柳泉发电站有所区别,改名为贾汪发电所,同时合并为徐州电灯厂,成为电灯厂的分厂。这个发电所就是后来贾汪发电厂。
(作者工作单位:市总工会)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