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楚汉文化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楚汉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楚汉文化

千年彭城 原点传承

编辑日期:2013-8-23 11:02:35 来源: 发布者:马静娟 郁 明 阅读次数: 次

    

千年彭城 原点传承
文·马静娟 郁 明  彭城是今江苏省徐州市的别称或古称,徐州市是在古代彭城的地望上发展而成的。城市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人居聚落扩张发展而成的具有一定的人口规模,并以非农业人口为主的综合体,具有密集性、经济性、社会性以及防御性诸多特点,是社会文明的象征。城市是不断发展、变化的。但是古代彭城,今之徐州,却千年原点传承,地望不变,千古传奇。
  一、 彭城的历史脉络。
  彭城之名始见于鲁成公十八年(公元前573年)。《春秋左传· 成公十八年》:“夏,楚子、郑伯伐宋。宋鱼石复入于彭城……楚子辛、郑皇辰侵城郜,取幽丘,同伐彭城……以三百乘戍之而还。”
     彭祖与彭城的概念在徐州人的心中根深蒂固。原始社会末期,尧封彭祖于彭。《世本》:“尧封彭祖于彭城,号大彭氏,国于此。”班固《汉书.地理志》称:“彭城县,古彭祖国。”《括地志》:“彭城,古彭祖国也”。《水经注》:“城即殷大夫彭祖之国也。”此外,“大彭”或彭祖国还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有所记载。《竹书纪年》:“帝启十五年,武观以西河叛。彭伯寿帅师征西河,武观来归。河亶甲三年,彭伯克邳。五年,姺人入于班方。彭伯、韦伯伐班方,姺人来宾。祖乙元年己巳,王即位,自相迁于耿,命彭伯、韦伯。武丁四十三年,王师灭大彭。五十年,征豕韦,克之。”《竹书纪年》所录甲骨文记载了徐州夏商时期大彭氏国的历史,大彭氏国的君主为彭伯。如果以尧封彭祖于彭城算起,初始彭城应具有四千年历史。
  最早的大彭国都城在大彭山下。据考证,大彭国应该是在龙山文化时期部落联盟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彭城志》记载:大彭山在徐州市城西三十公里,是古大彭人居住地。山北又称大彭村。大彭国最初的政治中心就在大彭村一带。随着人口的增加和经济发展,彭城渐渐迁移到环境更为优越的现今徐州市的地望,并逐渐形成中心城市。彭城或彭城邑遗迹规模如何,论据尚不足以叙。
  如果说彭城此时仅是一国名,是一聚落点,规模尚不具备城市的条件,那么徐州城地望之前身彭城能够确定已经是较大规模的城市,以《春秋左传· 成公十八年》所纪鲁成公十八年(即公元前573年),由楚、郑伐宋,“宋鱼石复入于彭城”这一事件可知,彭城已经是一座重要城市了。实际上早在宋襄公元年(公元前650年)宋国由睢阳(今河南商丘南)迁都彭城。宋国能迁都彭城,说明至少在迁都前彭城是已是具有一定规模,此时已是一个重要城市,在国内战争中具有重要地位。公元前573年晋楚围绕彭城进行的一场争霸战。根据双方出战的兵力分析,彭城当时已是万邑之城。因而,从公元前650年至今,我们得知徐州的建城史近二千六百年。迄今,彭城(徐州市)是江苏省内建城史最早的城市。
  秦时,郡县制,秦始皇五年(公元前242年)彭城因属楚地故将彭城邑设为楚郡,后改为彭城县。
  公元前207年彭城为楚怀王都城。公元前206年,西楚霸王项羽以彭城为西楚王朝都城。 两汉、魏、晋,分别以彭城为汉楚国、彭城国及州、郡、县治所。西汉设徐州刺史部,东汉始徐州即为郡级政权。明清,徐州地理区域、行政区划、城市建置达到三位一体,徐州(彭城)彻底完成了由词语地名到实体地名的蜕变。彭城,这一徐州历史地理区域和行政区划中的故城,成为徐州的别称。
  二、 彭城原点传承
  徐州城,位于苏鲁豫皖接壤地区,东经116°22′~118°40′、北纬3°43′~ 34°58′之间。汴水、泗水于城西北交流,扼齐鲁之原、江淮之交,四通八达,“山峻以距,水奔以驰”, 域内除中部和东部存在少数丘岭外(丘陵海拔一般在00-200米左右),大部皆为平原,生存条件优越,地理位置得天独厚。
  以这个原点为准,最初发轫时期的彭城遗迹早已不知踪影,汉魏唐宋元时期的的城市规模也只能在想象中复活。但文献记载和口口相传的民间传说却可确知:秦汉时期项羽建都彭城,其霸王楼遗址在今彭城路1号;另郦道元《水经注》载项羽系马阅兵台在今户部山,范增墓(根据考古发掘依据型制可以确定此为某东汉彭城王的陵墓)在今土山有凭可据;魏晋时期,大文人谢安曾长句所言及之抬头寺在今户部山戏马台;唐代张愔官居徐州,宠恋关盼盼演绎绝世佳话得白居易诗赞,关盼盼久居之燕子楼即在今西安南路徐医附院南;宋代大文豪苏轼曾为徐州知府,其官居之所就在今彭城路1号,其率军民抗洪胜利后所建黄楼也在今庆云桥黄河南,另苏轼常游玩最集中去处之一就是今云龙山。
  以上所举证明明代之前的彭城(徐州),其中心位置与今日徐州城中心位置不会相差太远。目前徐州能够追寻到的最早的城市可以在明代及其后世志书中的图像和描述中获得一二。如果以徐州府院为基点看其变化,那么嘉靖、同治、民国图中均表明,徐州府院一直在原址存在,即使到了现代,这里依然是市政府所在地。由此延伸,徐州的主要路段依然没有多少变化,徐州城的大小也是基于四个老城门范围内,那时的徐州城四个城门的位置:东城门位于今淮海大同街老东门;南城门位于今彭城路南门桥;西城门位于今西安南路徐医附院西;北城门位于今庆云桥古黄河东。在约十平方公里的范围,徐州城的格局历经六百余年未大变,直至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
  文献资料如此,更为珍贵的是,由于黄水的侵袭淹没,将明代早期的城市较完整地保存下来,随着现代科学考古发掘,可以获得那时的城市一些实物资料。考古资料表明,徐州城下遗址丰富: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在今彭城路宽段曾在地下五米处发现两个相对的城门即老南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在今奎河袁桥附近发现明代“广运仓碑记” 石碑;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在明清时期的察院街今大同街附近发现明崇祯时期唐焕书“河清门”即徐州东门石匾额;2000年在和平街西门口今徐医附院建筑工地发现明代徐州城西门瓮城遗址;2004年,在今大同街天成国贸大厦发现明代卫所遗址;2004年,在今徐州博物馆西发现西汉大型采石场遗址;2010年,在淮海东路原徐州驻军军部发现明代较为完整的城墙遗址……。
     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才在今古彭广场人防工程大面积、成规模发现发现地下街道、院落、水井等城市遗迹。为此徐州市政府还在这城下城遗址处设立徐州零公里标志,是徐州市(彭城)原点的现代延续。
  特别是进入二十一世纪,随着城市建设的快速发展,在以老东、西、南、北门为界的徐州老城区多处发现了地下城遗址。较为重要的有金鹰、金地商厦地下城遗址和大同街明代卫所遗址以及苏宁广场遗址的发现与发掘。
  金鹰商厦地理坐标与历代州府的所在地基本交合,位于古彭广场北,西起中山北路,东至彭城路的地段。在这处遗址发现了大面积保存完好的砖铺地面和十分规铁鏊子、铁铣以及平整并踩踏光滑的石砌踏步。在西区发现官署建筑,在东区发现完整的四合院和两个独立民居及部分庭院、居址。四合院居中,内庭院地面较低,四周房顶雨水流淌后再从南厢房地下水沟排出院外,两厢房和北厢房的内间为卧室,地面均铺髹红漆木地板,至今仍保存完好。房内的碗、盘、石臼、油灯等大量生活用品虽房屋倒塌而破损,但仍保持原状,使我们可以对当时城市居民的生活一目了然。房屋的莲花纹滴水、波浪纹房瓦等建筑材料具有明代风格。成片倒塌砖墙遗迹及断壁残垣内淤积的黄泥表明建筑毁于一次黄河洪水。大量的明代后期瓷器和各类生活用具则进步表明洪水发生的时间为明代后期。根据史料记载,徐州大水灌城的悲剧多发生在明代,如景泰元年“水高一丈,民居尽圮”,隆庆五年“水决州城两门,倾屋舍,溺死人民甚多”,万历二年“城南门内俱浸”,万历十八年城内积水逾多,后由潘季驯凿奎河使水入濉河,而最严重,遭受毁灭性的是天启四年阴历六月初二,即公元1624年7月16日子时(夜间23点至凌晨l点),黄河在奎山决堤,水由城东南水门灌城,官廨民舍漂没,百姓溺死无数,城中水深一丈三尺,官民退居云龙山高阜避难。天启六、七年城中仍皆水,百姓苦于淹溺,遂议集资迁城南二铺,给事中陆文谳上书不可迁城。遂待城内渐次沙淤。百姓陆续返回城内居住,由于迁回的衙署和民居及道路仍在原址上重建,遂形成了徐州“城上城”、“府上府”、“街上街”、“井上井”奇观。
  在金鹰商厦北金地商都建设工地也发现地下城遗址,重要发现有:明清文化层中发现建 筑遗址、街道、手工业作坊等。魏晋南北朝文化层发现石 碑、石柱础、方形砖筑水池、房屋地基等,基坑西南部发现 一座大型粮仓,仓内已炭化的谷米粒粒可见。汉以前文化层发现水井3口,下水道5米,河道一条。最重要发现是大型砖砌夯土高台一处。另外发现铺设极为考究的道路2条,路中间铺地砖,两侧用雕花石板封护,外侧镶有平铺的鹅卵石。
  另外2004年11月至2005年5月徐州发现发掘了位于市中心大同街的地下明代徐州卫遗址,距地表以下4.5米,发掘面积约为500平方米。共发掘明代房址24间。出土遗物主要是大量的冷兵器、火兵器,这里既有炮、枪、铁弹、火药、弓、刀、剑进攻兵器,也有铠甲、铁胄等等防御兵器。兵器种类较为齐全,是国内古代兵所的重要发现。此外遗址发现刻有 “徐州卫镇抚司公厅,成化二十年镇抚张茂改建”等记载的石碑,更为遗址的性质和时代提供了准确的说明。
  2013年在现市中心苏宁广场(即彭城老城区中心地带)又发现了北魏时期的龟驮公德石碑。这件文物器形硕大,令人叹为观止,更重要的是它的发掘出土验证了北魏时期彭城的地望与汉代极其以前彭城的地望相和,对于古代城市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此外2012年在此工地还出土了一方几乎同样明器形硕大的明代龟驮公德石碑,对于研究城市发展史具有同样的考据作用。                                
  以上发现说明,虽然岁月流逝,世事变迁,然而古老的徐州城却依然屹立在它发初之地,战争的燹毁,黄水的侵扰,自然的洗礼,均未能使徐州(彭城)城迁址,依然在原点上重建复建,成为城上城。徐州城两千多年原点发展,传承至今,堪为中国城市发展史的奇迹。  
  三、 古彭换新颜——徐州市城市发展规划
  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社会高速发展,城市建设也高速发展,至今徐州城的城市规模已扩大到原来的十倍之多。无论徐州城规模多大但其基点或曰辐射点、坐标点不变,即以徐州城延续了几千年的老城区为基点,以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形成的东西向的淮海路和南北向的中山路为轴线,以这两条路的交点为坐标点向外辐射发展。淮海路和中山路的建设和发展,构成了徐州城市发展的特点,目前淮海路向东至火车站及其东虚拟线,向西延续至徐肖公路至萧县;中山路向南至汉王及远,向北至北三环路及远。,以淮海路和中山路这两条路的交点为坐标点向外辐射发展,自然地分为东南、西北、西南、西北四个方位,也是徐州城自然地理条件的特点。在这四个方位中,徐州城的自然、人文景物分布其中,各有妙趣。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