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史海沉钩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史海沉钩

以“谼”挖掘历史的记忆

编辑日期:2013-8-23 11:46:42 来源: 发布者:赵 凯 阅读次数: 次

    

以“谼”挖掘历史的记忆
  ——“徐州洪”和“吕梁洪”历史地貌考
文·赵 凯  徐州洪和吕梁洪(以下简称“二洪”),是历史上泗河流入徐州境内形成的水流湍急地带。已经堙没于黄河泥沙之下的“二洪”历史地貌,宋代以来,有碑记和诗文将其称为“洪”,并且形象地描述为“悬流迅急,乱石激涛;悬涛崩渀,巨石齿列;波流汹涌,悬水三十仞,流沫九十里……”;宋代又有“望谼亭”;《元史·河渠志》又称其为“谼”。“洪”与“谼”并非同义词,因而概括的历史地貌也会迥然有异。为穷其究竟,本文试从解释“洪”与“谼”的词义入手,再以“二洪”的地理位置、历代整治、黄河入泗与“二洪”堙没等情形为佐证,从而揭示其历史地貌。
  一、“洪”与“谼”,孰能再现历史地貌
  冠以“徐州”、“吕梁”为湍急水流之地的“洪”与“谼”同时出现于宋、元时期。见于诗文与碑记的“洪”,如宋苏轼《百步洪》、元傅汝砺《徐州洪神庙碑记》和元赵孟頫《吕梁洪关尉庙碑记》。
  “百步”之名,清傅泽洪《行水金鑑》载:“凡百余步故又名百步洪……俗名徐州洪”。明《嘉靖·徐州志》认为以州名称谓,即“州名者,曰徐州洪”。按地名之双重性,即本名和俗称。本文认为“徐州洪”应当为本名,俗名应为“百步洪”。但是,有的俗名未必出自百姓之口,往往出于官家或文人墨客,如“百步洪”始见于宋人诗文,苏轼《百步洪》、《和子由与颜长道同遊百步洪》以及其它诗篇中“河从百步响,山到九里回……”、“暮回百步洪,散坐洪上石”等;又如宋代曽鼥《彭城道中》“百步洪中潦退初,白沙新岸凑舟车”。随着时延势移,也就在民间流行,其知名度远过本名,以致后人不知其本名者日众。
  “吕梁”之名,因泗河流经吕县,且河中有拱起或成弧形的石梁,所以得名“吕梁“。《水经》载,泗河流经吕县南。《水经注》载,“(吕)县对泗水(河)。……泗水(河)之上有石梁焉,故曰吕梁也”。 吕县,春秋时期为宋邑,即吕国,汉时设置吕县。
  见于亭台与史籍的“谼”,如宋代徐州有“望谼亭”。 《清·同治徐州府志》载,宋元丰元年徐州大水后,苏轼登望谼亭作诗:“河涨西来失旧谼,孤城浑在水光中,忽然归壑无寻处……”。《元史·河渠志》载,元至元二十三年(公元1286年),都漕运副使马之贞“差人于吕梁、百步等谼……监督江淮纲运船只过谼……”。
  “洪”,《说文解字》释为“洪:洚水也。洚:水不遵道。一曰下也”; 《辞海》释为“大水”; 《郡国利病书》和《徐州洪志》载“害与洪水等,故名曰洪”;还有认为,是方言,即“石阻河流曰洪”。“谼”,“hong洪”声,《说文解字》释为“谷部:谷,泉出通川为谷,从水半见,出于口,凡谷之属皆从谷”;《尔雅·释水》释为“水,注川曰溪,注溪曰谷……”。《现代汉语词典》释为“两山或两块高地中间的狭长而有出口的地带,特别是当中有水道的”。综合典籍解释,“谷”可以理解为“两山之间的夹道或流水道”, 亦即河流穿行于两山之间从而形成山川之势,如《楚辞·招魂》“川谷径复”。
  如果说,地名具有历史和科学价值;那么,记实性就是它的价值所在。所以,本文认为,以“谼”概括其历史地貌较为确切,亦即泗河穿流于两山之间的夹道,呈山川之势,并且水下有石;河水流量大,两岸山石束水,河水流量小,水底怪石露出水面或半隐水中。
  关于“谼”概括“二洪”的历史地貌,从诗文和碑记中进一步得到佐证:
  徐州洪,宋代苏轼“……忽然归壑无寻处,千里禾麻一半空”中“壑”;苏辙“岸边怪石如牛马,衔尾舳舻谁敢下”中“岸边怪石”;元代鲜于枢“一石截中流,两山束惊浪”中“两山束惊浪”;元代傅汝砺《徐州洪神庙碑记》“百步洪东岸旧有祠宇,下瞰洪涛高崖峭壁,无云而雷……”中“下瞰洪涛高崖峭壁”;明代苏祐“无须经滟澦,亦足畏瞿唐”,由徐州洪联想到长江三峡的瞿塘峡,证明两地有其相同的地貌特征。“滟澦”即滟澦滩,为长江突起的巨石,在今重庆奉节东五公里瞿塘峡口,是历史上长江三峡的著名险滩。
  吕梁洪,宋代苏轼“吕梁自古喉吻地,万倾一抹何有吞”中“喉吻地”;元代傅若金“险或过三峡,深疑及九渊”中“三峡与九渊”;文天祥“连山四周合,吕梁贯其中”;赵孟頫《吕梁洪关(羽)尉(迟恭)庙碑记》“……山川则能藏天地之精气……徐州之山,自西南来,乱流而东,復起为冈峦,累然相系不绝……”;明代李东阳“吕梁天下奇,涛石动森脠”中“脠”即指两山间的溪谷。
  二、徐州洪
  (一)地理位置
  从历史上泗河与徐州古城的地理位置和流向看,清代以前的徐州城墙:东起今市区大同街东,西到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一带,南自彭城路奎河北,北至金地商都北侧。《水经》载“(泗河)东南过彭城县东北,又东南过吕县南”;《水经注》载“(泗河)南迳彭城县故城东”; 唐《元和郡县志》载“泗水在彭城县东,去县十步”。因此,可以认定,泗河在今市区解放路与民主路交叉一带,自北向南流至建国路一带折向东南,大致在今黄河故道与机场路之间的滩地流向东南。
  2009年,在建国路桥工地挖出高约1米、重30斤的明代大型铁锚。证明此处为行船河道,但不是泗河故道;而是明正德初(公元1506年)治河郎中胡礼主持开挖的一条新河。其位置:自汴、泗交流处以北的南北向泗河(万会桥北)至徐州洪以上(今建国路南)与汴、泗河合流入洪。当时开挖新河目的,是为便利漕运,避开汴、泗交流,以分杀水势。
  从徐州洪与汉兵马俑和楚王陵的地理位置看,汉兵马俑北靠骆驼山,东依狮子山,南面泗河。以堪舆分析,北玄武,东青龙,泗河犹如玉带,形成坐山向水之势;又如狮子山的楚王陵,背山(狮子山)面水(泗河)。如果,兵马俑和楚王陵以西或以南河流“……巨石盘踞,巉岩龌龊,汴泗流经其上,冲激怒号,惊涛奔浪,迅疾而下,舟行艰险,少不戒即破坏覆溺……”(明《万历·徐州志》);那么,哪个朝代都不会将上述两地视为风水宝地。因此,可以推定“徐州洪”在骆驼山以西偏北,泗河过洪流至骆驼山以西河面展开而水流平缓。
  从徐州洪与明代广运仓的地理位置看,明永乐十三年,在运河沿线的淮上、徐州、济宁、临清、德州等地建转运仓,徐州称广运仓。明代成化13年(公元1477年),仓座修整后的碑记载“徐州广运仓在州治南二里许,百步洪环其左,云龙山耸其右,军屯亘乎前,市肆横于后。而仓岿然中立……”。本文认为,徐州洪应位于广运仓东偏北。广运仓只有设在徐州洪下游,滨临河面宽、水势平缓的地带才是设置码头或船只停泊装卸的最佳位置。所以,《民国·铜山县志》载,徐州洪“在城南三里,东临河干……”。
  综上所述, “徐州洪”的地理位置与明《万历·徐州志》载 “徐州洪……在州东南二里许”和清《行水金鑑》载 “……在州东南二里,泗水所经也……”基本吻合,亦即大致在今市区和平桥向西北的民主路与黄河故道滩地之间。
  (二)从历代整治看历史地貌的演变
  明嘉靖以后的徐州地方志和明末顾炎武《郡国利病书》均载 “(徐州洪)形象川字,有三道,中曰中洪,西曰外洪,东曰里洪,亦曰月河”。
  其实,以上记载并非“徐州洪”的历史地貌,而是唐代以来,为使“徐州洪”得以通航,历代采取工程措施所形成的“中洪、里洪(亦称月河) 和外洪”:
  隋、唐两代,虽然开挖了一条撇开徐州汴、泗运河以及避开徐、吕二洪之险径直入淮的南汴河(即通济渠);但是,由于鲁、徐、淮、海一带是漕粮主要筹集地,所以,徐州间的汴、泗运河依然有通楫要求。唐高宗武德七年(公元624年),尉迟敬德主持,采用“爇火烂石,從而凿之”的施工方法凿治徐州洪,“遂成水道”。“爇火烂石”,即焚烧川谷中的乱石;“水道”,亦即 “中洪”,自北向南稍偏西,又转曲向东。当时,两岸为山石,水道狭窄,怪石暗藏水底。
  宋哲宗元祐四年(公元1089年),在“中洪”东侧开凿月河,向下与“中洪”相接,修建石堤,两端置闸。
  宋代为何不继唐代进一步开凿“中洪”而在其东侧大规模另辟新道呢?主要原因:其一,唐代并没有把徐州间的汴、泗运河作为主要运道,运往京都长安的江淮地区财富主要依赖于南汴河。其二,北宋时期,朝廷上下和一百多万军民的粮米靠江淮一带供应;然而,引黄(河)入淮(河)的南汴河,开凿于隋代,在唐代黄河泥沙淤积运道还不甚明显,到了北宋运道已经淤塞,冬春疏浚必须断航。其三,北宋时期的广济运河,是从京城(今河南省开封市)达于京东地区的主要水上运道,并沿此运道再经京畿地区与江南等地联接起来;所以,只有泗河畅通,才能保证与广济运河以及江淮等水路的南北畅通。
  明永乐十二年(公元1414年)平江伯陈瑫主持凿疏月河,并在洪南北口建闸,以维持航运水位。正统七年(公元1442年),漕运参将汤节主持在洪上流筑堰,将河水全部逼归月河,并在月河南口设闸,以壅积水势。景泰元年(公元1450年)水涨闸坏。
  在月河南口,明代两次建闸均已损坏,其原因,是由于以闸逼水流速过甚所致。为使水势平缓,保证船只顺利过洪,景泰元年(公元1450年)十月,由总督漕运右佥督御史王竑主持,把旧闸北长二百余步土岸凿成河道并将闸移置此处。此时,月河遂为里洪。
  “外洪”的形成,始于明正统元年(公元1436年)。《明英宗实录》载“……中溜穿狭,水浅石峻,重船至彼,剥空方可往来,洪西原有小河,运木剥浅,甚为便利,……命管洪官、提督疏浚”。所谓“中溜”亦即“中洪”;“洪西”即“中洪”之西。 “运”即“东西为广,南北为运”; “木”即“树木山石”; “剥”,《易·剥》“象曰:山附于地,剥”。 “运木剥浅”,大意指:南北间附于地的树木山石,容易凿疏。“外洪”经过整治后,河道自东北向西南,河面宽阔了,但水下依然有大石存在,而且相连不绝,迤西漫滩大石,森立如群羊。
  明成化四年(公元1468年)六月,由工部管洪主事郭昇负责,以石修砌内洪东堤和外洪西堤;在其外则“钴以铁锭”,在其内则“填以杂石”;凿去外洪翻船恶石,用石铺平里洪堤岸;修砌两堤纤路。成化二十年(公元1484年),置徐州洪石坝八十丈。嘉靖十六年(公元1537年),主事戴鳌主持修砌两堤纤路石坝。
  中洪、里洪(亦称月河) 和外洪形成以后,规定往来船只:下行从外洪顺放;上行走里洪;如果里、外二洪均浅阻,上、下行船只全部由中洪通行。
  嘉靖十九年(公元1540年),徐州里、外洪全部淤废。第二年(公元1541年),管洪主事陈穆主持凿去“中洪”巉石,以使船只由内、外洪改走“中洪”。
  虽然,“中洪”得到整治,但依然山石险峻,为保持足够的通航水位,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九月,督理河道都御史王以旂主持,在“中洪”建石闸,并进一步疏浚月河,以泄黄河洪水。嘉靖二十五年(公元1546年),主事冯有年修砌月河东岸石堤十六丈。
  三、吕梁洪
  (一)地理位置
  吕梁洪,在今徐州约东南30公里处的吕梁山脚下。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载“有上下二洪,相距凡七里……”,亦即今铜山区张集镇与伊庄镇上洪村至下洪村之间的黄河故道滩地内。虽然,上、下洪早已被黄河泥沙堙没;但是,从现在的地理形势看,上洪与牤牛山和珠山一脉相承。其山脉发端于珠山,末端处于牤牛山脚上洪一带。凤冠山(亦称坷拉山)处于上、下洪之间,伫足山巅俯瞰山脚下上、下洪遗址:其走向,自西北偏北而东南偏南;其地势,西北高东南低。
  当年,孔子从上洪向下洪悬涛崩渀的泗河水流中,感受到“悬水三十仞,流沫九十里”。 虽然,“三”、“九”并非实数而泛指多数,言辞也颇显夸张;但是,孔子将观洪的感受付诸于形象地描述,为后世寻找泗河流经上、下洪的山形水势乃至挖掘吕梁洪的历史地貌提供了线索。在今天黄河故道东侧,上、下洪之间有倪园村,亦称“悬水村”。郦道元《水经注》载“(泗河)……过吕县南,县对泗水”。 吕县,即春秋时宋国之邑,遗址大致在今伊庄镇夸大头村。
  (二)从历代整治看历史地貌的演变
     关于吕梁洪历史地貌的演变,清学者赵一清考订《水经注》时认为,“吕梁洪之险道,元时已不能如古矣,至明嘉靖二十三年,管河主事陈洪范恶其石破害运船,凿之使平,而禹迹荡然无存矣”。所谓“如古”和“禹迹”均指吕梁洪历史地貌。“元时已不能如古矣”,亦即吕梁洪历史地貌自元代开始演变。其实,吕梁洪历史地貌的演变是自唐、宋开始而终于明代。
  唐高宗武德七年(公元624年),尉迟敬德凿治吕梁上、下洪之间水道。工程措施与凿治徐州洪相同。为使往来船只避开吕梁上、下洪之间水道的湍浅险恶,北宋哲宗元祐四年(公元1089年),滕希清主持开凿月河、修建石堤;并在上、下洪建闸,按时启闭,以通放船只。
  明初,依然将唐代凿治的吕梁上、下洪作为通漕水道。永乐年间(公元1414年至1415年),平江伯陈瑫主持漕运,在唐代凿洪工程之后,又继续凿治吕梁上、下洪之间水道;并且,为平复上、下洪之间的水势,又在洪口建石闸。
  由于吕梁上洪地陡水急,船只难行,过洪艰险。明宣德初年(公元1426年),又由陈瑫主持在上、下洪以西开凿了一条渠道。工程标准:水深二尺,河面宽五丈。其目的:冬、春水量小时,船只由上、下洪通过;夏、秋水量大时,船只从西渠通行。由于当时开凿的工程标准较低,明宣德七年(公元1432年)七月,陈瑫又主持进一步凿深西渠,并在上、下两端建石闸控制水位。
  明成化八年(公元1472年),管洪主事张达负责修砌石堤:上洪长三十五丈,下洪长三十六丈。主事谢敬负责修砌上洪堤岸三十六丈,宽九尺,高五尺,下洪堤岸三十五丈,宽一丈四尺,高五尺。成化十六年和二十一年(公元1480年、1485年),由管洪主事费瑫负责,先后修筑堤坝,长一百六十五丈;坝西筑堤二十余丈,洪东铺砌石路四百二十丈;并修砌上、下洪中鏲路。
  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管洪主事冯有年主持修砌石堤;二十三年(公元1544年),管洪主事陈洪范主持凿平吕梁上、下洪怪石二十二处。至此,水中怪石全部从上、下洪中除尽,“运道益便,舟行如出坦途”。
  四、黄河进入泗河与“二洪”堙没
  历史上,“二洪”原本为泗河水流湍急的山川地带,而今“二洪”已经在历史的视线中消失,留在今天地平线上的只是地上悬河——黄河故道。究其原因,是因为历史上黄河进入泗河;尤其是明代后期,黄河全流长期进入泗河;加之,黄河沙多且不断淤积,明、清两代又相继束水筑堤;使主河槽与河滩越淤越高,越高越筑,以致“二洪”在清代被黄河泥沙堙没。
  (一) 黄河分流进入泗河的历史
  从西汉到北宋,其间历经魏晋南北朝和隋唐五代,总计一千三百余年,黄河七次进入泗河。
  汉文帝十二年(公元前168年),为黄河有史以来进入徐州境内泗河的开始。宋天禧四年(公元1020年)夏秋,黄河在今河南省滑县天台山决溢,河水向东南进入泗河,天圣五年(公元1027年)十月,决溢处被堵复,黄河又重归原来的河道进入渤海。
  金代,黄河在今郑州以下先后六次决溢改道,分三支(南、中、北支)向东和东南进入徐州境内的泗河。金天兴元年(公元1232年)春,黄河在今商丘城西北被蒙古军决开,南经濉河东南流至今宿迁市西南进入泗河。宋端平元年(公元1234年)六月,黄河在今开封以北寸金淀一带被蒙古军决开,分三支:主流蜎涡河入淮河;另外两支分流颍河入淮和经汴河至徐州进入泗河。
  元至元二十三年(公元1286年)十月, 黄河在今河南省原武又冲出一条河道进入颖河。元贞二年(公元1296年)至大德二年(公元1298年),分流入涡、颍河的黄河分支均北移由汴河至徐州进入泗河成为黄河主流。
  虽然,早在汉文帝十二年(公元前168年),黄河便开始进入泗河;但是,由于黄河善决、善徙的特征,决定了其流向在河南与山东两省境内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因此,其泥沙淤积对“二洪”历史地貌的影响还不甚明显。
  (二)黄河全流进入泗河导致“二洪”堙没
  明正德三年(公元1508年)开始,黄河全流在徐州境内进入泗河。
  从嘉靖十九年(公元1540年)和二十三年(公元1544年)先后整治“二洪”的工程情况看,徐州“里、外洪”和吕梁“西渠”均已被黄河泥沙淤积。所以,此时对“二洪”实施的通航工程,即凿去徐州洪“中洪”巉石、修建石闸;除尽吕梁“上、下洪”水下怪石;从而使“二洪”具备“运道益便”的通航条件。
  隆庆五年(公元1571年)至万历六年(公元1578年),黄河堤防在今徐州市区和铜山区吕梁洪一带形成。
  在今徐州市区,黄河以北以东堤防,是以缕堤将大谷、苏家、九里、陡山、子房山和骆驼山等山岗连接起来;黄河以南以西缕堤,位于今徐州市区段庄、儿童医院、西安路、中山路、解放路、淮海路、建国路以及和平路一线的黄河故道滩地背水坡堤脚。
  在今铜山区吕梁洪一带黄河两岸创筑的遥堤:南岸,从今徐州市区三山到今宿迁李字铺;北岸,以堤连接山岗,从今铜山区张集镇到今宿迁直河口。现在,高于地面的黄河故道滩地背水坡堤脚,就是当时的黄河遥堤位置。
  缕堤,是依河势修筑距主河槽较近的堤,用来约束水流,增强水流的挟沙能力,即束水攻沙;遥堤,即离主河槽较远的大堤,主要作用为约拦水势,增加河道蓄泄能力,渲泄稀遇洪峰流量,且较易于防守。然而,明代在今徐州市区形成的缕堤宽窄不一,如大谷山与苗家山、韩家山南北两堤距则宽,而骆驼山与今和平桥以西黄河故道滩地背水坡堤脚两堤距则窄。这就使得缕堤失去束水作用,宽则淤滩,窄则决口。
  万历十六年(公元1588年),按照明朝廷“每岁加培黄河遥堤高厚各五寸”规定,总河潘季驯主持修筑了徐州上下黄河两岸遥堤。
  此时,泗河亦即缕堤之间的黄河主河槽不复存在;而且,同缕堤与遥堤之间的河滩一起被泥沙逐渐淤高;“二洪”开始在黄河泥沙中堙没:明给事中王世性曾上疏:“自徐而下,河身日高,而为堤以束之,堤与徐州城等”。潘季驯在《河上易感浮言疏》中说“河高于地者,在南直隶则有徐、邳、泗三州……”。总河杨一魁认为,黄河已经“堤上加堤,水高凌空……”。
  清代,仍然沿用明代“束水攻沙”的治理黄河措施,继续在明代原有的黄河大堤上筑堤,黄河一直维持到清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在今河南省兰仪铜瓦厢改道北上,主流离开徐州。
  从明正德三年(公元1508年)到清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徐州境内的泗河属于黄河下游。关于黄河进入下游的泥沙量,本文以三门峡、伊洛河黑石关和沁河小董等三个水文站的1919年—1977年水文资料统计为例:“黄河干流多年平均输沙量为16.3亿吨,年径流量为468亿立方米,多年平均含沙量每立方米高达34.7公斤”。
  如果以上述水文资料统计为依据进行推算;那么,黄河全流三百四十七年来的泥沙挟入泗河并将“二洪”深深地堙没也就不足为奇了。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