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史海沉钩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史海沉钩

见日之光 天下大明

编辑日期:2013-8-23 11:48:34 来源: 发布者:张 辉 阅读次数: 次

    

见日之光 天下大明
  ——古代铜镜
文·张 辉  铜镜是古代人照面容的器具。据考古发现,具有照容功能的铜镜至迟在商代就已经出现。铜镜历经三四千年,到清代乾隆以后,遂被玻璃镜所替代。
  在铜镜的背面,多装饰有花纹,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它不仅是古代人日常生活中的实用品,而且在不同程度上反映了各个历史时期政治、经济、文化的特征和人们的思想意识。同时,它又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在历史、文学、绘画、雕塑等方面,有一定的研究和欣赏价值。
  一、 铜镜的各部位名称
  中国古代铜镜种类繁多,以形制而言,有圆形、方形、蔡花形、菱花形、带柄形等。铜镜一面光平,用以照容,为正面;另一面多有纹饰,为镜背,一般说来,镜的正面变化几无,而镜背装饰较为复杂,铜镜的文化内涵主要是体现于镜背。尽管铜镜形制多样,但镜背的基本设置却有其共性。镜背的中心处有钮,有孔可以系带。钮常见的有弓形(又称桥形)、圆形、乳状、兽形等。大部分的钮下周围有钮座,如素圆钮座、方形钮座、连珠纹钮座、柿蒂纹钮座等。钮座外多饰有花纹或有铭文,有的花纹不分区,有些则分区,分区的通常为内、外两区,靠近钮的部分称为内区、其外称外区。体现主要内容的纹饰称为主题花纹或主纹,分区者一般以内区纹饰为主题纹饰。此外,有些铜镜饰有一至数圈铭文,多与花纹相配合装饰于镜背,称为铭文带。镜之最外边称为镜缘,缘或宽或窄,多高出于镜体,或光素,或饰有花纹、铭文。
  二、铜镜的使用
  1、铜镜的照容功能
  尽管铜镜有许多用途,但照容始终是其最主要的功能。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由于铜镜的出现,也曾演出了一幕幕人间悲喜剧:有少女的“睹貌娇来”、“娇羞自看”(唐代镜铭),也有少妇“秋风起,侍前稀”(汉代镜铭)的含泪相思;骚客则大发“高堂明镜悲白发”(李白《将进酒》)的感叹。当然由铜镜照容引也出了许多政治讽谏故事,如唐代名相魏征劝唐太宗要以人为镜、以史为镜,庄子也讲:“圣人之心,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也。”
  2、铜镜的装饰品功用
  铜镜除了照容以外,还可以佩挂在身上,作为一件装饰品。经考证,铜镜的装饰功能比照容用途开始得更早一些。至今我国发现的最早铜镜是在西部羌胡地区,距今四千年的齐家文化遗存中,出土了两面铜镜,一面出土于青海省贵南县,另一面出在甘肃省广河县。其中青海省所出土铜镜,圆形,镜面已完全锈蚀,背面饰有简单的纹饰,镜钮已经残损,在边缘有两个梨形小孔,孔之间磨出一道沟痕。值得注意的是,它的铜锡比例为1:0.096,含锡量如此之低是很难磨出光亮照人的效果的。同时两小孔之间的磨沟也正系穿绳痕迹。显然,是一件装饰品。
  铜镜做工精致,造型优美,不一定非得挂在身上才是装饰品,放在几案上,配以台架,还可以美化家居。古人用铜镜照容时,有手持、悬挂和置于案上三种方式。铜镜背面的钮,多以绸带穿系,便于手持或悬挂。东晋画家顾恺之的名画《女史箴图》中,有一段临镜化妆的场面,可见席前有镜台和各种化妆品,镜台底部有座,座上竖立竿柱,圆形铜镜系在竿头,柱子中部设一个方盒盛放梳篦。这种样式的镜台,与沂南汉画像石所刻的女婢所持的镜台极相似。
  3、铜镜的镇邪作用
  从科学角度讲,妖邪鬼怪是不存在的,但是在古代人们的心理,铜镜却有着驱邪镇鬼的魔力,包括中国在内的古代东亚地区,原始宗教中的萨满(即巫师)在做法时,全身披挂,配有多面铜镜、铜铃等,手持锣式鼓、边跳边舞,口中念念有词,身上光芒闪闪,叮当作响,以此役使鬼神或者驱散为恶的鬼魂。然而,镜子为什么会附有驱邪的神力呢?一是它能反光,所以人们便认为它能把鬼邪之气与光一样反射出去;二是镜子的光芒来自日月,主阳气,甚至镜子本身便是日月的化身,因此铜镜自然能破除阴暗及属阴气的鬼邪之类。
  铜镜本身便是镇邪佑福的一种工具,它的反光照容性质尚且不说,而镜背的花纹如蟠螭、蟠虺等均与鼎、簋等礼器的花纹是一致的,与常用作祭祀的礼器也和神鬼不可分割。至于后来普遍使用的镜背纹饰如天地、日月、星辰、龙凤及其他珍禽异兽、八卦纹等,画的全是一些人们心中能够镇邪佑福的内容,而且发现古人将铜镜在墓葬中随葬,除了给死者提供在阴间使用的日用品外,另一用途便是为死者驱除黑暗、镇服妖孽,保证死者安逸地休息。可见,铜镜既可以为活人镇邪,又能为死人驱鬼,并且这种功能经久不衰,以至被当代人转移到了今天的玻璃镜上。
  4、国际交往的使者
  我国劳动人民以其卓越的聪明才智创造了灿烂的古代文明,使中国成为东方经济文化发展的中心。铜镜的海外流传也说明了这一点。对于中国古代铜镜及制作技术的输出,日本一直是最大的主顾。三国两晋时期,不仅有中国的魏镜、吴镜输往日本,也有中国工匠直接到日本,甚至自中国运送大批铸镜原料去日本制造铜镜,传授技术。日本古坟中大量被称为“三角缘神兽镜”的铜镜出土,就是佐证。
  唐代是中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当时在首都长安集中了许多外国使节、商人等,中外交往异常频繁。唐代铜镜在海外多有发现,除日本外,朝鲜、蒙古、前苏联诸国、伊朗等也发现一些唐镜。说明当时中国铜镜的输出是相当广泛的。同时,唐代铜镜上的葡萄纹、狩猎纹、对鸟纹等图案,具有与波斯织品上图案相似的风格,可以看出中国铜镜在海外传播的同时,也在吸收外来文化丰富自己的纹饰内容。
  三、铜镜的制造
  1、铜镜的铸造技术
  铜镜正面要光亮照人,背面要刻铸花纹,加铸镜钮,所以对技术的要求比较高,铸造一面造型精巧、光亮如洗的铜镜要比铸造一般刀剑兵器更加艰难。
  铸造铜镜的第一步工序是制范。范为两片对合,在一侧留一小孔便于灌注熔化的铜汁,灌进的铜汁冷却后取掉范就得到铸出的铜镜,造范时一般先制作一件欲铸铜镜的模型,依次用泥翻成范,正面镜范要坦荡如砥,才能使镜面光滑,背面范要合理设置钮及花纹,才能使铜镜精美。在范上刻画花纹及铭文,是一道艺术性和技术性很强的工序,是匠师技艺水平及社会风俗习惯、心理特征的综合体现,考古发现,殷墟出土的铜镜是用陶范铸成的,而大量的铜镜铸造则用泥范,也有用灰砂做范,如明代宋应星说“模用灰砂”(《天工开物》)。
  做镜的第二步工序是熔炼铜汁进行浇铸。铜镜的原料是铜、锡、铅合金。铜的可塑性好但熔点高达1083℃;锡的伸展性好,熔点为232℃;铅的熔点为327℃。纯铜中加锡不仅可以降低熔点,还可增加硬度,并使之有光泽。而加铅首先是使合金溶液的环流良好,因为铅的重量较铜锡为大,可以迅速充满整个范中,使铜镜表面匀称整齐,同时可以减少溶液中起泡,避免镜子上出现泡斑。其中,利用铅在冷却时不收缩的特性,使铜镜的图文整齐清晰。考古发现的铜镜,战国时的合金比例尚不固定,尤其含铅量多少不一。汉代,人们已基本上掌握了合理的配置比例,即铜占60%-70%,锡占23%-25%,铅占4%-6%。唐代与汉镜基本一致。从铜镜的质量来看,汉唐的比例最合适,即铜占三分之二左右,锡与铅共占三分之一。
  铜汁炼就后,浇入合好的镜范中,待其冷却,取下泥范,即铸成新镜。
  2、铜镜制造的后期加工
  铜镜浇筑成型,只是制镜工序的基本完成,要让其光亮照人,还需打磨开光甚至加涂反光材料才行。战国到西汉时的人们,是用毛毡蘸着黑色铅粉来磨镜开光的。汉镜中有“和以银锡清且明”的铭文,有人说“银锡”是铅粉,也有人认为是水银和铅的混合物。东汉以来,我国炼丹术流行。道教活动的副产品之一是炼出了水银,所以东汉用水银磨镜是可能的。
  铜镜使用一段时间反光度减弱时,要再作磨砺,明代曾绘有磨镜子图,从画面看,当时有专门走村串户从事磨镜的“技师”。由此更证明了磨制在铜镜整个制造过程中确是不可缺少的一道重要工序。
  3、铜镜铸造单位及中心地区
  在使用铜镜的几千年历史中,其铸造单位有官铸和私铸的变化,而主要造镜地区也有过变迁。在商、西周、春秋时期,铜镜这种贵重物品,自然都是官铸的,战国以后,铜镜像盐铁专卖权归皇帝一样,专营权也归属皇家。西汉铜镜铭文中有大量的“尚方”铭,可见当时铸造是以官方为主。但由于铜镜的日益普及,民间私铸也就发展起来,并且从西汉末期开始成为主流,这时铜镜上的纪氏铭文很多。这种官私并铸的情形一直到宋代仍然盛行,明清时便很少见到官铸铜镜了。
  由于原料产地及手工业发达程度等原因,总有一些地区的铸造业比较发达,由此便会使匠师们相对集中于某一地区,技艺世代相传而形成中国古代铜镜的铸造中心。
  西汉时期,洛阳作为一个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又未经受秦末战火,所以便成了最繁荣的工商业都市,铜器铸造业极为发达,起码在王莽时期便已形成了专门的铸镜行业。日本发现一些铜镜铭文中有“铜出徐州,师出洛阳”,说明这里的匠师技法超群,名声远播海外。唐代是中国铜镜的鼎盛时期,一个很大特点便是镜之形状和花纹在全国范围内比较一致,说明当时的铸镜业相当集中。史书中记载向皇帝贡镜的地区有并州(山西)和扬州。特别是扬州镜,因其制作精美而饮誉海内外,深得皇家喜爱,定为年年进贡的物品。宋代的铸镜业已经衰落,而制造中心几乎全在长江中下游地区,最负盛名的是“湖州镜”,数量之多,范围之广,非其他地区可比,目前在全国各地均发现有湖州镜,甚至在日本、朝鲜等过也为数甚多。
  铜镜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创造,是中国文化史上光彩夺目的一章。中国铜镜文化历经千古,广传九州,它在人伦观念、神话思维、宗教感情、生产活动、艺术创作以及生活风俗中充分展现,虽然铜镜的实用功能已经成为过去,但古代铜镜,仍以其特有的历史价值、科学价值、艺术价值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中国古代铜镜文化薪火相传。正如一面铜镜铸铭所言:“七星朗耀通三界,一道灵光照万年”。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