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党史编研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党史编研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党史编研

建国后毛泽东国际统一战线理论与实践

编辑日期:2013-12-26 10:41:15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建国后毛泽东国际统一战线理论与实践

文·宋孝和  李  民  统一战线,即无产阶级政党为了反对主要敌人,实现一定时期革命和建设的任务,同其它阶级、政党、团体和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结成的联盟。毛泽东历来认为,国际统一战线是中国革命和建设取得胜利,威慑敌人的必要条件。联合世界上平等待我之民族和各国人民共同奋斗,是毛泽东的一贯主张。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十分注重从国家根本利益出发,根据世界战略格局和态势发展变化,致力于联合世界和平民主力量,团结一切愿意和我们和平共处的国家,反对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干涉和侵略,努力为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创造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
  一、实行“一边倒”战略,结盟苏联抗衡美国
  新中国成立之初,美国即对我实行敌视政策,政治上孤立、军事上威胁、经济上封锁,妄图把新中国扼杀在摇篮中。为了有效地慑止美国可能对我的战争,以维护国家的安全,巩固新生政权,毛泽东提出了“一边倒”的战略。所谓“一边倒”,就是与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结成巩固的国际统一战线,共同反对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阵营。1949年3月,毛泽东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较为明确地提出了“一边倒”的战略设想,他首先谈到了苏联对中国革命胜利的间接战略作用,认为没有苏联在西方吸引美帝国主义的力量,中国革命就不可能取得胜利,美国就会直接出兵干涉,而中国革命胜利后需要巩固,帝国主义则是要消灭我们的。“没有各国无产阶级,首先是苏联的援助,巩固是不可能的。”并强调说:“中苏关系是密切的兄弟关系,我们和苏联应该站在一条战线上。”不久,毛泽东即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公开表明了态度:“‘不要国际援助也可以胜利。’这是错误的想法。在帝国主义存在的时代,任何国家的真正的人民革命,如果没有国际革命力量在不同方式上的援助,要取得自己胜利是不可能的。胜利,要巩固也是不可能的。”而“‘我们需要英美政府的援助’在现时,这也是幼稚的想法。……孙中山一生中,曾经无数次地向资本主义国家呼吁过援助,结果一切落空,反而遭到了无情的打击。”因此,“我们在国际上是属于以苏联为首的反帝主义战线一方面的,真正的友谊的援助只能向这一方面去找,而不能向帝国主义战线一方面去找。”
  “一边倒”战略的提出,是新中国成立之初,毛泽东在深刻洞察世界战略格局,科学判断战略态势及其发展,经过充分权衡所提出的,是毛泽东统一战线思想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和阶段的内在延续和必然发展。首先,二战之后的国际战略形势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维持了几百年的欧洲霸权彻底瓦解,逐步形成了美苏两个超级大国控制世界的两极格局。而意识形态上的尖锐对立,使美国坚定地奉行反共政策,对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的所有共产党国家都实行遏制政策,对此,毛泽东有着清醒而深刻的判断,他指出:“现在的国际环境,从基本上来说,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斗争的环境”。这种全球范围内的新的战略格局和环境,迫使新生的中国必须作出自己的选择,并且,这种选择几乎是非此即彼的选择,要么是加入社会主义阵营要么是帝国主义阵营。毛泽东就此深刻指出:“处在今天的国际环境中,要么就是站在帝国主义战线方面,变为世界反革命力量的一部分;要么就是站在反帝国主义战线方面,变为世界革命力量的一部分。二者必居其一,其他的道路是没有的。”并且,他还指出:“一边倒,是孙中山的四十年经验和共产党的二十八年经验教训给我们的。深知欲达到胜利和巩固胜利,必须一边倒。中国人不是倒向帝国主义这一边,就是倒向社会主义一边,绝无例外。骑墙是不行的,第三条道路是没有的。” 
  与苏联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是确保“一边倒”战略落到实处的重要举措。1950年1月,毛泽东指出,中国之所以要把与苏联结盟的关系以国家条约的形式确定下来,主要还不是因为中国与苏联同是社会主义国家,而是由于这对新中国“有极大利益。中苏关系在新的条约上固定下来,中国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及民族资产阶级左翼都将感觉兴奋,可以孤立民族资产阶级右翼;在国际上我们可以有更大的政治资本去对付帝国主义国家,去审查过去中国和各帝国主义国家所订的条约”。这“将使人民共和国处于更有利的地位,使资本主义各国不能不就我范围,有利于迫使各国无条件承认中国,废除旧约,重订新约,使各资本主义国家不敢妄动”。4月11日,他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上进一步指出:“世界上还有反动派,就是我们国外的帝国主义。国内呢,还很困难……,在这种情况之下,用条约把中苏两国的友谊固定下来,建立同盟关系……帝国主义者如果准备打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请好了一个帮手。这个条约是爱国的条约。”在条约签订一周年之际,毛泽东总结说:“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的签订,不但对新中国的建设有了极大的帮助,而且在反对侵略、维护远东及世界和平与安全上提供了强有力的保证。”事实上,这一条约的签订,在当时对粉碎美帝国主义扶蒋反共的政策、制约美国对中国的入侵企图以及防止日本军国主义再起及其对中国的侵略等,都有着非常积极的作用,为新中国营造一个和平稳定的安全环境提供了有力支撑。
  “一边倒”战略的提出与实践,深刻总结了中国革命的历史经验,适应了当时的客观外部环境,为新中国巩固在世界战略格局中的地位赢得了主动。一方面,新中国在受到美国和西方阵营的敌视甚至是战争威胁时找到了可以依靠的盟友,这个盟友不单单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国家集团,从而帮助新中国避免了可能遭受的干涉入侵而孤立无援的处境,渡过了诞生以后的最艰难困苦的岁月。并且,在随后爆发的抗美援朝中,我们也获得了巨大的支持,并最终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另一方面,新中国的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也得到了必要的物质技术支援,得到了急需的资金、技术、人才、管理知识以及各种机器设备、原材料等,“谁给我们设计和装备了这么多重要的工厂呢?美国给我们没有?英国给我们没有?只有苏联肯这么做,因为它是社会主义国家,是我们的同盟国家。”
  二、提出“中间地带”理论,寻求和结成广泛的反美反帝阵线
  二战结束后,美苏冷战格局开始形成,美国在反对共产主义扩张、反对苏联扩张的口号下,建立起一个规模空前的军事力量,把西方国家和一大批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纳入自己势力范围内。针对美国在全球推行的侵略政策以及对新中国的敌视和封锁,毛泽东于1946年提出了“中间地带”理论,他在会见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时说:“美国和苏联中间隔着极其辽阔的地带,这里有欧、亚、非三洲的许多资本主义国家和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美国反动派在没有压服这些国家之前,是谈不到进攻苏联的。现在美国在太平洋控制了比英国过去的势力范围还要多的地方,它控制着日本、国民党统治的中国、半个朝鲜和南太平洋;它早已控制着中南美;它还想控制整个大英帝国和西欧。美国在各种借口之下,在许多国家进行大规模的军事布置,建立军事基地。美国反动派说,他们在世界各地已经建立和准备建立的一切军事基地,都是反对苏联的。不错,这些军事基地是指向苏联。但是,在现时,首先受到美国侵略的不是苏联,而是这些被建立军事基地的国家。”“中间地带”理论隐含了反对美国的世界霸权意义,可以说,毛泽东是当时世界上最早指出美国在反苏幌子下实施其霸权计划的政治家之一。毛泽东认为,美帝国主义打着向苏联进攻的幌子,目的是争夺广大中间地带国家,但它的手已经伸得太长了,常常感到力不从心。毛泽东对广大中间地带的人民反对美国侵略的光明前景充满了信心。1955年,他指出:“目前美国在广大的中间地带,从东京到伦敦建立军事基地,把三百万军队中的一百万都钉在这些基地上,动都动弹不得。这不像是个打仗的架势。美国实行着实力政策,如果真的打起来,首先中间地带就完了。但是,这广大中间地带的人民中,亚非两大陆就有十四个亿,还有欧洲的人民,都是我们反对美国侵略的同盟者。”1958年又指出,美国到处驻兵,“这么几个兵,分得这样散,我不晓得它这个仗怎么打法。”他希望中间地带国家奋起反抗,以民族解放运动来牵制和削弱美国的力量,以局部战争来抑制全面战争的发生。他说:“我以为,美国人民和一切受到美国侵略威胁的国家的人民,应当团结起来,反对美国反动派及其在各国的走狗的进攻。只有这个斗争胜利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才可以避免,否则是不能避免的。” 
  进入到60年代以后,毛泽东敏锐地注意到了西方世界正在发生微妙而深刻的变化,美苏关系从此前的紧张状态不断升级转变为缓和和与紧张轮流交替,但两极格局并未改变,西欧在经济实力和政治自主性方面有了很大增长,亚非拉革命运动不断高涨等,这些促使他将“中间地带”理论进一步发展为“第二中间地带”理论。他把亚非拉发展中地区称为美苏之间的第一个中间地带,认为西欧、日本和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属于第二个中间地带。1962年1月,毛泽东在同日本友人的一次谈话中进一步分析了中间地带各国家的不同性质:“中间地带各国家的性质也各不相同:有些国家有殖民地,如英、法、比、荷等国;有些国家被剥夺了殖民地,但仍有强大的垄断资本,如西德、日本;有些国家取得了真正的独立,如几内亚、阿联、马里、加纳;还有一些国家取得了名义上的独立,实际上仍然是附属国。中间地带国家各式各样,各不相同,但美国统统想把它们吞下去。”毛泽东关于两个“中间地带”理论有两个基本点:一是重视和突出被压迫民族的力量;二是没有把资本主义世界当成铁板一块,比如,毛泽东指出,英国和法国是帝国主义,但它们是大帝国主义想吃掉的中等帝国主义国家,同美国有矛盾,所以是“人民的间接同盟者”。
  “中间地带”理论丰富了人们对于世界政治格局的认识,特别是它注意到了资本主义世界中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同美苏两国之间的错综复杂的矛盾关系,并以此作为理论的立论基点,从而在理论上解决了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在当时复杂的国家政治力量演化时局中,可以在寻求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同原来资本主义阵营中的一部分国家结成统一战线,与美苏这两个最大的国家压迫者进行对抗的现实问题,拓展了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活动空间。
  三、构想“一条线”战略,联合美国抗衡苏联
  60年代以后,苏联霸权主义不断扩张,变本加厉地把意识形态方面的分歧扩大到国家关系方面,并在中苏边境大量陈兵,挑起边境冲突。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全稳定,威慑苏联霸权主义对我的战争,毛泽东提出了“一条线”战略设想。1973年2月,毛泽东在同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谈话时提出,要搞一条横线,也就是纬度,划一条连结美国到日本、中国、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和欧洲的战略线。随后,毛泽东又在1974年1月会见日本外务大臣大平正芳时进一步提出,还要团结这条战略线以外的国家(即“一大片”),以抗衡霸权主义和侵略野心最大的苏联。同时他同欧洲领导人的谈话时,多次表示希望欧洲能够强大和团结。他认为,这是保证西方也是保证东方安全的最有效方法。基辛格在评价这种中美关系实际上的准结盟时说,中美已经心照不宣地结盟,阻止苏联在亚洲的扩张主义。在中美两国实现和解仅一年半的时间内,中美关系就由尖锐对立进展到实质结盟对抗苏联。后来,邓小平对此有一个具体的解释。他指出:“毛主席当时提出的国际战略有当时的历史条件。那是苏联在各方面都占优势,美国加上西欧都处于劣势,是很大的劣势。我们当时面临的形势是,从美苏力量对比来看,苏占优势,而且张牙舞爪,威胁中国。我们的判断是,苏联处于进攻态势,而且是全球性进攻,战争的危险主要来自于苏联。为了避免战争,毛主席提出了建立从日本经欧洲到美国的一条线战略,以对付苏联的挑战。美国同中国的关系改善了,日本和欧洲同中国的关系也改善了。”
  随着国际形势的发展,毛泽东面对更加复杂的战略格局,从当时错综复杂的国家政治力量分野的实际出发,依据各种基本矛盾的发展变化,特别是根据每个国家在国际社会中所处的经济地位、军事实力在国家事务中实行的政策,提出了著名的“三个世界”的理论,反映了毛泽东希望以第三世界为主体,建立最广泛的国际反霸统一战线,维护世界和平的强烈愿望,这是晚年毛泽东在统一战线理论上的重大贡献。1974年2月,毛泽东在会见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时,专门讲了关于“三个世界”的划分问题,他指出:“我看美国、苏联是第一世界。中间派,日本、欧洲、澳大利亚、加拿大是第二世界。咱们是第三世界。”还说:“亚洲除了日本都是第三世界,整个非洲都是第三世界,拉丁美洲是第三世界。”所以,“希望第三世界团结起来。第三世界人口多啊!”两个月后,经毛泽东认可,由邓小平在1974年4月于纽约召开的联合国大会第6届特别会议上,系统阐述了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划分思想。其主要内涵是:中国属于第三世界,要加强同第三世界国家的团结;同时,还要争取实现与第二世界国家的联合;在第一世界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中,发展与美国的关系,集中力量反对苏联的霸权主义。
  从思想方法上看,“三个世界”理论是毛泽东晚年向壮年时代的回归,但划分的标准已经不再是阶级与社会的性质,而是综合国力。“三个世界”理论明确了中国在国际格局中的地位,加强同第三世界联系,大大提高了中国在第三世界中的威信。同时,“三个世界”理论的提出,改变了战后两极体系的观念,使世界多极化的面貌明确起来。“三个世界”理论揭示了世界矛盾本质,顺应历史发展客观需要,为建立更广泛的世界反霸统一战线奠定了理论基础,更重要的是,当中美关系正常化启动之时,中国融入现代世界体系的进程也同时启动了,这就进一步扩大了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活动半径。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