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楚汉文化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楚汉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楚汉文化

试析汉画像石中的鱼图像

编辑日期:2013-12-26 10:45:32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试析汉画像石中的鱼图像

文·石  越  鱼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在原始社会时期,人们曾以渔猎为主要的食物来源,农耕文明以后,渔猎依然成为人们重要的生活方式。而汉画像石,为我们展示了古代人们对鱼的喜爱与崇拜。
  一、汉画像石中鱼的解读
  1、古代鱼的实用功能
  (1)食用
  在远古渔猎时代,鱼最基本的功能是食用,是人们最主要的食物来源之一。农耕文明以后,春秋战国时期,农业得到发展,粮食作物成为人们的主食,而鱼则被认为是珍贵的食物,只有在祭祀或者举行重大礼仪活动时才将鱼作为食物。《诗经》中有“韩侯出祖……其肴维何?炰鳖鲜鱼”的记载。到两汉时期,渔业生产有了很大发展,鱼不再是贵族独享的美味,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肉食。如庖厨图所示的挂在墙上的鱼,表明,鱼已经成为普通百姓的重要食物。 
东汉庖厨图 (徐州市铜山县汉王乡东沿村出土)
  (2)祭祀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祭祀在人们生活中有着特殊的地位,而用鱼来祭祀也经常在出土的汉画像石中有所体现。如鱼祭祀图:
东汉祭祀鱼(山东枣庄台儿庄地区出土)
  图中既刻有鱼又刻有香炉,祭祀氛围浓厚,这表明在汉代用鱼祭祀之风盛行。用鱼祭祀在汉代之前就出现,古代典籍中多有记载。“猗与漆沮,潜有多鱼。有鳣有鲔,鲦鲿鰋鲤。以享以祀,以介景福”(《诗经·潜》)。“是月也,命渔师始渔,天子亲往。乃尝鱼,先荐寝庙。”(《礼记·月令》)用鱼进行祭祀,是因为人们认为鱼具有避凶趋吉的作用,“汉楚王戊之太子在唐高宗营大明宫宣政殿时多次显形,乞改葬高敞美地,并望勿夺其身佩玉鱼”(《广异记》),用玉鱼随葬表明汉代人们认为鱼是吉祥之物。
  (3) 商品
   “鱼丽于罶(音留),鲿鲨”(《诗经》),“丽”通“罹”,落入的意思,而“罶”就是竹制的捕鱼器具,“鲿鲨”是一种鱼。如罩鱼图,出土于南阳市英庄东汉墓。一条小河从层迭起伏的山峦中流出,河上架有"彩虹"双拱桥。桥上左右二人执竿垂钓;桥下河水中数鱼游动,二人泛舟河面,一人荡桨,一人执网罩鱼。
  人们可以贩卖捕到的鱼类,补贴家用,甚至以此为生计。“九州名山川泽,所以出财用也”(《国语·鲁语》)。《史记·货殖列传》中记载齐鲁一带:“膏壤千里,宜桑麻,人民多文彩、布帛、鱼盐。”因此,汉画像石中的捕鱼图像也反映了汉代渔业的发达。
  (4)娱乐
  汉代人们捕鱼的方式有很多,就有执竿垂钓,或执竹笼扣鱼。不管是何种捕鱼方式,汉画像石上的捕鱼画面展示了当时人们轻松愉悦的生活场景,亦构成民间游乐习俗的重要内容,展示了当时平淡恬静的社会风气。
  出土于山东沂南县北寨村,图中三人身着戏服,手中持有类似今天摇鼓的工具并做摇摆动作,其中两人执一大鱼造型,大鱼之下又有一人,单膝跪地,用肩抗大鱼,表演场面可见一斑。汉代鱼戏图是一种由人装、扮成各种动物形象,并进行表演的活动,也即现代所称的假形舞蹈。这种表演活动大致有两种情形,一种是作为娱乐活动。如张衡《西京赋》中描绘:“熊虎升而拿攫,猿狖起而高援。怪兽陆梁,大雀踆踆。白象行孕,垂鼻磷囷。海鳞变而成龙,状婉婉以蝹蝹。”与画像石中描绘的鱼戏图相似,是以娱乐为目的的,场面恢宏。另一种是作为驱除灾病或者祭祀的仪式,如“傩舞”。《后汉书·礼仪志》中载:“自王、主、贵人以下至佐吏……载饰以蓋,龙首鱼尾,花布墙,纁上周,交络前后,云气画帷裳。”所以,汉画像石中出现鱼龙戏图,应该是受到鱼龙互变思想的影响。
  2、汉画像石中鱼的寓意
  (1)求雨
  鱼形象还经常出现在古代神话当中。如“河伯出行图”
  该图长154厘米,宽46厘米。石刻年代为东汉,出土于河南南阳卧龙区王庄东汉墓。墓室盖顶石。四大鱼拽引一车,车上高树华盖,一驭者双手挽缰绳,河伯端坐舆中。前水神执盾操刀,为河伯开道。左右各有一鱼相随,后二水神以鱼为乘骑,荷戟保驾护航,画间饰以云气、星宿,似出巡天河之意。“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起兮横波,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螭。……波滔滔兮来迎,鱼邻邻兮媵予。”(《楚辞·九歌·河伯》)。由此看见《楚辞》中描述的“河伯出行”与汉画像石中的图像基本一致。
  河伯在古代神话中经常被看作是“雨神”,因此,汉画像石中的河伯形象反映的是人们求雨的愿望。葛洪《西京杂记》中记载:“昆明池。刻玉石为鱼。每至雷雨鱼常鸣吼。鬐尾皆动。汉世祭之以祈雨。往往有验。”《酉阳杂俎》中记载:“黄鱼,蜀中每杀黄鱼,天必阴雨。”董仲舒《春秋繁露》中也描写了汉代求雨的过程:“春旱求雨……其神共工,祭之以生鱼八,玄酒,膊脯,择巫之清洁辩言利辞者以祝。”清楚的描写了汉代人们用鱼来祭祀,祈求降雨的过程。
  “鱼龙互化”观念古已有之,汉辛氏所著的《三秦记》中载,“每岁季春,有黄鲤鱼,自海及渚川争来赴之。一岁中,登龙门者,不过七十二。初登龙门,即有云雨随之,天火自后烧其尾,乃化为龙矣可见。”说明在汉代鱼化龙的观念已经出现,而龙同鱼一样也有降雨的作用,甚至随着农业经济的不断发展,龙的司雨地位逐渐超过了鱼。由于丰沛的降水能够保证庄稼的丰收,人们自然而然的将鱼视为吉祥之物。汉画像石上的“河伯出行图”和“雨神布雨图”等表达了人们希望雨水充足,粮食丰收的美好愿望。因此,河伯图、鱼图像在汉画像石上经常出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古代农业社会,人们认为鱼能带来降雨而丰收,因此鱼也逐渐被赋予丰收、富裕的内涵。 《诗经》中记载:“牧人乃梦,众维鱼矣。大人占之, 众维鱼矣, 实维丰年。”说明早在春秋战国时期,鱼就成为丰收的象征了。而且,鱼和“余”、“裕”等谐音,象征着富余和富裕,“年年有余”直到今天仍然是十分流行的祝福语。
  (2)繁衍生息
  汉画像石中经常出现鲤鱼绕莲的图像,如鱼绕莲图中的八条鲤鱼或四条鲤鱼围绕着莲花游动等,这些图像的出现与古代人们希望多子多福的观念有关。
  在古代,人们认为鱼生产的鱼子很多,而莲花中的莲子也很多,因此鱼跟莲花都有一个相同的寓意,即都象征着家族能够不断地繁衍生息,以达到多子多福。闻一多先生曾解释说:“用鱼喻男,莲与女,说鱼与莲戏,实等于说男与女戏。”这里的“男与女戏”实际上就是男女结合,繁衍生息的意思。在中国的传统剪纸艺术中,有一种剪法叫“娃开莲”,意为可接二连三地生孩子了。除此之外,在中国的瓷器上也有“鱼藻莲”的图像造型,西汉彩绘“三鱼纹漆耳杯”则有三条鱼口衔带叶莲蓬的图案。可见,“鱼莲造型”的繁衍生息的寓意。
  (3)向往自由闲适
  有些画像石的鱼图像十分简单,整个画面仅有一条鱼和一些纹饰,不排除其作为其他复杂画像石的一部分的可能,但这类简单图像画像石的数量不在少数,而且整个画面并无断裂痕迹,应该是作为独立的图画形式存在的。通过整理这类画像石可发现,这些画像石的构图方式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在画像石上只刻一鱼,周围空阔几乎无花纹,单鱼。另一种,略有花纹,鱼在其中,双鱼。
单鱼图                         双鱼图
  单鱼图,出土于四川省平武县。图面简单,在石框内有一条鱼,没有装饰花纹,空间很大。双鱼图,长22厘米,宽6厘米。漩涡纹充满整个画面,纹饰内有两条鱼。这类画像石整体给人一种空阔、自由之感,,因此笔者认为这种构图形式,表达的是人们对于鱼的自由逍遥生活的向往。
  鱼的自由闲适的生活状态很早就受到古人的关注,并通过写鱼来表达自己的情感。《诗经》中有:“鱼在在藻,有莘其尾。王在在镐,饮酒乐岂。”庄子对惠子说:“鯈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庄子·秋水》)也是出于对鱼自由快乐的羡慕。《世说新语》中记载,南齐梁简文帝入华林园,对身边的人说:“会心处不必在远,翳然林水,便自有濠、濮间想也,觉鸟兽禽鱼自来亲人。”唐代诗人白居易《点额鱼》一诗中“见说在天行雨苦,为龙未必胜为鱼。”可见,鱼也被认为是快乐之物,当然快乐是建立在自由基础之上,鱼作为自由快乐的象征,从春秋战国一直延续到唐宋仍为文人所乐道。因此,汉画像石中,通过表现鱼的自由自在生活状态,表达对自由闲适生活的向往。
  二、鱼图像出现的社会原因
  信立祥先生谈到汉画像石区域分布时说:“这与当时这些地区经济、文化的发达有着直接关系。”(《汉代画像石综合研究》)照此说法,汉画像石的题材内容与当时的社会经济文化有密切的联系。鱼图像的出现有深刻的社会原因。
  首先,捕鱼图像广泛出现在汉画像石中,与汉代朝廷的“驰山泽之禁”的政策有关。商鞅变法之后,山泽之地为国家所有,“至秦则不然,用商鞅之法,改帝王之制,除井田,民得卖买,富者田连仟伯,贫者亡立锥之地。又颛川泽之利,管山林之饶。”(《汉书·食货志》)国家对山泽地统一管理,独占山泽之利,平民不得随意采伐渔猎。楚汉战争之后,西汉社会经济特别是农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出现严重的财政危机,统治者为开辟财源,解决财政问题,“开关梁,驰山泽之禁”,这一政策开汉代“驰山泽之禁”先河,文景时期也延续了这一政策,“夏四月,大旱,蝗。今诸侯无入贡。驰山泽。”(《汉书·文帝纪》)虽然汉武帝时期,一度将山林收归国有,但在武帝之后,“各帝均以驰山泽、教民植树及劝农桑为务。”汉代的“驰山泽之禁”的措施使得平民捕鱼成为可能,一方面丰富了民众的日常生活,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另一方面,也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发展。
  其次,两汉时期自然灾害频繁,而在以种植业为主的小农经济中,旱涝灾害成为主要的自然灾害。在苏、皖、豫地区,尤其以旱灾为主,旱灾的频繁出现,使得靠天吃饭的农民希望天能降雨,求雨便成为祈求丰收的重要方式,而鱼作为雨神的化身,自然成为求雨的对象。因此,在苏皖豫地区出土大量的河伯出行图或者鱼图像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再次,东汉中后期,宦官当权,无休止的压榨百姓,加之民族矛盾尖锐,政府不断征兵对少数民族地区作战,高赋税、广征兵成为人们身上的桎梏而不能摆脱,人们渴望无忧无虑自由闲适的生活愿望破灭,只能寄希望于画像石表达出来。另外,当时官僚政治极度黑暗腐败,正直清廉的官员受到排挤和压迫,处于惶恐之中,与鱼无忧无虑的生活环境形成鲜明对比,使得他们产生对鱼的羡慕之情,残酷的现实和官僚生活也是鱼汉画像石大量出现的重要原因。
  最后,祥瑞思想和神仙思想的流行也是鱼图像的原因之一。两汉思想发展史是黄老思想和儒家思想的斗争史,汉初,统治者实行黄老的无为而治,到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思想成为封建社会的正统思想,而黄老思想失去了正统地位后,在民间寻求生存土壤,并逐渐与民间宗教结合,获得了广泛的群众基础。以董仲舒为代表的儒家学派用祥瑞思想联系天人关系,“天之所大奉使之王者,必有非人力所能致而自至者,此受命之符也。天下之人同心归之,若归父母,故天瑞应诚而至。”因此,人们渐渐的接受了祥瑞思想,而鱼被认为有风调雨顺、繁衍子嗣和辟邪之意,被视为祥瑞之物。同时,由于黄老治学之士大多为神仙方士,得道升仙思想成为黄老思想的主流思想,并逐渐为人们所接受。所以,鱼在汉代成为沟通人界与仙界的使者,多被刻画在墓门或石棺上。
  总之,汉画像石鱼图像只是汉画像石的冰山一角,只有对其不断的研究和解读,才能更加准确的了解古代文化,才能更好的继承和弘扬我国的优秀传统文化,这也是研究汉画像石的意义之所在。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