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方志之窗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方志之窗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方志之窗

民国时期的徐州纺织业

编辑日期:2013-12-26 10:48:48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民国时期的徐州纺织业

文·张忠泰  民国时期徐州纺织业较为发达,棉纺织、缫丝、服装鞋帽均有涉猎,且稍有规模,不但有上百人的公营工厂,也有几人十几人的手工业作坊。设备上织布使用从日本引进并改进的铁木机,织袜用上了织袜机,缫丝用上了缫丝机,服装加工用上了缝纫机等半机械化、机械化的机器设备。产品上有一定技术含量的柳条花布、提花线毯、宽织被单、徐呢、徐绸已能生产,并形成以织布、缫丝、印染、成衣系统化的产业链。
  公营工厂起步早,带动了织布、针织、染色等各业的发展。光绪卅一年(1905年),清政府徐州道尹袁大化在徐州夹河街开办“劝工厂”,以本地棉花作原料,用铁木机生产柳条花布、白穗花毯、毛巾、徐呢、徐绸等。袁大化自任经理,工厂有手拉木机和铁木机10台,工人100多名,这是徐州最早的纺织工厂。该厂是慈善工厂,主要是为无生活来源的贫苦民众提供就业机会,该厂的产品虽然在本埠受到百姓青睐,但是终久竞争不过洋纱洋布的倾销,开业不足4年即倒闭。劝工厂是清末时期实业救国政策下开办的工厂,技术先进不说,也有相当规模。此后,民国时期的徐州纺织工厂或作坊中没有超过这家工厂规模的,这家工厂对民初的棉纺织业的发展起着奠基作用。民国八年(1919年),江苏省实业厅在徐州创办江苏省第七工场,厂址在今天的快哉亭北的新华印刷厂,厂长为清末举人同盟会会员徐致堂。徐致堂辞职后南京人沈子莲接任。该厂有场房10间,设有织布、提花等科,有手拉机80张,铁木机2张,楼子机4张。原料多用日本、印度进口纱,产品质量花色较好。该场招收徐州较为贫困之家的子弟,年龄在15至20岁的青少年,入场学艺,供其衣食不计工资,许多穷困户家长纷纷托人介绍送其子弟,只要商店或知名人士保荐,即可入场,惜规模不大,所收无多。该厂分为纺纱、织布、织袜等部分。纺纱用纺车“打芦轱”,织布为木机,所织均为窄幅“土布”,织袜用手摇机,该场生产的带提花线毯是徐州人最喜欢的被单,被单上有鸳鸯戏水、松鹤、双鹿等图案,民国十九年停办。
  民国七年(1918年)潍县人王吉卿在西夹墙(今建国路与中山路交叉西北角)开设福盛茂作坊,有铁木机4张,该作坊兼从潍县批购一些布匹来徐州出售。同年潍县人傅新年在豆腐巷(今欧洲商城),开设同祥盛作坊,后迁移至彭城路南须(今户部山步行街南端)有铁木机10张,楼子机6张,股东3人,傅新年是其中之一。该作坊在徐州沦陷后铁木机发展到12张,并有合成机2张,工人学徒发展到40余人,该作坊也兼售潍县布匹。民国十四年(1925年)淮县人易文才在莲花井开设同聚德作坊,后迁移到彭城路西。有铁木机1张,发展到铁木机2张,徐州沦陷时迁到石磊巷,织机发展到4张,工人有10人。该作坊主要生产小洋布、白洋布、条子布等。虽然价格较贵,但布的质量较好。同年,徐州人沈钟歧在奎山开设久达织布工厂,有铁木机4张,不久发展到5张,主要织宽幅白布和条纹布、宽格布、洋合布等。沈钟歧曾在第七工场学习机织和提花,学成后在工场任工师,懂业务,善管理,工厂发展较快,技工、学徒最多时达30人。徐州沦陷时停办,抗战胜利后改为宝丰织布作坊、厂,规模远不如以前,解放后改名为沈记作坊。民国十六年(1927年)潍县人房健飞在钥匙巷(今艺波巷)开设鸿利源作坊,有铁木机5张,工人5名。房健飞善动脑筋,织鞋面布,用铁木机改宽织2.8尺宽布和6尺宽的被单;能依照太平洋被单画图样,会刻花板,会染色且不掉色;同时采用新技术,用电力带动铁木机。由于他在织布上有一套独特的技术,后被选为织布业同业公会监事。
  徐州沦陷后,民国卅年(1941年)赵雪琴在马市街开设和盛纱庄,后在中枢街开设赵记作坊,有铁木机6张,工人有20人。
  抗战胜利后,民国卅五年(1946年),徐州人刘开俊在莲花井开设刘记作坊,有铁大机6张,作坊除织布外,还能用换框核技术织腿带、手帕等,工人10人。同年,云龙山兴化寺主持习三(名吕超,后升为方丈)出资与刘德臣合作在寺南禅院开设织布作坊,有铁木机10张,用和尚做工,加上学徒工共有30多人。民国卅七年(1948年),学徒出身的徐州人耿玉坤联合一二十家织户在余窑开设胜利织布厂,有铁木机50余张,工人上百人。
  作为针织的织袜和毛巾业起步也较早。民国初年(1912年),张慈秀从军阀张勋部下手中购到1台织袜机,开设张天星作坊,这是徐州最早的织袜作坊。此后有3家织袜业作坊相继开业,原料多用10支、20支印度或日本洋纱为主,本地纱采用不多,每机日开织袜子30打。民国十年(1921年)发展到15户,有袜机17台。徐州沦陷后发展到30户,有袜机70台,抗战胜利后,织户有所增加,但不久发生内战,物价飞涨,袜业萧条。
  民国初年,徐州织毛巾的作坊有周记、秦记、运记、华记数家,织机为脚踏手拉木机,每机每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可织毛巾5打(60条)。因徐州离产纱城市上海、郑州较近,改用洋线织毛巾,质量提高,生意好。到民国十年(1921年)左右,徐州已有10家毛巾作坊,至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发展到30余家,织机近40张,工人百余人。徐州沦陷,日本人禁止物资外流,限价销售,桎梧了生产,大多数毛巾作坊在半停业状态,尚能维持的作坊不足20家,工人50人。抗战胜利后,毛巾业有利可图,发展较快,恢复到了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的水平,有毛巾作坊30家。内战后,物价不稳,城乡交通断绝,毛巾业停业半停业占一半以上。
  印染是棉纺织后道工序,但是此业历史悠久,在《尚书·禹贡》中记载,夏代已开始使用天然染料染细绢了。民国初期开始使用人工染料印染坯布,主要有姜记、义和、丽源长、王记染坊,这些染坊有大有小,大者用工10多人,少者1、2人。工艺操作一般为植物性染料,用热水或土碱退浆,使用锅煮、棒搅、缸浸等方式浆色,然后用竹竿挑晒。染布以土布为主,多数染成蓝色、青色或灰色。民国时期最大的染厂为建华染厂,由孙德良于民国卅一年(1942年)左右在中山路南段开设,有染糟、染缸、压光机等设备,从业工人30余人。民国卅二年(1933年)淅江绍兴人陈子仲在大同山开设前店后坊大上海洗染店(原名为凡尔登洗染店),主要为手工作业,讲究洗、染、织的质量,土法操作,在大染缸里染布,有7名工人。至民国卅六年(1947年),徐州织布作坊、工厂共铁木机达300多台,从业人员约2000余人。
  缫丝行当“老字号”。缫丝业到了民国已经经历了几代人奋斗,明末安徽泾县的丝绸业开始传至徐州,并在徐州得以发展。至徐州沦陷前,已发展20余家。最大的一家为陈聚兴丝线作坊,地址在爱国巷21—23号。由安徽泾县人陈显渌创办,此时由他的七世孙陈嘉鼐经营,产品主要有丝线、辫子穗、帽子穗、筛面粉罗底、丝腿带、妇女发网和包头巾等,主要产品是丝线、细者绣衣、绣鞋帽,粗者作女子头绳扎辫子。当时,长江南北有不同的缫丝车,江南用的是南缫丝车,江北用的是北缫车。陈家使用的南缫丝车,南缫丝车效果好但操作起来难度大,且体力消耗大。因此一般由男女操作。操作时,煮茧锅另立一旁,将煮好的茧盛在加有少量温水的盆中再进行缫丝,此法叫冷盘缫丝法。用这种方法缫出的丝比热者有精神,而又坚韧,可防止煮茧太热而至丝胶脱净。因陈家作坊使用先进的操作方法,产品的质量优于一般缫丝作坊,因此,陈聚兴作坊的新产品极为畅销。陈聚兴作坊全家人参与之外,还聘用了10多名徒弟。民国时期有实力的作坊还有西盛丝线作坊,该作坊在南门内,今彭城路南端,这个作坊是清光绪二十年本地人李凤伦开设。李凤伦在外地学习缫丝技艺,其本家兄弟李凤桐曾在陈聚兴作坊学徒,满师后在西盛丝线作坊作伙计。作坊有作坊4、5间,门面3间,除批发外,兼零售,附带经营洋麻襟货。李凤伦病故后,由其子李继尧继续经营。民国十六年(1927年)传至李凤伦之孙李广志经营,李广志经营后将作坊扩充十余间,从业人员达到10多人。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徐州成立制丝业同业公会,后改为丝茧业同业公会,李广志为理事长。还有陈三阳丝线作坊,地址在现在的彭城路宽段北段,也是在清光绪年间起步。主要生产辫子穗、丝线带等,当时的销售对象主要是八县来徐参加科举考试的生员,民国后,停止了科举考试,为此陈三阳的作坊便遂即衰落,至徐州沦陷时关门大吉。
  服装业追“新潮”。民国时期服装鞋帽业的新潮是说其面料和做功上新颖时尚,特别是服装业在面料和做功上更胜一筹。当时的国民党高级军官刘峙、顾相同及其下属的军长、师长均在徐州做过将校呢、罗斯福呢军服。
  民国时期,做中服的不得兼做西服,做西服者不能兼做中服,形成行业的潜规,且中服产生的早,西服晚。做中服的缝纫店称作成衣局、估衣局和成衣店,而估衣店是出售旧衣的商店,旧时穷人等钱用,将旧衣拿到估衣店作价拿到衣服的半价款,无钱赎回,就由估衣店出售。成衣局、成衣店主要做的衣服男是长袍马褂,女是旗袍,还有劳动人民穿的短褂、长裤,以及万民伞、万民旗、马车套、门帘、寿衣、棺套等。
  光绪初年翟熙公、吴广发在二府街(今中枢街),陈贵芝在统一街开办成衣局(裁缝店)。至民国初年城区开业的成衣局有20余家,比较有名的是张玉胜,罗慧友、翟为山、翟为涛、肖庆记及义合等成衣局。民国十年(1921年),服装业有了同业公会,会长为翟为山,罗士绪为副会长,此后刘贵银接任会长。民国十五年,徐州又有一些成衣局开业,其中,朱庆明开设的锦绣成衣局在彭楼街(今彭城路北段)营业,起先以他人过道当作坊,租缝纫机一台,后来有门面一间,购买缝纫机一台,他的妹妹朱庆荣14岁就在店中学徒,学成后在店中干活。徐州沦陷前一年,迁至中枢街,因当时成衣局已改名为成衣店或服装店,锦绣成衣局也改名为锦绣服装店。徐州沦陷时朱庆明病故,朱庆荣继任老板,因当时在徐州女人当老板有只有她一个人,而且技艺精巧,对服装裁剪适体,对女式服装上的花卉、飞禽、瓜果、铜丝盘化钮扣等能点缀得当,营业有所发展,增购一台缝纫机,聘请4名机工。
  徐州沦陷时期,又有一些成衣局开业,其中徐州人欧彦生所开设的欧记时服店比较有名,开业时因资金短缺,将店门板卸下作案子,做活时用被单铺在门板上。欧记时服店在大同街中段,地段好,生意也好,承做四季中服,可根据顾客的体型、肤色和爱好等特点来确定选料配色,为剧团制作的服装更是款式新颖别致。欧彦生先后招两徒弟学艺,招临时工做盘扣、盘花、缭边等活,按件计算工资。抗战胜利后,穿中山装和西装较多,中服业逐渐衰落,中服业者也兼作制服,引发西服业的不满,常发生争吵。至徐州解放,全市有中服业152家,从业人员在200人以上。
  民国时期的西服服装店发展较晚,民国14年(1925年)军阀孙传芳的部队进驻徐州才开始有了西服服装店。最早加工西服的服装店是宁波人毕某在太平街开设的新大洋服店,该店民国初年开设,有一名徒工,先是做中服生意,制作布军装、毛料军装、铁路和邮电制服、学校的童子军装,以及呢料大衣等。民国十四年(1925年)开始制作毛料西服为主的业务。毕某死后,他的徒弟吴永敏邀请任廷相、吉文烈、王玉清、杨启新、黄家汉、郑良玉等七名股东在大同街钟鼓楼开设亚美洋服店,每人伪币100元,业务以毛料西服为主做来料加工。后吴永敏、任廷相、吉文烈、王玉清离开亚美民国卅三年(1942年)在淮海路南今(老东门)西开设亚东洋服店,吴永敏为经理,吉文烈负责裁剪、收货,任廷相和王玉清则在楼上作坊带领干活。亚东洋服店有两间门面,一个玻璃橱窗,橱窗内摆设洋服衣料、穿着洋服式样的人体模型、洋服样本。店中悬挂扎好的衣壳样子,裁剪处有样本,后门角有穿衣镜两面,以便顾客试样。作坊内有十几人干活,业务比较发达。亚东所制洋服衣料全是呢绒即毛料,当时使用的毛料有毛哔机、毛华达呢、海力蒙、花呢、凡立丁、派力斯、直贡呢、以及美国将校呢、克罗丁、罗斯福呢等。徐州沦陷时期及抗战胜利后开业的洋服店还有新生、裕兴、美丽、同太、协同、恒利、太东、大华等20余户,到民国卅六年(1947年),在徐州城内各类服装业户279户,从业人员多达1200人。
(责任编辑:蒋广会)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