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徐州是京杭大运河的枢纽城市

编辑日期:2013-12-26 10:50:32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徐州是京杭大运河的枢纽城市

文·李洪政  (一)京杭大运河的开通
  明朝的京杭大运河北起北京,南至杭州,经今北京,天津两市及河北、山东、江苏、浙江四省;沟通了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全长1794公里。全程分七段:北京市区到通县段称通惠河,通县至天津段称北运河,天津至临清段称南运河,临清至台儿庄段称鲁运河,台儿庄至清江段称中运河,清江至扬州段称里运河(古称邗沟),镇江至杭州段称江南运河。明朝永乐九年,1411年,京杭大运河已经全程开通,它对明朝南北经济和文化交流起到了重大作用(《辞海》629页)。
  但是,它的开通是很不容易的,当时遇到诸多困难,其中的关键困难是如何开通“鲁运河”,因为济宁至临清之间没有自然水道可以直接借用。需要开凿新河道,这就要引水通过山东南旺。然而南旺“地特高,谓之水脊”(《读史方舆纪要》),南旺没有水源供水。多亏汶上老人白英提出建议;在山东戴家村筑坝,“横截汶水”,可以给南旺提供水源。汶水,今名大汶水或大汶河,源出山东莱芜县北,西南流,会牟汶、北汶、石汶、柴汶直今戴家村坝。戴家村在今山东汶上东北,明朝政府接受了白英的建议,在山东戴家村筑坝,“横截汶水,别开引河,使直趋南旺湖”(《辞海》1824页)。在南旺建立了分水枢纽工程,通过河闸控制,将汶水一分为二,七分北流,三分南流,即所谓“七分朝天子,三分下江南”,运河由此才得以南北贯通,鲁运河也因而被称为闸河。
  (二)徐州是京杭大运河的重要枢纽城市
  明王朝利用运河将南方的粮食和货物源源不断地运到北京和北方各地;大运河既是明朝的经济大动脉,又是明朝的交通大动脉,大量官员、商人和老百姓通过运河来往于各地;同时,它又具有举足轻重大的军事功能。徐州由于地处京杭大运河的中间段,黄河又是在徐州和运河交汇;徐州既是民船的交粮地,又是官兵接运处,舟车鳞集,贸易兴旺。徐州因此成为京杭大运河上最重要的大码头,既是航运枢纽,也是商业枢纽和军事枢纽。正因为如此,所以明朝政府在徐州设立了参将府、按察分司、户部分司和工部分司等重要管理机关,以及漕粮储运的广运仓。徐州参将府“隆庆三年设,奉敕提调徐州、徐州左、大河、宿州、归德、武平、睢阳、陈州、曹州、颖州等卫,滕县……等所官兵及诸民兵。”(《徐州志》)徐州参将府管辖范围很广,北至山东鄄城、曹州(今菏泽)、滕县一带;南至宿州,西至今安徽砀山、河南商丘、永城等地,约与今淮海经济区范围相当。其中的徐州卫、徐州左卫驻守徐州,大河卫负责大运河的保卫工作。徐州按察分司属山东按察司,负责整饬徐州兵备兼督理屯田河道副使莅事之所,正德六年始置,嘉靖初增屯田、河道、漕运,统徐州、徐州左、邳州、宿州、淮安、大河、高邮、扬州、仪真、沂州等十卫五所。连淮安卫、扬州卫都归徐州按察分司管理。可见徐州的地位非常重要,它对于明朝的经济和军事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中坚作用。
  徐州当时很富裕,商业发达,市井繁华,店肆林立,街巷交错,有街十四、坊二十一。“万历六年,户三万七千八百四十一,口三十四万五千七百六十六”(《明史》卷40)徐州的外地人很多,“一切布、帛、盐、铁之利,悉归外商”,“百工技艺之徒,悉非土著。”(《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卷171 《徐州民俗考》)徐州历来是军事重镇,“汴泗交流,山岗四合,接齐鲁之疆,通梁楚之道,诚南北之咽喉,攻守之要区也。”(《读史方域记要》)故明朝徐州驻有两卫军队:徐州卫和徐州左卫。徐州卫的经历司设在徐州东察院,前不久,在大同街建设工地地下发现了徐州卫“经历司”的遗址,还发现了石碑和许多文物,石碑上有徐州卫“经历司”的名称,即是实证。
  (三)黄河给京杭大运河带来的利与弊
  宋建炎二年,1128年,东京留守杜充于滑县西南人为决河,遂使黄河东决夺泗入淮。自后河道极为混乱。总的情况是:重要决口西移,正流不再经过河南浚县、滑县间。经常数道并行,彼此迭为主副。东流则或由马颊河,或由徒骇河、或由北清河(今东平以下黄河)入海;南流则夺泗、汴、睢、涡、颖等水由淮入海。初以南流为主,东流为辅,终于尽断东流。南流诸道中又以自今河南原阳乱汴、睢故道,东出徐州由泗入淮为主。明朝万历初,潘季驯治河功成,才尽断旁出诸道,把金元以来,黄河东出徐州由泗夺淮的主流固定下来。此后280年,虽经常发生决口改道,不久皆引归故道。(《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 1980年第一版 2058页)
  由于黄河在徐州流入泗水,而这段一百多里的泗水又被京杭大运河借用,因此黄河与运河的交汇口就在徐州。嘉靖末年和隆庆年间黄河口原在徐州垞城,由于河道淤塞,郎中陈瑛建议移黄河口于垞城东八里,称为新河口。万历十一年新河口正式开通。据《明史》卷81记载:“先是汶泗之水由垞城会黄河。隆庆间,浊流倒灌,稽阻运船,郎中陈瑛移黄河口于垞城东八里,建古洪、内华二闸,漕河从古洪出口。”所以新河口又称“古洪口”。同治《徐州府志》记载:“万历十一年三月,以徐州戚家港流急,开新渠,建闸境山曰梁境闸,新河中闸曰内华闸,新河口闸曰古洪闸。”
  黄河既给大运河提供了水源,同时也给大运河带来了重大的灾难。据《明史》卷83记载,明朝总河尚书朱衡早就向朝廷报告:“河出境山以北,则闸河淤;出徐州以南,则二洪涸;惟出境山至小浮桥四十余里间,乃两利而无害。”这个报告明确指出黄河通常都是在徐州境山以南,小浮桥以北的四十余里间流入运河的,这样,运河就可以正常通航,因为这里的地势较陡,水流较急,黄河携带的泥沙不容易堆积。同时,朱衡也指出运河会发生的两个大危险:一是黄河南徙。即黄河在徐州以南流入运河,则徐州洪和吕梁洪(常称为二洪)就会干涸,“淤沙无水”。明朝时期的确发生过两次“黄河南徙”事件,据《明史》记载,嘉靖十九年发生过一次,但不到一年黄河即归故道,不是什么大问题。另一次黄河南徙发生在万历廿四年秋,持续到万历卅四年,长达十年之久。明政府虽采取各种措施,运河只能时通时断,徐州段运河“淤沙无水”的严重问题一直困扰着明朝政府。明政府为此曾几次撤换漕运尚书,治河尚书刘东星为此忧瘁而死。
  据《明史》卷84记载,万历廿四年秋“河决黄堌口”,万历廿五年“四月,河复决黄堌口,溢夏邑、永城,由宿州符离桥出宿迁新河口入大河。”“二洪告涸,运道阻塞。”《明史》卷85载万历廿五年后“河大势南徙,二洪漕屡涸”。万历廿八年“徐邳间三百里,河水尺余,粮艘阻塞。”万历廿九年更为严重,“全河尽南注。河身变为平沙,商贾舟胶沙上”。可见这一次黄河南徙给大运河带来了重大的灾难。
  再一个危险是黄河北徙,如果黄河在徐州境山之北的任何地方流入运河,则山东运河就会断流。这是因为山东地势坡度不大,黄河所带的泥沙会淤积起来,阻断通流。幸运的是明朝没有发生过这等事件。但是,清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北徙了,改由今道出海,运河堤被冲毁,汶水被挟东流,运道枯竭。清朝光绪二十七年,1877年,漕运停止。不久,自黄河北至临清一段运河,全部淤成平陆。由于那时海运已经开通,清朝政府也就不在意大运河的漕运了。2008年8月徐州晚报曾经组织了一个参观团,在济宁北的南旺亲眼目睹了运河的分水龙王庙,也亲眼看到了朱衡报告的后果:那里的运河已经淤塞成为平陆。
  值得注意的是文学名著《金瓶梅》全面记述了徐州大运河的种种特征,利用大量的地理事实和历史事件证明:它所写的故事叙事地点“清河”实是徐州,“临清码头”实是徐州的房村码头。《金瓶梅》为我们留下了难得的珍贵历史资料,既记述徐州是明朝京杭大运河的枢纽城市;也记述了黄河南徙给大运河带来的重大的灾难。
  (四)徐州京杭大运河的历史变迁
  为了避开黄河南徙给运河造成的严重危害,明朝政府早就有一种治河设想,从邳州的“泇河”开凿一条新河至微山湖,以便运河的船能通过这一条新河道航行,这样就可以避开徐州黄河和二洪之险,彻底解决黄河南徙阻断运河的大问题。总河侍郎李化龙于万历卅二年,1604年,开通了从夏镇(今山东微山)李家口,至邳州的“泇口”与“泇河”接通。再通过“泇河”引运河水东南流,南至直河口(在今皂河集西)与原运河接通。这一航道长约二百六十余里,从此避开了徐邳间三百余里“淤沙无水”的河道,达到了“尽避黄河之险”的目标。“运道由此大通”(《明史》卷85)。这时的徐州运河虽然已经通航,但是 “行旅不复取道彭城。其管洪主事,高枕空垒,无一客可延接矣”,“军民二运,俱不复经,商贾散徙,井邑萧条,全不似一都会”(见《万历野获编》的记载)。从此可见新运河通道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但是,徐州的政治、经济地位却由此严重下降。邳州从此取代了徐州的地位,成为京杭大运河的枢纽城市,其时间长达二百五十年之久。直至清咸丰五年,1855年,发生了黄河北徙事件,黄河才改由今道出海;同时,由于黄河改道裹走了汶水,山东鲁运河枯竭,京杭大运河再次阻断,鲁运河大部分运道淤塞。虽然如此,由于清朝已经开辟了海运,清朝政府也不再治理。
  清朝末年,1911年,津浦铁路开通,徐州才逐渐恢复了元气。陇海铁路的开通,更使徐州成为交通枢纽。现今徐州已是江苏三大都市圈的中心城市,邳州已经是徐州的一部分,运河的一条分支也直接通过徐州的贾汪区。国家正在为大运河申报世界遗产而努力,运河复兴了,而运河城市也即复兴。值此大好时机,徐州应该义不容辞地积极争取自己应该有的京杭大运河枢纽名城的历史地位。这对于展示徐州的历史文化,迅速发展壮大徐州的经济,让徐州人民尽早过上富裕生活,都有重大的意义和作用。
  从当前情况看来,应该说:徐州作为京杭大运河的枢纽城市已经有六百多年的历史,应该分成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明朝京杭大运河开通至明朝万历 三十二年,1604年,大运河通过徐州的新河口、徐州城、徐州洪、吕梁洪、房村码头,直达邳州、新沂,直至清江;再通过里运河接通京杭大运河。
  第二阶段从明朝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开始至现在,徐州京杭大运河改道经由山东微山李家口,通过邳州“泇口”与“泇河”接通,再通过“泇河”东南流至直河口(在今皂河集西)与原运河接通。而且,由于大运河已经启动了微山湖西线通道,京杭大运河的通道直接经过徐州贾汪区和郊区,徐州境内仍在使用的运河长达二百多公里。因此,可以开展徐州京杭大运河旅游参观事业。
(责任编辑:李世明)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