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方志博览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方志博览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方志博览

古留城考

编辑日期:2014-6-3 15:24:22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古留城考
文·蒋九贞
  古留城,铜沛一带地方民间传说最多。据说,南起垞城,北到薛城,有一溜十八城,留城在垞城北,十八城里靠南的地方,是十八城中最为繁华最是兵家必欲占之地。刘邦和张良就是在这个地方第一次见面,正式开始攻秦掠地与项羽争雄。
  现在的留城早已不复存在,然而,它的“影子”却至今不退。
  据《徐州府志》载,留地是古徐国的地盘。帝尧之后,夏商周均以国存。《竹书纪年》载:“帝尧八十七年初建十二州,大彭、留属徐。”(帝尧八十七年即公元前2333年至前2234年之间)。这里的“徐”是九州之一的徐州,帝尧时九州变为十二州。那时,我对九州的徐州以及古徐国可以说一点知识都没有,但是却确认了“留”的确在历史上存在过。后来,知识渐丰,便有了关于古留城的认识。知道留是古封国名,始于唐尧时代。其后几经置废,或为邑,或为县,或为国,至隋末并入沛县版图。
  留城故址,约在沛城东南五十里,徐州市西北七十里左右,在今天的沛县五段镇与铜山马坡镇交界一带,东临微山湖,那是靠近微山湖的一片狂野里,四周平坦,惟有一块地方凸起,尚有残砖断瓦。现在记忆,这个地方应该在沛县的五段地界,铜山的马坡和沛县的五段“地连边屋搭山”。据《五段镇志》载:三段村东北有留城故址,是汉张良的封地。留城故址有龙兴寺,是汉高祖刘邦与张良初次相会的地方。1937年前,江苏省国民政府考古单位,曾在此挖掘过,现挖掘痕迹仍可见。留城故址有两段碑,一是天后庙碑,天后是水神,想是古泗水两岸人民为防水患所修,修于明隆庆年间,现存魏庙镇房村。一是龙兴寺碑,修于明嘉靖年间,现已淹没。据老年人回忆,此碑早已残缺不全,仅能分辨出龙兴寺和嘉靖年字样,因此碑发现在三段村东南,可能为刘邦与张良相会留城南。1958年后,多次在三段村东挖河时,不断发现明朝时的遗物,如张氏家庙碑和各类庙宇碑,以及各种瓷器等生活用具。
  又据记载,留城在微山岛西南六公里处。繁休伯《避地赋》:“朝余发兮泗州,夕余宿兮留乡。”古人考证,泗州、留城均在泗水之滨,留乡即留地、留城。《水经注》云:“泗水从湖陵城东南,又东过沛县东,又东南流,径广戚县故城南,泗水又径留县,而南径垞城东。”春秋时期,沛、留均为宋邑。《武阳志余载》:“留城在淹城东五里处,大小如淹城之内城。”据当地《窦氏宗谱·淹城记》说:“相传吴越争霸,越子为质于吴,被拘于斯,不得还国,自哀其羁縻之情,乡思之切,因以淹、留名城。”可惜此遗址于1978年被平整土地后改为农田,现痕迹无存。
  秦二世二年(208年。一说三年)正月,东阳宁君秦嘉在留县立景驹为楚王,沛公刘邦前去谒见,道遇张良,遂同去拜见楚王景驹,并请兵以攻丰邑。张良说过:“始臣起下邳,与上会留,此天以臣授陛下。”(《史记·留侯世家》)讲的就是这件事。沛公、张良会于留,居景驹处。其间,沛公尝与秦将章邯战于萧县以西地区,一无收获,收兵退聚于留城。自是,张良遂从沛公。留城,即是此地。
  也有认为,直至当代,留城还淹没在微山湖底,这个说法不能成立。以上的考证说明,留城确在微山湖西岸,现在的沛县五段镇境内。那么,为什么历史记载甚至民间传说都是沉入湖底了呢?笔者分析,此说并不矛盾,盖因为湖床有所变动故也。
  清代之前,微山湖西岸毫无疑问要比现在往西得多。清廷曾国藩建议山东移民微山湖西,郓城等地农民举家被赶来“围湖造田”,开发微山湖,“跑马划线”,形成了湖西“一溜十八段”。那时,微山湖是在现在的西湖岸以西若干里路的。清末民初,部分蒋姓从大庙的孤山移居“北湖”(孤山人把蒋家在微山湖的湖地说成“北湖”),因为这里是的湖地,蒋姓的祖辈在湖地中间建了这么一个村庄,给村子命名为“×塘”。“塘”者,顾名思义,那原是一片“汪塘”。“汪塘”是我们地方方言,意思是汪洋,一片水乡,“塘”是水塘。可见蒋姓老家的所在地以前也是在微山湖里。
  1957年,微山湖发大水,蒋姓家的人们都扶老携幼,赶猪牵羊,大车小辆,往西迁移,避其水患。那时的微山湖西岸并非现在的地方,而是在二三里到四五里之外,靠近村庄不远的地方。当时的“段里”,一溜十八段,都是紧挨着浩瀚的湖面的。为了根治水灾,1957年在村西修筑了“苏北防洪大堤”,1958年后,时徐州地区专署举全地区之力,又在“苏北防洪大堤”东约三四公里的相对平行线上修造了微山湖防洪大堤。原来的西湖岸(称之为“老湖堰”,而称现在的微山湖防洪大堤为“新湖堰”,老湖堰至新湖堰约有一公里多到两三公里不等)现在也基本不存在了,它处在“苏北防洪大堤”和微山湖防洪大堤之间。本来在“湖底”的留城遗址一带地方曾就露出过水面,成为陆地,成为农田。而今这两个大堤都还存在,(但是“苏北防洪大堤”早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如今已是千疮百孔。应该给它一个“说法”,申报“历史文化遗产”。)“老湖堰”似乎在改革开放以后没了踪迹,被附近的农民们开垦,夷为平地,种了庄稼。
  通过这个比较分析,可以肯定地说,留城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不在湖底了,它就在目前五段镇的地界上。
  留城是徐州及周边地区古城中年代较远的一个,可以上溯到唐尧时期。宋罗泌《路史》有载:“尧子封于留,一作镏,刘氏所自出。则留之封国当在有虞之时。”据此记载,留之封国至今已有四千余年的历史了。《路史》:“丹朱庶弟九,其封于留者为留氏。”至于留国演变为留邑的史实,江慎修《春秋地理考实》一书说:“周时之留已为宋邑。留国在殷之末世已亡。”周代为宋国留邑。鲁襄公元年(572)秋,“楚子辛救郑,侵宋吕留”。留,即宋国留邑。秦统一六国后,置留县,属泗水郡。
  高祖刘邦,历时十余载,灭秦翦楚,建立泱泱大汉王朝。汉高祖刘邦大封同姓王,其同父异母弟交,被封为楚元王,时楚国治所在彭城,留属楚国。西汉初年,沛、留之地兵戈不断。高祖三年(公元前204),项羽使项声、薛公、郯公复定淮北,刘邦大将灌婴渡淮北击之,破项声、郯公下邳,斩薛公,下下邳,击破楚骑于平阳,遂降彭城,虏柱国项佗,降留、薛、沛、赞、萧、相《史记·灌婴传》。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秋七月,淮南王黥布反,曹参从悼惠王将车骑十二万,与高祖会击黥布军,大破之,南至蕲,还定竹邑、相、萧、留《汉书·曹参传》汉高祖六年正月,封功臣。高帝曰:“运筹惟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子房功也,自择齐三万户。”良曰:“臣愿封留足矣,不敢当三万户。”(《史记·留侯世家》),遂封张良为留侯。《汉书张良传》记载:“汉六年,高祖以三万户封良,良不敢受,自愿封留足也,乃封良为留侯。”留县即成为张良的封邑。刘邦、张良会于留,而后共创帝业,张良求封留地,权作纪念。
  东汉初,留县属彭城国。彭城国都彭城。下辖八城,分别是:“彭城、武原、傅阳、吕、留、梧、甾丘、广戚,共八万六千一百七十户,四十九万三千零二十七人。留城条下有注:《西京记》曰:‘城中有张良庙’。”《后汉书·郡国志》记载说:“留县中有张良庙。该邑俱为县治,终东汉世,未尝封国。”其时,张良庙已成为留城重要标志性建筑,与留城相得益彰。
  魏晋,留县隶属彭城国。《三国志·疆域志》:“留县属彭城。”《晋书·地理志》留县条下云:“留属彭城国。其时军旅迭兴,留为东西门户,太宁中没于燕赵。”这时可能是留城较为繁盛的时期。东晋孝武太元三年(公元378)8月,兖州秦将刺史彭超攻沛郡,太守戴逯守彭城。太元四年,兖州刺史谢元率师万余救彭城。秦将彭超围彭城,置辎重于留城。元扬声遗何谦向留城。超闻之,释彭城围,守将戴逯随谦奔元,超遂据彭城、留。从此留沦归北朝统治《十六春秋·前秦录》。南北朝时期,留县先属彭城国,后属彭城郡。至南朝,留称留令,属彭城郡,令是地方行政长官,以官代治,为南朝虚设之官府。南朝宋孝武帝大明元年(公元457),撤广戚县并于留县。明帝泰始三年(467),留县入于北魏,仍属彭城郡。《宋书·州郡志》这样记载:“留令,属彭城太守。其时广戚并留,傅阳并于吕,而湖陵并入高平县焉”这段史料记述了南北朝时广戚县为留县所并的事实。北朝魏时,留县仍属彭城郡。《魏书·地形志》云:“留属彭城郡。”“有微山、留城、微子冢。时广戚并于留县,而留城东南统辖亦兼铜山界焉。”足见魏时留县地域不断扩大,境界一直至东魏而未变动。
  北齐末,废留县,并于沛县。县虽废,城犹在,称为留城镇。
  至齐宣帝天保元年(公元550)省沛郡,以沛县隶属彭城郡,与留同郡辖,史称沛留,二县不复独立存在。隋末合并州县,留并入沛,仍属彭城郡。
  隋开皇十六年,复置留县。唐初又废。从此,历时八百余年的留县,只作为沛县的一个城镇存在了。
  唐置徐州,沛县属之。据《元和郡县志》载,沛县有微山、泗水、泡水、留城、沛宫。当时留已并入沛县版图无疑。一直到宋代,泗水、泡水、留城、微山、歌风台、张良庙、仲虺庙均在沛境,(详见《宋史·地理志》)。至此,史志上不再有留县、留国之称。开元以后,留城己趋败落。唐代著名诗人刘长卿在他的《归沛县道中晚泊留侯城》一诗中写道:“访古此城下,子房安在哉?白云去不返,危堞空崔嵬……蔓草日已积,长松日已摧。功臣满青史,词庙唯蒿莱。百里暮城远,孤舟川上回。进帆东风便,转岸山前来。”诗中可以看到,那时留城已十分荒凉冷落,城墙坍败,蒿莱丛生。
  留城曾是这一带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市井俨然,楼舍栉比,富商大贾、名流显贵云集,人、车熙来攘往。至唐以前,这里一直保持着繁华景象。汉时之前,微山湖原本不是湖。自宋绍熙五年(公元1194)至明末四百余年间,黄河屡屡决口泛滥南迁,侵夺泗河由淮入海,使泗河宣泄不畅,淤塞积水,而成湖沼。古留城处于中原与南方交汇的咽喉地带,因之造就了它的繁荣。《路史》记载,尧的儿子封于留(一作‘镏’),刘氏便由此起源”。古留城在春秋时既为宋国的重要城邑。楚汉相争,汉高祖刘邦取得最终胜利,这是古留城的又一次重要历史发展机遇——由于当时古留城是距离汉高祖家乡沛县最近的大都市,于是大批功臣、亲友、勋将被封官加爵于此地。其中最赫显者便是留侯张良,显官名臣的到来及经营使古留城进入了最辉煌的发展时期。
  然而历史注定古留城辉煌不再,地壳变化造成的低洼地势是古留城致命的先天不足,导致水害频仍。至明代以后,黄河泛滥更使古留城犹如雪上加霜、屡遭灭顶之灾。
  留城陆沉,当在宋元以后。《金史·地理志》载:“沛有微山、泗水、泡水、漷水。”下有按语云:“沛地自古以来,间有兵戈,不知河患。自金明昌中,黄河南北分流,而铜、沛、丰、砀迭撄河患。自此徐方不能安枕矣。”从金时,沛地河患迭起,一直到明代,“黄河之患,无岁无之”(《元史·地埋志》)。留城陷入微山湖,与河患有直接关系。沛地古称沛泽,丰西亦有大泽,可见地势低下。宋元以来黄河屡次泛滥,水从西来,西部淤积渐高,北水南流,聚为微山湖,留城遂陷湖中。地震可能也是留城陷落的重要原因之一。据《沛县志》明天启二年(公元1622)春二月六日夜半地震,有声如雷,鸡犬皆鸣。崇帧十六年(公元1644)“九月地震,十二月地复数震。”清顺治、康熙年间,地震频仍,沛、留一带地面可能有轻度沉降,形成微山湖。留城就是这样陆沉于湖底的。
  沉陷的时间,在铜山的利国一带,民间记述为明洪武二十二年,一夜之间,留城陷落水中。因此,留城,在唐人诗题中尚可见到,宋元以后就消失了。从此古留城被彻底淹没在一片汪洋之中,永远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留自唐尧时代为封国,至隋时并入沛县版图,其间先后经历了氏族社会、奴隶制社会和封建社会,有四千多年的历史,在中国社会发展史中占有重要地位。楚汉相争之时,留地更以特殊的地理,占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张良被封留侯,也给留城增加了历史的厚重和文化底蕴的深沉。
  如今曾存世一千多年的留国没有了,曾存世三千多年的留城也了无踪迹。但是在民间,留城文化的余韵尚存,人们还时时谈起留城,留城仍然给他们很多遐想。
(责任编辑:海 平)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