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方志博览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方志博览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方志博览

徐海道署现存大殿为二堂小考

编辑日期:2014-6-3 15:32:00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徐海道署现存大殿为二堂小考
文·丁养沛
  徐州市文亭街有一处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徐海道署,现存殿堂式建筑五间,一字影壁墙一座,带廊耳房三间,民国时期的小洋楼一座,它们跟现代代中国的命运休戚相关。民国初年辫子军张勋的复辟帝制大本营,抗战时期李宗仁指挥徐州会战的总指挥部,日伪汉奸郝鹏举任淮海省省长兼徐州绥靖公署主任的省政府,解放战争时期的徐州绥靖公署和三大战役之淮海战役的国民党方面的所谓“徐州剿总”司令部都曾设此这里。
  长期以来关于徐海道署的说法,如现存大殿是否为大堂,现存建筑何时修建或者改造的,说法不一。近些年本人致力于搜集徐州历史文献,找到一些珍贵的历史文献,加上根据文献所作分析判断,可为徐海道署衙门的说法正本清源。
  一、徐海道署大门和大堂等建筑照片的的发现与考证
  徐海道署的规模可以从清同治《徐州府志》的配图上看出。清同治年间道署北达道后街(即中枢街之一段,道台衙门后面即为道后街),南到影壁墙(现存),东为东道巷,西为西道巷。本文主要考证的为中轴线建筑,东西所达不再详述。按今天的地理坐标应该这样说,北达中枢街,南达文亭街南的影壁墙。古代官府衙门的大门对面是影壁墙,影壁和大门中间夹着的一条路两侧是辕门。
  日伪时期所谓三公署即徐州市公署、铜山县公署、苏北行政专员公署究竟在何处办公?先看图三,这是1940年伪徐州市公署发布的《徐州市市政公报》中的地图。从图中可以看出日伪时期的公署就是在徐海道署的位置,但是否伪铜山县公署、徐州市公署、苏北行政专员公署这三个公署都在此处呢?
  从图四可以看出,大门三间分别挂了三个牌子,中间的写着:徐州市公署,左边为铜山县公署,右侧为苏北行政专员公署。这清楚表明,苏北行政专员公署、铜山县公署、徐州市公署确实在旧道署内办公。图三地图中的公署其实就是三公署的简称。有了这条线索,则当然可以断定三公署照片中的建筑也就是旧道署内建筑了。
  图五和图六其实都拍摄于三公署内大堂前,只是图六图片的背景建筑没有照全。从同治《徐州府志》中配图可以看出,徐州地方府、县署,道署,镇署屋面结构无一不是硬山顶(徐州府学宫等级高,不同于地方官署),硬山屋顶在中国古代建筑中的等级很低,为突出大堂威严,古人在硬山顶的大堂前又加设一个廊子形状的屋子,姑且称呼其“廊屋”。从府志配图看(图七、图八),徐州府衙、徐海道署大堂都是这种结构。这样处理后,大堂的威严被突出了。地方志跟实物照片做到完全吻合,我们可以确切的说照片中的大殿就是徐海道署的大堂。
  在大堂前加设廊屋是个地方衙门大堂的创造,不但突破了朝廷对房屋间架结构的限制,如地方一般府县衙门是不能用歇山和庑殿顶屋面,不能超过五间七架,加大了进深,丰富了立面造型。地方府、州、县的衙门大堂大多如此设计,国内现存最完好的南阳府衙大堂也是此种结构。但是,十分遗憾,徐海道署的大堂只能从历史照片中看到些许痕迹。
  二、徐海道署现存大殿是二堂而非大堂
  从现状布局推测现存大殿不可能是大堂,只能是二堂。
  从布局合理性看,现存大殿为二堂布局合理,二堂与影壁之间布局紧凑,而设定为大堂则出现大堂之前过于疏朗,大堂之后布局太紧凑,甚至排不开。从大门照片看,照相机是正对大门的文亭街路上(当时文亭街没有取直)向北拍摄的,大门、二门都是敞开的,甚至可以看到大堂的一小部分,应该是大堂当中格扇门上部的横披。大门后看到二门的屋檐一小段瓦屋面。笔者通过同比例房屋模型在CAD软件中演示过,左图的布局大门、二门间距较小,正好可以从现文亭街路中看到二门屋面的檐口以上一小段瓦屋面。而右图大门和二门间距较大,从马路中间甚至可以看到二门的屋顶以上的天空和后面大堂的屋面。显然跟大门照片的视野无法对应。这说明大门二门的间距应该是左图较合理,净间距应该在10-12米左右。二门与大大堂的间距从照片看到的视角看,应该在25米左右,这个距离只能看到大堂当中间的横披位置。而如果为右图的话,大门南墙与大堂的间距约70米,这个距离在文亭街上用相机拍照可以看到大堂的屋顶以上天空了,这不符合照片中看到的东西。
  再从布局图看,如果现存大殿为大堂的话,从大堂前檐到中枢街有95米左右的距离,这段距离要安排下四个院子和建筑分别为:大堂后院,二堂后院,内庭院,三堂后院四个院子,加上大堂、二堂、三堂、后楼等四座中轴线建筑的进深。如右边的布局图所示,二堂后院和内院已经被挤得没有多少空间可以排的开。而大堂之前则过于疏朗,完全不合理。
  前面已经证明二堂前的布局完全符合照片中看到的视野,二堂后的空间有95米,完全可以排的开三个院子和三座中轴线建筑的进深。而且前后布局匀称。所以说从布局上看现存大殿的位置只可能是二堂,现存大殿的东侧至今保存有三间带廊子的小屋,又与同治《徐州府志》中的配图中二堂东侧的三间东花厅非常相似。这样做到了照片、现场条件、地方志完全吻合。已经毫无疑问的证明了现存大殿为二堂。
  三、大殿现状不是二堂本来面目,屋顶应该是硬山不带斗拱
  上面已经证明大殿所在就是二堂的位置,那二堂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呢?如图九所示。
  首先从徐州地方志考察,徐州地方官署建筑,如徐州府署、徐海道署、徐州镇署、铜山县署无一不是硬山顶结构,徐海道署大堂照片已经很清楚的证明了这一点。当然道署二堂更不可能为歇山结构,歇山结构等级上要高于硬山的,二堂不可能等级高于大堂。其次从现存房屋结构上考察也不是歇山顶。山墙上的屋架结构带中柱是不可能用在歇山上的,中柱是通到地面的,而歇山结构的山面是绝对不可能带中柱的。这个稍微有点古建结构常识的人都是很容易判断的。二堂山面斗拱也是后世加上的。从现状可以看到出,山面也带斗拱,斗拱上部的椽子极短。为了制造成歇山结构,改造者将斗拱出挑加了檐桁,这样出挑距离很短。正常的歇山应该是这样的:山墙一般要有一个廊步架,斗拱上的椽子一端压到山面的踩步金(五架梁或七架梁兼),一端压到檐柱上部正心桁和出挑的檐桁上,这种结构山面的椽子只少要出挑1.5米以上,以保障结构安全。所以说二堂现在的歇山屋顶形式和斗拱是后世很粗劣的改造,是一次很失败的改造,既不合理,也很丑陋。
  四、大堂被毁年代和二堂改造年代推测
  下图为钱树岩先生绘制的徐州剿匪司令部布局图,这应该是解放战争时期的布局图,可以看出,原来的徐海道署布局已经打乱,有部分建筑已经消失。关键的几个地方已经变化,如大门和二门去掉了一个,大堂和二堂也去掉了一个,三堂也去掉了。其中图中的大礼堂就是二堂。大堂何时被毁呢?上文1941年铜山县知事交接典礼的时候大堂还在,而钱树岩先生的布局图则是在1948年徐州解放前,这就给了我们一个时间坐标:1941年到1948年之间某个时期。1946-1948年淮海战役前夕国民党徐州剿总的备战对徐海道署大院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最有可能。
  徐州文庙在抗战初期毁于战火,到了日伪时期,日本人为了安抚中国人,支持当时徐州市市长张云生重建文庙,文庙大殿的形制为歇山顶琉璃瓦,带斗拱,斗拱形制与徐海道署二堂如出一辙。很有可能是修复文庙取得好评后照搬文庙大殿的模式用到了二堂的改造。
  上面介绍了通过找到的大堂、大门等老照片,用老地图证明了照片中的位置就是徐海道署,又依据同治府志的配图跟照片的对比得出了照片中的建筑物为大堂。从大门照片中照相机的视野和二堂、二堂东花厅、影壁、中枢街几个关键坐标的位置布局所作的两种布局推测图,继而证明现存大殿就是二堂的位置。又通过建筑结构上的分析证明了二堂已非原来的二堂,经过了非常失败的改造。
  本文的写作目是为了还原历史本来的面目。虽然这个结果让人有些失落,如现存大殿不是以前常说的大堂,而且不是歇山顶,不带斗拱,应该是小瓦屋面。但是我觉得这次探讨非常有意义:
  一、找到了徐州官式建筑大堂、大门的照片,是非常珍贵的历史资料。
  二、做出了徐海道署的合理布局图,对徐州官署建筑布局研究意义重大。
  三、照片中的徐州官式建筑富有浓厚的徐州地方特色,我们可以学到很多徐州特色建筑细节。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有地方特色的建筑风格才能真正走向全国。徐州可以不学习北方官式建筑,可以不模仿苏南建筑,徐州建筑应该有自己的符号了。
  四、有助于贯彻文物法的:“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修缮、保养、迁移,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精神,徐海道署二堂的本来面目已经找到,需要还原。
 
[参考资料]
1《徐州市政公报》,1939~1942年,作者伪徐州市公署。
2《苏北公报》,1939~942年,作者伪苏北行政专员公署
3《铜山县复兴二年之县政》,1941年出版(1942年印刷),作者伪铜山县公署。
4同治《徐州府志》,同治十三年,日本早稻田大学收藏
5近年来徐州地方报纸关于徐海道署的报道
(责任编辑:海 平)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