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方志之窗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方志之窗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方志之窗

明清时期徐州地区教育机构考略

编辑日期:2014-9-24 9:49:26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拥有悠久文明史的中国,有着注重教育的优秀传统。从西周时期的国学和乡学,到隋唐宋元时期的太学、国子学和书院,再到明清时期的国子监、府州县学、社学和义学,中国古代教育机构经历了几千年的发展历程。江苏省建城史最早的徐州,古称彭城,位于江苏省西北部。历史上徐州不但是兵家必争之地和商贾云集中心,同时也是文化和教育较为发达的地区。唐代史学家、《史通》的作者刘知几、南唐后主李煜和北宋著名诗人陈师道都是徐州人。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北宋大文豪苏轼在徐州留下过文章和足迹。明清时期徐州地区的教育文化事业同样有了显著的发展,其中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出现了包括府州县学、社学和义学、书院在内的众多教育机构。
  一、徐州的州学和府学
  明朝统治者非常重视学校教育对于培养和选拔人才的重要作用。明初,朱元璋在刘基、宋濂等文臣的建议下,制定了比较详备的制度和措施。《明史·选举志》记载:“天下府、州、县、卫所,皆建儒学,教官四千二百余员,弟子无算,教养之法备矣。……府设教授,州设学正,县设教谕,各一。俱设训导,府四,州三,县二。生员之数,府学四十人,州、县以次减十。师生月廪食米,人六斗,有司给以鱼肉。学官月俸有差。生员专治一经,以礼、乐、射、御、书、数设科分教,务求实才,顽不率者黜之。”
  明代徐州是直隶州,属当时的南直隶管辖。同治《徐州府志》记载徐州州学在城东北隅,去府治百步。旧在东南隅,元至正间毁于战火。明洪武二年(1369年),知州文景宗移建城东北。从宣德至嘉靖年间,徐州州学先后经历了十余次增建和重修,至嘉靖年间,州学体制及建筑布局基本完备。嘉靖《徐州志》详细记载了当时徐州州学的建筑布局情况:“中为先师庙,先师庙东西列两厢,前为庙门,门外东为名宦祠,西为乡贤祠。又前为棂星门,门之外为泮池,跨以石桥,东西为碑亭者二,庙后为蹑云亭。棂星门左为启圣祠,又左为应璧楼,祠后为讲书楼,楼后有号舍。棂星门右为学门,有大门,入为仪门,东西曰义路、礼门。中为明伦堂,东西列各斋,东为进德、修德二斋,西为成德斋。堂后为尊经阁,东西为学正宅,训导宅,阁后为御制敬一箴亭。旧有神厨、神库、宰牲房、致斋所、馔堂、射圃亭。”后因黄河频决,州学被水淹没。
  隆庆三年(1569年),知州章世祯以永福仓址改建州学,知州刘顺之、副使冯敏功毕其工。在冯敏功所作的《新迁庙学记》中详细描述了改建和重修后的徐州州学:“中为文庙,正殿五楹,东西两庑各十二楹,庑之东北为神库,西北为神厨,前为戟门,门之左为启圣祠,右为五贤、名宦、乡贤三祠,又前为泮池,跨石梁,又前为棂星门,前为儒林街,街之南为文明坊,街之左为育才坊,街之右为兴贤坊,文明坊之前为莲池,文庙之北为明伦堂,东西为斋,各十二楹,堂之北为敬一亭,又北为尊经阁,堂之右为学正廨一,训导廨一,堂之左为训导廨二,而学之门则直训廨,而南共适儒林街,缭以周垣,东西四十丈,南北三十六丈。”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副使袁应泰移建徐州左卫旧址。崇祯九年(1636年),庙灾。崇祯十六年(1643年),兵道何腾蛟移建于东察院。
  嘉靖《徐州志》记载州学的生员数量和日常管理:“学正一人,训导一人,生员廪膳三十人,增广三十人,附学无定额。”州学内还设有“吏一人,庙夫三人,门子三人,库子二人。书籍旧有五伦书、四书大全、五经大全、资治通鉴、文献通考各一部。……凡教事学正掌之,训导佐之,州正提调其事,而总之于督学御史,并以卧碑从事。三岁则大比于南京应天府为乡试,四岁以三人应贡为岁贡,二者并称正途。”
  清朝建立后,沿用明代创立的教育机构和教育制度,在京师设立国子监、八旗、宗室等官学,在各省设立府、州、县学,其日常管理和生员数量与明代基本相同。《清史稿·选举志》记载:“府、州、县、卫儒学,明制具备,清因之。……府设教授,州设学正,县设教谕,各一,皆设训导佐之。员额时有裁并。生员色目,曰廪膳生、增广生、附生。初入学曰附学生员。廪、增有定额,以岁、科两试等第高者补充。”
  顺治十年(1653年),淮徐兵备道胡廷佐、知州余志明、学官谭学准等对州学进行增修。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淮徐道刘元勋、知州臧兴祖迁建州学于州治之东。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知州佟国弼修。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知州姜增修。雍正十一年(1733年),徐州升州为府,改州学为府学,又先后经历了乾隆三年(1738年)、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嘉庆四年(1799年)三次增修。徐州府学共有生员一百二十名,其中廪膳生员四十名,增广生员四十名。岁考入学生员二十名,岁科并入武生二十名。徐州府学共有学田六顷四十二亩,其中展家湖一顷十一亩,破石桥一顷七十六亩,刁家集一顷九亩,梁庄一顷五十五亩,徐三村五十八亩,三官堂三十二亩。额征学租银七两五钱,耗银七钱五分。
  二、徐州的县学和社学
  除(明代)徐州(直隶州)州学和(清代)府学外,徐州所属各州县都设有州学(明清时期邳州为散州,故设州学)和县学。《古今图书集成》、嘉靖《徐州志》、同治《徐州府志》等史料对各州学和县学的发展演变、建筑布局、生员数量、日常管理都有极为详细的记载。
  丰县县学旧在县治东,金末毁于战火,元至正间县尹郭瑄重建,复毁于兵。明洪武六年(1373年),知县曾本创建,宣德、天顺、成化、正德年间相继建修。嘉靖五年(1526年),水没县治,知县高禄迁于华山。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知县李崇信重修。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知县徐蓂复还旧治,创建于县治西北。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知县胡又心改迁县治东南,规模“始宏阔焉”。丰县县学的建筑布局和州学大致相同:“中为先师庙,东西两庑,东庑北为神库,西庑北为神厨,前戟门,戟门外为泮桥,桥左名宦祠,右乡贤祠,又前为棂星门,门东为学大门,大门内文昌祠,入为仪门,入旋西左右为义路、礼门,二门入即庙,后为明伦堂,左右两斋,堂东启圣祠,西敬一箴亭,亭南为宰牲所,堂后为教谕训导宅二”。丰县县学设教谕一人,训导二人,生员有廪膳生二十人,增广生二十人。
  沛县县学旧在河东泗亭坊,北宋靖康年间毁于兵火。金大定初,徙建河西靖化坊。大定十一年(1171年),知县刘勋新修葺。元至正间重修,复毁。明洪武三年(1370年),知县费忠信、训导华革重建。永乐、正统、景泰年间相继修葺。嘉靖八年(1529年),县学圮于水,嘉靖十一年(1532年),知县王治用旧学庙及所属田地易泗水龙泉寺址改建,教官署仍在旧学。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知县周泾增置门庑祠宇,凿泮池,县学规模有所扩大,始备规制。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洪水冲决,县学部分损坏。万历二年(1574年),知州刘顺之捐俸鼎新先师庙,剩余建筑由知县倪民望重修。嘉靖《徐州志》记载沛县县学的建筑布局:“中为先师庙,东西列两庑,前为庙门,外为泮池,跨以石桥,又前为棂星门,庙东为启圣祠,后为御制敬一箴亭,庙西为名宦祠、乡贤祠,棂星门之西为学大门,由大门入为仪门,中为明伦堂,东西列斋二,东曰博文,西曰约礼,大门外东西列蛟腾、凤翥二坊,学西有射圃。”沛县、邳州、睢宁、宿迁等州学和县学其建筑布局、生员数量、日常管理和丰县县学大致相同。
  社学是明朝倡导的由地方建立的小学,可以说是府、州、县学的预备学校。《明史·选举志》记载:“社学,自洪武八年,延师以教民间子弟,兼读《御制大诰》及本朝律令。正统时,许补儒学生员。弘治十七年,令各府、州、县建立社学,选择明师,民间幼童十五以下者送入读书,讲习冠、婚、丧、祭之礼。”社学的教官不是朝廷的命官,不享受俸禄,地方政府也不得干预社学的教育活动。嘉靖《徐州志》记载徐州本州境内有社学十余处:“在城内外关厢,成化三年,提学御史陈选遵制命有司建立。各择教读一人主之,以教民间子弟。”沛县社学有两处:“圣水社学在县南一里许,天津社学在河东岸,俱嘉靖十一年知县杨政建。”明代邳州、宿迁和睢宁属淮安府管辖,《古今图书集成·淮安学校考》记载明代邳州有旧城社学、艾山社学,睢宁县境内有养正社学、复初社学,宿迁县境内更是有社学二十余处,皆万历五年(1577年)知县喻文伟创建。
  三、徐州的书院和义学
  除州学、县学和社学外,明代徐州地区还有数量众多的书院,同样肩负着教书育人的职能。书院一名源于唐代,延及清末,历时千余年,在我国文化史中留下了灿烂的一页。作为教育机构的学校式书院,始于五代,鼎盛于宋元,普及于明清。
  明代徐州最早的书院出现于嘉靖年间,嘉靖十二年(1533年),工部主事郭持平在徐州东南五十里吕梁分司建吕梁书院。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副使王梃在徐州城东北隅建彭东书院。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知县叶煃在丰县华山东建华山书院。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主事吴衍在沛县上沽头建仰圣书院。嘉靖年间,江苏共建书院19所,徐州就占6所。隆庆年间,徐州地区增建四所书院。隆庆三年(1569年),知州章世祯在州城东门建河清书院。隆庆四年(1570年),吕梁洪主事吴自新在城北境山建境山书院。此后,书院在徐州继续得到发展。至万历年间,徐州书院已达25所。
  清初,清政府对书院采取压抑政策。全国除白鹿洞、岳麓等几所有影响的书院外,各地书院先后荒废,徐州的彭东、彭西等书院均未幸免其难。由于书院制度在文人士大夫阶层有着深远影响,故恢复书院的呼声越来越高,有的甚至自筹资金兴复书院,招学生就学。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徐州吕梁当地民众创办了私立的“醴泉山书院”,徐属士子纷纷前往就读。鉴于民间的压力和清政权的日益稳固,为宠络人心,拉拢汉族士大夫,清廷对书院的政策由抑制改为积极倡导。
  雍正十一年(1733年),清政府对书院解禁,命令各省城设书院,并赐努金千两作为开办经费。各府、州、县和民间亦纷纷创设书院。徐州同全国一样,书院进入普及、极盛阶段。雍正十三年(1735年),徐州知府李根云为“涵育而熏陶士子”,在徐州云龙山西麓的黄茅岗创设了徐州云龙书院。初创之时,书院规模不大,以紫翠轩作讲堂,旁添斋舍,供诸生肄业其中。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淮徐道康基田对书院加以扩建。修葺后的云龙书院布局合理,规模宏伟。院内楼台亭阁,雕梁画栋,院外古柏苍天,依山傍水,山林幽静。书院门额为“云龙书院”四个苍劲大字,整个书院由几进院子组成,包括讲堂、寝斋、文昌阁、三官庙、四贤祠等。讲堂为书院讲会之所,是书院的主要建筑,文昌阁是书院藏书之处,四贤祠则祭祀唐宋时期四大名儒韩愈、苏轼、陈师道、杨时。
  除云龙书院外,清代徐州地区较为著名的书院还有姜公书院、正谊书院、登瀛书院、桂林书院、峄阳书院、凤鸣书院、歌风书院、龙城书院、东壁书院、安阳书院、钟吾书院等。
  义学,俗称义塾,产生于北宋时期,是一种专为民间孤寒子弟所设立的学校。元明时期虽也有义学的设立,但尚未普及。在官方的倡导和推动下,清代全国各地纷纷兴建义学,是义学发展的极盛时期。清朝义学之设,始于顺治初年,但其真正推广是在康熙年间。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定义学、小学之制”。康熙五十一年(1713年),“令各省府州县多立义学,聚集孤寒,延师教读”,义学由此迅速在全国各地建立。义学之创立,或由地方官员捐资创建,或由民间士绅私设,或官民合建。学生主要为年龄六岁至十一岁的孩童,教育内容主要是识字、写字、读书、作文、学算等,兼有伦理教化的功能。常用的课本有《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昔时贤文》等。义学一般都免收学费,因而为家境贫寒的学子提供了就学的机会,在普及民间教育和社会教化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清代徐州地区不但义学数量众多,且分布地域广泛。同治《徐州府志》记载铜山县境内义学有十七处:“道光初,设小义学十处,后添设一处。咸丰五年,知县王检心捐资设养正义学一处,岁筹息钱七十二千文。同治六年,添设讲堂一处,知府朱忻又捐资添设彭城书塾一处,是为大义学。又添中小二塾,此皆在郡城者。同治八年,邑人陈增祥等禀设武家村义学一处,即将武家村废庙地及废堤宅基共田九十亩有奇,作为经费”。丰县义学:“在儒学右,顺治初知县阎玿建,并置田七十五亩。”沛县义学有两处,一在栖山,一在夏镇。同治五年(1866年),时任两江总督曾国藩丈拨湖地六十顷,岁收租息一千两百千,以此作为沛县义塾经费。邳州义学也有两处:“一在新城东徐书院,同治七年设,经费由知州捐廉办理。同治十年,邑绅许荣奇捐市宅一所,坐落窑湾镇,岁收房租三十六千。一在旧城峄阳书院,同治七年设,经费由知州捐廉办理。”睢宁县义学在县学东,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知县章之瑶等人建,有学田三顷。
  四、结语
  自隋朝创立科举制度后,教育主要为科举考试服务,进士和举人的数量成为衡量区域文化是否发达的重要标志。明清时期徐州地区众多的教育机构为徐州培养了大批人才,明朝276年间,徐州地区(含萧、砀在内)共考中进士40名,举人148名。清朝268年间,徐州地区(含萧、砀在内)共有进士34名,举人167名。(新千年整理全本《徐州府志》,卷八·选举表,第549页至637页)。众多的教育机构也使得当时徐州文风昌盛,名人辈出。如清代康熙年间的状元李蟠、道光年间的翰林崔焘、著名的《金瓶梅》评点家张竹坡等。此外,在管理和教学方面的经验和启示也值得我们后人学习和借鉴。
(责任编辑:蒋广会)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