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鼓楼西巷

编辑日期:2014-9-24 9:55:23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小巷的历史变迁
  在徐州老城区中心的彭城广场上,有一条东西走向的路,现在这条路的中心部分早已融入了主广场的巨型象棋盘。这条路就是鼓楼西巷的旧址。
  查《徐州地名录》:此巷西段早年称传薪阁东巷。后因其位于古建筑鼓楼西边,故称鼓楼西巷。从《同治徐州府志》卷二“徐州府城图”可以看到,在弓形内城里府署向南的中轴线上有座鼓楼,鼓楼向西有条巷子,巷子穿过北门大街连接着穿心阁,与穿心阁连为一体的是火神庙。北门大街即后来的统一街。穿心阁后改为传薪阁。火神庙就在现在的市立医院处。民国十五年的《铜山县志》里的城内街巷已有鼓楼西巷。1946年2月市区对各镇(当时行政建制)所属街巷调查,在统一镇下有鼓楼西巷。这一段说得有点绕,简言之:鼓楼西巷是条古老街巷。它分为两段,东头是鼓楼(始建于1374年),西头是传薪阁,中间有统一街穿过。在鼓楼西巷与统一街连接处的路西,是权瑾牌坊(始建于1427年)。有这么多重要的古建筑与鼓楼西巷相联系,这条巷子也就不同寻常了。
  1939年修建庆云路(现在的中山北路),鼓楼西巷西段被冲去大半。1971年此巷改称统一北街一巷。1981年恢复鼓楼西巷名称。1998年古彭广场扩建,鼓楼西巷荡然无存。
杨家与吴家大院
  鼓楼西巷邻近彭城路与统一街,府衙的威严,商贸的繁华,文化的厚重在这里兼而有之。青砖黛瓦,照壁赫赫,石板铺路,门楼各异。数巷子东段路北3号大院的门楼最为尊贵——高大气派,上端的雕花木质屏风和山墙上的墀头砖雕,以及门墩上的石雕精美绝伦。门楼对面是一堵高大宽阔的照壁,飞檐翘角,稳重扎实,照面上镶嵌斗大的浮雕“福”字。
  我家住在后院的二层楼上,在那里我度过了童年、少年和青年时光。后院很大,铺着青石板。高大的泡桐树,枝繁叶茂。楼前有宽大条石的台阶。楼东头还有个小院落,黄土地上长着稀疏的青草。小时候我们常在那里弹琉璃蛋,拍方宝,抽陀螺。后来就跟“老三届”们一起举杠铃,玩单杠,练摔跤。记得我在院子里玩耍时,一位干净优雅的老妇人进来走走看看。我问她找谁?她说这是杨家大院,我是杨家人。以后再也没见过这位老人,但杨家大院像谜一样萦绕在我的心头。前些日子,偶然从《徐州史志》里找到杨鸿宾与鼓楼西巷联系的线索,遂拜访徐州史志学会副会长李世明先生,他慷慨地将刊登《著名商人杨鸿宾》(葛维驷等口述,董玉玲整理)的《铜山文史资料》第十辑送我。从中得知在清末民初,杨鸿宾在徐州做生意发了财,创办企业二十多个,购置房产一二十处。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他住在鼓楼西巷路北大宅院里,在此经营“普同庆”钱庄,开办“同记”煤油号,并出资修建了鼓楼西巷东段以及祠堂巷的石板路。他还在快哉亭公园盘接了“镇徐”电影院,将其改为“金城电影院”。杨鸿宾民国29年(1940年)去世。这3号就是杨家大院吧?那位干净优雅的老妇人是杨家什么人呢?我很想弄个明白,于是找到徐州文史专家董治祥先生打听作者下落,欲问详情。董先生告知,葛维驷、董玉玲均已去世,所说也不法考证。面对拍自3号门楼的老照片,我只能想象昔日这里的辉煌,思索着那些难解之谜。
  从1943年就在鼓楼西巷居住的范惠民老先生现已95岁高龄,精神矍铄,记忆清晰。他说刚到徐州亨达利钟表眼镜店工作时,就住在鼓楼西巷路南的吴家大院里。这个大院门脸不大,两进院子,倒也幽静。后院有座小楼,坐东朝西,木质栏杆。主人叫吴学谦,靠老辈留下的丰厚资产在徐州城里购置房屋,住不了的就租出去。亨达利老板也租住在小楼上,范惠民把家属接来租住在平房里。吴老板人很和气,都是他续弦的老婆来收房租。后来吴老板把这个院子卖了,这里又成了无线电元件四厂。
小巷的市井碎片
  建国后住房公有化,大宅门成了大杂院。鼓楼西巷居住着各色人等,演绎着平淡又有趣的故事。
  东段路南第一家是张记铁匠铺,铁锤铿锵,火花四溅,常引来附近的孩子围观。西段路北第一家是潘记皮行,祖传的手艺,精美的皮具,堪称一绝。鼓楼的西侧是碳店,1952年鼓楼拆除后大钟就放在炭店。我们在这里经历过买散碳、买大煤球、买小煤球的日子。中间路北5号院门口是卖自来水的小屋,两根粗水管伸出窗外,一分钱4桶。抬水的、挑水的,小车拉水的,在巷子里川流不息。邻里间古道热肠,亲如一家,伙在一起烙馍馍,挑灯夜战砸煤球。吃饭时,小伙伴们常常端着碗在过道边吃边聊。照壁后马奶奶的絮絮叨叨,1号院权老伯的谈古论今,3号院志军弟的悠扬笛声,5号院卢医生的健康指导,时隔多年依然回响在耳畔。
  住在3号西院的井伯伯性格豪爽,习拳练武。他在市立医院开救护车,闲来也养花种草,喂金鱼,斗咬鸡。有回几个愣头青来找茬,言差语错动起手来,他三拳两脚打得那几人落荒而逃。
  附9号西屋的李和靖喜欢画画,墙上挂着他的油画作品,工农兵形象孔武有志。素描作品《大卫》造型准确,质感很强。听他聊着画,院子里又响起沉郁的《三套车》的歌声,文革时期精神苦闷的知青自我排遣的方式很有文艺范。
  1962年二轻局卫生所升格为医院落户在鼓楼西巷路北的4号,1966年医院又在路南新建了两层的门诊大楼。二轻系统的职工前来求医问诊,小巷又多了几分热闹和喜忧。“文革”期间,二轻医院的大字报贴满了巷子两边的墙上,胖胖的张希贤院长、瘦瘦的查正齐书记都成了“走资派”被批斗。两派群众互相揭底,攻击。那场浩劫把巷子里的木雕、砖雕、石雕基本砸坏。1969年街道安排“四类分子”把3号后院的青石板起掉,修建防空洞,说是准备打仗,结果弄成个蓄水池。
  “文革”结束后,又恢复了高考。三十多年过去,小巷里儿时伙伴走出了两位大学者。一位是1号大院的胡晋生,1982年南京农学院本科毕业,赴美留学,获康奈尔大学博士后,现为美国夏威夷大学教授、植物病理学家,曾任美国植物病理学病毒委员会主席,目前主持研究的利用基因工程技术培育植物取得重要进展。他的成功有自身的努力,也得益于姑奶奶胡秀英,一位享誉世界的著名植物学家,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当年巷子里的小伙伴都知道胡晋生的姑奶奶很牛,在物资匮乏的年代我们很羡慕胡家常有美国寄来的大花生米。后来胡晋生回国探亲还送我一张在美国实验室门口微笑的照片,看来植物研究还真有意思。
  另一位是3号大院的李实,他就住在我家楼下,小时候叫李洪明。1982年南京大学经济系本科毕业,接着攻读北大经济系硕士。现为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北师大学者、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因在中国收入分配领域长期而有影响的研究被国际同行称为“中国收入分配先生”。去年他父亲去世,老邻居纷纷吊唁。虽多年未见,他乡音未改,朴素依然,只是不经意间流露出思维的缜密和见解的独到。
往事如潮入梦生
  1998年古彭广场扩建,鼓楼西巷属拆迁范围。老邻居们将建筑物上残存的饰物如瓦当、木雕等当成了宝贝。3号门楼和影壁墙上的饰物被人凿下卖给了民间收藏家。当这条巷子已成废墟时,3号后院的泡桐树依然屹立。我有感而发,写了一篇散文在《徐州日报》发出。没几天,一位多年未见的忘年交摸上门来,他是曾在企业工作的张瑞泉老师,诗词、楹联、书法颇见功力。他送我一张在3号大院门口拍的照片和一首依我文意所作的七绝。问他怎么会有这照片?他说这大院以前是科技研究所,他在那里工作过。得知拆迁,就拍了张照片好留个念想。再读他的七绝“青砖黛瓦院中情,往事如潮入梦生。旧舍荡然余老树,苍桐无语动心旌。”一种觅到知音的感动顿时袭上心头。
  后来那棵泡桐没保住,但1号后院东屋范家、南屋徐家、西屋任家门前的三棵石榴树至今仍然掩映在广场东北角的绿荫丛中。这是鼓楼西巷仅存的实物。以此为参照,可以找到原来我家小楼的位置。在拜访范老爷子时,我把他家门前那棵石榴树的照片送给他。他有些动情:那棵树上结的石榴可甜了……   
  二轻医院的医护人员先被安置在市公交公司,后来又转到徐州建筑工人医院。拆迁户大都安置在民富园。有时在彭城广场还能碰到老邻居,说起小巷风情,逸闻趣事,倍感亲切,只是心中的惆怅挥之不去……(责任编辑:蒋广会)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