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党史编研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党史编研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党史编研

我担任陈毅警卫班长的难忘往事

编辑日期:2014-9-24 10:02:59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我是砀山县城东阎王庙村人。1920年出生,14岁起,常住在史晓昭(砀山早期革命创始人)家,跟着他打游击。1938年,日军炸毁了李庄车站旁边的汪集大桥(陇海线徐州至商丘段上的重要通道),并出动飞机对砀山城轮番轰炸。日军在砀山的暴行令人发指,我毅然参加了孟宪琛、李庆瑞等人在黄河故道北组建的抗日义勇队。6月间,我离开家乡,在山东单县张寨村,经张俊峰介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组织安排我到苏鲁豫边区办事处警卫连当通讯员。皖南事变后,我调入新四军三师七旅政治部担任宣传员、警卫员。1944年5月,我被推荐到抗日军政大学分校学习。由于表现突出,1945年8月被分配到新四军军部工作,担任陈毅的警卫班长。

陈毅警卫班合影(右二:刘忠严)
  当时正值抗日战争胜利结束,解放战争尚未开始的时候,陈毅参加党的七大后从延安回到华东,任新四军军长兼山东军区、山东野战军司令员。在我任陈毅警卫班长期间,难以忘怀的有这样几件事。

  第一件事,首长哭了。
  1946年4月8日,新四军原军长叶挺乘飞机前往延安的途中不幸失事遇难。4月12日,消息传到华野,陈毅首长落泪了,看到首长流泪,我们都哭了。首长的心情悲痛,只一味抽烟,不吃不喝,我一次次把饭端进去,又一次次原封不动的端出来。首长彻夜未眠,我内心焦急万分,也在屋外不停抽烟。第二天,首长叫我准备纸笔,他奋笔疾书,写下了首长诗,题目是《哭叶军长希夷同志》:“四月十二日,惨淡天云暮。噩耗突飞来,将星从天堕。磐石压余心,几番疑电错。再四问消息,哀音牢不破……”
  叶挺,字希夷,广东惠阳人。抗战初期,叶挺任新四军军长时,陈毅任第一支队司令员,两人有着深厚的革命情感。
  陈毅在诗中回忆叶挺的事迹,越写越长,变成了白话诗。我还记得诗的结尾是:“我不信命运,故不言命运之悲惨;我不信天道,故不言天道之不公;我只说斗争需要你贡献雄才,我只说法西斯正待人民去葬埋。你之牺牲是革命长恨,人百其身赎不回。我只望你的遗风长存,化育无数后继之英才。”最后,首长顿笔悲痛高呼:“将军之魂魄兮,归去来,归去来!”

  就在我们尚未从叶军长牺牲带来的悲痛中缓过来的时候,又传来了罗炳辉将军病故的噩耗,陈毅首长欲哭无泪了。这是我至今难忘的第二件事。
  罗炳辉在抗战期间曾任新四军第一支队副司令员,协助陈毅工作。陈毅首长曾对我说:罗将军有头脑,有胆识,作战勇敢。1939年,军部调罗炳辉到江北组建的新四军五支队并任司令员,临行时,他紧紧握着陈毅的手说:我宁愿一辈子做您的副手,也不想离开您。在陈毅一再劝说下,他才依依不舍地动身上路。
  两个月内,连续失去两位肩并肩、心连心的老战友,首长的心深深沉浸在无限悲痛之中。6月下旬,首长按耐不住沉痛的心情,写下了《悼罗炳辉将军》:“四月八日事,历历在心目。何期君俎谢,我已无泪哭……所悲君短命,失我老战友……难忘君令德,难忘君身手。难忘君刻苦,士卒同升斗……恶魔正憨笑,吾党失众贤。大众何所惧,鏖战已百年……”最后,首长疾书:“民主高北斗,胜利可预卜!”我们看到老首长一个中年汉子失声无泪、伤心欲绝,能深深感受到他悲痛的心在滴血……

  第三件事,就是对待“陈毅不会打仗”的问题。
  1946年,蒋介石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撕毁停战协定,下令围攻中原解放区,对各个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7月下旬,国民党军向淮北、淮南、苏中、鲁南解放区发起大规模进攻,其主要进攻方向在淮北一路。
  1946年夏,淮北地区连降暴雨,河水陡涨,到处一片汪洋。陈毅率山东野战军指挥部冒雨前进,于7月25日到达淮北。当时,粟裕率华中野战军在苏中连战连捷,陈毅首长决心在淮北打两场胜仗,借以改变淮北的局势。
  到了7月底,陇海铁路两侧的国民党嫡系主力已增到15个团,而陈毅的21个团兵力只能击溃敌人,不能歼灭。于是,陈毅打算向灵璧、泗县转移,寻找桂系敌人,先消灭他们的两个团,然后再进击津浦铁路的宿(州)蚌(埠)段。
  华中局的张鼎丞、邓子恢、曾山等首长认为桂系部队是白崇禧苦心经营的,实力强,很难歼灭,便于7月30日致电陈毅,让他改变主意去打国民党军。陈毅首长认为桂系4个团分布灵璧、五河、泗县3处,散驻七八十里,可逐个全歼。便没有改变主意。
  8月3日,毛泽东看到陈毅要攻打泗县县城的电报后,觉得雨季作战条件不好,指示凡只能击溃不能歼灭之仗不要打。只要主力在手,总有机会歼敌,过急的意见不妥。但此时陈毅首长已于8月2日下达了攻打泗县县城的命令。
  八师与九纵负责人接到命令后,立即到泗县城外侦查地势,只见河水暴涨,城外濠沟水深2丈,宽5丈,形成天然屏障;泗县城门处已修建了炮楼,城墙上每百米有一个火力点,四角各有碉堡,城外设有鹿砦,防备森严。大家看过地形后,认为对我强攻不利,便向上级建议等大炮运到后再动手,但这个建议未被采纳。
  8月7日午夜,八师以5个营的兵力向泗县城发起攻击,不到10分钟即突破北大门和西北门,攻入城内。但在城内,我军很快遭到了城内敌军的顽强反扑。八师的火力没有优势,敌军最终占了上风,夺回了西北门。
  8月9日,五河的敌人前来增援。城内八师的战士与敌人拼杀,伤亡惨重,血流满地。山东野战军领导决定停止攻击,把主力全部撤往睢宁地区休整。曾经被称为“陈军长袖子里的小老虎”的八师,在泗县战斗中虽然歼敌3000余,但自己也付出伤亡2000余人的代价,而且泗县城未能攻下。
  10月4日,陈毅首长给士气受挫的八师领导写了封信,检讨自己的错误,信中说,仗未打好,不是部队不好,师旅不好,也不是野战军参谋处不好,主要是我这个统帅犯了两个错误,我应以统帅的身份承担一切责任,向指战员承认这个错误。
  就在陈毅首长诚心诚意向八师承认错误的那天,有人给党中央和毛主席发去了指责陈毅不会打仗的电报,说他不听建议,英雄思想作怪等。
  当时,我被组织推荐到山东警官学校学习,那是中共创建的第一所警官学校。可能因为我当过陈毅警卫班长的缘故吧,组织让我任第一期第一支队的队长。学习期间,我听到有人议论陈毅首长不会打仗,顿时火冒三丈。我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便请求去探望陈毅首长。首长见到我,握着我的手鼓励我要好好学习,当我为首长报不平时,首长心情沉重地说:“我将来还是搞我的文化工作去好了。”听到首长说出这样灰心的话,我的心里一阵酸楚,泪水在眼框里直打转。
  后来,听到陈毅在宿北战役中打了胜仗,我兴奋不已。再次去探望时,首长心情也特别高兴,亲切地拍着我的肩膀道:“谁说我不会打仗!”听得我心里乐开了花。
  宿北战役,是1946年12月中旬我军在宿迁北部粉碎国民党军队进犯的一次战役,由陈毅和粟裕、谭震林等首长直接指挥,歼灭敌六十九师师部及3个半旅共2.1万人。我认为因一次战役没打好,就说人不会打仗,这是不客观的。完美的常胜将军在战争中是少见的,只有在战争中不断总结经验,才能不断取得战争的胜利。
  学习结束后,我被分配到临沂县公安局任派出所所长,1947年,组织上又把我调到滨海警备旅三团一营任连长。1947年2月底,我们旅与山东野战军第八师合编为华东野战军第七纵队,我仍任连长,此时陈毅首长已是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我与首长见面的机会少了。
  新中国建立前后,我曾留任砀山范寨区区长、公安分局局长,后又调华东局保卫科和三野军政部军法处工作。
  那时,陈毅首长先后担任了上海市军管会主任、市长和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陈毅首长是个非常念旧的人,他让我去上海,并为我安排了工作。但我考虑到父母已经年迈,需要我照顾,还是请求回到了家乡。1952年,我担任了砀山县人民委员会(即县政府)民政科科长。

  第四件事,关于砀山酥梨。
  1954年,陈毅调入中央任国务院副总理。出于尊敬和特殊的私人感情,1956年8月下旬,我给首长寄去了家乡的特产水果——砀山酥梨。陈毅办公室收到梨后,立刻给我回信询问:“这梨是给陈副总理本人的,还是给国务院其他首长的。”说实话,我是寄给陈副总理的,但是,经他们这么一问,我考虑后回复他们:以陈副总理为主,其他首长也尝尝鲜。我希望其他首长们都能吃到砀山酥梨的甘甜,通过国务院宣传一下砀山的特产。或许是其他首长也分别尝到了砀山的酥梨,周恩来总理就是从那时候起知道了砀山盛产酥梨。
  1972年1月6日,陈毅首长病故了。消息公布后,我心情十分悲痛,与首长在一起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我便给陈毅夫人张茜同志写了一封信,表达了我对老首长的敬重和思念之情。
  现在,我已到了晚年,梦里经常会梦到我的老首长,我心里非常想念他。
  [本文整理者刘艳颖系刘忠严的小女儿。刘忠严,1920年出生,安徽砀山人,中共党员,儿童时期参加革命工作,1938年入党,在战争中多次立功,解放后,转入砀山地方工作,1974年离休,享受县处级待遇。2008年3月30日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享年88岁。]
附:
英魂颂
——悼先父刘忠严   刘艳颖
国难当头大义伸,投身革命献青春。
金戈铁马元帅盾,枪林弹雨胆气存。
侠骨柔情正义汉,保家为国照昆仑。
终日操劳党事业,为政清廉立乾坤。
病魔肆虐浑不惧,鞠躬尽瘁报国恩。
父爱如山一夜倾,儿女缟素沾泪痕。
故黄大地起风雷,漫天梨花悼英魂。
一抔骨灰化尘土,两袖清风留子孙。
(责任编辑:李世明)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