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楚汉文化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楚汉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楚汉文化

桃花的文化现象

编辑日期:2014-9-24 10:28:39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阳春三月,大地回暖,万物复苏,在大自然中唱主角的可谓是桃花了。看:仿佛一夜之间,一树树的桃花竞相开放。漫山遍野、沟沟坡坡,朵朵灿烂,枝枝夺目,千树妍喧,喷火蒸霞,那景色真可谓“桃花溪流共争妍,姹紫嫣红竞相呈”。
  桃花不仅仅是自然界中花的一种,在中国文化中,它还是一种文化符号。它作为一种自然物,本来不具有“文化”的涵义。但是,桃花以它俏丽的色彩、缤纷的落英触动了人的某种情绪和情感,融汇了人们审美的心理因素,作为人们共同认可的一种艺术形象,世世代代承袭、相传。于是,如同中国的“梅文化”、“菊文化”一样,逐渐形成了中国的“桃花文化”。
  桃花最常见的文化内涵是作为春天的意象而被人们喜爱。春天是花的季节,花的世界。可是人们一提到春天,就会想起浓艳的桃花。因为桃花在早春开放,芳华鲜美,往往成为春天来到的象征。比如唐代周朴的“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桃花》);唐代吴融的“满树如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桃花》);宋代白敏中的“千朵浓芳绮树斜,一枝枝缀乱云霞。凭君莫厌临风看,占断春光是此花。”(《桃花》)都生动形象地写出桃花在万紫千红的春天里的特殊地位。桃红柳绿,一直是明媚春光的典型写照,而春水也常常被形象地称为桃花水、桃花汛、桃花浪。当然,桃花的凋零也往往和春天的逝去联系在一起。因此,怜花惜春也是古代桃花诗的重要内容。如南朝沈约的“风来吹叶动,风动畏花伤。红英已照灼,况复含日光,歌童暗理曲,游女夜缝裳。讵诚当春泪,能断思人肠。”(《咏桃诗》)抒发了诗人因伤春而断肠的思绪。清代袁枚的“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题桃树》)将桃花凋零后满目的狼藉景象与初放第一朵时的鲜艳明丽作对比,表达出他怜花惜春的思想感情。
  因桃花娇艳美丽,在中国文化中又常作为美人的意象。以桃花比拟美人,或将美人比作桃花,在古代桃花诗中屡见不鲜。《诗经》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首唱以桃喻人的先声。南朝徐悱的“方鲜类红粉,比素若铅华”(《对房前桃树咏佳期赠内》),由眼前鲜艳的红白花瓣的桃花,联想到妻子脸上的胭脂和香粉,表达出对远方妻子强烈的思念之情。唐代崔护的“人面桃花相映红”(《题都城南庄》),借绯红的桃花衬托少女的羞容。而唐代韦庄的“带露似垂湘女泪,无言如伴息妫愁”(《庭前桃诗》)则用湘女之泪、息妫无言描摹桃花的姿态。清代曹雪芹的“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泪眼欢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桃花行》)以花拟人,以人比花。诗人以人泪长流比花自妩媚,泪易干比花易衰,憔悴人比憔悴花,回环反复、珠联璧合,将花与人交织在一起,刻画出一个孤独无援、多愁善感的柔弱少女形象,而桃花成了林黛玉纯洁美丽而红颜薄命的象征性写照。
  以上都是桃花文化中的自然意象。有时古代人也把桃花作为某种精神的象征。《三国演义》里刘备、关羽、张飞“桃园三结义”,三人意气相投,豪情满怀,选在一个桃花似火、生机勃勃的园林,举酒盟誓,结拜兄弟,这里桃花的含义便是情义的见证。东晋陶渊明的《桃花源记》,那是一个理想的“世外桃源”,一个桃花盛开的地方,无尘世之烦扰,男耕女织,自给自足,老小怡乐,生活安逸,有花有草,有山有洞、有小桥流水人家……这样的传奇,写在纸上,留在人心,令多少人神往?桃花在此,就是一种精神寄托。桃花源作为一个“理想世界”,作为精神栖息之所,世世代代吸引着文人雅士,形成他们的“桃花源情结”。中国一些文人并非不知道桃源之不可寻,他们寻找桃花源,几乎与屈子的《天问》一样,上升为一种探求宇宙、社会和人生意义的思维模式。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仅仅一簇簇桃花就深具文化内涵。看,古典桃花,风情有余,风骨也足,入诗入词入画,处处彰显一种桃花文化。
(责任编辑:蒋广会)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