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史海沉钩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史海沉钩

风雨刘向碑

编辑日期:2014-10-23 9:55:55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一、刘向其人

  刘向(约前77——前6年),本名更生,字子政,沛(今江苏沛县)人。汉初楚元王(刘交)四世孙,西汉经学家、目录学家、文学家。历任散骑谏大夫、散骑宗正、光禄大夫、中垒校尉等职。曾屡次上书称引灾异,弹劾宦官外戚专权。曾校阅皇家藏书,撰成《别录》,为我国最早的目录学著作。治《春秋谷梁传》,著有《新序》、《说苑》、《列女传》等。
  刘向是我国目录学的始祖,也是世界目录学第一人,比西方目录学产生早四五百年。应该说,他是徐州两汉文化的重要代表,也是我国两汉时期文化的代表人物之一。
  刘向性格较为耿直,敢于直言。宣帝时,他为谏大夫,元帝时又任宗正。他面对当时宦官当道,几次起而反对,终因反对宦官弘恭、石显而被下狱,后来得释;不久又因反对恭、显下狱,被免为庶人。成帝即位后,受到重用,任光禄大夫,以后便改名为“向”,官至中垒校尉。曾奉命领校秘书,所撰《别录》,为我国目录学开元之作。治《春秋谷梁传》。据《汉书·艺文志》载,刘向有辞赋33篇,今仅存辞赋《九叹》一篇。但是,其他著作,如《新序》、《说苑》、《列女传》、《权谋书》等书,尚存。明代张溥辑有《刘中垒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他的《五经通义》有清人马国翰的辑本,已失。《楚辞》是刘向在前人基础上辑录的一部“楚辞”体的诗歌总集,收入战国楚人屈原、宋玉的作品以及汉代贾谊、淮南小山、庄忌、东方朔、王褒、刘向诸人的仿骚作品。刘向的散文主要是奏疏和校雠古书的“叙录”,较有名的有《谏营昌陵疏》和《战国策叙录》。刘向的散文叙事简约,论理畅达、舒缓平易是其主要特色。此外,他还编著了《新序》、《说苑》、《古列女传》等三部历史故事集,为魏晋小说的先导。
  刘向的文化是深厚的,多元的,包括哲学、政治、经济、文学、神学等等领域。
  仅就神学观点而言,他的一些理论也是有相当价值的,当然也反映了西汉晚年大权旁落、皇族失势的悲观情绪。
  据资料载,刘向早年得《枕中鸿宝苑秘书》,“书中言神仙使鬼物为金之术及邹衍重道延命方”,深受神秘思想的影响。继又参与石渠阁的五经讲论,濡染于今文经学活动。他后来论历代兴革、国政得失,就拿出了今文学者的派头,以阴阳五行、天人感应作为论证的依据。
  《汉书·五行志》保存了刘向《洪范五行传论》约一百五十二条。其中论灾异跟后、妃、君夫人及外戚间的关系的约三十一条,论灾异跟君主失势、国家败亡间关系的约三十九条。这不仅是刘向政治立场在学术上的反映,并且还是他有意地利用阴阳五行学说作为政治斗争工具的体现。
  刘向相信“天命所授者博,非独一姓”,“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国”。这是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不过因为历史的局限,他还认为“明者起福于无形,销患于未然”,甚至以为“刘氏长安,不失社稷”。这就等于说天命还是可以人力为转移的,或至少可以多延一些时期。然而,事实上,当刘向校订皇家藏书的时候,却很少运用这种神学历史观,而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了人文主义的态度。
  刘向还一反当时“独尊儒术”的气候,直接或间接主张研读诸子,博采百家,这是难能可贵的。他本人重新研究和整理诸子百家的著作与学说,并著书强调从诸子百家中吸取思想营养以改善儒学。刘向在对《管子》、《晏子》、《韩非子》、《列子》、《邓析》、《关尹子》、《子华子》以及《战国策》等著作进行了系统整理的基础上,认为它们皆有符合儒家经义的地方。例如,刘向说:《管子》书,务富国安民,道约言要,可以晓合经义;荀卿之书,其陈王道甚易行,其书比于传记,可以为法。至于道家,刘向则认为其秉要执本,清虚无为,及其治身接物,务崇不兢,合于六经。除此之外,刘向还在《说苑》、《新序》中直接采用并假借诸子之口来表达自己的政治、学术见解,实际上这也是对诸子学说的一种肯定。那个时代,刘向大力倡导研究诸子之学,对削弱官方学术思想的统治、解放思想是有积极意义的,对中国文化的贡献也是十分重大的。

二、刘向墓碑

  刘向墓碑原来在子房山麓。明末清初,徐州刘锡善在子房山赏游时发现,后请人将之运到九里山南的刘向墓处。刘向墓也几遭破坏,几乎无存。1943年,徐州师范学校筹建,选址时发现刘向墓(当时有刘家四座古坟),遂请刘家人协助,在原址上重修了刘向墓。上世纪50年代,徐州市政府在九里山建飞机场,刘向墓便被迁至九里山白云洞前(现刘窝村南)。“文革”中,刘向墓被破坏,墓石移作他用。上世纪80年代,有人在荒草中发现了一块刘向的墓碑,这就是现仅存的刘向墓碑了。2002年,这座墓碑在九里山北麓的一个小山脚下安身,并建了碑亭。
  笔者是2000年接触到这块墓碑的。那时候,它孤独地躺在半山坡上,任风雨吹打,任浊气浸蚀,面目日益渐非,字迹已经模糊不清。它的底座和碑帽已有所缺失,中间还有明显的断裂痕迹,那可能是石质差引起的缘故,不像是人为地砸坏。
  我仔细研究了这块碑,认为这是刘向墓的一块附碑。清代之前,给名人立碑,给显贵的先人立碑,往往不是一块,而是多块。这是因为,立碑人不同,甚至立碑者所处时代不同,碑的作用也不尽相同。所以,就有了墓碑的主、次之分。主要的那块碑,镌刻的大都是某朝某代皇家抑或高官赐或赠谥号加上“×讳××之墓”等,叫主碑;与之并排的,或有一块,或有两块,或者有更多块,叫附碑。附碑镌刻的内容彼此庞杂,但也有规律,一般是墓表、世系、事迹、祭文等等。这块墓碑正面刻有“汉楚元宗刘氏墓表”几个大字,下方的小字已模糊不清,背面刻有刘向的事迹和世系。据说,这是明代所立的墓碑。这块墓碑有相当的文物意义,尽管不一定是汉代初建墓地时的墓碑,但是亦有其价值。
  首先,它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的一块刘向墓碑。两汉文化,不仅表现在地下,就是已经发掘的两汉陵墓,而且更重要的是,应该表现在地面上。由于徐州是“兵家必争之地”,历代的战争摧毁了徐州地面上的大部分建筑,也包括名人墓地,徐州的地上汉文化资源所剩无几。我们现在能够数得出来的遗存物,已是九牛一毫。在这种情况下,“物以稀为贵”,刘向墓碑就是很珍贵的了,何况像刘向这样的历史人物!刘向墓现在没有了踪迹,不知究竟在何处了,刘向在生于此长于此最后终老于此的徐州遗迹也没有多少留存,这无疑是十分遗憾的。现在有块刘向墓碑,我们当然觉得是一种补救,是一种“不幸中之万幸”。
  其次,它的存在至少说明了刘向的最后归宿。刘向死于何处,葬在何地,好像没有多少争执。但是,对照前些时候发生在国内的“争古人、争名人”的风潮,我以为还是要有相当文物证明更好。刘向墓碑就是这样一个有力的证明。它至少说明了刘向是葬于徐州的,如果以后有地方来争,这个墓碑就可以说明许多问题。我们保护了刘向墓碑,是对徐州人子孙后代的交代,是给他们留下了一个“证物”,是做了一个“功在千秋”的大好事。
  第三,它上面的文字还有一定研究价值。刘向墓碑上的一些文字,尽管已不清晰,但是仔细辨认,还是能略知其一二的。2000年的时候,我还能辨认出不少,短短十多年,目前已很难辨认了。这是因为保护不到的缘故。这些年风蚀太严重了!如果再不加以保护,真的就失去价值了。这是很可惜的。
  第四,它是刘氏家族目前很重视和在乎的文物存在。中国文化,其中有一个支系,是谱牒文化。谱牒文化牵涉的是姓氏家族,这是中国社会构成的重要部分。文化与社会是不可割裂的,文化与族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也是无法截然割裂的。我曾经与海内外刘氏的一些人接触过,他们对于祖国的认同,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谱牒和有关文化,有关遗存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珍宝,地面文物,特别墓碑一类,他们看来就是他们的血统渊源。从这里可以看出,海外华人的凝聚力有时候就是一块碑,一个家庙,一段文字记录,甚至一幅塑像遗存。许多海外的刘氏来徐后,就问到这块墓碑。我以为,这也是它的价值。
  随历史延续刘向墓碑会有更多的价值被发现。

三、刘向碑亭

  2000年左右,我被九里旅游部门邀去为之帮忙做些文字一类工作。就呼吁有关方面予以保护刘向碑。我和三山旅游开发公司的领导,向当时的九里街道办事处汇报有关情况。办事处的领导很重视,特别是那个刘氏书记,热情很高。我们就抓住时机,做了保护计划。
  从计划,到选址,到建设,到落成,到之后做长期保护和发展利用的规划,我都是全程参与的。
  时任三山旅游开发公司经理的刘传民,任公司党支部书记的郑孝廷,在经费十分紧张的情况下,投入二十多万元资金,开始正式建设刘向碑亭了。
  起初,我们选了几个地方,其中一个地方是现在扩建白云寺的地方,最后选了目前的地方。这个选址那时候也是有一番考虑的,刘向碑亭一带,则建成刘向文化的参观场所,刘氏宗亲拜谒的去处,两汉文化地上存在相对集中的所在,与汉城、汉街、九里山古战场等一起,形成徐州两汉文化旅游的目的地。
  我们按照计划进行建设。不过,这里要说明的是,出资者、建设者虽然是三山旅游开发公司,而决策者是九里街道办事处,所有权和管理权都在九里街道办事处。
  2002年,建设完毕。其后,刘向碑亭就一直失于管理。后来,刘向碑亭附近又建设了民居房,民居房也不断增加,于是那个山坳里的大片,本来要留作刘向文化建设的用地,渐渐被占完了。刘向碑亭失管、失修,以至于现在的满目创痕。
  下面这个报道,即是刘向碑亭现状:
  晚报新闻热线85608110消息 (记者 林玉尘) 昨天下午,刘向的七十三代孙刘志昌致电本报热线反映,其先祖刘向的墓碑被毁坏严重,让人心痛,希望引起关注。
  现场:
  墓碑、亭子被乱涂乱画
  昨天下午,记者在刘志昌的带领下来到九里山下,寻找刘向的墓碑。
  在九里山北麓半山腰的九里村,记者找到了刘向碑亭。由于长时间无人管理,亭子内外破旧不堪,周围的栏杆全都不见踪影,基石也被破坏严重。墓碑和亭子表面还被人乱涂乱画。墓碑的正面被人用喷漆涂抹“篮球天才NBA”几个白色大字。
  记者走近观看,墓碑正面刻着“汉楚元宗刘氏墓表”几个大字,下方的小字已模糊不清。这座明代修建的墓碑伤痕累累。
  墓碑亭的青石围栏全都被毁坏,一根不剩,被周围的村民挪作他用。有的成为田头的围栏,有的成为墓边的烧火坑。距离墓碑亭不足40米是一个养猪场,污秽横流……

四、几点建议

  为此,对于刘向碑亭的保护,我想提出如下几点建议:
  一、抓紧修复刘向碑亭。它已被破坏到这样,刘向墓碑如果再任其损坏下去,可能会不堪设想,什么价值都没有了。它曾经被保护过,所以还应该继续保护。
  二、如果有关方面想转移,也请尽快,不要再耽搁了。转移的方向,还是要好好研究,不能太随意,不能想把它移到哪里就移到哪里。没有地方,则在其原址附近建设,这样能给人更多的历史感。
  三、建好文物保护设施及其附属设施以后,可以开放的尽可能开放,这也是一个城市的名片。
  两汉文化看徐州,我们不能让来徐州的人只看到地下的,也要让他们看到地上的,看到我们是怎样保护的。保护好两汉文化,保护好徐州的文化,实质上是对中华文化的贡献。
(责任编辑:李世明)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