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人物春秋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人物春秋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人物春秋

刘区长巧放水

编辑日期:2014-10-23 10:02:35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一、上级指示紧急防水
  时值1951年初秋,县里又来了电话,责成古邳区党委和政府三天内必须将故黄河的水道疏通,以迎接未来三天左右的上游下泄的洪水。
  这可是个难题,接电话的是古邳区党委书记梁鹏,当时人们习惯称呼他为“梁政委”。
  1948年夏古邳区解放,后归新成立的邳睢县管辖,下属十多个小乡。区政府的所在地古邳镇,街面上从东往西有玉东村、牌坊村、古邳村、裕民村,街南面是象山村,东面便是马帮村。矛盾就产生在马帮村上。该村与镇的东南角玉东、古邳等村相连。
  马帮村,原名马船帮,旧时是“沂武交流泗水通”的水陆交通要道,船只、马队经此歇息、住宿。黄河夺泗水后,马船帮紧靠黄河北大埝下,为防大水漫过黄河大埝,在埝北又修一道月埝,作为第二道防线。黄河北移后,人们逐渐地搬到月埝上居住,形成村落。
  黄河故道的中心河道又浅又宽,逐渐高起上升到两岸,春天无水时耕种,夏天若旱时便落个“一湖好秋”。
  1951年的夏天雨水不多,马船帮的黄河故道丰收在望。解放后又实行减租减息,废除苛捐杂税,又成立互助组等等,马帮村的农民真是乐守田园,心里喜滋滋的。谁知几天前听说西边下了大雨,客水要顺着黄河故道下来,这一下子河套里的庄稼要完了,刚到嘴头的肉怎能成为泡影,不行不行,得想办法。大家一商议,“打堑堵”!连白加夜,又宽又高的大堑子就打起来了。
  梁政委接了电话,心里很着急。区里的主要干部都下村去了,只好亲自出马到马帮村做动员。说走就走,刚出门,周区长迎面回来了。梁政委简单交代了一下工作,说要到马帮村去,连通讯员也没带,一个人就急忙走了。
  二、梁政委勇打头阵
  梁政委温和宽厚,从不发脾气,经常和群众拉家常,读了多年私塾,儒底深厚,有时谈话带点斯文,像“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等语句可随口道来,参加革命二十多年,显得很成熟。不过这次往马帮村去,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不安。
  找到了村长,立即召开村民大会,大家都知道梁政委是老实人,是个好人,就都来参加了。梁政委慢条斯理地讲起“大禹治水”的故事……,”谁知梁政委一开口,村民便知是要讲什么。当说到此,有两个村民擎不住蹲了,说:“梁政委,你讲‘鬼’(鲧),俺马帮村哪有‘鬼’呀?你说鱼(禹),俺马帮村有的是鱼,送你两条尝尝鲜!”说着说着,已有一个村民撑着布桶,到河里逮了两条大鲤鱼拎上来了!欢声喊道:“来了,来了!两条鲤鱼!比梁政委说的还多一条!”,就有人折了柳枝,把鱼穿好,系在梁政委的脚踏车上,推车的推车,拥人的拥人,把梁政委“礼送”出了马帮村,梁政委急忙说:“鱼我带着,得付钱,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他们只说了一句:“梁政委,一湖好秋,水不能放啊!”说完转身就跑回去了。梁政委到了区政府,通讯员小杨迎了上来,梁政委望望鱼,指指食堂:“拎去!”。
  吃饭时梁政委一言不发,脸板得铁青,鱼一块未吃,饭碗一推就说了一句:“饭后开党委会!”
  不一会七个党委委员到齐了,梁政委沉闷地说:“上午县里打来电话,责成我们三天内把黄河故道疏通,三天左右上游洪水来到。当时来不及开党委会,我急忙往马帮村做群众工作,谁知群众格格不入。”接着讲起送鱼等经过。大家才知道鱼的来路,又好笑,又感无奈。
  沉默了一会,周区长张开了大嘴:“明天上午我去做做工作,开个群众会讲明道理,解放了的农民还能不支持政府吗?”
  梁政委又特别提醒:“老周,考虑要周到,候你消息。”
  三、周区长再去动员
  第二天早饭后,周区长也是独个儿前往马帮村。
  周区长名叫周道新,抗日时期的老干部,能说会道,有板有眼,说话声音高低适中,快慢适度。善于在群众大会上发表演讲,嘴又大,号称“周大嘴”,当时流传着“周大嘴,呱呱叫”的说法。
  周区长到了马帮村,一看土堑又宽又高又结实,还有十多个人拿着铁锨等工具守埝,堑西的水也涨高了,便召开了群众大会。由于村干积极动员,来的人的确不少,周区长使出浑身解数大讲起来。从共产党为解放劳苦大众讲起,讲到打鬼子,打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又讲到,全国一盘棋,铲除山头主义,本位观点等等。有些村民听了心想又来动员放水了!陆续就有人溜走了,会场上的人越来越少,周区长讲累了就坐在一条凳子上继续讲,心中灵机一动,考虑群众一时是接受不了,就不再想突出主题,于是大讲新政权的好处,揭露国民党的罪恶,可是周区长来的目的人们早已明白,最终还是要绕上去的,于是又有不少人不声不响地走了,还剩五个人,只剩三个人,其中两个人捅了捅身边的老太婆,老太婆故装不觉,那两个人也走了。周区长问这个老婆婆:“我讲的你能听清吧?”“听得清”老太婆不好意思地说:“你别难为情,你刚才讲的话大家听了都很明白。”周区长才稍感慰藉。
  四、刘区长巧计放水
  第三天早饭后召开了紧急党委会议,梁政委开门见山地说:“重点研究马帮村的黄河水道疏通问题。”话音刚落,电话铃响了,是县政府打来的,声音很高亢,在座的几位委员都能听清楚。“故黄河水道在今天下午五点前一定要疏通好,否则要处分你们,上游的洪水明早就要到。”
  党委会紧急研究决定:“古邳镇街道四个村加上象山村共五个村,每村选出精悍民兵20人,计100人,在区政府集中,采取急行军方式在人们不知晓的情况下赶到马帮村强行放水。当决口打开,全体民兵要快速撤离。不可械斗,如若危急,武装部长可以鸣枪示威,但决不伤人。特别强调动作要快,撤退要迅速。
  决议已经形成。
  会场上沉寂下来,象战争打响前的沉寂。过了半天,刘副区长慢腾腾地开了腔:“我先去试试,也许省得大动干戈!”大家愕然抬起头来,都望着刘区长。梁政委问:“带多少民兵?”“不要,只带通讯员小杨!”梁政委说:“武装部长带枪跟你去。”刘区长沉稳地说“更不需要,只带一把锨!”说着就叫小杨去准备。梁政委握着刘区长的手说:“等待你的消息,祝你成功,我们在这里继续研究应急方案。”
  刘区长骑着车子走了,小杨车上别着一把锨,紧紧跟上。
  刘区长名叫刘桂云,古邳西陆刘庄上人,腿有点瘸,据说他小时得了重病,家里穷没钱治,把他丢在湖里,他奶奶知道了,跑到湖里一看,还活着,就抱回家里,调养了几天好了,但落了个瘸腿。长期干农活,还拉过僱工,参加过地方革命活动,意志坚决,东撤过,善于做群众工作,作出许多贡献,解放后被委任为古邳区副区长,工作任劳任怨,平易近人,但他以前不识字,后来上了识字班,学习认真,进步很快,讲话更是有声有色,合情合理,打动人心,深得老师们的敬佩。
  到了马帮村西头离堑子不远处地方,刘区长叫小杨躲了起来,然后如此这般的详细交代一番,车子也交给了小杨,自己徒步走进了村庄,招呼村民开群众大会,会址设在堑子东边不远处黄河大埝树荫下。
  村民陆续来到,刘区长就和群众拉家常,象自家人一样,群众很喜欢。等到人到得差不多了,刘区长站起身来,抬头望了望河套里的庄稼,提高了嗓门,“一湖好秋啊!我是种田出身,庄稼长得好,心里高兴啊!”“我家的南面也是黄河,可是哪有这样好的庄稼啊!”这些话正说在群众的心坎上,情感的距离更近了。刘区长接着大谈起农业生产的技术、经验和体会,然后又古今中外、南朝北斗群众喜欢听的东西,大讲起来,事件生动,人物鲜活,深深吸引着听众,看守堑子的人越凑越近,最后都走过来了,堑子已无人守了。刘区长讲得更加起劲,眉飞色舞,双手在空中挥动。隐蔽的通讯员小杨,一看到刘区长挥手的暗号,知道堑子无人看管了,他便蹿上前去,使尽力气,连铲三锨,把堑子挑开了口,“唰!” 冲开了,大水漫了过来,小杨又跑回到隐蔽处。当大家听到水声时,刘区长急忙向堑子跑去,他跑在前面,一瘸一拐地,两臂张开,拦住众人,嘴里连声高喊:“不要慌,我看怎么回事!”当到堑边,堑已被全线冲垮崩溃,大家惊呆了,刘区长转过脸面向大家说:“损失太大了,我到区里为大家呼吁补偿损失。”并令村长安排群众快速回去,不要出事。刘区长独个儿转回,到了隐蔽处,小杨急忙把车子推过来,两人骑着车子飞也似地赶回区里,这时已到晌午歪了。
  他们赶到区政府的会议室,早已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区里的人都在,惊异地望着他俩,梁政委睁大了眼睛,焦急地问:“怎么样?”通讯员小杨兴奋地抢先说:“水放了!”小杨便把经过简明地讲了一遍。听完后,梁政委伸长手指敲着桌子,连声叫道:“好!好!工农干部”。
  周区长把眉毛一扬,开话了:“嗨!我个周大嘴还不如个刘瘸腿!”会场上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刘区长望望梁政委、周区长,用沙哑的声音说:“下一步就看你的了!”“什么?”“安抚!”
  五、古邳镇鼎力相助
  区里通知的五个村长也陆续到齐了,梁政委说:“马帮村打的堑子已被冲开了,水放了,马帮村指望的河套庄稼全抛啦!现在我们研究如何补偿救济。”
  周区长说:“前日县里发的救济物资指标已分配给了各村,但尚未下发,粮食仍在粮库,钱仍在银行,现在把指标公布一下,请这五个村的村长表下态,各捐一部分给马帮村”。村长们一致表示要“全部献出”。
  最后研究决定补偿方式:马帮村五个组,我们一个村包一个组,去的村长和当地组长要反复研究补偿方案,达到公平合理,群众满意。
  一、三优先一普照:三优先是河套地多损失大的优先,家庭困难的优先,孤寡老人优先,一普照是指最后达到阳光普照,家家得益;
  二、讲清顾大局、识大体的道理,政府主动赔偿的爱民心情,新政权的好处;
  三、注意群众纪律,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真诚相劝,以心感人;
  四、大力表彰互让互助的干部群众,预防并打击坏人坏事。
  决议形成,但什么时间行动?刘区长说:“立即行动,迟则有变。”
  周区长说:“现在各村办好提粮提款手续,组织人力和运输工具,并公布对口村组。粮款办好后在粮库集中,然后齐向马帮村各组进发。”
  梁政委补充说:“只留民政股长看家,其余全部分到村组,共同做好工作。”
  当全部人马到达马帮村时,太阳已平西了。大家直接深入各组开展工作。政委和区长到各组巡视,解决疑难问题。
  果然什么样的情况都出现了,有欢迎的,有叫好的,有说怪话的,有骂的,有的一家人就有不同态度。不仅要家家做工作,甚至要人人做工作。讲明道理,赔礼道歉,有鞠躬的,有作揖的,整个折腾了一夜才把群众说服。当钱粮发完,群众们一合计,所得的补偿比预估的收成还要多,大家反而高兴起来。
  太阳露红了,群众自发地来欢送。谁知暴出了一件事情,一个坏分子煽动群众预谋今天早晨围攻区政府,已经拉拢十多人了,当救济大队人来了才收敛,若不来得及时,后果不堪想象。当群众领到救济款后良心发现,被拉拢的人供出了实情。梁政委当机立断,召开群众批斗会,揪出这个坏分子当场批斗。原来这人的父亲在东撤前被我方批斗,被拉拢的人纷纷反戈揭发,群众受了一次深刻的教育,区里的干部也领悟到刘区长所说的“迟则有变”的真正含义。
  六、全获胜凯旋归来
  大会结束,刘区长分组点报人员,当得知全部到齐可以回去时,刘区长说了声“好!”就忽然晕倒了,大家急忙赶上来,梁政委说:“老刘昨天早饭后至今未尝一口水!”。附近的村民急忙到家端了一大碗稀饭来,用汤匙慢慢喂进刘区长嘴里,两三汤匙一过,刘区长嘴张开了,五六汤匙一过,刘区长忽地坐起来,自己端起碗一气喝完了,又问一声:“还有吗?”,第二碗喝下肚刘区长站了起来,拍打拍打身上的泥土,喃喃自语地说:“我刚才睡了一觉!”
  区里的人员回到区食堂问:“饭做好了吧?”炊事员说:“昨天就做好了!”大家才想起昨天的晚饭还没吃呢!
  各自往板凳上一坐,就觉得浑身散了架,象打完一场大仗一样劳累。
(责任编辑:李世明)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