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清代徐州户部山四门及保护碑考辨

编辑日期:2014-10-23 10:13:04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2001年9月1日,在徐州市南侧的户部山崔家巷改造施工中,发现一方“永远示禁”碑。碑文因年代久远,风雨剥蚀,以致部分漫漶阙如。现将其文可辨者抄录于下(原文竖排左行,今改为横排右行,格式如旧):
特授江南徐州府铜山县正堂加十级纪录十五次 朱   为
  出示谕禁事 照得:郡城古迹凡有关风水者,俱不准附近居民擅行拆毁……
  户部山旧有玉铃、右节、左丽、金雉四门,历经重修,更应仍存旧制,保护……诚恐该处附近居民人等不知例禁,私自拆毁,合行出示谕禁。为此谕,仰有司……附近居民及乡保人等知悉。嗣后,倘有因盖私宅,将该处古迹四门擅自拆毁者,该乡保即赴县具禀,以凭拿究,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嘉庆拾叁年(1808)三月      日示
  (注:凡用“……”者,表示此有阙文。)
  由上可知,碑文是当年本县掌印官颁布的一则政府告谕。因户部山四门本是前朝古迹,却屡遭附近居民人等损坏,故特谕示禁,以加保护。为强化长效管理,遂立碑以宣。当时立了几块碑,今已无从知晓,且四门也久不存,惟见此一碑。从今天来看,此碑虽只就户部山四门发布禁令,却对户部山古迹的整体保护,客观上同样起到不可或缺的积极作用。
  户部山、戏马台,广为徐州人知晓,其相关典故多少也能娓娓道来。户部山,原名南山,最初只是徐州南郊的一座小荒丘而已。据徐州旧志称:为西楚牧马处,上有戏马台旧址。项羽当年为西楚霸王,建都彭城,因山为台以观戏马,故名。南朝宋武帝刘裕为彭城人,北征途经故乡,值九月九日,遂会将佐百僚,大宴赋诗于此,(诗存《艺文类聚》中)并在台上建台头寺。此后,戏马台名气愈噪。不仅当地每逢重阳有登台饮酒高会之俗,且吸引着历代远近官商墨客雅聚其上,赋诗吟词,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篇章。据《旧志》载:“循磴而上,旁有石崖,杂勒古岁月名氏,文皆隶书,笔法遒劲,然剥落不可读。”赵宋时,寺内建有石经院。台下有路,名“玉钩”,苏轼《与舒教授、张山人、参寥师同游戏马台》诗之一“路失玉钩芳草合,林亡白鹤古泉清”的诗句,说的就是这儿。后来戏马台上建东坡祠,恐怕也是因此而纪念他。明隆庆中,以寺址改建作三义庙。天启四年(1628),黄河溃决,州城被淹没,户部分司署由州城南门内移于山上,利用三义庙改建为署,是为户部山得名之始。崇祯九年(1636),郎中张湘还于署墙建箭楼。清康熙四年(1665),户部署裁去。十七年(1678),以河营守备署驻于原户部旧署。二十五年(1686),守备署迁于城东门外黄河南岸后,此处仍为庙。著名的《金瓶梅》一百回评点本,即由邑人张竹坡在戏马台的皋鹤草堂完成,时为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后又在戏马台西隅建起聚奎书院,郡邑士子就学于此。总归,至少到清嘉庆十三年县衙颁布谕禁之前,户部山已有上述古迹遗存。并且,自户部署迁驻户部山后,有力带动了这一带的繁荣。山上及周边商贾云集,铺面栉比,形成熙攘的市井商圈;也成为吸引彭城大户们首选定居的风水宝地,形成商住一体的繁华街区。明清以来,较大的民居院落,原有郑家大院、翟家大院、李蟠状元府、崔焘翰林府、李家大楼、刘家园、阎家大院等计13处,约70个院落,800余间房,占地约2万平米,与州城南北相依,互为表里。这些也是户部山历史文化有机的组成部分。2006年5月,户部山古建筑群被国务院批准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为后世的永恒记忆。然而,户部山曾建有四门,却很少有人闻知,更不要讲深入了解了。迄今为止,即使某些地方文史学者,对其仍存误识。因此,我们根据碑文上信息,结合地方诸志及其他相关文献,有必要破解当年建门及立碑之谜。
  首先,这四座门是何人于何时所建呢?经查旧志,道光《铜山县志卷二·山川》:“户部山”条记载:“山四面,康熙甲辰(三年,1664),孙象贤建四门:北曰右节,南曰玉钤,东曰左丽,西曰金雉。”此谓玉钤,而碑作“玉铃”,今人皆袭后者之说。但笔者以为“玉铃”或是碑误。因为道光志并无四门圮毁之语,则说明当时门尚完存。志书修纂者应同时发现门上题额和示禁碑文之异,而择以正确的门头题字入志是合理可信的。
  孙象贤又是何等人物呢?考徐州诸志均未为其立传,综合康熙《徐州志卷十二·官司》、乾隆《江西通志卷四十八·秩官》、光绪《兴县续志上卷·人物》以及钱实甫《清代职官年表》等资料获知:
  孙象贤,(1614—1667)字践猷,号鲁庵,清山西兴县人。顺治十二年(1655)进士,初授中书舍人。十七年(1660),四川庚子科乡试副考官。十八年,任江西浔关监督。康熙三年(1664),以户部郎中分司徐州仓。减例征收,额外羡馀无纤毫取。其为政,厘奸弊、赈饥荒、课士子、恤贫窭、御河患、贷逋欠,善政殊多。寻擢刑部郎中。是年,闻亲讣,旋里。六年,卒于家,年五十四。
  由此可见,他在徐实际任职虽不到一年,而做出的政绩还是可圈可点的。孙象贤作为户部曹郎供职于户部山,终日浸润在厚重的历史文化氛围之中。面对如此久远而丰富的古迹、浓郁而绚丽的文化,使其萌生增建四门的热忱。在以戏马台为核心的户部山上建四门,不仅为之增添了新景观,提升了人文价值,而且起到对户部山历史文化景区地域与方位的届定作用,对原有古迹也是一种呵护,实在是锦上添花、功德无量的美事。所以,被后世尊为古迹来保护,是十分自然的。
  那么,为何要建四座而非一座门呢?笔者认为,除为进一步丰富户部山暨戏马台的历史文化资源外,更在于发挥其实用功能。据徐州旧志载,户部山下原有古街巷数条。其东麓有下街,今为解放南路;西为上街,即今彭城南路;北叫前街,为今马市街;南称后街,即筢(pá)子街,今名劳动巷。孙象贤各向一街建门一座,或以为各山道通行的标示性建筑,更便于往来者远近皆可举目而循至之。
  颁布谕禁告示的知县真是姓朱名为吗?今人据碑文“特授江南徐州府铜山县正堂加十级纪录十五次朱  为”一行字,即断定他姓朱名为。但遍考徐州府县志等资料中关于铜山县时任知县者,均不见有叫朱为的人。旁观今存清代同类文体的文本,其中凡署作“某  为”者,今人多以为是职官姓名。这其实是误解。前“某”字,是官员的姓;后“为”字,乃该公文标题首字如《为××事》之“为”,并非人名。“为”字之所以空格下沉,是表示它应与其下的文字相结成句而不从上,这是清代公文的一种常用体式。例如:
  清道光六年(1826),乡都粮户陈腾蛟完纳道光五年地丁耗羡银的《执照》右侧署为:
  特授福州府闽清县正堂加三级记录五次纪大功一次 方  为给照事
  又,光绪二十五年(1899),因县之东冶村等5村争水,官方勒石告示以决争讼,碑右署为:
  赏戴花翎四品衔特授五台县正堂加三级纪录五次 李  为明定渠道以均水利而杜争讼事
  这两例的“为”字均非方为、李为的名字,而是标题中《为给照事》和《为明定渠道以均水利而杜争讼事》的首字而已。
  再看清嘉庆十六年(1811),河南浚县发布的保护某庙宇的告示碑文,则更清楚,前面亦署为:
  特授浚县正堂加五级记录十次朱  为严禁作践庙宇以昭诚敬示
  与崔家大院旁出土的碑文体例相同。查清光绪本《续浚县志卷一·职官表》,知道此“朱”,正是嘉庆十五年任河南浚县知县的朱凤森,《为严禁作践庙宇以昭诚敬示》是告示的标题。这充分证明,在此类行文中,于标示职位、功级的文字之下,只署某职官的姓。
  综上所论,户部山碑中“朱”字,就是时任铜山县知县的朱某。据徐州府县诸志记载,时仅有朱景昌者在任,别无朱姓者。同治《徐州府志卷六下·职官表》:“朱景昌,镶白旗人,汉军。(嘉庆)九年(1804)任(铜山县知县)。”其后任者是王庆年,黟县人,嘉庆十一年任。谢玉田,四川人,十二年任。那么“永远示禁”碑告谕发布者只能是朱景昌,而此谕的标题就是《为出示谕禁事》。 由于“为”字在行文时已处碑面底端,其下的文字恰值转行,故而使人误以“朱为”是人名。
  那么,颁布禁谕的官员为何是前任而非当任者呢?若照碑上落款年份计,逻辑上应署当任知县“谢”才是,但碑刻明明是前任“朱”。合理的解释是,谕文原是朱在任时就已发布施行,但未即时上碑。后任者或为巩固管理成果,着眼长效以成“永远”,随后才予以勒石立碑的。由此也颇慨叹前人古风淳厚,后任者并不因前任久去而大展“人走茶凉”的官场恶俗,把他人政绩百计归于己身。
  最后,关于四门之名究竟表达了何意呢?四门命名之初,创建者肯定有独到的构思。但文献不见记载,后人自然只能靠推测而论。笔者不揣浅陋,试作如下解析,以见教于博识者。
  玉钤:南门名。相传为吕尚所遗兵书名。西汉刘向《列仙传·吕尚》云:“(尚)至武王伐纣,尝作《阴谋》百余篇。服泽芝地髓,具二百年而告亡,有难而不葬。后子伋葬之,无尸,唯有《玉钤》六篇在棺中云。”后世又附会到张良身上,称张良墓中随葬的当年黄石公所授张良《素书》,即《玉钤经》。晋葛洪《抱朴子内篇·对俗》、《辨问》、《登陟》等篇皆有《玉钤经》之目,并有征引,说明晋时确有此书。然据《抱朴子》所引内容可窥知其并非兵家者言,应是道家著作,异于刘向所述。后以玉钤指兵略、武事。唐中宗《即位敕文》曰:“振玉钤而殪封冢,授金钺而斩长鲸。”故用“玉钤”命名山门,是契合戏马台的特征的。
  金雉:西门名。金,五行以表西方,与“玉”为对。雉,古代诸侯宫门名。一说天子宫门名。《礼记·明堂位》曰:“雉门,天子应门。”清孙希旦集解引宋刘敞曰:“此经有五门之名,而无五门之实。以《诗》、《书》、《礼》、《春秋》考之,天子有臯、应、毕,无库、雉、路;诸侯有库、雉、路,无臯、应、毕。天子三门,诸侯三门,门同而名不同……《明堂位》所言,盖鲁用王礼,故门制同王门,而名不同也。”《周礼·天官·阍人》曰:“阍人掌守王宫之中门之禁。”汉郑玄注引郑司农曰:“王有五门,外曰皋门,二曰雉门,三曰库门,四曰应门,五曰路门。”项羽名就于西楚霸王,完全有资格应此之制,所以门以“雉”为名实不为过。
  右节:北门名。户部山北对彭城南门,故当以北为正、为上。节者,《易》六十四卦之一,象征“节制”,即谓持正、适中之理,故卦辞既称节制可致亨通。《节》卦的基本含义在于:合乎规律的“节制”,有利于事物的正常发展;反之,则致凶咎。古代思想中“节用爱民”的观点,也与《节》卦的义理密切沟联。宋欧阳修《易童子问》分析此卦说:“君子之所以节于己者,为其爱于物也。故其《篆》曰:‘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者是也。”从这一角度看,《节》卦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周易》作者的经济思想——节制。而孙象贤以此命名,乃意在强调节用、俭约,与户部之责、之事相呼应,以为自警自励,同时也倡导大众要节用爱物。
  左丽:东门名。左指东方、东部。丽,附着,遵循。《易·离》:“《彖》曰:离,丽也。明丽乎天,百榖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乎正,乃化成天下。”重明,是两重光明,意谓光明相继不断。《离》卦所言,实际就是讲天、地、人各由相应的物质附丽于其上,才可构成天地之象。象贤作为朝廷的主管钱粮命官,以之表达人当敬畏天地万物,并修身律己、循于正道的思想,蕴义积极。
主要参考文献:
  铜山县志:2函24卷,[清]崔志元等辑,道光辛卯十一年(1831)刻
  徐州府志:4函16册25卷,[清]吴世熊等主修,[清]刘庠等总纂,同治十三年甲戌(1874)刻
  兴县续志:2卷,[清]张启蕴修,[清]孙福昌等纂,光绪六年(1880)刻
  铜山县志:10册21篇76卷,余家谟监修,王家诜等纂,中华民国十五年(1926)刊成
  礼记集解:3册,[清]孙希旦撰,沈啸寰、王星贤点校,中华书局,1989年2月第1版
(责任编辑:蒋岚宇)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