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解读博物馆馆藏清宣宗诰命

编辑日期:2014-10-23 10:14:14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邳州博物馆馆藏的清宣宗诰命,系清宣宗(道光帝)于道光二十五年十月十五日授与林方标及其妻室王氏的诰命。
  20年前,我有幸在邳州博物馆目睹这一珍贵文物,且曾作初步考释。时任邳州博物馆副馆长的文物专家陈永清同志介绍,这一诰命原来是那场史无前例的“文革”烈火余烬。1966年仲秋,“破四旧”的狂飚席卷铜山县棠张公社(今徐州市铜山区棠张镇),所谓“封资修”文物几乎无一幸免地遭受红卫兵“扫荡”而付之一炬。当此之际,一个颇有远见的青年干部走出棠张社教分团团部,他迎着焚烧“四旧”文物的冲天大火与滚滚热浪,将这件濒临灭顶之灾的不寻常的文物抢救出来。后来了解到,这件文物是红卫兵从一位年迈妇人的家中“抄”出的。在漫漫“文革”岁月中,他小心翼翼,几易藏匿之地,始得免为灰烬。文物商人曾出高价收购,他没有卖,一直珍藏到邳州博物馆落成之日,无偿地献给博物馆,算是给这一珍贵文物寻到应得的去处。当年冒险抢救文物的那位青年干部,就是后来担任邳州市糖烟酒公司经理的周学典。
  在我见识诰命原件后不久,在《徐州日报》上读到《邳州博物馆馆藏清道光帝圣旨简说》(以下称《简说》),作者正是该馆馆长井浩然和另一位管理人员。据称:馆藏圣旨曾多次展出,但均未有人译。去年(指1995年)11月上旬,南京大学教授高国藩先生等一行赴邳州考察民间文学及采风实习,笔者把圣旨的全文交给了高国藩教授,请他注释标点并译成白话。
  直至近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邳州博物馆见到清宣宗诰命的复制件,欲读高国藩教授为之标点译注的原文,因馆长迭次更替而不可得,只好再次拜读见诸报章的《简说》,以就教于高国藩教授的译释。然而拜读之余,觉得尚有未尽之意,且有不敢苟同之处。思之再三,觉得宣宗诰命既是馆藏珍品,理应引起学者的关注并得到正确解读,至少不要贻误后学,谬种流传。兹不揣浅陋,略作补说,并与高国藩教授商榷。
  一 关于诰命授与者及授封之由
  《简说》称高国藩先生查阅了清史,而未查到林方标传略,因而认为林氏“只是一位镇守浙江衢州地区的一般军事将领,在1840年鸦片战争前后都不怎么出名”,“可他在1845年却‘建牙而伏节’了,也就是说他在出镇浙江衢州任上为大清帝国殉节而死”。高先生因而又认为,林方标为国捐躯,并能引起道光皇帝给他发封赠的命令,一定是一件有关国家的大事。由于林方标已死,这诰命不能发给他本人,只好下达给林方标的妻子王氏了。所以在诰命中既嘉奖了林方标,赐给了“武显将军”的光荣称号,又把王氏封爵为“夫人”。这便是高国藩先生考释的清宣宗授与林方标诰命之所由来。
  我认为高先生的考释中,至少有两个问题要弄清楚:一是清史未有林方标传,就可认定他是“一般军事将领”么?二是授封之由,果真在于林方标“为国捐躯”吗?
  据《同治徐州府志》:林方标,江苏铜山县(今徐州市铜山区)人。清仁宗嘉庆庚午科(公元1810年)武举,辛未科(1811年)武进士(探花)。曾任浙江衢州镇总兵,署浙江提督。“署”是暂代官职,诰命称“浙江衢州镇总兵”,“署浙江提督”当在其后。清时于重要省份设提督,官阶从一品,职掌军权,统辖诸镇,为地方武职最高长官。总兵为绿营兵的高级统将,仅次于提督,为正二品官,显然并非一般军事将领。按清制,五品以上者得授诰命(俗称“圣旨”),六品以下则授敕命。诰命是皇帝对臣子的命令,给予官员本身称为“授”,而给予妻室,存者称为“封”,已死的称为“赠”。所以宣宗诰命中对林方标用“授”,“授尔为武显将军”,并“锡之诰命”;而对其妻室王氏则“封爵为夫人”,用“封”而不用“授”。
  至于“授封之由”,并非高先生考释的起于林氏“在出镇浙江衢州任上为大清帝国殉节而死”,而正是诰命中所说的“覃恩”。“覃恩”就是广施恩泽,常用于皇帝对臣下的封赏或赦免。据考,林方标及其妻室受此殊荣,实在是沾了皇太后七旬圣寿的荣光。《清史稿·宣宗本纪》:道光二十五年,“冬十月甲午(初六日),加上皇太后徽号曰‘恭兹康裕安成庄惠寿禧崇祺皇太后’。上进册宝,率皇子及王、公、大臣等行庆贺礼。戊戌(初十日),皇太后七旬圣寿,上率皇子、王、公、大臣等行庆贺礼。癸卯(十五日),以上皇太后徽号礼成,颁诏覃恩有差。”《宣宗实录》(见《清实录》卷四二二)对于皇太后七旬圣寿的庆贺活动作了更为详尽的记述,庆贺活动从八月壬辰(初三日)即已揭开帷幕,十月六日渐趋高潮;至十日即皇太后七旬圣寿之日,举行盛典,庆贺活动达到高潮;十五日则近尾声,宣宗御太和殿,颁诏天下,“庆典斯成,洪恩特沛。”诏书中对“所有应行事宜”,计开列十九项,其中对王妃、公主、命妇、文武官员等等恩赐规定颇为周详。恩泽广布,甘霖普降,林方标身为地方高级武官,自然在授封之列,其妻也在规定的恩赐范围之内。宣宗诰命的授与时间,与此正相吻合。
  二 关于诰命原文的断句标点与衍误
  解读诰命,首要问题在于断句标点。众所周知,古文的标点断句常有争议之处,然而也绝不可以随心所欲,率意为之,而是要从整体上把握思想内容以及文体的语言特点。《简说》中援引高国藩先生标点的诰命原文关于授与林方标将军称号的一段,不足百字,却有几处断句与标点值得商榷。“遂总戎麾裘带,从容功信成于撙俎”,不知高先生依据何在,对此作何解释?“遂总戎麾”是承接上文而言,“总”是统领、统帅的意思,“戎麾”本为军旗,这里借指军队,此处应予断开。“裘带从容”,中间则不应断开。轻裘博带,是达官贵人的服饰;从容悠闲,镇定自若,是儒将的风度。“功信成于撙俎”,撙俎,即樽俎,樽以盛酒,俎以盛肉,借指宴席,刘向《新序·杂事》谓晏子“不出于樽俎之间,而知千里之外”。诰命中此句意思是说,(林方标)不单纯凭借武力战胜敌人,而且善于斗智,在樽俎(宴席或会谈)之间就可以制胜敌人,建立功业,从而受到皇帝的宠信。再如,“车徒整,练势俨,并于金汤”,如此断句,更是令人费解。应改作“车徒整练,势俨并于金汤”,“车徒”谓兵车与步卒,语出《周礼·夏官》,《汉书·刑法志》亦谓“群牧五载大简车徒”。诰命中此句意思是说,(林方标)统率的军队(包括兵车与步卒)皆整练有素,威势严整,镇守之地坚不可摧,比得上金城汤池。“并”,是比上、齐等的意思。此句与上句“裘带从容,功信成于撙俎”,正是四六排偶,两两相对,显示诰命骈体的语言特点。“兹以覃恩,授尔为武显将军”,中间也不宜断开。
  《简说》中此段引文还有一处衍文和两处错误。“贤久司军旅,乃建牙而伏节”,其中“贤”字,经核对诰命原件,显然是馆方抄写给高国藩教授时误增的衍文。“伏节”,应作“仗节”,仗节就是持节。古代出兵时,在军前树立大旗称建牙,后来因称武将出镇为建牙。此句意思是说,(林方标)久已升任军官,掌管军队,于是受朝廷之名出镇衢州,担任总兵的要职。“仗”与“伏”,一字之差,引起高国藩教授的误解,认为林方标是在出镇衢州任上,“为大清帝国殉节而死”的。其实,若是真的“伏节”了,何来下文“遂总戎麾”之说呢?这一自相矛盾之处,遗憾的是竟未被高国藩教授发现,而且由此引起又一误会。高教授认为,“由于林方标已死,这诰命不能发给他本人,只好下达给林方标的妻子王氏了”。其实,诰命末尾清清楚楚地写着“浙江衢州镇总兵林方标本身妻室”,明明包括林氏“本身”和“妻室”二者的。若是“只好下达给林方标的妻子王氏”,那么,“本身”二字,岂不多余?引文中的另一错误,是“授而为武显将军”的“而”,应作“尔”。《简说》引用高教授标点的关于林氏妻子的诰命原文,亦有类似问题,兹不赘述。
  三 宣宗诰命原文的标点与试译
  现将宣宗授与林方标的诰命原文标点如下:
奉天诰命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阃外疏功,特重大人之佐;师中树绩,爰标上将之名。望起干城,恩颁纶綍。尔浙江衢州镇总兵林方标,谋猷克壮,材艺兼优,早执锐以披坚,久司军旅,乃建牙而仗节,遂总戎麾。裘带从容,功信成于撙俎;车徒整练,势俨并于金汤。爰贲宠纶,俾膺嘉奖。兹以覃恩授尔为武显将军,锡之诰命。於戏!式颁殊宠,用酬阀阅之勋;袛服徽章,益展韬钤之略。尚勤后效,无替前劳。
  制曰:推恩锡爵,王臣奏秉钺之勋;履顺思庄,女士著宜家之美。良型既播,茂奖宜加。尔浙江衢州镇总兵林方标之妻王氏,淑贤名闺,作嫔右族。恪恭当室,率礼法于珩璜;黾勉相夫,树勋名于帷幄。特颁令典,俾闻徽音。兹以覃恩封爵为夫人。於戏!被七章之褕翟,象服攸宜;贲五色之纶丝,鸾书有耀。袛承显命,弥劭庥声。
  浙江衢州镇总兵林方标本身妻室
  道光贰拾伍年拾月拾伍日
  [几点说明]
  诰命原文自右而左竖排,现改为自上而下横排,繁体字改为简体字。
  诰命分两个部分:前部分授林方标为“武显将军”并赐之诰命,后部分封林方标妻室王氏为“夫人”之爵位。幅面纵长30厘米,横宽332厘米,质地为织有龙云纹的黄绢。右第一行“奉天诰命”四个篆体字,系本来织就在绢上,两侧并饰有龙纹,犹如今日国家机关发文时常用的“文件头”。诰命正文使用汉满两种文字,自右向左依次竖行书写。汉文部分横宽172厘米,满文部分横宽160厘米。汉文和满文分别用五种颜色,毛笔正楷书写。正文之末,分别钤印宣宗玉玺。
  历代皇帝自称“受命于天”(即所谓“天子”),以证明其权位的神圣性。诰命的书写格式也渗透着这一思想。诰命开头沿用套语而称“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奉天承运”和“皇帝”六个字分三行书写,第一行“奉”字低四字格,单独成行;第二行“天”字抬头顶格,与“承运”共三字占一行;第三行“皇帝”则比“天”字降一格,以显示承受天命;其余文字,又比第三行“皇帝”二字再降一格,以显示皇位至高无上,唯次于天。结尾处,道光年号降一格书写,与开头第三行“皇帝”二字平行;年月日均用大写数字,以示庄重严肃,且不易涂改。授封对象的职官与姓名,分两行(浙江衢州镇总兵与林方标本身妻室)写在年月日左右两侧。如今经过标点改排,诰命原来书写格式见不到了。特此说明。
  为了帮助一般观赏者理解诰命原文,试用现代汉语译释如下:
清宣宗授与林方标诰命译释
  奉天承运(意思是说遵奉上天的命令,承受兴盛的时运,相沿成为帝王诰敕命的套语)皇帝诏令说:地方军事长官(指浙江提督)上疏奏报军功,特别推重大人(指总兵林方标)的佐助;由于(大人)在军中建立功绩,奏疏上写着将军的大名。将军名望在军队中树立起来,朝廷恩准颁发诏书。你浙江衢州镇总兵林方标,多谋善断,克敌制胜,才智与武艺兼优,早就参军入伍,披坚执锐,久已升任军官,于是受朝廷之命出镇衢州,担任总兵之重任,统率军队。轻裘博带,从容自若,不单凭借武力战胜敌人,而且善于斗智,在樽俎(宴席)之间制服敌人,为大清帝国建功立业,受到朕(皇帝)的宠信。军队(兵车与步卒)皆整练有素,阵势严整,镇守之地比得上金城汤池,坚不可摧。于是得到皇帝宠赐的诏书,使之受到应得的嘉奖。现在按照“广施恩泽”的诏令,授给你武显将军的称号,并赐与“诰命”。啊!皇上授与特殊的恩宠,用以酬谢将军征战之功;将军恭敬地穿戴着标志等级的服饰,更加施展用兵的谋略。殷切希望以后再立新功,千万不要废弃以前的功劳。
  诏令说:推广封赠以示恩典,大臣奏报将军掌握兵权的功劳;做事理由正当,思想端正和顺,具有士人操行的女子,显示出家庭和睦的美德。美好的典型既已传扬开去,理应给与嘉奖。你浙江衢州镇总兵林方标之妻王氏,善良贤惠,乃名门闺秀,嫁给豪门大族为妇。恭谨地主持家事,珩璜节步,躬行礼法;勤勉地辅助丈夫,运筹帷幄,建立功名。特此颁发诏令,使之听到嘉讯。现在按照“推恩赐爵”的诏令赐与夫人的爵位。啊!穿着尊贵的绘有图文、标示等级的礼服,恭受饰有龙纹、用五色书写的诏令,多么光彩荣耀!希望恭奉皇帝的诏令,弘扬美德,使声名更加美好。
  赐与浙江衢州镇总兵林方标本人与妻室
  道光二十五年十月十五日
  (公元1845年11月11日)
(责任编辑:蒋岚宇)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