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方志博览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方志博览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方志博览

18300年后话邻云

编辑日期:2014-10-23 10:24:07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萧县,古称龙城,“群峰环抱,锦水带流,蟠蛇栖凤,左右互丽”,书画艺术源远流长。明代王之麟、许辉祖等都曾是名重一方的书画高手。但真正书画大兴、形成“龙城画派”则是在乾嘉年代。
  “龙城画派“初兴,其创始人为吴作樟、张太平,而首推吴作樟。吴作樟世称“龙城初祖”、“江南草圣”。因年代久远,资料无多,笔者留意搜求,微有收获,仅以目前所知史料著而为文,试图抛砖引玉,以期方家指教。
  一.家世
  吴作樟,字文洁,自号邻云山人,清太学生,初居龙城,长而迁居古尚村。
    吴氏先祖吴玉元末起兵苏州,后随朱元璋征伐,因为招抚广陵(今扬州)功显,诰封龙虎将军上护军,明初曾官副总兵。因镇守北方,子孙居萧县。初袭封为金吾卫指挥佥事,后改封羽林卫指挥佥事。在有明一代近三百年的时间里,吴氏世代武勋,诚如史载“蒙业十传久,流光百世余”、“四百余年内,我家阀阅门”,堪称功勋世家,簪缨大族。清初,虽然失去了明代时的世勋辉煌,但是其家族仍然家境优渥,敬文重道,吴作樟祖、父均为当时著名文人,以诗书传家。自吴作樟之后则以“诗书画”显扬百余年,直至清末,堪称翰墨诗族。吴氏明清两朝崇文尚武,文武辈出,允称世家望族。
  吴作樟祖父吴恺,字次元,廪生,平居不妄交游,立品严而待物宽,好济人急。善诗文,著有诗稿二十四卷。平生为人仗义,多有善行,为人所敬重。康熙癸亥,邑聘修志(康熙《萧县志》),可见看重其才品。
  其父吴开益,字时偕,廪生,候选儒学训导,文苑名宿,史载“淮徐观察康公(注:指康基田)额其门曰儒林伟望”。他天性孝友,门内无间言。好施与,瞻邻恤族无虚日。因为性格淡泊,后“以奉亲为乐,不复仕进,读书莳花,逍遥林泉以终。”
  清康熙五十三年(1714),吴作樟出生在这个世家大族。他继承了其父恬淡的性格,对功名仕宦也并不感兴趣,而是淡泊名利,隐居于城西古尚村,惟游心翰墨金石而已。其族侄吴钟濂(字道源)《邻云吴公事实记》中记载, “公(作樟)生而疾弱,既就塾,恐其益剧,使惟意所适,而独喜作字。甫搦管即掣之不得。”从此开始,笔砚法帖便伴随着他一生。乾隆五十五年(1790),吴作樟去世,享年七十七岁,卒葬于尚书山先茔。
  二.书画
  吴作樟自从学开始,便寄情于书画,“上下六十余年,笔砚无一日少懈”。对于吴的学书轨迹,吴钟濂的《邻云吴公事实记》一文中有这样的记载:“其书始抚钟王,继出入于唐宋诸家。”对比他不多的传世墨迹来看,与记载基本符合。
  如他传世作品草书中堂《归桃源乡》,通篇笔势流畅,气势慑人,细细品味,却又能感觉到书写地萧散自如,从容不迫。其用笔出自《阁帖》中王羲之草书诸帖,转折间一派王家气象,却又骨力洞达,不似一般学王者容易流于软媚之态,而具有自己劲健超拔的独特面貌。《邻云吴公事实记》记载,吴作樟曾得知某巨室藏有《淳化阁帖》,多方购求,终以小麦数十斛易得,而“朝夕临摹”,遂“尽得其笔意”,足见他于书法用功之勤。到晚年犹能悬腕作小楷书,也可以看出他的根基之深。
  吴作樟擘窠大字则“以朱考亭作骨”。他书写的大字,笔力劲健,气势雄浑,一时极富盛名,深受时人的欢迎。乾隆皇帝下江南途经徐州时,曾经看到吴的一笔“虎”字,深为叹赏,评为“黑、壮、圆、劲、苍”。
  吴作樟于画山水、花草虫皆善,尤擅写意山水,兴到时作怪石苍松,墨气淋漓,满纸云烟。其画上承明人大写意,抒发情感,极具文人气息。
  吴作樟在乾隆年间书名甚著,与张太平齐名,并称“字冠江南”,在徐淮地区影响甚大。其书法诸体兼擅,尤以擘窠大字和草书知名,被时人称为“江南草圣”。亦喜收藏金石碑帖,善于鉴别,有“玩味古帖与金石文,一见而辨真伪”的记载。吴著有《书法源流》与《字体式》十二卷。传世作品有草书中堂《归桃源乡》、擘窠书一笔“寿”字、《行书芝兰气味龙马精神》等。
  时人以有无其书画定雅俗,如昔新安人之重云林然。
  在书画艺术方面,吴作樟淡泊名利,坚持自己的艺术见解。书法秉持帖学之宗,以扎实的功底,上溯晋唐,复取碑刻之长,别开风貌;绘画承明人写意笔墨,贴近生活,大胆创新,以笔墨抒发个性,崇尚自然、率真的意趣。
  这种艺术理念,因为隐居乡野、僻处一隅,在当时院体软媚风格大行的环境下并未为人所重视。但随着扬州画派及碑学的兴起,正统派的垄断地位被打破,他的艺术理念遂重新为时人所推崇。张伯英先生曾就此评论道“不为院体,是以不合时趋,然其优于当时名家者,正在此也”,可谓的见。这种坚持自己艺术见解、不逐时流的精神,在当时也是非常难得的,同时也影响着“龙城画派”后来的画家,也为画派“重传统,重笔墨,重生活”的艺术理念奠定了基础。近现代以来,“龙城画派”能诞生诸多名家大师,可以说与吴氏的影响不无关系。
  三.影响
  (一)、书画
  随着书画风格的成熟,及艺术地位的确立,吴作樟特别重视奖掖后进,本地以至外邑书画家受业于其门下者甚多,这种艺术传承,对充实画派的书画家队伍也起到了很大作用。现择其著名者简要纪之。
  滕县人张昌,字与皆,号谔亭。少聪颖,好书法,八岁即能作擘窠大字,九龄中秀才,有神通之誉。现录清人王尔鉴(时为滕县令)诗一首,与诸君共赏:
赠童子张昌
  君不见张氏之子玉一片,四座惊看弄笔砚。蹲身据案用全力,双眸炯炯如掣电。文章气骨峻且奇,格虽未老绰有姿。染翰更能作大字,楷书杜曲早朝诗。尔家九龄饱经史,文陈终古称雄师。尔年九龄已如此,当以九龄期望之。
  张昌初学书于张太平,后复入吴作樟门下。吴赏其才,招为婿。张昌以行草及隶书著称于当时,史载其“中岁历滇南、两粤,纵观悬崖峭壁,深林幽壑之伟奇,及夫蛮烟瘴雨,山风海涛,可忻可愕之状,一切于书发之,故晚益苍古雄秀,变化莫测,一时名动南北”。张太平《和田大紫蓬焕芳同张昌见纸鸢韵》一诗自注中曾写道“滕县张昌,善八分,老人书弟子也,都中藏其书者,皆以为明时人。”今存他所书写的《涤砚授经图》手卷五字隶书引首,书风古拙厚重,使我们可以很直观的了解其书法风貌。张昌中乾隆二十一年(1756)举人,授广东四会县知县,署香山县,调东莞,乾隆三十九年(1774)迁罗定直隶州知州,越二年,擢汀州府知府,以终养乞休,著有《滇南诗钞》,《皇清书史》有传。
  吴作樟是一位书画大家、金石鉴赏家,也是一位杰出的美术教育家。由于其自身高深的素养、且教有义方,受其影响,史载吴氏一门“子侄俊秀者,多入书画一途”, 父子、祖孙世代承袭书画之盛,俨然一派,自乾、嘉直至清末,领了百余年的风骚,可见书画艺术对吴氏后人及“龙城画派”的影响之大。族人中能书擅画者也代不乏人,一些人还著名于当时。
  其著名者如其吴凤书,字连白,官凤阳府经历,善书法,有乃父之风;吴凤诏,字丹书,工书善画,史载其尤善草书,有“挥毫空比张长史”之誉;吴三多,字华祝,太学生,能诗善画,墨梅名重于时,于书法尤精。特别是其九子吴凤祥,字柳庵,太学生,官奎文阁典簿,工于诗,能书善画,尤善画山水。史载其性好游历,周游名山大川,凡所到之处皆挥毫泼墨,或形诸画,或记为诗,“天下名山大川靡不心写心藏”,“画书诗皆超迈隽逸,不染尘氛”,其诗书画被时人称为三绝。之后代有传人,如其孙吴文健书法克绳祖武,楷书尤佳,每应试,上宪辄批“字冠八属”。清末时其曾孙吴武骧,字秀龙,邑庠生,书画隽逸,画超迈,名噪时。又有吴武勋:邑庠生。书法秀雅,颇得家传。吴武岗:书法克绳祖武。
  (二)、诗
  吴作樟于书画之外,兼工诗。徐萧张氏族谱记载:“《萧县志》称邻云先生诗学陶韦今遍访不可得”。可知其诗学陶韦,佚散久矣。
  然其子孙皆承其学,代有才人出。其少子吴柳庵、吴华祝皆工诗。而诗书画俱佳的吴柳庵,即吴凤祥,著有诗集《秋风吟》,《徐州诗征》收入他的诗歌二十一首。现录其诗2首:
                        山居感怀
  数椽茅屋傍溪流,地僻林深少客游。静里乾坤山色老,愁中风雨野花秋。壮怀漫说同鸿鹄,薄俗何妨应马牛。瞬息韶华双鬓改,几回搔首看吴钩。
                        京江晚渡
击楫中流日又醺,海门东望气氤氲。烟沉鴟啸蘄王垒,潮落鼋登郭璞坟。千古兴亡人已尽,一江南北界仍分。忘机羡煞垂纶叟,钓罢停舟看野云。
                       寄怀中州十二兄
  仗剑飘然独远行,崎岖世路总难平。挥毫空比张长史,纵酒谁怜阮步兵〔兄既善饮,尤工草书〕。凤岭秋高鸿雁唳,洛桥春老杜鹃鸣。遥遥两地音书断,一夕离愁白发生。
  清末又有吴武忠工诗。绍承家学。武忠,字诲之,又字晴峰,自号白石山人,太学生。性豪放,嗜学好游,啸傲林泉。优游自适。每宴客,纵酒高谈,雄健英特,诗词一挥而就,名垂一时,当事额其门曰耆颐风雅。著有《晴峰诗草》十卷待梓。
  四、交游
  吴作樟好游历,史载其“足迹遍江南北,凡名刹与佳山水处,无不墨沈淋漓。”与时之文人学者、书画之士交游甚多。
  如与郑燮交往。萧县志载:公(作樟)客从兄作哲杭州府署与兴化郑燮(板桥)遇,燮故傲,睨然独善。公尝醉后属书擘窠大字,燮甚钦服。又书金陵佛寺大雄宝殿四字,字径数尺,观者悚然。
  这是龙城画派与扬州画派代表人物的一次历史性会面。
  再如与张太平的交往。张太平字拱宸,号寿云、号绥舆山人,银岭山樵,太学生。出身巨室,少聪慧,读书涉目不忘。性恬雅,不乐仕进。工书法,真草隶篆皆精。晚年犹工绘画。著有《岭云樵唱》诗集。绥舆老人善画,与同邑吴邻云作樟齐名。
  吴作樟与张太平除了世交亲缘(其兄吴作楫娶太平之姊、其子吴柳庵娶太平之侄女、张太平之侄张凤娶吴作樟之女等)之外,二人爱好相同、性格相近,平时经常诗歌酬唱,谈书论画,相交甚密。民谣云“一进屋门亮堂堂,中堂字画挂满墙;吴作樟坐中堂,张太平列两旁……”,盛赞二人合作之美。
  清铜山人张达(张太平之从曾孙、张伯英之祖父)、有组诗《论书绝句》,其第十六首写到“二云健笔亦超群”,亦将二人并称。诗后自注云:从曾祖寿云太平与吴邻云作樟皆以草书擅名”。其称“二云”,一则二人雅号中各有一个“云”字外,二则二人皆以“健笔超群”的草书知名,三则二人同为“龙城画派”创始人。张达将二人并称,十分恰当。
  结语
    吴作樟先生性格淡泊,隐居不仕,以太学生的名号,终生惟游心于书画诗文。虽然隐居深山,不求闻达,却在书画艺术上取得了不凡的成就,开创了影响深远的“龙城画派”。今值吴作樟先生诞辰三百周年之际,谨以此文纪念吴作樟先生并“龙城画派”诸先贤。
(责任编辑:蒋岚宇)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