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方志博览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方志博览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方志博览

从张伯英的一篇跋文说起

编辑日期:2015-1-9 11:01:59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从张伯英的一篇跋文说起

  民国八年(1919年),徐海道尹段毋怠搜集祖父段广瀛的遗作,计诗212首,文30篇,编成《紫沧遗稿》,准备在徐树铮创办的北京都门书局刻版印行。付印前,特请张伯英帮助审校。审校完毕,张伯英征得段毋怠同意,将段广瀛于同治十二年(1873年)为张伯英曾祖父张省斋撰写的《诰赠朝议大夫入祀铜萧两县乡贤祠清毅先生鲁门张公墓碑铭》收入书中,列在篇尾。为此事,张伯英还专门在后面写了一篇跋文:
  外从舅粮储公所为诗古文,皆不存稿。哲孙芝晋道尹裒集成编,以存先泽。属伯英参校付印。公撰先曾祖乡贤公墓碑,为集中所未有。当时亦未及上石。文载清毅先生荣寿录中,曰启让者,伯英之初名也。谨补列于此。己未六月辛亥朔廿有九日己卯。侄婿张伯英敬识。
  文中“外从舅”的“舅”字,不是今天“舅舅”的意思。“舅”,有一种意思为“妻之父为外舅”。段广瀛是张伯英夫人段端书的伯父,因此张伯英称其为“外从舅”。按今天的称呼,应叫作“岳伯父”。“粮储公”,是指段广瀛生前的职务为河南粮储盐法道。“芝晋”是段毋怠的字。“己未”即民国八年(1919年)。
  这段简短的跋文告诉我们,段广瀛撰写的这篇墓碑铭文,并没有刻石立碑,因此并不为外人所知。那么,张省斋的后人,为逝者立碑,为何要请段广瀛撰写铭文呢?
段广瀛其人
  段广瀛(1824-1875),字紫沧,号雁洲,清道光四年(1824年)八月十四日出生于萧县县城。幼年时受教于本县名儒徐立斋、单大仪等人。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在龙城书院就读时,师从陈小桥(名泰来,字小桥,道光二十三年任萧县县令,次年卸任后任龙城书院主讲)、张省斋、胡荔生等名师。道光二十六年(1846),参加江南乡试中举,咸丰三年(1853年)中式二甲第60名进士。朝考后,以擅长文学书法,改翰林院庶吉士。
  咸丰四年(1854)四月,段广瀛因会同萧县知县杨韫绪袭击过境的太平军有功,朝廷特下旨“免其散馆,即授为翰林院编修”(按惯例,三鼎甲之外的进士被授予翰林院庶吉士后,必须供职满3年,考试合格后方可授为编修)。五月,奉旨总办萧县团练。因对捻军作战有功,咸丰六年(1856)被“赏戴蓝翎”,七年(1857)被吏部选用为直隶候补知府,九年(1859)“补用守备”,十一年(1861)“赏换花翎”。同治元年(1862),段广瀛被分发到直隶总督刘长佑麾下办理营务。三年(1864),被赐以道员的名分,署理赵州(直隶州,与府平行)知州。四年(1865),回籍丁父忧。五年(1866),因军情紧急,河南巡抚李鹤年奏请朝廷,调段广瀛总管营务处。丁忧未满的段广瀛奉旨当差,是谓“夺情”。到任后,段广瀛招募了两千士卒,自树一帜,转战直隶、山东、山西、河南各省,队伍不断壮大,战绩突出,号称 “淮北劲旅”。六年(1867),因守卫潼关有功,被钦命加按察使衔(正三品)。七年(1868),因漳河之战有功,加布政使衔(从二品),并赏二品封典。十年(1871),补授河南粮储盐法道的实职。不久,又署理河南按察使。
  在河南任职期间,段广瀛曾在庚午(1870年)乡试时,担任文闱监试官。癸酉(1873年)和乙亥(1875年)两次乡试,担任文闱提调官及武闱同考官。因积劳成疾,于光绪元年(1875年)十月十七日卒于任上。享年52岁。去世后,葬于萧城东南陈庄。
  晚清时期,徐州八县走出的翰林,屈指可数。像段广瀛这样,领兵打仗也很有一套的翰林,可能仅此一例。
  受段广瀛之子段书云委托,张伯英的叔父张从仁为《紫沧遗稿》所写的序言中,对文武全才的段广瀛评价很高:
  徐州形胜之地,自汉以来,旂常钟鼎,代有其人。洎明清以制艺取士,重甲科,丰功伟烈,半出词臣。吾徐掇巍科者,曾无显仕。而功业彪炳,昭垂史册者,多由他途登进。若预清华之选,复策匡济之勋,雁洲先生其最著者也。咸同之际,如胡文忠、曾文正、沈文肃、李文忠,起家词馆,勘定大乱,为国元勋。先生以翰林奉命治军,终河南粮储道。任与军事相终始。生平出处,亦与中兴诸公大略相同。乃非惟名位不逮,即文字流传亦无诸公之宏篇巨制。岂才力不相若耶?……使天假以位与年,必能与胡曾沈李相颉颃。
  段广瀛是晚清时期徐州八县难得一见的翰林,又是张省斋在萧县龙城书院的学生。有这两个身份,张家的后人请他为老师撰写墓碑铭文,再合适不过了。
张省斋生平事迹及身后哀荣
  综合段广瀛为张省斋撰写的“墓碑铭”及其他资料,我们整理出张省斋先生的事迹如下:
  张省斋,原名象贤,字省斋,后以字行,更字鲁门。生于嘉庆元年(1796年)十二月十三日。幼年丧父,事母至孝。考取秀才后,即在乡间教读为业。教学中注重身体力行、躬自垂范。道光十三年(1833),徐州府发生严重的灾荒。张省斋倡议捐纳粮款,增设义赈,救活了无数的饥民。道光十五年(1835),捐款修建城墙、学宫。省斋先生同族的张氏一门,居住在萧县的,比铜山还多。道光十七年(1837)至十八年(1838)间,张省斋带头,号召士绅,出资巨万,倡建萧县龙城书院的考棚、学宫,并疏通蒋河。咸丰三年(1853),灾荒严重,盗贼蜂起,张省斋先生倡团防、立社仓、合村筑堡,维护了一方平安。咸丰四年(1854),徐州地区出现了不少占山为王、骚扰百姓的草寇。张省斋督率团练,剿抚殆尽,稳定了地方局势。经府县官员多次上奏,朝廷下旨对张省斋予以旌表,准建“乐善好施”坊,并奖州同衔。咸丰七年(1857年)五月朔日(初一),张省斋在家中病故,享年62岁。身后留下的著述有《克治录》、《课幼编》等。
  关于张省斋倡建龙城书院一事,1989年出版的《萧县志》有以下记载可资佐证:
  本县龙城书院有新旧之分。旧龙城书院建于乾隆五十九年(1794),道光年间改为文昌宫。新龙城书院建于道光十八年(1838),由绅士张红渠(注:应为仁榘)捐地800亩,城宅一所,在城内建成。后经董事张省斋改建,计有瓦房49间,草房2间,学田4331亩。经费不足时由县补助,或由地方绅士捐资。从同治七年(1868)起,知县顾景濂每年拨一部分公款用于书院课试。至光绪年间,清政府内忧外患,书院渐趋衰落。光绪二十八年(1902),龙城书院改为龙城小学堂。
  张省斋病逝后,段广瀛和三十多位德高望重的乡绅共同商定,私议追谥为“清毅先生”。凭借次子张达的官职,朝廷封赠张省斋为“朝议大夫”。
  张省斋去世十四年后,同治十年(1871)春,铜、萧两县的士绅将他的生平事迹奏报朝廷,请求入祀两县的乡贤祠。不久得到允准。第二年(1872)仲春二月的上旬丁日(作者注:即传统的祭孔之日),徐海道员(行文中按古制尊称观察使)吴世熊、徐州镇总兵(按古制尊称镇将)董凤高、徐州知府(按古制尊称郡守)朱忻、铜山县令张绍旌、教谕(别称司铎)黄步瀛、沈祖贻等地方官员,在祭孔活动结束后,另外举行仪式,将张省斋的牌位安放在乡贤祠中供奉。
  张省斋入祀乡贤祠的第二年(1873年),其子张介、张达准备在父亲墓前立碑表述其事。专门派人赶到开封,“走伻千里”,请段广瀛为张省斋撰写墓碑铭文。于是,就有了这篇公墓碑铭文。
段张两家绵延170多年的世交
  张省斋的两个公子,不远千里,请段广瀛为其父撰写墓碑铭。段广瀛的儿子段书云,请张省斋的孙子张从仁为《紫沧遗稿》撰写序言。段广瀛的孙子段毋怠,又请张伯英帮助审校《紫沧遗稿》。足见段、张两家的关系非常密切。
  第一,张省斋和段广瀛是师生关系。在墓碑铭中,段广瀛写道:“余不敏,何足以表先生?维念余弱冠时,肄业龙城书院,恒得奉教于先生,故知先生莫余若,亦何敢固辞?……余事先生久。虽盛暑昏暮间,未尝见先生弛衣冠,有惰容也。”由此可见,段广瀛师从张省斋,不仅为期不短,而且在他心目中,张先生还是一位勤于师道、作风严谨的良师。
  第二,张从仁、张伯英叔侄都曾是段书云的入幕之宾。光绪二十八年(1902),张氏叔侄同榜中举,在徐州八县传为佳话。新科举人张伯英很快便被时任广东高雷阳道段书云延揽入幕。
  段书云(1856-1924),字少沧,段广瀛之子,光绪十一年(1885)拔贡,历任刑部司官、员外郎、郎中,军机章京,直隶清河道、广东高雷阳道等职,光绪三十一年(1905)署广东提学使。宣统元年(1909)至民国元年(1912)任津浦铁路南段总办。民国三年(1914)至五年(1916)任湖北巡按使(相当于今天的省长)。
  从1902年至1911年,大约10年的时间,张伯英一直是段书云的幕僚。
  民国八年(1919),张从仁受段书云之托为《紫沧遗稿》撰写的序言中写道:“佐少沧使君治文书有年。”这说明,张从仁也曾在段书云幕中当差。
  第三,张伯英曾是段家塾馆的西席,后来又成为段家的女婿。张伯英入段书云幕中后,曾兼任段氏家馆的塾师。段家适龄的晚辈,都是张伯英的学生。光绪三十一年(1905),张伯英娶段广瀛三弟广庭之女段端书为妻。因端书在姊妹中排行第四,所以段毋怠、段拭等人,皆称张为“四姑夫”。
  张伯英和段毋怠还有同年之谊。二人在光绪二十三年(1897)同年成为贡生。1909年,二人又同时当选为江苏省咨议局议员,并于1911年同时被徐树铮推荐为段祺瑞第一军的秘书。作为姑夫的张伯英,还是段拭的书法老师。民国十八年(1929)张伯英着手编写《徐州续诗征》时,受托采集萧县诗作的3人中,就有段丹初(原名书亮,段书云堂弟)、段毋怠叔侄二人,另外一位热心的陈青舫先生,也是段丹初推荐的。凡此种种,段氏家族和张氏家族,几代人的关系,用“密切”二字,已不足以形容了。
  据我所知,直到今天,在北京的段毋怠之孙段平泰,在天津的段拭之子段守德、守虹,和张伯英之孙张济和、外孙屠式璠之间,仍然保持经常的联系。如此算来,段、张两家的亲密关系,至少已经保持了170多年!
(责任编辑:李世明)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