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方志之窗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方志之窗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方志之窗

明清时期运河流经对邳州的影响

编辑日期:2015-1-9 11:08:02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邳州,古称邳国、下邳,位于徐州市东部,地处苏鲁交界地区,东接新沂,西连徐州市铜山区和贾汪区,南界睢宁县,北邻山东临沂,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和南北交通咽喉。清人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称邳州:“北控齐鲁,南蔽江淮,水陆交通,实为冲要。”在现今众多运河沿岸城市中,邳州可谓是受运河影深刻响的地区之一。现在的邳州段运河为“京杭大运河黄金水道”,每年南来北往的船只络绎不绝。邳州港是京杭运河沿线大型现代化煤炭港口之一,承担着北煤南运的重要任务。邳州市政府驻地名“运河镇”,运河成为邳州的城市名片。2014年6月,京杭大运河成功申请世界物质文化遗产。回顾邳州段运河发展历史及其影响,无疑可为当前邳州运河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开发提供一定的借鉴和支持。

  一、明清时期邳州段运河河道变迁情况
  邳州运河历史极为悠久,其源头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有学者考证,邳州运女河即为春秋时期的东运河。隋炀帝开凿大运河,由北到南分为永济渠、通济渠、邗沟、江南河四段,其中徐邳段运河属通济渠。唐宋时期,徐州以下运道借用泗水河道,“引汴水入泗,达于淮”。元朝定都北京后,为了使运河南北相连,不再绕道洛阳,花费十年时间,先后开挖济州河、会通河,又凿通惠河,连接北京和天津。元至元三十年(1293年),运河全线贯通,由杭州直达北京。南宋初年,黄河夺泗入淮,流经邳州的泗水河道成为黄河河道,徐州以下借黄行运,黄河河道长期被用作运道。民国《邳志补》记载泇运河开凿之前的邳州运道,自徐州吕梁洪(今徐州市铜山区东南部一带)东行八十里至乾沟,又东二十里至邳州(今睢宁县古邳镇)城南,又二十里至匙头湾(今邳州市黄墩湖东南部一带),又三十里至直河口,又十里至皂河(今宿迁市湖滨新区皂河镇)入宿迁界,即故黄河也。
  明代中后期徐邳地区频发的黄河水患构成了对漕运的严重威胁。为避黄保运,明代万历年间开凿了泇运河。泇运河的开凿历经曲折,始议于隆庆年间总河翁大立,后经傅希挚、舒应龙、刘东星诸河臣,历经三十余年,直至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才由总河侍郎李化龙开通,并由接替他的总河侍郎曹时聘最终完成。泇运河北自沛县夏镇(今山东济宁市微山县境内),经邳州泇口(今邳州市邳城镇泇口街道),至邳州直河口入黄河,全长二百六十余里,“运道由此大通”。
  咸丰《邳州志》记载明万历年间泇运河开通后的邳州运道:自黄林庄(今枣庄市台儿庄区邳庄镇黄林庄村)入州境,东南行经河清闸,过王母山,又东南流经泇口(今邳州市邳城镇泇口街道),又东南有河定闸,又东至沙家口,州城(今邳州市邳城镇所在地)在其东北,又东南分为两支(明万历年间李化龙所开旧河和清康熙年间齐苏勒所开新河),又南为三汊河(今邳州市运河镇新三河村北部一带),又东经二郎庙(今邳州市运河镇坝头村二庙组),又东南有汇泽闸,又东南经猫儿窝(今邳州市运河镇朝阳村东部),又东南至马庄闸,又东南至万庄闸,又东南至窑湾(今新沂市窑湾镇),又东南入宿迁境,凡运河行境内一百二十六里。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总河齐苏勒所开新河自徐塘南流,有河成闸,经龚家渡、索家渡(今邳州市运河镇索家村一带),过三汊河(今邳州市运河镇新三河村北部一带)东南流,经庄家楼(今邳州市运河镇向阳街道南部),又东南至猫儿窝(今邳州市运河镇朝阳村东部),再至万庄合于旧河。自新河开,旧河淤废。齐苏勒所开新河,即今流经运河镇的运河河段,迄今已有290余年的历史。
  二、运河流经对邳州地方社会的影响
  运河的流经使得邳州城市地位得以提升,由运河带来的便利运输促进了邳州运河沿岸城镇的发展,繁忙的漕运还导致了邳州运河沿岸地区水神信仰的盛行,对地方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也产生了深远影响。
  (一)运河流经与地方经济的繁荣
  历史上的邳州城有旧城、新城之分。旧州城在今天的睢宁县古邳镇。清康熙七年(1668年)六月十七日,鲁南发生8.5级大地震,同年黄河决口,邳州旧州城被水淹没。直至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邳州知州黄日焕上奏朝廷批款重建新城。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动土兴建,经知州黄日焕、孙居湜、州事揭生腾、扬州同知马骧先后督工,耗费白银四万三千两,历时四年时间建成新州城,即今天的邳州市邳城镇所在地。
  邳州旧城(今睢宁县古邳镇)在明代为运河所经,明天启《淮安府志》记载邳州旧城内街巷有文明巷在东关外,广惠街在西关外,迎恩街在南关外,丰城街在北关外,承宣街在馆驿前。此外,还有馆驿东西二巷,夫厂巷、观音堂巷,旧预备仓巷,土桥巷,布市巷、东稍门巷、西隅头巷、胡家巷、郁家巷、竹竿巷等。其市则有布市、米市、板木市、竹竿市、杂货市、毡货市、磁器市、席市、竹篦市等。民国《邳志补》记载:“窑湾西南为旧城,黄河未徙时,河务官骈驻于斯,浩穰胜新城,河徙官裁,景物变矣。然烟火万家,犹屹然为南陲要害焉。”
  民国《邳志补》记载邳州境内共有56个集镇,其中镇有官湖镇、炮车镇、龙池镇、窑湾镇、旧城镇(今睢宁县古邳镇)、土山镇、滩上镇、泇口镇,集有48个,分布于新城周边地区。在众多集镇中,以官湖镇和窑湾镇商品经济最为发达。官湖镇因地处南北交通要道,故南北客商云集。民国《邳志补》记载:“城迤东最盛者惟官湖,昔入都孔道也。其中聚五民,多晋冀齐鲁徽歙之贾,而太原为之魁,以当、以洋庄,岁运洋纱数千万,他货物亦镪至而辐辏。北贾以济南,南贾沪,而泰西瑰奇亦络绎焉。居民日用多取足于此,此洵各镇之冠冕也”。
  窑湾,古称隅头集,始建于唐朝初年。窑湾地处骆马湖湖口,位于邳州县城东南七十里,老沂河穿境而过,南濒运河,西临沂水,地理位置极为优越。历史上的窑湾一直属于邳州管辖,与宿迁毗邻,“邳宿错壤”,两县以一条街道为界,其界石至今仍然保留。1952年新沂市成立后,窑湾划归新沂管辖。
  明代万历年间泇运河开通后, 带动了窑湾社会经济的发展,窑湾因其优越的地理位置, 迅速发展成为运河沿岸重要的商品贸易集散地。民国《邳志补》记载:“窑湾,邳宿错壤,绾毂津要,一巨镇也,昔者,漕艘停泊,帆樯林立,通闤带闠,百货殷赈。有幸使过客之往来,或舟,或车胥宿顿马。繁富甲两邑,大腹巨贾,辇金而腰玉,倚市之女,弹筝砧屣,有扬、镇余风。”方圆百里的农副产品大都集中在窑湾装船远运;从南方水运北来的棉布丝绸、火柴煤油、食品卷烟等生活品,也多在窑湾卸船后转销各地。繁盛时期的窑湾共有山西会馆、苏镇扬会馆、福建会馆、江西会馆、山东会馆等18家会馆。晚清因黄河改道、运河淤塞, 漕运停废, 但运河局部地区仍可通行, 以窑湾为中心的商船运销范围北到山东济宁, 南至江南的常州、镇江, 西抵安徽境内淮河中游的正阳关一带。窑湾商人借助运河继续贸易, 使窑湾迎来了第二次的兴盛发展, 到清末时期, 窑湾已有“小上海”之称。
  (二)运河流经与水神信仰的盛行
  运河的流经对邳州民间信仰也产生了重要影响,繁忙的漕运和频繁的河工导致了运河沿岸地区水神信仰的盛行。明清时期的金龙四大王既是黄河河神,又是漕运保护神,因而备受黄运沿岸地区官民的崇祀。同治《徐州府志》记载邳州金龙四大王庙在旧城西北三里,名灵感通济庙。《古今图书集成·淮安府祠庙考》记载邳州灵感通济庙:“在旧城西北三里,祀金龙四大王”。邳州龙王庙在下邳驿东,水母庙在旧城西二十里,晏公庙在旧治东南。邳州河神庙有两处:“一在旧城大堤上,一在城西旧堤上。”
  邳州直河口旧有金龙四大王庙,年久倾圮。明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杭州右卫指挥使蔡同春参与邳州直河口金龙四大王庙的重建,其《金龙四大王庙记》云:“(直河口)旧有金龙四大王祠,往为洪涛所啮,沧桑屡变,迁徙不常,神无依焉。同春承祖爵,岁乙卯,部浙杭右卫之运,历睹险危,即密祷而默祈。丙辰谬转上江,有夏镇之役,信宿而过,未遑展敬。丁巳,适奉漕台唐公简委直河催督,驻扎其地,六月觅祠虔告。里人毛氏偕道流已新其址于故祠之左,鸠材经始,神之庙像尚需法身未就,遂捐俸值若干金,命工装像,刻期落成,以酬夙绩。”
  泇口是今邳州市邳城镇所辖泇口街道所在地,因泇河河口得名,地处天然泇河和泇运河的交汇处,为航运码头要害。自明代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开始,泇口即是运河上一个重要的码头,当地人习惯地称其为“泇口街”。漕军、船工和水手常年往来于运河之上,时常面临人员、货物漂溺的危险,于是多祈祷和祭祀神灵,故当地水神信仰极为盛行,当时的泇口街里有“七十二座船神庙”之说。靠近运河的村镇多建有河神庙,定期举行相关的祭祀活动。船家在行船前要先祭河神,第一次过河坐船之人要给河内投钱,谓之“买路钱”以祈求能平安到达彼岸。
  (三)运河流经与地方文化的发展
  邳州地处京杭大运河中段,临近孔孟儒家思想发源地山东济宁,与当时经济文化最为发达的江南地区往来便捷。运河的流经在促进邳州地方教育文化事业发展的同时,也带动了南北之间的文化交流。明清时期邳州科举兴盛,文风盛行。依据赵明奇先生新千年整理全本《徐州府志》卷八《选举表》统计,明代邳州地区共考中进士4名,举人19名,清代邳州共考中进士4名,举人18名。除州学和社学外,明清时期邳州境内还涌现出河清书院、东徐书院、峄阳书院、敬简书院等众多教育机构。
  清代以前,窑湾甚至没有一名秀才以上的儒生。兴盛时期的窑湾有37家私塾学馆分布各村各街巷。其中举人3家,贡生7家, 秀才13家。清乾隆时的陆士杰是本地区八县科考保领,陆寿增是清光绪时期窑湾地区四县科考保领。得益于运河的流经,窑湾逐渐成为苏北文化中心。
(责任编辑:李世明)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