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党史编研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党史编研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党史编研

英魂逝兮

编辑日期:2015-1-9 11:14:42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2009年冬,因撰修家谱,笔者偶然获知我市铜山区刘集镇王套支李氏有位参加“一江山岛”作战牺牲的烈士。作为有着20年军龄的我,深知这一战役在我军战争史上的重大意义。从此,我便开始了追寻烈士足迹的履程。

  一江山岛位于浙东沿海,由南一江、北一江两个岛屿组成,面积不到2平方公里。1950年,南北朝鲜战争爆发,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随即参战,盘据台湾的蒋军认为反攻大陆有望,遂加强闽浙沿海力量,成立大陈游击司令部,派胡宗南(化名秦东昌)任总指挥。美、蒋勾结,并酝酿所谓的中美共同防御条约。对此,中央军委命华东军区部队在参谋长张爱萍的统一指挥下,于1955年1月18日8时,出动舰艇188艘,航空兵22个大队共184架作战飞机,并以地面炮兵4个营又12个连、高射炮兵6个营,担负火力支援和对空掩护,陆军以第20军第60师第178团及第180团第2营的兵力,乘登陆艇在一江山岛强行登陆,以小群战术,逐个消灭各暗堡,炸毁了国民党军第4突击大队队部的坑道,并以无后坐力炮、火焰喷射器抵近攻击和爆破方式逐个消灭了残存敌暗堡,敌除少数投降外,大部被歼,司令官王生明自杀身亡。
  此次“大炮打蚊子”的战役,我军击毙国民党军519人,俘虏567人。规模虽不算大,但却是人民解放军第一次实施的陆、海、空诸军兵种联合渡海登陆作战的实战,它迫使美国和国民党军队于2月8日至25日全部撤离大陈诸岛,使浙江沿海敌占岛屿全部解放,国民党反攻大陆的计划从此搁浅,为浙东沿海赢得了几十年的和平时光。
  如今战役六十周年纪念日(2015)即将来临,而关于徐州籍一江山岛作战牺牲的李运堂和周广华两位烈士的情况,却令人扼腕叹息。
  我的族伯李运堂烈士,1931年9月出生于江苏省铜山县(现为铜山区)刘集镇丁孟大队李新庄村,1951年随中国人民志愿军60师在朝作战,因战事紧张,未换穿棉装即渡过鸭绿江,参加了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最著名的长津湖战役,冰雪严寒中重创美军王牌——海军陆战第一师。作家魏巍在《谁是最可爱的人》中曾热情讴歌过该支部队。1952年部队回国后,李运堂曾短暂回家,向家人出示过其在朝鲜作战获得的抗美援朝纪念章及立功证章(书)等,很自豪地讲起他和战友蹲山洞、嚼冰雪、吃炒面打美军的战斗故事。1955年1月18日,李运堂参加一江山战役,牺牲后县里曾通知烈士家人去领取过革命烈士证明书,当时是烈士的父亲李忠田老人去领的;当政府工作人员征求老人对烈士遗物的处理意见时,老人因担心烈士年高的母亲看到遗物会伤心过度引发不测,就没领(估计立功证书和抗美援朝纪念章等都在里面)。革命烈士证明书原由烈士的妹妹(妹夫时任村干部)家保管,据称现已遗失。
  在《铜山县志》【1993年出版第1017页】查到记载,同时,发现在该次战役中还牺牲了另一位徐州铜山籍烈士周广华。
  为进一步查找李运堂、周广华烈士的资料,我邮购了许多关于一江山战役的回忆录等资料,可惜都一无所获。浙江台州专为一江山战役牺牲烈士修建了陵园、建立了纪念馆,还在网上建有英烈谱。我按名字、按姓氏、按籍贯等“查找”,烈士名录中都找不着李运堂和周广华二人,而只能找到一位叫“周兴华”的铜山籍烈士。
  恰好堂弟李建去浙江打工,我便委托他有空时前往烈士陵园查询相关事宜。从他那里传回的消息是,陵园中只有一位叫“周兴华”的铜山烈士,而没有“李运堂”的任何记载;我给烈士陵园网站上的留言,他们回复:那里的确没有叫“李运堂”和“周广华”的烈士、只有铜山籍“周兴华”烈士的墓地。
  我和堂弟在台州网、“临海在线”等多个网站发贴寻找新的线索。有人提供线索,说浙江台州有位叫杨齐通的老人,他是这场战役的参加者,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这场战役的研究,也是这方面的研究专家、权威,陵园中的烈士名录就是根据他搜集整理的资料编成的,被誉为当代“谷子地”(电影《集结号》中的人物)。临海有位马姓网友还多次到临海、椒江、黄岩等地帮我寻找烈士名录,并发来所拍摄的烈士墓碑照片,可惜都没有李运堂的名字。
  通过网友们和堂弟的热心帮助,我与杨老接上了联系。根据他提供的线索和那位战友提供的60师的通信地址,我又三次去铜山区民政局优抚科请他们开出了相关的证明、复印了资料加盖上公章寄给该旅政治部。二十多天后,该旅政治部回函没能查到相关人名和资料,但提供了另一部队也参加过该战的线索。根据这一线索,我又给59旅发去证明。令人失望的是,该旅的回函也一样称因时间太过久远,部队多次整编、调防等,没能查到二位烈士的材料。
  就在这时,杨齐通先生给了我一个惊喜。他说,根据他手头的资料,基本上可以证实了我的猜测:即“周兴华”烈士就应是“周广华”!造成讹误的原因也正如我和他所分析的:周“广”华的名字在呈报的有些材料中音讹写成了周“光”华,而“光”字是手写的,不太规范又被误认作“兴”字。如此,烈士周广华的事算是有了个着落。
  但为慎重计,杨老希望我能找到烈士证明书来确认这件事。网站管理人员是一位姓徐的女士,几次打来电话,告诉我需要出具的证明材料。
  于是,我给一位在周广华烈士家乡政府工作的同学打了个电话,委托他帮我找一下周广华烈士的家人,从村干部那里得知烈士遗孀年已八十余,仍健在,还有一个女儿。5月12日,我去拜访烈士的妻子。我在烈士老家一个路口下了车,有不少老人闲坐;趋前打听,老人们说他们这里没有叫周广华的烈士,只有个叫“周广文”的,是牺牲在南方、福建那里;也有的说,说不定周广文就是周广华。
  正说着,有人指着一位正慢步走过来的老人说,周广文的侄子来了,你问问他吧。这个老人说自己的叔叔是叫周广文,烈士,但是不是还有个名字叫周广华就不知道了,得去问他婶子。
  老人一边说一边带我去找他婶子,说是刚才路过时他婶子正在别人家门口坐着呢。我赶紧跟周大叔打声招呼后,跑到超市买些食品礼物。周大叔喊老人声“婶子”,然后就介绍,说我是上级派来“慰问”她的,看到老人一把抓住我的手、眼里流露出的那份企盼、那份感激,我只得顺着大爷的话往下溜,怕说破了影响老人的情绪。
  听我问到“周广华”三个字,老人马上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并说这是孩子的爸爸在部队上用的名字。老人说:小孩爸在家时名叫“周广文”,原本做些挑担的小买卖什么的,是半路上叫国民党抓壮丁抓走的,打仗时做了八路(指解放军)的俘虏,经过教育,就参加了八路。因为那时候老家还没解放,国民党还乡团很厉害,为怕家人受到牵连和迫害,就改成了“周广华”这个名字。
  通过老人断断续续的讲述可以知道,烈士出生于一个普通农家,个子高大英俊,直到二十多岁才与籍贯河南获嘉、小他好多岁的周可丰(烈士妻子,当时年仅17岁)结合,二人婚后恩爱,耕种之余,周广文时常走乡串村做些小买卖挣点零用钱;兵荒马乱中,他被国民党军抓了壮丁,被俘后经过简单的教育动员,就加入了人民军队,在整军运动中通过“诉苦”、“三查”,特别是在新旧军队、新旧政权下的亲身对比和体验,提高了觉悟。朝鲜战争爆发,部队(60师)迅速北上,战斗中周广华英勇顽强,荣立了四等战功(证章遗失)晋升为班长。1952年10月部队撤返华东,在山东稍停即南下,在所乘火车经过附近的大许车站时,周广华也没能回家看看妻子。
  得知丈夫随部队到了南方,妻子周可丰踏上了千里寻夫的道路,一路问到南京、上海、杭州,终于在浙江与丈夫团圆,这是他们婚后分别多年的第一次(也是唯一次)会面,这一个月,成了妻子周可丰一生最幸福、最美好的回忆。周可丰返家后不多久,周广华就高兴地接获妻子怀孕、自己即将做爸爸的喜讯,多少年了,早就盼着这一天了!周广华工作、训练劲头更足,同时也做好了孩子出生时回家看看的准备。妻子的预产期在正月,正好回家与久别的亲人、乡邻一起过个年,谁想,就在请假获准、第二天一早就可回家的当晚,部队一声令下,停止了一切休假,进入临战,身为班长,周广华把假条一揣,埋头投入海训登陆的训练,直到1955年1月18日战斗中牺牲。
  1955年正月十六日(公历2月8日),周可丰在家产下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虽然孩子出生时丈夫并不在身边,但她还是以无比幸福的心情期待着丈夫归来后,好给孩子取个好听的名字儿,——她哪里知道啊,20天前丈夫就已牺牲。直到这年三月,就在妻子周可丰望眼欲穿,盼着丈夫归来的时候,她等来的只有丈夫的衣物、立功证章和一张《革命牺牲烈士证明书》……
  说起烈士生前的这些情况,老人泪水盈盈,连声念叨“他这一走呵,我就守了六十年活寡、守了六十年的活寡啊!”
  因为担心老人过于激动伤心,我赶紧转移了话题,打听到烈士的女儿周兴侠住在一所中学,女婿邢印爱是中学老师。女儿、女婿都很孝顺。
   我联系上了邢老师,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请邢老师带上由他保管的烈士证明材料和证章等,我用相机全部翻拍下来,邢老师不无遗憾地告诉我,原本这些资料都是老人很仔细保管的,但不知怎么的,竟被不懂事的孩子们翻出来当成了玩具,等到大人们发现时,立功奖章等已遍寻不着,好在这枚抗美援朝纪念章还在,《革命烈士证明书》仍完整无缺。
  这份《革命烈士证明书》是1983年由国家民政部统一换发的,原件已上缴,上面清楚地记载着烈士的姓名、出生时间、所在部队及牺牲时间、地点等信息。抗美援朝纪念章的正面是光芒四射的红太阳,中间一只和平鸽展翅正飞,“和平万岁”四个金字闪闪发光,背面上方为“抗美援朝纪念”六字,下方题着“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赠。 1953.10.25”的落款——日期正是志愿军入朝作战三周年和朝鲜停战三个月的日子。
  据烈士遗孀及其女婿分别介绍,他们一家人曾亲自去过一江山烈士陵园,向陵园表达过将烈士墓迁回老家的愿望;也曾提出改正墓碑上名字的问题,但没有改成。至今烈士家属仍引为憾事。
  鉴于此,笔者已将相关证明、资料等全部寄交杨齐通先生并转一江山烈士陵园的上级主管单位,函望相关部门能本着对烈士负责、对烈士家人负责、更是对历史负责的精神和态度,尽快地将李运堂烈士刻名入园、供人瞻仰,将周广华烈士名字更正、恢复准确用名,以使这些默默无闻、追随中国革命并献身的烈士地下安息、英灵不朽!也让活着的人景仰他们、为和平建设而努力奋斗!
  7月14日,我再次接到一江山烈士陵园徐女士的电话,她告诉我,已接到杨老代转的相关资料及我寄去的证明原件,并上报浙江省民政厅报请改正周广华烈士墓上的名字,同时,将李运堂烈士的资料上报国家民政部,一俟批准,即将烈士名字增补进烈士陵园。
  如此,则亦可告慰烈士之英灵矣!
(责任编辑:
蒋岚宇)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