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楚汉文化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楚汉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楚汉文化

汉代军队信息器具探微

编辑日期:2015-1-9 11:16:35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四百余年的大汉王朝,文治武功。尤其是强化军队建设,对确保汉代社会稳定、领土完整起到关键作用。而完善的军队体系,需要有系统的军队信息器具。因此,研究汉代军队信息器具对探索汉代军队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汉代军队信息器具是指挥、联络、调动部队作战的工具。汉代军队的信息器具主要由旗帜、印信、金鼓、烟火等构成。
  一、旗帜类
  旗帜,汉代军旗分为四种:大旆、号旗、将领之认军旗、供辨识的旗帜。
  1、大旆 又称旄旆。指用牦牛尾巴做装饰的旗子,也可以泛称用动物皮毛、羽毛装饰的贵重旗帜。旆,指末端有尖角的旗帜,以燕尾状居多。这种旗帜由作战一方的身份高贵的全军统帅拥有,统帅作战时,身旁有大旆,大旆上有绣有将领姓的旗帜来作为部队辨识。根据有无大旆而判断其主帅是否在阵中,因而战斗中,大旆是敌军集中进攻的目标,敌我双方将士关注大旆的去向,大旆存否,甚至会影响战斗的胜负。
  2、纛 其一指古代军队里的大旗。其二指古代用毛羽做的舞具或帝王车舆上的饰物。“黄屋左纛”。(《前汉·高帝记》)李斐注:纛,毛羽幢也。在乘舆车衡左方上注之。蔡邕注:以牦牛尾为之,如斗,或在騑,或在衡。应劭注:雉尾为之,在左骖当镳上。高牙大纛三代军队里的大旗。
  3、旌 古代用羽毛装饰的旗子,也指普通的旗子。旌旃(泛指旗帜);旌幡(泛指旗帜);旌帜(旗帜);旌幢(旗幡);旌头(旗杆顶端的矛头)
  4、麾 古代指挥用的旗子。麾军:指挥军队。麾下,敬语,将旗之下、部下;麾盖,军旗与车盖。泛指军队;麾节,即旌旗及符节;麾旗(指挥旗)喻将帅。如,“麾节(喻将帅的指挥) 王左杖黄钺,右秉白旄以麾。”(《汉书·牧誓》)
  5、旂 古代指有铃铛的旗子。 我国与西方公民社会不同,军队缺乏军团荣誉感,士兵大都作为将领的附属而存在,没有军团旗,只有将帅旗。号旗,即信号旗,是用来指示传递命令的旗帜。
     辨识军旗,是用来辨识敌我双方的旗帜,这种旗帜往往以颜色区分,尤其汉代崇尚五德终始说(中国战国时期的阴阳家邹衍所主张的历史观念。)“五德”是指五行木、火、土、金、水所代表的五种德性。“终始”指“五德”的周而复始的循环运转。邹衍以这个学说来为历史变迁、皇朝兴衰作解释。皇朝的最高统治者常常自称“奉天承运皇帝”,当中所谓“承运”就是意味着五德终始说的“德”运。汉初,张苍认为秦国祚太短且暴虐无道,不属于正统朝代。应由汉朝接替周朝的火德,所以汉朝之正朔应为水德。到汉武帝时,又认为秦属于正统朝代,改汉正朔为土德(因土克水),直到王莽新朝,方才采用刘向刘歆父子说法,认为汉朝属于火德。汉光武帝光复汉室之后,确立汉朝正朔为火德,东汉及以后的史书如汉书、三国志等皆采用了这种说法。因此汉朝有时也被称为“炎汉”,又因汉朝皇帝姓刘而称“炎刘”。 在王莽新朝前:黄帝(土)→夏(木)→商(金)→周(火)→秦(水)→楚(火)→汉(土)。王莽新朝后: 黄帝(土)→夏(金)→商(水)→周(木)→汉(火)→蜀汉(火)东吴(土)曹魏(土)与金、木、水、火、土五种基本物质而配色,即白、青、黑、赤、黄五种颜色。因此秦楚作战秦军黑旗,楚军红旗,楚汉相争楚军红旗,汉军黄旗。王莽新朝后,汉军红旗,曹魏军黄旗。
     二、印信类
  1、令牌 是我国古代军事所用的一种物品,多为银、铜或象牙制成。具体而言,令牌通常由军队的最高长官发出,交给下属军官,用于在执行任务时证明其已经获得了最高长官的指令和授权;或者证明持有令牌者是获得了长官命令,正在执行特殊任务的身份,其作用与令旗相似。类似于今天的介绍信、授权证明书或执法证件。
  2、符 朝廷传达命令或征调兵将用的凭证,用金、玉、铜、竹、木制成,刻上文字,分成两半,一半存朝廷,一半给外任官员或出征将帅。如:兵符。虎符。古代帝王授予臣属兵权和调发军队的信物。符身为铜质,虎形,有铭文,分左右两半,右半留存朝廷或君王,左半发给地方官吏或统兵的将帅。调发军队时,须由使臣持符到地方验合,方能生效。盛行於战国、秦、汉。现存最早的虎形符节是战国时期的,如“辟大夫虎节”和“韩将庶虎节”。“韩将庶虎节”存半符,呈伏虎状,符身阴刻铭文“韩将庶信节”等十字。战国时期一般称“虎节”,但其形制、作用与虎符皆同,可谓“虎符”的前身。秦称虎符,如现存“杜虎符”,符身有错金文字“兵甲之符,右在君,左在杜,凡兴士披甲,用兵五十人以上,必会君符,乃敢行之,燔燧之事,虽毋会符,行殹。”表明战国时期,各诸侯国建立了统一的军队,国君掌握军队的征调大权,实行凭“虎符”发兵的制度,且管理制度严密。调动军队五十人以上,就要有君王符命,但如有烽火报警,则不必会君符,即可采取行动。秦始皇统一中国后,进一步加强中央集权制。征调军队需以皇帝“虎符”为凭。如秦“阳陵虎符”,符身背左、右各有错金篆书铭文两行:“甲兵之符,右在皇帝,左在阳陵。”汉代虎符铭文多为银错。
  汉以后虎符铭文,不限於符背,也有分布在胸、肘及腹等部位的。皇帝不能事事躬亲,所以必须指派人代行,然空口无信,辄以节为凭。
  3、节 代表皇帝的身份,凡持有节的使臣,就代表皇帝亲临,象征皇帝与国家,可行使权利。举凡如持节分封诸侯、持节收捕罪犯、持节镇压起兵叛乱、持节出使外国及持节签约议和等事。连诸侯在叛变时,除了私刻玺印,也不忘伪造节杖,江都易王建在叛乱时,就因此制造“二十根”使节,以供使用。
  汉代苏武持节不降,马日磾受袁术所欺,被骗失节而死,各臣所持有的节扙,实物上为长八尺的竹竿,最上头装饰着旄羽,颜色上在汉初为赤,后来易黄。节材不全为竹,也有金质铜身,类似金刀铁券之类装饰。另外也有假节,即短期代理。持节就等于皇帝授权,如:假节,平时没有权利处置人,战时可斩杀犯军令的人;持节,平时可杀无官位之人,战时可斩杀二千石以下官员;使持节,平时及战时皆可斩杀二千石以下官员;假节钺(或假黄钺),可杀节将(含假节、持节、使持节)。
  5、官印 汉制,丞相、列侯及令丞都用正方形的大印,汉代军队官印,材质有金、银、玉、青铜等。西汉多为青铜凿印,篆书,阴文,刀凿痕迹明显,有的有刀划痕。东汉军队官印中有相当部分青铜铸印,字体为篆书,阴文,字体圆润。将军印,也是汉官印中的一种。这些印章往往是在行军中急于临时任命,而在仓促之间以刀在印面上刻凿成的,所又称“急就章”。
  (1)将军印 汉代的将军用印,普通都不称“印”而叫做“章”,这是军印的一大特点。两汉玉印在古印中是十分珍贵稀少的一类。“佩玉”在古代也是名公贵卿和士大夫的一种高雅风尚。一般玉印制作精良、章法严谨、笔势圆转,粗看笔划平方正直,却全无板滞之意。由于玉质坚硬,不易受刀,也就产生了特殊的篆刻技法,即所谓的“平刀直下广州刻章”的“切刀法”。又由于玉质的不易腐蚀受损,使传世下印得以比较好地保留了它的本来面目。广义地说是汉至魏晋时期的官印的统称。印文与秦篆相比,更为整齐,结体平直方正,风格雄浑典重。西汉末手工业甚为发达,所以新莽时代,(“新”为王莽的朝代名)的官印尤为精美生动,汉代的印章艺术登峰造极,因而成为后世篆刻家学习的典范。两汉官印以白文为多,皆为铸造。只有少数军中急用和给兄弟民族的官印凿而不铸,这在后面还要介绍。使用的文字叫秦篆。看其书体和秦汉量,秦石刻等文字极相近,所有较战国古文容易认识。
  (2)半印 汉代印章名称。低级职官使用的官印大小约为一般正方官印的一半,呈长方形,作“日”字格,称“半通印”。军队小官或如管仓库、园林的,只能用大官印的一半,印成长方形。后世沿其制,称为半印。
  6、繻 汉代一种用帛制成的通行证。也指彩色的缯或细密的缯,古时用帛制成的出入关卡的凭证。汉代出入关隘的帛制通行证,上写字,分为两半,出入时验合。“繻,帛边也。古者过关以符书帛裂而分之,若今券也。”(《玉篇》)繻卷 )
  7、棨 汉代用木头做的一种通行证,略似戟形。“棨,传信也。”(《论文解字》)繻卷)
  “除关无用棨传。”注:“棨者,刻木为合符也。” 《汉书·文帝纪》又如:棨传,古代作通行凭证用的一种木制符信。棨信,传信的符证。
  三、 音响类
  1、画角 汉代军中吹的乐器。列队中用。古代乐器名,相传创自黄帝,或曰传自羌族。形如竹筒,本细末大,以竹木或皮革制成,外加彩绘,故称“画角”。一般在黎明和黄昏之时吹奏,相当于出操和休息的信号,发音哀厉高亢,古代军中常用来警报昏晓、高亢动人振奋士气。古管乐器。传自西羌。
  2、号角 古代军旅中使用的号角是用兽角做成的,故称角,东汉时由边地少数民族传入中原。由于号角发声高亢凌厉,在战场上用于发号施令或振气壮威,如“鸣角收兵”,后来角也用于帝王出行时的仪仗。随着角被广泛使用,制角材料也改用轻易获得的竹木,皮革,铜角,螺角。其型号也长短大小有别,以适应不同需要。
  3、金 军中乐器,用金属制成,战时敲击用以号令将士停止进攻,是一种中国古代战争时作战行动信号方式,敲击锣鼓或其他金属制品以指挥军队的作战方式。所谓鸣金收兵。金,即四金。指錞﹑镯﹑铙﹑铎。命令军队停止或退回就击钲,《说文》云:“钲,鐃也。似鈴,柄中上下通。然則鉦即鐃也。”鄭司農注《周禮》亦以鐸、鐲、鐃謂鉦之屬,然則鉦其大名也。”《孟子选注》 钲,古代乐器,形似钟而狭长,上有柄,用铜制成。 《说文解字》:“钲,似铃,柄中上下通。”成语“鸣金收兵”本意为停止进攻,结束战斗;现多比喻完成任务,结束工作。
  4、鼓 是战鼓,是向敌人发起进攻的号令的工具,也是乐器的一种。所谓一鼓作气。鼓,有六种。指雷鼓﹑灵鼓﹑路鼓﹑鼖鼓﹑鼛鼓﹑晋鼓。命令军队行动与进攻就打鼓,即击鼓而攻。金鼓即代表行军与战斗的信号,《周礼·地官·鼓人》曰:“金鼓用以节声乐,和军旅,正田役。”也经常用于形容战斗气氛的紧张激烈。《左传·僖公二十二年》中提到:“金鼓以声气也。” 《荀子·议兵》:“闻鼓声而进,闻金声而退。” 
  5、鼙 汉代军中用的一种鼓。鼙鼓:汉代军中用的小鼓。
  6、枚 汉代士兵和战马衔于口中,以禁喧声的用具。一般怕对方得知声响,常用于军中偷袭或埋伏。如:衔枚疾走,马衔枚。
  7、刁斗 古代行军用具。斗形有柄,铜质;白天用作炊具,晚上击以巡更。《史记·李将军列传》:“及出击胡 ,而广 行无部伍行陈,就善水草屯,舍止,人人自便,不击刁斗以自卫。”一本作“ 刀斗 ”。 裴駰集解引孟康曰:“以铜作鐎器,受一斗,昼炊饭食,夜击持行,名曰刁斗。”一说铃形。司马贞索隐引荀悦云:“刁斗,小铃,如宫中传夜铃也。”南朝梁虞羲?《咏霍将军北伐》:“羽书时断絶,刁斗昼夜惊。” 唐李颀?《古从军行》:“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金庞铸?《田器之燕子图》诗:“燕已归飞我未归,刁斗声中忽惊岁。”《花月痕》第四七回:“将到 寿州 ,望着贼营灯火,如一天繁星,刁斗之声,络绎不绝。”
  四、烟火类
  汉代烽火台信息传递主要有烽火、狼烟。
  1、烽火 烽火作为一种工具,传递敌情信息,24小时不能间断,昼夜皆举,只是根据昼夜不同特点所举之烽不同。烽火,规定了信息器具的置用方法,它可根据敌人的数量及入侵程度,施以不同组合的视听信号来传递不同的敌情信息。
  烽火燃料用的是柴薪。荒漠上生长着胡杨、红柳、罗布麻、芨芨草、白茨、骆驼草、甘草、旱芦苇、梭梭等,这些都可做燃料。河西各地文博部门从烽火台上下收集到的烽薪很多,有的烽薪还保留着明显的燃烧痕迹。如敦煌玉门关外,当谷遂南侧存两垛汉代苣薪垛。(苣薪垛,是干燥的苇秆捆扎成束,每束长约2米,径20厘米左右。码摞方法,以底层横排胡杨木为垫,在胡杨木上分层叠放苇苣,一层横置,一层纵置,交错叠压。苣薪垛由于长期泛碱,胶结如石。)嘉峪关市长城博物馆就有这样的烽薪展品。一般是夜火(夜晚点烽火),昼烟(白昼燃狼烟)。
  2、狼烟 狼烟,在辞典中最初释意是,燃烧狼粪所产生的烟。古代烽火台,多建立于边疆荒原,物资奇缺,引火物只好使用狼粪。狼烟的最初本意应该是,在烽火台上点燃的、警报崇拜狼图腾的草原民族骑兵进犯关内的烟火信号。狼是古代匈奴、突厥、吐蕃等少数民族的图腾,其军队被中原人称为“狼兵”,所以为中原报警的烽烟被称为“狼烟”。
  唐朝李筌《太白阴经》载,烽火台上须置“炮石垒,水停,水瓮,生粮,干粮,麻蕴,火钻,火箭,蒿艾,狼粪,牛粪”。唐朝《酉阳杂俎》载:“狼粪烟直上,烽火用之。”北宋陆佃《埤雅》中:“古之烽火用狼粪,取其烟直而聚,虽风吹之不斜”。《武经总要》载,宋代制度亦于烽台上“安火筒,置水罂,干粮,麻蕴,火钻,蒿艾,狼粪,牛羊粪”。 北宋钱易云:“凡边疆放火号,常用狼粪烧之以为烟,烟气直上,虽烈风吹之不斜。烽火常用此,故谓‘堠’曰‘狼烟’也。” 明朝李时珍《本草纲目》:“狼肠直,故边塞以狼矢为烟。” 明朝戚继光《纪效新书》卷十七《守哨篇-草架法》云:“伏覩祖宗墩法举狼烟,南方狼粪旣少,烟火失制;拱把之草,火燃不久,十里之外,岂能目视!” 
  经考证,狼烟并非是狼粪烟,狼粪烧不出浓烟,颜色还不如普通草原炊烟浓黑。古人用烧狼粪的烟来解释狼烟,主要是由于中原人对狼的厌恶,狼烟只是警报崇拜狼图腾的草原民族进犯关内而发出的烟火信号。
(责任编辑:海 平)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