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方志博览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方志博览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方志博览

黄集樊哙墓真伪辩

编辑日期:2015-1-9 11:17:39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樊哙,(前242-前189年)两汉开国功臣,封舞阳侯。樊哙死后其墓葬却有十余处。其中代表性的有:徐州铜山区黄集黄东村,河南舞阳县马村乡郭庄村,安徽六安裕安区魏庵村,陕西城固县五郎乡黄家村,湖北武汉江夏区龙泉山公园,河南郑州荥阳县,贾峪镇马沟村,陕西西安樊川神禾塬,山东平原县,山西临猗,江苏兴化,淮北濉溪,河南善化乡雷家河等地。但是,究竟哪座是樊哙的真墓,一直没有定论。最近,笔者对徐州黄集黄东村樊哙墓进行了考察。

  一、三庄之间樊哙墓
  樊哙墓,位于徐州铜山区黄集镇黄东村北、耿攒楼(现名为传楼)西南、城里庄东南的三个村庄之间,距离都不到一千米。
  据耿建先生编纂的《黄集村志》及搜集整理的《铜山区村名来历·黄集镇》上报稿称:耿攒楼村旧有古庙二座即前庙和后庙,二庙紧挨。后庙又称红庙,叫兴国寺,也有称作吕后庙的;前庙为樊哙庙。樊哙庙在明代徐州府志里就有记载,至于最早建于何时,已无证可考。而以后的重建,志上就有了明确的记载;明隆庆初由知州刘顺之和当地富户耿强重新修建了墓及庙。
  据康熙版铜山县旧志载:县北五十余里有樊哙墓及庙,在城西北五十里耿攒楼前,有明隆庆初知州刘顺之、州人耿强重修碑。其后一次修建于清乾隆年间,当时主殿内建有三官的塑像,樊哙的塑像建在前殿,其受伤的胳膊下,垫着一本《春秋》泥书。两厢房的墙壁上画有张良、韩信等西汉时期的人物画像,院内还有两口刻着秦桧头像的大铁钟,樊哙墓就在庙的东南边,传说早期的墓式为方形。
  解放初期,在徐州市公安局工作的黄集人耿学良曾带市考古一专家前来考察,专家用铁钎钻了几个眼,没发现有价值的东西,下了“有可能是假墓”的简单定论。
  “文革”之初,樊哙墓及庙全部被毁,现唯存残碑两块,一块(在村民赵友良家中保存)残碑中央刻着“大汉舞阳侯樊大将军讳哙之墓”。碑左侧刻有西蜀后学崔凤鸣、长平信士冯廷稷、冯廷贤、杨生全、冯茂、王子宝、云城弟子耿讷、耿炯、耿铨、李定名、薜可法、耿岳等人名。立碑年代是大清乾隆叁拾肆年夏月谷旦。篆书人:儒童耿永意。另一块记事碑尚存字迹有:“耿张撰文 庠生耿于朝书丹……题?冢日遂樊哙墓盖稽诸……于?惟像仅存居民不……心甚弗安?语诸……庙若兹弗可修乎……携黄金七两余远近……其规模之宏……咸阳见……犹禀”等字迹。
  笔者日前实地考察了樊哙墓遗址。在标有“8号”的大棚里,民间史志工作者、黄集镇志编撰人之一的耿建先生,掏出了几块从这里地下九米多的地方挖出来的青砖,认为是疑似樊哙墓的出土物。
  耿建,2011年4月,接到耿攒楼本家电话,称菜农方修银在樊哙墓遗址处用锥杆人工打井取水,在钻至地下不到二米处时遇受阻(后经勘验为青砖体建构物),只好换一位置重新钻进,至九米多的地方再次遇阻,并且带出一小块青石碎块。碎块棱角分明,有明显人工加工过的痕迹。他很感兴趣。2013年11月7日到9日,遂带自制钻探工具对疑似处进行钻探,钻至1.5米处发现青砖,钻了7个点,5个点见砖,接着现场挖槽,在1.5米处见砖顶,所见砖顶呈弧形往深处下延,遂停止下挖。10日上午,他又一次到现场时,村民正在扩坑下挖,部分青砖已被挖出,余下建筑物为青砖筑砌,呈西南—东北走向,小阶梯型,台阶为一竖二横砌筑,底部一平一立,下为正常土层,至此下钻2米处为灰黑质粘土。当日中午村民停止开挖并回填复平。他报告了有关部门,有关部门来了人,称这里不会有樊哙墓,应该是黄水淤没的民房,没有价值。
  二、村民如是说
  在城里庄赵友良家里,观摩了残缺断裂的樊哙墓碑,看到上面确有“大汉舞阳侯樊大将军讳哙之墓”的字样,落款时间是“大清乾隆叁拾肆年夏月谷旦”。他告诉我们,1978年初,当时的城里庄生产队在分集体财产时,赵友良回来时,东西分得差不多了,队长说,只有一堆砸庙挖坟破四旧丢下的烂石头了,就拉走吧。他就把包括两截断碑在内的石头都拉回家,将大块的断碑做了底座,上面垒起了灶房烟囱。那时,庄里住着一位名叫阚传增的老和尚,老和尚告诉他:“你把墓碑保存好,这是文物,将来会有用的。”现在这位老和尚早已去世。2004年春天,耿建先生来到他家,说有樊哙墓碑,要看看。他就打倒了烟囱,取出这段石碑,又在屋后找到另一小块,使之较为完整了。徐州一个报社的记者也来采访过,在报纸上发过文章。
  他还说,樊哙墓在他们庄南,老辈人说,咱城里庄很多年前那是很辉煌的呢!这里搁过舞阳城(疑为濮阳之误)。樊哙不是舞阳侯吗?所以樊哙就埋在了咱庄东南的那块风水宝地了。
  附近的老人们说,樊哙墓是千真万确的,樊哙死后就是埋在了这里。74岁的王荣德老人指着我们脚下说,这下面就是樊哙墓,文革前破四旧,樊哙墓碑还立着,后来就毁了,被砸成两半,西北50步是樊哙庙,再后边是后庙。85岁的耿继敏说,樊哙墓这里一共有三块碑,一块在墓前,两块在樊哙庙前,都不高,也都有字。后来给砸了,据说有一块是明代的!
  关于“舞阳城”,可能是“濮阳城”之误。古籍《读史方舆纪要》中记载:(1)南阳平城在州西。《五代志》刘宋侨置阳平郡于沛郡南界,领馆陶、阳平、濮阳三县。后没于魏,为南阳平郡,以别相州之阳平郡也。后又徙郡寄治彭城。梁普通六年,将军王希 拔魏南阳平郡。后周始并入彭城郡。(2)濮阳废县,在州西北五十里,亦刘宋时侨置县,属阳平郡。后魏因之。后周废。《寰宇记》 作舞阳城,误也。赵明奇教授编篡的《新千年整理全本徐州府志》“古迹考”中也有记载:濮阳废县,刘宋侨置,周废,《方舆纪要》:在州西北五十里。《寰宇记》作舞阳城,误也。按《寰宇记》,彭城县有樊哙墓,实无舞阳城。近志但有舞阳城,不载濮阳县,旧志仍之,录疑说与后。《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濮阳县一节中:南朝宋侨置,属阳平郡。治所在今江苏铜山县西北五十里。北魏属南阳平郡。北周废。
  此材料说明,城里庄是有点历史文化内涵的。
  三、我之“真伪”观
  我们从上述资料可以看出,铜山黄集樊哙墓就不能盲目断定是假墓。笔者倾向于,这里应该就是樊哙墓,至少是后建的樊哙纪念墓。依据是:
  1、从村民描述看
  在“田野作业”中,村民和有关民间文史爱好者的描述都肯定了这里是樊哙墓。上面的文字已经做了重点记录,无须赘述。
  2、从墓碑遗存看
  明代樊哙墓碑已毁坏,而清代樊哙墓碑文字尚清晰,上面分明就是“大汉舞阳侯樊大将军讳哙之墓”。此墓绝非“空穴来风”,一定是有其渊源的。即使有假,也是古人“做假”。而古人“做假”,必有出处,至少也是为了纪念。
  3、从有关资料看
  一是县志资料。古代地方县志,是当地历史、文化、经济、人文和风土人情的较集中的反映。我们不排除其中记录有误的方面,但是总体来说是可信的。铜山县志记录了“县北五十余里有樊哙墓及庙,今案在城西北五十里耿攒楼前;有明隆庆初知州刘顺之、州人耿强重修碑”,“明隆庆初”“重修碑”,就是说,樊哙墓必是明之前就有的,只是到了明代隆庆年间又一次重修墓碑而已。
  二是徐州府志资料。明代徐州府志对此墓已有记录,说明此墓在此之前确实存在,不是虚拟。三是所谓“舞阳城”的资料,也可以从另一个方面佐证樊哙墓的可能性。很可能因为舞阳侯樊哙葬于此,所以当地人或者一些古籍上才谓之曰“舞阳城”。按《寰宇记》,“彭城县有樊哙墓,实无舞阳城。”
  4、从地理位置看
  黄集本村及耿攒楼、城里庄,在古代应当是沛郡的南部。那时沛郡是包括“小沛”(即沛县,狭义的沛)在内的从安徽淮北至萧县、砀山,江苏丰县及河南永城等地区。即使现在,黄集镇也与沛县接壤。樊哙死时,刘邦已逝,吕后控权八年,诸吕在吕后死后阴谋作乱,陈平、周勃率众大臣诛杀诸吕、樊哙因是吕后的妹夫,樊家也受到连累,樊哙虽然死在长安,其后人将其尸骨移于沛而葬,不是没有可能。而若回乡,则葬于原本属于“沛”的黄集、耿攒楼、城里庄一带,也是可以解释得通的。
  5、从地质结构看
  根据徐州地区地质情况,就目前掌握的因农民打井在疑似樊哙墓的地下钻出的出土物来看,一两米之下的青砖可能是明清时期的建筑物,而在九米以下发现的棱角分明的青石碎块,则可能是汉唐时期建筑物上的了。在这个深度发现建筑物,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是古墓。
(责任编辑:李世明)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