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人物春秋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人物春秋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人物春秋

白居易与关盼盼

编辑日期:2015-1-9 11:20:25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最近,云龙公园知春岛燕子楼东侧,新立一块石碑,碑上镶着铜制的一首白居易七绝:“黄金不惜买娥眉,拣得如花四五枚。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白居易赠关盼盼”。这诗首与徐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根据史料:白居易与关盼盼相识于贞元二十年(804年)。当年春天,身为校书郎的白居易东游徐州,武宁军节度使张愔(武宁军前任节度使张建封之子)为他举行宴会。酒酣,张愔命歌妓盼盼歌舞佐欢。盼盼婀娜多姿的精彩表演,给白居易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当即赠诗赞曰:“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 。这就是两人仅有的一次相识。从此以后,二人再也没有见过面。
  十二年后,元和十年(815)秋,白居易根据张仲素的《燕子楼》三首绝句次韵奉和,对关盼盼给予极大的同情。到了明代,蒋一葵在其《尧山堂外记》中演绎编造出一个白居易"诗杀"关盼盼的故事,流传至今。其实,对照史实,破绽百出。
一、白居易为什么写《燕子楼》
  元和十年(815)秋,白居易贬为江州司马,在汉水之滨遇到堂兄张仲素谈起彭城故人,张仲素向白居易出示了他以盼盼的口吻写的三首绝句,倾诉盼盼独居燕子楼十年的哀伤和悲痛:
  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
  北邙松柏锁愁烟,燕子楼人思悄然。自埋剑履歌尘散,红袖香消已十年。
  适看鸿雁洛阳回,又睹玄禽逼社来。瑶瑟玉萧无意绪,任从蛛网任从灰。
  张仲素是张愔的堂兄,在徐州武宁军张建封、张愔父子手下任军中记室做幕僚。白居易读了张诗,非常感动,既敬重和同情关盼盼,又有今昔盛衰之感叹。于是和《燕子楼》三首。
  其序文:徐州故张尚书(指张愔)有爱伎曰盼盼,善歌舞,雅多风姿,余为校书郎时,游徐泗间。张尚书宴余,酒酣出盼盼以佐欢,欢甚。余以赠诗云:“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一欢而去,而后绝不相闻,迨兹仅一纪矣。昨日,司勋员外郎张仲素绘之访余,因吟新诗,有《燕子楼》三首,词甚婉丽。诘其由,为盼盼作也。绘之从武宁军(唐代地方军区之一,治徐州)累年,颇知盼盼始末,云:“尚书既殁,归葬东洛(洛阳),而彭城有张氏旧第,第中有小楼燕子。盼盼念旧爱而不嫁,居是楼十余年,幽独块然,于今尚在。”余爱绘之新咏,感彭城旧游,因同其题,作三绝句。
  满床明月满帘霜,被冷灯残拂卧床。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
  钿晕罗衫色似烟,几回欲著即潸然。自从不舞霓裳曲,叠在空箱十一年。
  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墓上来。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
  这两组诗,遵循了最严格的唱和方式——题材主题相同,诗体相同,用韵相同,韵部及其先后次序也相同。张仲素的原唱是代盼盼倾诉她“怀旧爱而不嫁”生活与感情;而白居易的和诗则抒发了他对盼盼的同情和感叹。这一唱一和,成了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同时也把盼盼的形象和精神活动永远留在诗中,展现给世人,赢得后人的赞叹和怀念,对后世的文学家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二、所谓白居易“诗杀”关盼盼的来源
  从白居易在徐州见到关盼盼到十二年见到张仲素介绍盼盼独守燕子楼的情况写《燕子楼》,可以看出白居易是那样赏识、赞美、同情、爱怜关盼盼,为什么反过来又“笔杀”她呢?这既不符事物发展的逻辑,更不符合人民诗人白居易的性格和一生的理想追求。
  查遍唐代资料,并无所谓“白居易笔杀关盼盼”的记载。只是到了南宋,诗人尤袤曾经有所提及,但语焉不详。到了明代,才出现了所谓“白居易诗杀关盼盼”的说法。明代人蒋一葵在其《尧山堂外记》一书中有着详细的叙述:“(白)居易(读了张仲素代盼盼写的诗后)咨叹,和其诗三首,复寄一绝,微讽焉。盼盼读诗泣曰:‘自我公薨,妾非不能死。恐百载后,以我公重色,有从死之妾,是玷污我公清范也。’遂答一绝,旬日不食而卒。”
  另外,明代还有个叫陈彦之的人据此写过一首诗:“仆射新阡狐兔逰,美人犹在水边楼。乐天才思如春雨,断送残花一夜休”,指名道姓说白居易的一首诗竟要了关盼盼的一条命。这就是所谓白居易逼关盼盼殉节的源头。从此,这个虚构编造出来的故事便被后人炒作成真而流传开来,白居易也就成了笔杀关盼盼的“元凶”。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而是一个破绽百出的故事。
三、所谓白居易“复寄一绝”原是张冠李戴
  蒋一葵所说的白居易“复寄一绝”指的是白居易的《感故张仆射诸妓》一诗:
黄金不惜买娥眉,捡得如花四五枚。
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
  何谓“复寄一绝”?就是说白居易在写完那首同情、爱怜关盼盼的《燕子楼》三绝句后,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复(又写)寄”一首“微讽”关盼盼的诗,而竟然逼死了盼盼。这符合逻辑吗?
  这首诗确为白居易所写,并收入《白居易集》。但并非写给关盼盼的,也非写给张愔的,而是写给张愔之父张建封的调侃之作。因为张建封官职为左仆射、司徒。韩愈有诗《汴泗交流赠张仆射》也是写给张建封的。再者,从白居易与张仲素两组《燕子楼》的唱和中,凡是写到“张愔”的地方,都称“尚书”而不是“仆射”。因为张愔的官衔是“兵部尚书”。“仆射”与“尚书”实为父子二人,因此“仆射”与“尚书”是两个人,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所谓关盼盼“遂答一绝”纯属文人编造
  蒋一葵所说的关盼盼“遂答一绝”那首责问白居易的诗,指的是:
自守空楼敛恨眉,形同春后牡丹枝,
舍人不会人深意,讶道泉台不去随。
  意思是说,我关盼盼自从张愔死后独守空楼,形影憔悴得如同春后开败的牡丹花一样,你白居易怎么会知道我的深意啊,竟然责怪我关盼盼不随张愔而去。
  关盼盼还进一步责问白居易“儿童不识冲天物” ,你白居易就像个不懂事理的小孩子,我关盼盼不随张愔而去,那是为了维护张愔的声誉,免得后人说他生前好色,死后还要妻妾陪葬。你白居易懂个啥?“漫把青泥污雪毫” ,偏要把青泥抹在我身上,实在是侮辱死人了!关盼盼越想越生气,遂不食而卒。
  根据蒋一葵的叙述,关盼盼的这首诗应当写于元和十年(815)。但这首诗第三句“舍人不会人深意”里的“舍人”一词 ,毫无疑问是指白居易。但是,什么时候才可以称白居易为“舍人” 呢?白居易是在元和十五年(820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授予主客郎、知制诰的,第二年长庆元年(821年)十月十九日转任中书舍人,因此,要称白居易为“舍人” ,不可能早于长庆元年。而长庆元年比虚构故事里的关盼盼那首“自守空楼敛恨眉”诗,在时间上已经晚了五六年。如果关盼盼真的是在元和十年写了那首诗,她怎么会知道白居易在五六年后能当中书舍人?因此,关盼盼决不可能在元和十年写诗责问“舍人”白居易。由此可见,关盼盼那首责问白居易的诗,乃是后人编造的。此其一也。
  再者,从唐代的婚姻制度和习俗来看。唐代妇女的地位与婚姻制度、习俗承袭南北朝少数民族生活习尚,礼教拘束不严,像武则天、太平公主那样的后妃、公主都可以改嫁,白居易也曾写诗要宠妾樊素、小蛮在自己死后赶快改嫁,岂能去要求盼盼去殉节呢?只有“小说家”,或为了同情和宣扬关盼盼的爱情专一的人品,或为了吸引读者和听众而演绎出一个震撼人心的凄美的故事,绝不能把它视为“历史事实”。所谓“白居易一诗杀一女”的说法,亦属此类。此其二也。
  “漫把青泥污雪毫”。切勿把青泥抹在深受人民爱戴的人民诗人白居易身上。
(责任编辑:李世明)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