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人物春秋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人物春秋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人物春秋

徐州状元李蟠的两篇轶文

编辑日期:2015-1-9 11:30:36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李蟠(1655—1728),字仙李,又字根庵,号莱溪。康熙三十六年(1697),他参加丁丑科殿试得中一甲头名,即中状元,授修撰,入国史馆纂修《一统志》。为接待暹罗使节,赐一品服,充馆伴。

  其诗集《偶然集》早已遗失不传,其诗文作品散佚难觅。权启庆先生殚六年之精力,1994年凭借铜山县政协文史委之力刊成《李蟠诗文集注》,可惜徐州博物馆所藏《根庵文集》(上下册)中的绝大多数文章都未能辑入。丰县季朗友先生又新发现了李蟠为《崔氏族谱》所作序和学术专著《李状元诗经文·诗经意》等重要资料。现在我们又在康熙六十年(1721)徐州太守姜焯在任上刊刻的二修《姜氏族谱》中见到了李蟠的两篇轶文:即姜焯于刊印族谱前一年约请李蟠所撰《昌邑姜氏族谱序》和《赠公姜汇珍先生传》。经检核,这两篇文章均为《根庵文集》均所未收。
  姜焯是当时权倾一时的苏州织造李煦的堂弟、其五叔姜士楧的长子。李煦的父亲姜士桢行二,崇祯十五年(1642)“壬午兵燹”,中,其父姜演和其他三兄弟都被杀,只有姜士桢被清兵俘获,携至关外,过继给正白旗佐领李西泉为子,遂改姓李氏。姜焯来徐州赴任前后,颇得李煦的多方打点关照,故在徐州任职十余年,直到雍正二年(甲辰,1724)才离任。李蟠与姜焯关系极为密切。如果《根庵文集》成书于康熙六十年之后,肯定不会失收这样两篇特别重要的文章。而《根庵文集》下册第一篇就是《昌邑陶氏族谱序》,李蟠与山东昌邑发生联系,应是姜焯康熙五十一年(壬辰,1712)到徐州知府任以后的事情。据此推测,《根庵文集》的刊刻只能在康熙五十九年之前的七、八年间。
  徐州博物馆藏《根庵文集》乃张伯英后人张恺慈先生捐献之物,封面内页上有张啸霞题记云:“仙李文集板已毁,印本仅见此刻,为余家世传之书。啸霞珍藏。” 末钤“张啸霞”篆字红印。据此可知这应是李蟠赠送张家先辈的家刻本。经遍查各种公私书目,不见著录。因此这极有可能已是海内孤本。
     为了丰富乡邦文献,给李蟠研究者提供一点资料,故将李蟠的这两篇轶作随文略加笺注,公诸同好:
昌邑姜氏族谱序
李蟠
  家之有乘(春秋时晋国之史名“乘”,此指家谱),犹国之有史也。以别尊卑,则爵者(有官爵者)必书;以辨亲疏,则支系必书;以稽(考查)勋而考德,则大功必书,隐行(人所罕知的善行)必书;以分派而合族,则里居(居住地)必书,迁徙必书;以备文献而资参考,则传记碑铭、古文杂著无不牵连而并书。乃世之人恒阙焉(常缺漏这些内容)弗讲。时愈远,派愈多,而人愈众。时愈远,有子孙不识高、曾(祖)之为何人者矣;派愈多,有老死不相往来而视为行路者矣;人愈众,有分门别户而相为吴越(世仇关系)者矣。孝弟之道不闻,婾薄(轻薄,不厚道)之习日甚,人心风俗之不古,皆谱牒散遗之故也。
  岁庚子(康熙五十九年,1720),吾郡太守姜公出其族谱问序(求作序)于余,余受而读之。姜氏自营丘(西周姜太公封地)受封以来,公族繁庶,散居四方,代多闻人(名人)。至宋中叶,东齐宁海一支有喜公者,避亡金之乱,自宁海之彤岭迁昌邑,数传而后,子孙盛于都昌,又数传至文庆公,子孙弥盛,前谱记载详矣。乃遭明季兵燹(xian,战火)之厄,残缺过半,大中承公与司马公访诸故老,考之遗编,手自订定,复辑成帙。
  丁丑(康熙三十六年,1697)春,少司农公、太守公授之梓(刻板印行)以垂永久。迄今又二十余年,门第日高,而生齿(人口)愈盛,复有事于重修,承先志也,广孝思也,吾窃有以窥吾姜公之意矣。古三十年为一世,今未及三十年而重修其谱。继自今由一世、再世,以传之世世。大宗小宗,秩秩(世代秩序井然)而不紊;左昭右穆(宗庙中始祖以下列祖依一左一右的顺序排列,左列为“昭”,右列为“穆”,故祖孙同昭穆),森森而并列。数十世之祖若(和,与)宗展卷而如存,数十世之子若孙同堂而共飨。睹斯(则,乃)爱,爱斯慕,见斯敬,敬斯惕,婾薄之风潜消,孝悌之心自固。一家而一乡化之,一乡而天下化之,三代六行(夏商周时代的六种善行,《周礼·地官·大司徒》指孝、友、睦、姻、任、恤。任,指责任。西汉贾谊《新书·六术》指仁、义、礼、智、信,再加上乐兴)之遗复见于今,其有裨(补益)于盛世之教化者非浅鲜也,岂徒一姓之家乘云尔哉!是(以此)为序。
  时康熙庚子年仲冬长至日,赐状元及第、翰林院修撰、纂修《一统志》、己卯顺天乡试正主考、治家年弟李蟠顿首拜撰。
《赠公姜汇珍先生传》
李蟠
  先生太公之苗裔(后代)也,世居东齐渤海间。有宋中叶,始祖喜公乃自宁海迁昌邑,数传至元文庆公,子孙遂盛于昌。文庆公十传为演公,演公丈夫子五(五个儿子),先生其少子也。先生生于明崇祯己巳年(崇祯二年,1629)八月三日,幼时颇著颖异(异常聪明),动止不凡。甫(未)成童,遭壬午(崇祯十五年,1642)兵变,诸伯仲死者、行者无一存。先生以孑遗(遭兵灾变故遗留下来的少数人)事母徐,曲尽子道,有古纯孝风。方(当)壬午之难,其仲兄毅可中丞(二哥李士桢字毅可,曾任江西、广东巡抚。明清时代巡抚多由副都御史或佥都御史出任,而副都御史职位相当于汉代的御史中丞,故称巡抚为中丞)实随大军(清兵)往,越年余,从龙(跟随清帝)还中原,邀(遇到)选拔,历爵至贵显,先生赫然贵介(尊贵。介,大)弟也。昌邑故俗,里人(同乡里之人)有朝拜官而子弟夕横于乡者,其父兄虽已死,横犹不知悛(悔改)。先生则独秉(坚守)谦退,不席(借)势以凌人片言,跬步未达长吏庭。乡党之贫者、贱者、急难者,广为賙恤,老者尤所爱敬,车轮马足不及国门(都城之门)。常曰:“乡党(乡亲。周制,一万二千五百家为乡,五百家为党),吾父兄宗族地也,古之人有过里门必趋,见长老必拜者,奈何(如何)今人弗效(不效法)也?”坚斯志(坚守此志),虽老而既衰,亦止策蹇(驴子)于都昌道上,国门内仍徒步焉。生平喜以善化乡人,有恶则劝使改,乡人亦多悦从(乐意听从)。按:当年有某尝为穿窬(挖掘墙洞盗窃)行,数病(多次侵害)乡人,顾(却)不知谁何。先生迹(追踪)得之,哀其非获已者,谕以义,赠以金,且令反(返还)所窃物于故主,旦(早晨)则果置门外。其人卒(终于)改行,先生终身不言其姓名,虽家人亦弗告。又喜施药济众,乡人多所全活。如文昌阁羽士王某,疽发背濒(濒临)死,先生诣(造访)阁(指道观)闻知,药之不数日愈。羽士起,设位为祝拜,诸门乡人闻,皆曰:“是(此人)真姜通判孙!”姜通判,先生五世祖(实为姜氏六世祖,但自士楧上溯至姜镗,恰为五世),为凤阳别驾(明弘治十一年<1498>任凤阳通判,即州郡佐官),讳镗。盖当年尝施药活乡人,鼎革(明清易代)后,乡人犹及见其位(灵位画像),乃若(貌似)祖父尸祝(古时祭祖,以死者之孙辈代替接受祭祀,称为“尸祝”)者,故云。然其厚(厚待)乡人大率类此。他(其他)如修家乘以承前人,延明师以启后嗣,解(解救)本宗之颠沛,成(助成)戚属之功名,信以交友,宽以御下,此又其内外无间(嫌隙)言者矣。先生讳士楧,字汇珍,邑庠生,入太学,授州司马(曾考授州同知,掌海防、捕盗等)。康熙壬申(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十月廿二日卒于乡。子四人,长公贵,敕赠文林郎,诰赠奉直大夫,皆如其官。长公名焯,吾郡太守,最贤,每述先生德,蟠因为之传。
  赞曰:昔汉景时,万石君石先生奋(石奋与四个儿子都做到年薪二千石的高官,故景帝号为“万石君”)居乡有道,当世则之。其子建、庆诸贤守其教弗失,一时齐鲁儒者皆自以为不及。汇珍先生其后世之万石君乎?源深流远,诞生伟人(指姜焯),守我徐方,福星载路,歌孔迩而诵谁嗣(典出《孟子·离娄上》:“子曰:‘道在迩而求诸远,事在易而求诸难。人人亲其亲,长其长,则天下平。’”意思是说,孔子之道离我们很近,做起来也不难,不必舍近求远,舍易求难。只要孝敬父母,敬爱兄长,就可以天下太平了),斯真得乎鲤庭之学(典出自《论语·季氏》:孔子独立于庭院,其子孔鲤经过,孔子就教导他要学《诗》、学《礼》)者。甚矣,先生之遗风可挹(揖,敬)也!甚矣,先生之家训亦可思也!(责任编辑:李世明)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