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彭城文苑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彭城文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彭城文苑

琴心剑胆一澄蓝

编辑日期:2015-6-11 15:37:37 来源: 发布者:钱丽娅 阅读次数: 次

    

 琴心剑胆一澄蓝

——记国家一级编剧、徐州市杂文学会会长袁成兰

钱丽娅

 

    在古彭徐州,若提起一个人,可以说家喻户晓。人们传说着她一个又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她是才女,美国出版过她的诗歌《寻求》,香港出版过她的剧作选,举办过她的诗书画展,大陆几家出版社出版过的杂文、散文、报告文学集,还发表并上演她数十个剧本;她的诗入选台湾出版的《大陆诗选三十家》;她曾经先后去日本、俄罗斯、法国参加中国老年8人书画展……

    她是侠女,专爱打抱不平,喜欢为蒙冤受难的小民百姓告状,徐州人称为“女侠”、“女济公”、“女包公”。她虽为女子,却有男人之阳刚。

    她是奇女,成功和挫折都会引起轰动效应。

    她俨然成了徐州的一张文化名片,一个文化符号:一本厚厚的《解读澄蓝》、《社会良心》让人们认识了这位不平凡的女子,也让人们产生了惊问与敬佩。

    她也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年近八旬、精神矍铄的老太太。她,就是国家一级编剧、徐州市杂文学会会长袁成兰。

                      

    袁成兰笔名“澄蓝”。可她的本名人们却淡忘了或者是不晓得,“澄蓝”俨然已成了她的名字。

    琴棋书画戏文诗,她门门精通;钢琴、二胡、小提琴,年轻时样样不凡。

    她出版了20多本专著,有剧作、有杂文、有散文、有纪实;她有《澄蓝剧本选》、《喜怒哀乐》、《酸咸苦辣》等剧作;编著《百家杂文》、《徐州杂文》;主编《同窗文丛》8卷、《彭城文苑》10卷等。散文、杂文、纪实文学《澄蓝杂文》、《戏文诗书画》等著作约600万字,还出版5本诗书画挂历,画集、台历多本。

  她的书法及国画飘逸潇洒、神形兼备,颇具功力。她画的最多的是梅兰竹菊:兰,清纯淡雅;梅,傲霜斗雪;竹,挺拔常青;菊,馨香素雅。为何钟爱画此?有“清白图”题词曰:“不参春天花展,不和桃李争艳。不与牡丹比美,清清白白在人间”。她还在香港举办了“三兰诗书画,情牵陆港台”的诗书画展(与台湾的舒兰、香港的蓝海文);在江苏省美术馆及深圳、广州、保定、泰安等10余省市举办“澄蓝诗书画展”。让人们认识并见识了徐州这位才女的大名和才气。

    她也是一位诗人,写得最多的是情诗,而且还写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她感情细腻,情感丰富。虽然因为两万元的稿费,差点被打成“女间谍”,但她依然我行我素,并潇洒地将稿费悉数奉献捐给需要帮助的人。她的诗与她的人一样,直抒胸臆,不转弯抹角。《我,就是我》:“美,拒绝任何打扮。丑,总是喜欢遮掩。梅,不须绿叶陪衬。我,只爱本来容颜”。

    她更是一位“科班出身”的职业编剧,编剧是她的“本行”,是她的“正业”。她创作了许多剧本,如大型现代戏《门对门》、话剧《古彭奇女》、梆子戏《汉刘邦》、《借媳妇》、叮叮腔《古驿情缘》等。文革前还写过《炬山红旗》、《九死一生》、《王杰》、《吕祥璧》等剧本。她写戏就是写人生这部大戏,把自己也溶进戏里,而她就在这人生的大舞台上扮演那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的角色!

                    

    年近八旬,精神矍铄,快人快语,直言不讳。初看到袁成兰时甚惊异:那瘦小的身躯,分明是个弱女子,哪里来的勇气、胆气、侠气,豪气?她做的那些事、写的那些文章,又令多少男儿惊叹弗如?

   杂文这种文体,因鲁迅先生而更为著名。鲁迅先生当年也曾在四处围剿、左冲右突中艰难写作的。时至今天,杂文的命运依然多舛。写杂文的人在很多人眼中是傻子,是书生气,因为若圆滑到熟烂,超然到无为,或许杂文就不存在了。

    有文称袁成兰为“彭城女侠”、“杂文战士”、“女济公”、“女杂家”、“彭城清道妇”等。若以现今最时髦的流行语形容,那就是“女汉子”。在她的身上,充分表现出徐州人“敢作敢为、有情有义”的品性和风格。

    袁成兰虽然戏文诗书画俱佳,但杂文更显其功力,这也是她之所以“出名”的原因。她的杂文如其人,从不吞吞吐吐、转弯抹角、婉转成词,而是开门见山,直点要害。这也许就注定了她不同寻常的多舛命运:政治上受过迫害,被勒令提前退休、停发工资、遭造谣诬陷,甚至株连家人等常人难以承受的磨难。而她,只有八十来斤的弱女子,硬是挺过来了。这需要怎样的勇气及毅力?

    在遭受了数不清的麻烦和磨难后,她仍钟情于杂文,要忠贞不渝地“嫁”给杂文,其坚定其意志非常人难以理解。一个剧作家为何偏偏要“嫁”给杂文?袁成兰有一篇文章直言不讳:“年轻时喜欢上一位才子,为这个人写了很多情诗。1958年,因其单位‘反右’任务未完成,他被填补了缺额。他怕连累我,不再联系。而我一直傻等,等成了老姑娘......痛苦把爱扭曲成恨,便在日记中发牢骚,于是嫁给了不见天日的杂文”。

    有人评价她的杂文是“有骨气、有杀气、有文采、有魅力”;也有评论家这样评论她的杂文:“那是一颗真正具有人性光辉或历史沉淀的艺术结晶”;“杂文家,之所以能在芸芸众生中浮出为名人,大都是思谋自己之外,还关注着别人”。

     杂文更需要古道热肠!袁成兰快人快语,她说由于政治运动爱上了杂文,竟修炼成“杂文性格”。她一介文人,写写画画,似乎是“正道”,可她偏偏要多管闲事,还要在“太岁头上动土”,这就有点侠女的味道了,这就有点不讨有些人的“喜欢”了。她称自己是“惹事精”。她说自己的家本是个读书人的家庭,丈夫是典型的文人,就知道教书、读书、写书;一双儿女也是事业有成,安分守己。可她却偏偏“不安分不安静”,把这个本来应该安详宁静的家庭搅得一锅粥。家里就像女儿说的那样:“从我记事起,家里就不断来人,非亲非友,母亲总是留他们吃住,给他们路费,帮他们写状纸,递材料,时间长了,我们也习惯了,似乎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她这个“惹事精”在内心有些内疚的同时,却依然改不了那样耿直的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个性。不然她就不是袁成兰了,就不是人们眼中的“女侠”了。

   袁成兰的侠名还在于:对上门求助者,扶危济困满腔热忱;对营私舞弊草芥人命者,不畏强权正直刚烈。她把自己的老书房取名为“滴水斋”,新书房为“不折斋”,以手中笔作刀枪,“不玩花架子,专铲不平事,狠揭假丑恶,激浊扬清波”。

    一生的磨难磨出了她的“钢筋铁骨”。她信奉“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颇有那股“落了我牙,歪了我口,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赐与我这几般儿歹症候,尚兀自不肯”的劲头。

   多年来,她自觉以惩恶扬善为已任,几十年不屈不挠地像战士一样拼杀在第一线,试问在徐州乃至更大的空间,谁人能为?谁人敢为?

    揭开人们眼前的一片幕蔼雾霾,看见头上一方青天。这也许就是袁成兰笔名“澄蓝”之意所在吧。

    历经磨难的结果出乎袁成兰的意外:她“女侠”之誉名满天下。

   “彭城女侠”,只有她当之无愧!

                      

     袁成兰出生在睢宁下邳,出生在一个红色革命家庭:她的父兄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一直在解放军军工厂里造枪炮、制弹药打马刀。她的母亲落入敌人手中,惨遭酷刑,以至到晚年恶梦缠身,重病去世;她的大姐夫是抗日烈士,二姐夫是残疾军人,二姐是亲四军文工团员,真是满门英烈、名副其实的革命家庭。但她没有纨绔之风,没有祖荫得庇,这个“红二代”的出身给予她的,只是侠肝义胆、无私无畏。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睢宁下邳,那里的水土养育了她,那里的故事熏陶她长大,那里的英雄情结溶入了她的血脉。于是成就了一个敢做敢为的“澄蓝”;

    古彭徐州,自古以来不仅出王侯将相,也出奇女子:古有解忧公主、关盼盼;近代有潘琰、徐林侠(小萝卜头母亲)、侯五嫂等。她们的故事是系于心间的楷模,于是成就了一个琴心剑胆的女子。

    说她奇,还奇在命运多舛:周岁时因为出疹子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奶奶以为她死了,扔到了埋死人的“乱岗子”。在即将被剁成七截时(当地迷信风俗),她却睁开了眼睛。乡人惊呼:“这丫头命大!”,小脚的奶奶又托人把她抱回了家。吃着野菜长大的小成兰,摇晃着瘦弱的身体艰难熬过了苦难的童年、少年时代。命运似乎给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让她刀下逃生,让她历尽磨难,同时却又将大任降于这个注定会神奇的女子。

    认识袁成兰的都说她还有一奇:每日勤于会务劳于创刊,除忙于《徐州杂文》外,还主编《乡土·汉风》杂志,还要参与社会活动,并且年复一年地捣鼓出除写作以外的五花八门的事儿来。她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却总是那么精神矍铄、神采奕奕。古稀之年,尚有如此热情、如此精力,真可谓奇!正可谓“革命人永远年轻”!

在袁成兰的书房里,老同学赠送给她一幅书法作品:

  驰骋文坛一女毫,犀利笔锋似尖刀。

    讥腐斗恶不留情,结朋待友用心交。

  才满八斗诗书画,主编二刊热情高。

  休言我姊筋骨瘦,敏思矍铄人未老。

                 平常人

    这样一个“才女、侠女、奇女”,在女儿的眼中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在女儿的心目中,母亲袁成兰“不是什么才女、奇女、侠女、女济公......其实妈妈是个平常人,仅仅做了一个读书人起码能做和该做的事情。因为当今很多人该做而且能做的事情,竟很少人有去做了,一旦有人做了,反而觉得‘奇’了。”

    袁成兰自己也不赞同别人叫她“才女、奇女、侠女”,她最喜欢的还是这样的称誉:“平民剧作家”。她说,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我和许多女人一样,在生活中是一个妻子、母亲、奶奶、婆婆的角色,我只是做了一点别人不想做、不敢做的事情而已。骨子里还我是一个文人,我只是想用我手中这支笔写出好作品,报答社会和人民。

   她的话让我想起了古代的奇女子花木兰;替父充军,木兰“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但从战场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就是“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一个女人,纵然再有才气,侠气,但她最终还是想回归为一个正常的即为人女为人妻为人母的人性化生活。

    一个和谐清明的社会,应该是人们安居乐业,共享岁月静好。但愿“袁成兰们”不再因一些丑恶的不平的现象而“冲锋陷阵”,不再为此而“头破血流”。但愿她们回归一个文人,一个女人正常的生活,这才是我们这个社会和谐幸福的象征和未来。

 

 

袁成兰主要著作:

 

1983年《寻求》,美国盐湖出版社

 

19891月《澄蓝抒情诗选》中国矿大出版社

 

19891月《澄蓝诗书画》南京大学出版社

 

19915月《三兰诗选》(合集)江苏文艺出版社

 

199112月《拂云飞》(报告文学)南京大学出版社

 

199210月《澄蓝剧作选》天马图书有限公司

 

199210月《直面人生》(杂文)今日中国出版社

 

19975月《诗潮回响》华龄出版社

 

19976月《我当被告》中国社会出版社(再版14次)

 

19988月《心碑——彭德怀的故事》(上下集)中国社会出版社

 

19995月《昨夜春至》(诗集)天马图书有限公司

 

20003月《沉浮与反思》(合集)海天出版社

 

20038月《鱼雁集》(合集)新风出版社

 

20085月《澄蓝选集》12卷 中国戏剧出版社

 

20126月《澄蓝杂文》南京大学出版社

 

20136月《同窗文丛》8卷(主编)中国戏剧出版社

 

20136月《彭城文苑》10 卷(主编)中国戏剧出版社

 

诗书画挂历、画集先后在中国摄影出版社、新风出版社、中华国礼出版社出版。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