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楚汉文化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楚汉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楚汉文化

徐州丝绸之路文化

编辑日期:2015-7-1 10:26:33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丝绸之路是历史上东西方经贸文化交流中最重要的交通大动脉,分为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对世界文明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徐州因人文荟萃、交通发达、实力雄厚,而与陆海两条丝绸之路结下了不解之缘。丝绸之路沿线的文化流入徐州后结出硕果,徐州本地文化亦沿丝绸之路走向世界。今天,国家提出“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大力发展丝绸之路特色旅游,拉近交流的距离,推动文明互鉴。在此大背景下,回望千年前的徐州丝绸之路文化,是十分必要和有意义的。
  一、徐州与陆、海丝绸之路的不解之缘
  1、人文荟萃的徐州,参与了丝绸之路的开辟。从历史渊源上说,两条丝绸之路均起源于汉朝。而徐州是汉高祖刘邦的故乡,汉朝打败匈奴开辟了横贯亚欧的贸易道路,汉朝造船和航海技术发达使远航成为可能,汉朝强大的国力增强对各国的吸引力……朝贡、贸易络绎不绝,陆海两条丝绸之路都繁荣起来。解忧公主和亲乌孙,保障了丝绸之路的畅通。可以说是徐州人直接(如解忧公主)或间接(如徐州人的后代汉武帝)参与了丝绸之路的开辟。更有学者认为,彭祖的母亲是少数民族鬼方人,彭祖是前丝绸之路上东西方民族远亲婚配的混血儿,彭祖应是丝绸之路的开拓者、丝路文化的奠基人。
  2、交通发达的徐州,在海、陆丝路中左右逢源。徐州东襟大海,西接中原,为海陆丝绸之路各个起点(如蓬莱、连云港、扬州和西安、洛阳、开封等)之间的必经之路,并且为丝绸之路与大运河(包括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的交汇处。这两条运河西北连接政治中心,与陆上丝绸之路相连;东南连接经济中心和海港,与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相连,徐州作为运河咽喉要冲,历来发挥着“枢纽”和“中转站”的作用,能借助海陆两条丝绸之路走向世界。隋唐时期,外国留学生、使节大多由扬州上岸后,沿运河西去长安,或由长安沿运河南下游历;元代将隋唐大运河改为京杭大运河后,外国使节、传教士大多由宁波等港登陆后,沿运河北上燕京,或由燕京沿运河南下游历,这些外国旅人大多途经徐州。
     3、实力雄厚的徐州,借助丝路与远方全方位交流。徐州自古就是区域性的中心城市,在中国版图中具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历代都重视徐州,汉代为诸侯封国、唐宋为漕运咽喉或京(开封)东重镇,一直由皇族或重臣镇守,拥有强大的实力和影响力。徐州的货物与文化沿着丝绸之路输往世界,远方的货物与文化也通过丝绸之路来到徐州,大大丰富了徐州与外地人们的物质与精神生活,为徐州和外界都留下一笔浓厚的财富。徐州汉画像石上有烤羊庖厨、胡人吹箫和杂技魔术表演的生动场面,说明丝绸之路开辟后,西域的烤羊肉串香飘徐州,西域的歌舞杂技倾倒徐州;有小孩坐在胡床(可折叠的小板凳)上逗牛的情景,显示西域家具的传入,已影响到汉人席地而坐的传统。
  二、具有丝绸之路文化特色的八种徐州文化
  1、彭祖文化。王秉文先生认为,彭祖的母亲是我国古代少数民族鬼方部落酋长之妹女嬇,彭祖是前丝绸之路上东西方民族远亲婚配的混血儿。彭祖自述“遇犬戎之乱,流离西域”,在4300多年前早就频繁往来于古彭和西域之间了。彭祖在流离西域期间,曾拜青精先生和宛丘先生为师,学习养生术;后来东归担任大彭氏国国主之后,形成了完整、系统的养生文化。彭祖应是丝绸之路的开拓者、丝路文化的奠基人,彭祖养生文化应是丝绸之路上中原与西域文化碰撞、融合的结晶。
  2、汉文化。源于徐州的汉代是一个充满英雄主义的时代,是英雄的冒险精神叩开了丝绸之路的大门。这些英雄人物,既包括张骞、卫青、霍去病、李广等铁血男儿,也包括了解忧公主、弟史公主等红粉佳人。楚王刘戊的孙女解忧公主西域和亲,在乌孙度过50多年,先后与三位国王结婚(按当地的习俗,改嫁两次),忍辱负重,百折不挠,默默奉献自己的青春美貌和智慧谋略,终于促使汉与乌孙结成牢不可破的同盟,共同打败匈奴,给西域带来较长时间的和平,保障了丝绸之路的畅通。解忧公主的女儿弟史公主,自幼能歌善舞,曾在长安乐府学习,嫁给龟兹国王后,大力倡导将中原与西域乐舞结合起来,使龟兹成为著名的歌舞之乡。到了唐代,龟兹乐舞又一次传入中原,成为宫廷乐舞并传到日韩和东南亚,为丝绸之路的文化交流作出贡献。
  3、宗教文化。东来传法和西行取经的僧侣活动都与徐州密切相关,并在徐州开创了中国佛教史上的两个第一。史载东汉光武帝刘秀之子、明帝刘庄之弟楚王刘英,是皇族中首位提倡佛教的人。《水经注》记载,刘英在徐州西郊汴水边(今楚王山一带)建造了供奉佛祖舍利的阿育王寺,比他的兄长明帝建造的中国最早寺院——洛阳白马寺还要早。南北朝高僧法显是中国第一位去过印度的僧人,也是为数不多同时游历过海、陆两条丝绸之路的旅行家。法显从长安西行赴天竺取经,后取道海上回国,在青州长广郡牢山(今青岛崂山)登陆。在彭城内史刘道怜(刘裕之弟,《世说新语》作者刘义庆之父)支持下,法显在徐州北郊泗水边(今北区大运河畔的青山、桓山一带)建成中国第一座印度风格的寺院——龙华寺。
  基督教也于汉代传入徐州。金陵神学院汪维藩教授在考察徐州汉画像石时发现,一些东汉画像石出现了以鱼、飞鸟、走兽、牲畜和爬虫组成的“上帝创造世界”等圣经故事,为中东地区早期基督教的艺术风格。汪教授认为基督教在东汉时已传入中国,比公认的唐代传入中国的说法提早500多年。
  在佛教、基督教传入徐州的同时,徐州人张道陵创立了中国唯一土生土长的宗教——道教,也随着丝绸之路外传。如今,道教的养生、风水等早已风靡世界。道教炼丹术还促成了火药的发明,不但能制成烟花爆竹装点喜庆气氛,还在传入西方后产生了划时代的重大意义——预示着冷兵器时代进入到火器时代。
  4、工业文化。宋代黄河改道夺淮之前,徐州是桑麻遍野的丝绸之乡。徐州的汉画像石中有脚踏织机的纺织场面,苏轼知徐州时有“村南村北响缫车”的诗句。唐代绢丝品共分九个等级,徐州产的被评为第三等级,徐州的绫、绢、绸都作过贡品,同时也远销域外。此外,铜山利国、萧县白土还都依托自身的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分别建立起集采矿(铁、铜)、冶炼、铸造于一体和集采矿(煤、高岭土)、制胚、烧瓷于一体的两大产业。宋代全盛时,两地均形成大规模的生产能力,利国冶36座,年产铁30万余斤,约占全国总产量的百分之六;白土有窑72座,为淮河流域的制瓷中心。两地生产的产品除供应国内市场外,还经丝绸之路出口。白土镇的瓷器经隋唐大运河由扬州出海,利国镇冶炼的标有“铜出徐州”铭文的铜镜,早在三国时就被魏明帝作为国礼馈赠给倭王。利国还产磁石,可作为指南针广泛地应用在丝绸之路上。
  同时,玉石等徐州本地没有的资源,从新疆的和田或昆仑山经过丝绸之路流入后,经能工巧匠的辛勤加工,成为价值连城的楚宫重器,为王室所独享。
  5、名人文化。一是白居易。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曾在符离集生活了20多年,把徐州视为自己的故乡。他的许多诗取材于徐州,最著名的是以才女关盼盼与徐州节度使张愔爱情为题材,写了千古名诗《燕子楼》,被日本遣唐使带回国。当时的日本诗人大江千里又根据白居易的诗创作了和歌,两人的诗歌均收入日本《古今和歌集》,成为中日文学史的佳话,也使燕子楼名扬日本上千年。1992年,中日双方在燕子楼前合立诗碑,上刻赵朴初所书的白居易《燕子楼》诗和日本冈崎嘉平太所书的大江千里为白居易诗而作的和歌。二是苏轼。宋代大文豪苏轼任徐州知州组织军民抗洪后,入冬风雪交加,居民缺薪少材,无以为炊,于是派人查访,终于在白土镇找到煤炭(当时称石炭),解决居民越冬生火取暖的难题。以天下为己任的苏轼,没有到此为止,而想到了利国冶铁的难题。利国用煤作燃料,能够冶炼出“犀利胜常”的钢铁,满足宋朝对辽、西夏作战之需,并且保住了林木不被砍伐。据《徐州煤炭史》推测,宋时白土72座瓷窑,利国36座冶场和铸造铜钱的宝丰监,加上徐州地区的十多万居民,白土镇煤炭的年产量不会少于1500吨。以至于200年后,意大利人马可波罗途经徐州时,惊讶于利国拥有庞大的冶铁制造业,并对当地人使用“黑色的石头”作燃料大开眼界。
  6、运河(黄河)文化。一是隋唐大运河。途径徐州南部符离县的埇桥(今宿州市埇桥区),西进中原。同时,流经徐州城北和城东的汴水和泗水,也承担着运河漕运的任务。因此,徐州是隋唐大运河的咽喉要冲,朝廷驻有重兵以确保运河漕运的安全畅通。一旦埇桥被占,漕运阻绝,将切断长安和富庶的东南、海上丝绸之路之间的联系,威胁到唐朝的安全。新罗人崔致远曾入淮南节度使(驻扬州)高骈幕府,参与机密要务和军事行动。他的《桂苑笔耕集》,全面展现了唐代的许多藩镇割据和农民起义,都是围绕着争夺徐州的漕运主导权展开的。
  二是京杭大运河。1194年黄河夺汴水入泗水,在徐州傍城流过,再经淮河入黄海。元代定都北京后,将隋唐大运河改为京杭大运河,济宁至徐州之间的运河直接利用泗水,徐州至淮安之间的运河直接利用黄河。由于黄河含沙量高,引黄济运导致运河河道多次受淤,运河不得不避黄东徙。由泗水(今天的湖西航道——不老河)东迁至新河(今天的湖中小沿河),再东迁至湖东的泇河(今韩庄运河——中运河),运道北移。元世祖忽必烈任命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去扬州做官,他沿着京杭大运河南下途经徐州,先来到泗水边的利国,又来到黄河边的邳州(睢宁古邳镇)。明代朝鲜人崔溥、日本人策彦周良都是从宁波,沿京杭大运河北上进京的。他们在自己的著作中记录徐州许多运河景观,如邳州、吕梁洪、百步洪、广运仓、云龙山、九里山、北洞山、境山、“淮海第一关”、留城、利国、沛县等,其中许多已经不在今天的运河沿线了,真实地反映出运河徐州段的变迁。崔溥还专门抄录了运河黄家闸(位于今微山湖黄山岛)“眉山万翼碑”。碑文显示,明朝人把运河称为“缵禹之功,补天之不足,开万世太平之盛典”;把徐州称为“东方大郡,襟淮带济,为南北两京喉舌”。明代意大利人利玛窦沿大运河北上传教,他采用西方先进仪器测量了运河沿途各地的纬度,经利玛窦测量,徐州位于北纬34.5度。
  三是黄河。清初,罗马尼亚人尼古拉·斯帕塔鲁·米列斯库以沙俄特使身份来到北京朝见康熙皇帝,并沿运河南下游历。米列斯库书中对徐州东门外黄河上的一座浮桥——弘济桥叹为观止。该桥由35艘大船相连,用铁锁锁住,人称“活桥”。今天,浮桥已改建为现代化桥梁,但仍称弘济桥。
  7、战争文化。徐州作为运河、陆路交通枢纽,驻徐重兵大多与保卫运河、陆路畅通有关。唐朝在徐州先后设立了徐泗濠节度使、武宁军节度使和感化军节度使,白居易的父亲白季庚,张建封、张愔父子,李愿、李朔兄弟因保卫漕运畅通受到朝廷表彰,至今徐州博物馆还立有记录李愿功勋的唐代石幢。而李正己反叛、庞勋起义攻打徐州,也都是为了争夺漕运的主导权。
     明代徐州是南北两京咽喉,专门设有徐州兵备道、徐州左卫和徐州卫保护河防。大同街的明代“徐州卫”旧址,曾出土鸟铳、佛郎机和许多铅弹。鸟铳是西班牙研制的新式火绳枪,因枪口如鸟嘴,故名鸟铳;佛郎机是由葡萄牙传入的后装新式火炮,因明朝称葡萄牙为佛郎机,故将这一武器称作佛郎机。这些火器威力大,射速快,为现代枪炮的鼻祖,被明军大量仿制和配备,实现了武器装备与世界的同步。
  近代以来,火车代替了驼队,成为重要的交通运输工具。陇海铁路向西穿越亚欧大陆腹地,与古老的陆上丝绸之路相重合。1915年陇海铁路开封至徐州段通车,1925年徐州至海州段通车,使徐州成为津浦、陇海两大铁路的枢纽,经济全面繁荣。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陇海铁路徐州段临危受命,担当起抢运物资、遣送难民和运送抗战部队上前线的任务。次年台儿庄战役后,徐州抗战主力部队也沿陇海铁路西撤,在大后方坚持持久战。云龙山上的铁路殉难员工纪念碑,讲述着这段悲壮的历史。
  8、书画文化。徐州是书画艺术之乡,“彭城画派”八大家之一的王子云,抗战时期为抢救丝绸之路古文化做出重大贡献。陆上丝绸之路自宋代起冷落了千年,20世纪初再次被发现,各国探险家蜂拥而来,无数珍贵文物流失海外。王子云放弃了法国绿卡,组织了中国人自己的西北艺术文物考察团并出任团长。考察团历经艰险,走遍河南、陕西、甘肃、青海等省,绘成了敦煌莫高窟全景图长卷,与创作的霍去病墓“马踏匈奴”雕塑的石膏模型,一起送各地展出引起巨大轰动。让抗战中的国人深受震憾,重新认识民族的辉煌过去,进一步坚定了不愿作亡国奴、奋战求存的斗志。后来王子云选择留在西安,潜心研究古丝绸之路文化艺术,93岁高龄完成煌煌巨著《从长安到雅典—中外美术考古游记》。

参考文献
     《人民日报·“共享丝绸之路”特刊》、《徐州胜迹》、《徐州文化博览》、《嘉靖徐州志》、《同治徐州府志》、《徐州交通史》、《徐州煤炭史》、《彭祖是前丝绸之路的开拓者和丝路文化的奠基人》。
(责任编辑:蒋岚宇)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