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人物春秋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人物春秋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人物春秋

铁血勇士——记抗日老兵沙干居

编辑日期:2015-7-1 10:33:30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铜山西部,即今汉王以北,含大彭、刘集等诸镇,抗日战争时属第五区,这里活跃着多支地方武装,日军称国民党及民间武装为“游击队”,称共产党领导下的游击队为“八路”或“毛猴子”;投靠日寇的地方伪军群众称“小防队”。解放后,由老干部、老党员等撰述的反映铜西、铜北抗战的历史资料和回忆录等多为中共湖西根据地抗日反顽情况回顾,而国民党抗战老兵的史料很少得到整理,从而使之几尽堙没。
  笔者幼曾听闻祖父和其它老人私底讲述他们作为国民党地方武装游击队员抗日的往事,如一位活着的抗战英雄——铁血勇士沙干居,就是我最近刚刚访着的一位。
  沙干居,铜山区大彭镇沙塘村人,徐州沦陷后即参加了邻村张传义领导的抗日队伍,因机智勇敢,被时任国民党铜五区区长贾茂华要去做警卫。现在沙干居虽年逾九旬、仍健康在世。
  2月7日,我以自行车代步,行50分钟至沙塘,打听才找到沙老家。得知老人被他女儿接到夹河寨去了。我遂赶到夹河寨,见到了老人。当我提到李湛田、张传义、贾茂华等几个在当地有名的抗日人物时,老人来了兴致,回忆起那段历史。

  飞机场一枪击毙吕翻译
  日伪时期,骆驼山机场太小,无法起降大型轰炸机,日军便决定在徐西的史庄修建大型机场,以威胁武汉、重庆等抗战大后方。有个做翻译的韩国人,姓吕,深得其日本主子的信任,被委派做徐州“小防队”司令,负责该项工程。
  做了鬼子奴才的吕翻译对这一任命受宠若惊,百般卖力。1940年夏,农村正忙的时候工程开工,弄得出工的百姓虽怨声载道,却又不得不忍气吞声。而徐州的地方抗日武装也都接到了破坏该机场建设的命令,铜一区区长孙敬斋带队进驻田巷,铜五区的张传义、贾茂华以及耿继勋所率郭恭礼、李湛田各部,也都向史庄靠近。闻此形势,吕翻译大为紧张,他决定在飞机场之外建筑一个土圩子,强迫周边村庄的人搬进去,人为制造“无人区”,使游击队无法接近机场。同时,还采取各个击破的手段,分头给各抗日部队首领送信,声称:“井水不犯河水”,并赠大洋数千元,否则刀兵相见等,对抗日部队是又拉又打。贾茂华区长见此大怒,决定“擒贼先擒王”,派沙干居带人干掉吕翻译。
  沙干居接到命令,只要了袁兴邦、刘庆义二人(二人都有胆量,袁曾赤手空拳在程庄北打死过一名作恶的日本兵),便各带短枪二支,第二天一早来到田巷,三人找到保长,一边让准备了三个人的饭,一边打听吕翻译的活动规律和鬼子驻扎之后的情况。保长说:“吕翻译每天上午九点都会从南向北检查整个工程,身边一般带着二个护兵。”沙干居就对刘、袁二人说:“这和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基本相同。我们今天就由北向南准时出发,我在沟东,老刘在沟底,老袁在沟西,谁碰着谁先打,小防队那边,咱游击队和他们队长打过招呼啦,不用管。”
  时间将到,他们每人扛把铁锨,慢慢由北向南走去,走了一段路,还没有看见吕翻译出现,沙干居就对其他两人说:“咱再慢一点往前走吧。”并作好了战斗准备。
  这时,吕翻译在两个伪军保护下进入了工地,他一面向前走,一面检查着,看到前面来了一个扛锨的民工也没在意,可是那两个伪军注意到这个民工见到他们如此镇定,有点不同,想问吧,队长有交待:凡是游击队的事都不要管。不问吧,他们又是被派来保护吕翻译的兵。正在为难中,双方走到肩错肩时,吕翻译尚不为意,两个伪军却不约而同向后转脸去看沙干居,沙干居正扭脸怒目而视,嘴向两边一撇,示意伪军闪开,同时拔出“二十响”,抵住吕翻译的后脑就是一枪,结束了这位横行一时的鬼子走狗的性命。看到两个伪军还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吓得一动不动,沙干居大声吼道:“我沙干居只打鬼子!你们两个还不快跑!”
  两个伪军听了这话,赶紧放开脚步跑了起来。沙干居一看,又大声提醒:“混蛋!对天放枪啊!”于是,两个伪军一面往回跑,一面对天放枪。民工们听到枪声,也都惊呆了,沙干居他们大声喊着:“吕翻译被人打死了,大家赶快跑吧!”趁民工大乱,他们三个人进了史庄村,找到保长问“饭怎么样啦?”,吓得保长直伸舌头,事后伸着大拇指头说他们真是英雄好汉!
  打死吕翻译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日本人没有再派别人来修史庄机场,使鬼子修史庄机场的计划半途而废了。但从此老百姓那里就有了一个传说,说沙干居手使双枪、打死吕翻译,还会使“定身法”,让“小防队”的人动也不能动颤。

  过岗楼一天两战再毙日本兵
  当天,沙干居向贾区长报告完任务完成情况,就请假回沙塘家里看看。贾区长已满心高兴,哪里会不允许呢。
  去沙塘要经过陇海路南封锁沟上的蔡庄岗楼,平时,住在这个岗楼上的只有一个班的伪军小防队,小防队的人多是附近村庄混饭吃的,基本上“人在曹营心在汉”,鬼子不放心他们,就经常搞突击检查,检查时就安排二个鬼子在铁路上站岗,今天也不例外。沙干居闻此,就借了个篮子,放上青菜,把盒子枪盖住,一步步向岗楼走去。
  远远地,沙干居看见两个鬼子端着三八大盖站在当道上,鬼子虽也看到了他,可并不知道刚刚打死吕翻译的人就是他啊。他越走越近,鬼子老远就大声问:“什么的干活?”沙干居一边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说:“买菜的。”一边走到跟前,两个鬼子,一个两手端着枪盯着沙干居,另一个把枪拎着,腾出一只手伸向篮子去检查,干居一看,伸把就从青菜底下抽枪先把端枪的鬼子打死;伸手检查的鬼子,见状撒腿就跑。岗楼下的鬼子机枪手,也急忙跑到封锁沟的坡上,可等他架好机枪,沙干居已经跑到百米开外了,沙干居听到机枪开火就赶紧跑成S型,忽左忽右,令鬼子机枪手想点射却难找准目标。就这样,沙干居一天两战,打死了吕翻译和一个鬼子。

  郝寨饭店——孤身威震“小防队”
  日本人知道城西一天两件事,都是沙干居一个人干的后,就四处布告悬赏捉拿沙干居。
  这一天,沙干居到郝寨饭店吃饭时,被几个伪军小防队的人发现了。财迷心窍,这几个人想捉住沙干居换大洋。他们知道沙干居厉害,就想七八个人一起上,堵住饭店大门逼沙干居缴枪投降。沙干居不光人胆大,而且有点子。他怕寡不敌众,就躲在一个角落说:“‘小防队’的弟兄听好了,我姓沙的专打日本兵、不杀中国人,可谁要是与我过不去,你们就看着吧,就像那门神的两只眼。再说了,我死了是烈士,你们呢,是汉奸,连狗熊都不如啊。”说完“啪啪”两声,就打在了门神的两眼上,几个伪军一看沙干居确实太厉害,为这几块大洋送命太不值,就赶紧从饭店撒丫子跑了。沙干居一个人打跑了七八个人,这气势,让集上的老百姓可开了眼界了。

  遇险情——机智杀死鬼子兵
  沙干居身经数十战,多次遇险,最危险的有二次:
  一次宿营,因为事先没有得到情报,被鬼子偷偷摸进了村,发现情况时,十几个鬼子已到跟前,最前面一个鬼子,两手端着三八枪向沙干居就刺,沙干居手里的驳壳枪只有一尺长,硬拚吃亏。他急中生智,等鬼子的刺刀进入手能够得到的距离时,就用右手握紧驳壳枪,猛向左砸。鬼子用力过猛,闪了一个踉跄;乘其未稳,沙干居左手抓住他的枪,右手上膛抠动了扳机,子弹穿透了这个鬼子的脑袋,沙干居甩开这个,又对着其余鬼子一梭子过去,趁这十几个鬼子卧倒在地的工夫,沙干居立即躲到墙后,又换上一梭子弹,打了两发,鬼子不敢前进,沙干居趁势转移到村外的交通沟里,安全撤离了现场。
  另一次是在一个夏天,中午后他正在一棵大树下练习拆、装枪的基本功,因为经常练,形成了习惯,闭着眼睛都能装上。这天正练习的时候,鬼子突然闯到了面前,沙干居捏着手巾的四个角,提着驳壳枪零件就往屋后跑,边跑边组装,在房前屋后转了二个圈,他就把枪全部装好并上好子弹,当鬼子从屋拐角处刚露身,被沙干居一枪打在腿上,摔倒在地,其它鬼子又没有跟上趟,沙干居从从容容地离开了战场。
  沙干居老人的童年是在徐州西30里陇海路北、故黄河南岸的沙塘村度过的,还在他上小学的时候,一次,听先生讲到“济南惨案”,日本人残酷杀害了蔡公时等外交人员的时候,沙干居年龄虽小,却拍案而起,大喊:“打他个丈人!”
  但由于沙干居因参加国民党地方抗日游击队的这段经历,使他和家人都受到了后来的政治冲击,并在文革结束后终于过上了正常生活,在村后的故黄河滩上放养群羊,靠卖羊和羊毛度日,直到妻子去世,他也年事已高,才放下牧羊的鞭子。
  当我问起目前还有谁能证明老人的抗日事迹时,沙大姐有些无措,老人似乎听明白了,感慨地说:袁兴邦、李成宪、李富义……这些人都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了!言语中透出的,说不上是庆幸呢,还是惋惜!
(责任编辑:李世明)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