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史海沉钩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史海沉钩

下邳历史上三个女性

编辑日期:2015-12-4 13:40:57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下邳始称邳国,建立于公元前2157年夏朝。后随建制沿革,曾有下邳国、下邳郡、下邳县、下邳州等称谓,其治所一直在今睢宁县古邳镇,是我国中原东部较为繁华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下邳城虽然在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遭遇强烈地震,沉陷于水,但是,厚重的文化底蕴、连带着历史遗迹的名人故事,依然世代相传;尤其是三个伟大女性的故事,更让人难忘。

  何氏:青陵台上抗君王
  青陵台,建于周朝末期2300多年前的下邳城东郊,即今睢宁县古邳镇旧城村,台高三丈左右,青砖垒砌,造型独特,雄伟壮观;登台观望,下邳城貌一览无余。建台者为战国时期臭名昭著的昏君宋康王,实为一座专门观看采桑女的高台。宋康王偃,宋国第三十五任国君,原名戴偃,宋剔成君之弟,剔成二十七年(前329年),戴偃以武力夺取其哥君主之位,自立为王。从此,宋王偃不但穷兵黩武,更是荒淫无度,史载:“多取妇人为淫乐,一夜御数十女”,人称“桀宋”。
  宋康王整日登台观看采桑女。有一天,宋王在青陵台上忽见一采桑女,窈窕秀丽,楚楚动人,惊为绝代。便令随从询问,得知是下邳穷士韩凭之妻何氏(亦有称花氏)。当即,一面传地方官员令韩凭献妻,一面命侍从备车夺取。韩凭无奈,与妻商量再三,无计可施,两人抱头痛哭,依依不舍。何氏以歌回答丈夫:“南山有鸟,北山张罗,鸟自高飞,罗当奈何!鸟鹊双飞,不乐凤凰,妾为庶人,不乐宋王。”次日早,韩凭见妻升车而去,心如刀绞。何氏被夺后,暗藏着韩凭的书信,其辞曰:“其雨淫淫,河大水深,日出当心。”不料宋王得之,以示左右,众人莫解其意。传示老臣苏贺,对曰:“其雨淫淫,言愁且思也;河大水深,不得往来也;日出当心,心有死志也。”
  俄顷,韩凭吊死于村后柳树上,家人随将其葬之。宋王得知甚喜,迫何氏为妃。何氏早已胸有成竹,便诈称:“请王让我登上青陵台祭奠亡夫,然后方能侍奉大王。”宋王认为何氏已回心转意,欣喜应允。何氏身着素服,乘车登台,遥对夫墓,跪拜伤心痛哭,哭声悲痛欲绝、伤感至极。而后,趁着随从对她看管稍有放松之际,猝然跳台,众随从急速拉拽,不料已晚。其中一随从只拽下一条带有血书遗言的白凌,上书:“王利其生,妾利其死,愿以尸骨赐凭合葬。”
     何氏身亡,宋王大怒,命于凭墓西侧约百米之地掘穴埋之说:“尔夫妇相爱不已,若使冢合,则吾弗阻也。”乡人同情韩凭夫妇不幸遭遇,在两人墓前各栽柳树一株以表悼念。不久,两墓前的柳树竟生得一般粗细,相同模样。虽然相距百米,却根交于下,枝交于上。夜间,即使无风亦能听到两棵柳树发出“嗦嗦”的声响,好像他们夫妇在窃窃私语。特别是在“明月三五之夜”,常见两棵柳树的枝叶缓缓地交织在一起,乡人传为“冢合”,后又传为“夜柳交枝。”并见雄雌鸳鸯一对,栖于树上,晨夕不去,交颈悲鸣,或齐翔慢游两柳上空,不肯远离,十分凄楚感人。后人哀之,号为“相思树”。传说那“鸳鸯鸟”为韩凭夫妇的精魂化成,那叽叽喳喳的叫声,是在告诉下邳人民:“乡亲们请看,我们又成为一对恩爱夫妻啦!”这既是对韩凭夫妇的同情与讴歌,也表达了下邳百姓的美好愿望。
     当年的青陵台早已消失,但是其故事依然世代相传,愈加丰富多彩。人们在青陵台上又为这对夫妻立碑纪念。每年春季柳树现绿季节,即在清明前后,下邳百姓便自发地手持一束柳枝,缠上白色纸条,俗称雪柳,到韩凭何氏夫妇碑前或墓前举行祭奠活动,后来渐成下邳地区丧事习俗。至今,在古下邳地区的丧事中,那孝子迎亲手捧的哀棍子,依然传承必须用柳木截成粗细不一的木棍,缠上白纸条;棺柩前供奉或在出殡时由孙子挑着的“灵旗”也必须用柳树枝缠上白纸条,并要挂上一串金箔纸钱。这一传统习俗既是纪念韩凭夫妇的延续,也是一地民俗文化的传承。
     青陵台的爱情故事,是历代众多文人骚客讴歌的题材。唐代大诗人李白的《白头吟》:“古来得意不相负,只今惟见青陵台。”李商隐的《咏青陵台》:“青陵台畔日光斜,万古贞魂依暮霞。”明代著名文学家冯梦龙的《过青陵台有感》:“莫道威强能夺志,妇人执情抗君王。”都是歌颂韩凭夫妇、赞美夫妻恩爱情深的美好诗篇。
  戚姬:喜爱乐舞传后人
  西汉王朝建立后,汉高祖刘邦的正妻吕雉与宠妻戚姬随之进入皇宫;因她们都为刘邦生有一子,也是从此结下情仇与政敌的两位母亲。
  公元前205年,刘邦与楚王项羽在彭城(今徐州)之南展开了一场激烈大战,刘邦被打得丢盔弃甲,率军逃奔,当逃至睢陵县(今睢宁县)睢水渡口处,十万汉军溺于睢水,死伤者不计其数,“睢水为之不流”。刘邦被楚兵重重包围,眼看就被生擒,真是“天助我也”,突然狂风骤起,飞沙弥漫,楚军瞬间迷失方向,乱作一团,刘邦趁机突破重围,策马向睢水北岸逃跑。他一鼓作气逃到距离县城约六七里的小村西首,火速弃马钻进芦苇荡中的枯井里。直至天色已黑,才进村寻求宿食,遇到好心的戚老汉,把他带进家中。
  戚老汉原籍山东定陶县,约在十多年前,家乡遭受特大洪水灾害,房屋被无情的大水冲塌湮没,老伴也被洪水夺走了生命。自幼精通琴弦制作、喜爱吹管操琴的戚老汉,在无家可归之时,便手持一把自制的琴弦,带着唯一小女懿儿,以“父操琴、女儿唱”的形式,沿着泗水南下乞讨为生。当来到距下邳城20公里的南部睢水河岸,见有一片适宜种粮的高地,便在这里搭棚建家,即是后来的戚家庄(今为睢宁县梁集镇戚姬村)。父女俩农忙时开荒种粮,农闲时,以传播乐舞技艺作为乞讨工具。
  戚老汉之女——懿儿当时年方十六七岁,长得亭亭玉立,楚楚动人;不但能歌善舞,还擅于长笛与琴瑟。刘邦在戚家暂居五日,得到了父女俩的精心照料,也分享了戚懿的歌舞与演奏,便与戚女建立了恩爱感情。因此,刘邦在离开戚家时也就如实把自己的姓名、身份和逃到这里的经过讲述一遍,并向戚家父女承诺:“我刘邦日后如得天下,封老伯为国丈,封令爱为贵妃。”随之解下玉珮一块,亲自给戚懿戴上,表示以物为证,决不食言。
  公元前202年,垓下一战,项羽全军覆没,刘邦在定陶登基,称汉高帝。戚老汉闻之万分高兴,带着女儿进京朝见。刘邦一见大喜,一如当年所言,封戚女为贵妃,取名戚姬。从此,刘邦特别宠爱戚姬,并对戚姬生下一子疼爱有加,亲自赐名“如意”。如意者,当令刘邦十分满意也。
  刘邦正宫皇后吕雉,早生一子,相貌粗俗,天性愚拙,刘邦在厌烦中便有废嫡立庶之意,但未明言。吕雉是个大家闺秀,她嫁给刘邦时就有超前意识,臆想一辈子做皇后与太后,享受一辈子荣华富贵。尤其当吕雉发现刘邦特别宠爱戚姬、喜爱如意的一些举动时,不但醋意大增,而且更加提高警觉。
  其实,戚姬只是一名淳朴的农家民女,她出生于比较卑贱的家庭,不知道宫廷中的残酷斗争。她对刘邦“废嫡立庶”的打算根本没有迎合的野心,甚至压根就没有想到争夺皇后的位置。她之所以能够得到刘邦的宠爱,那只是刘邦个人意志与良心的发现。因为,刘邦一直没有忘记曾经得到戚姬父女二人冒死搭救、闭门掩护他5个日夜的真情实意;也没有忘记父女二人为调整他被项兵追赶的惊吓情绪所付出的悉心照料;更没有忘记他在离开戚家时对父女二人许下的诺言。尤其是戚姬具有天生丽质的美貌,以及能歌善舞与击筑填词的全能技艺,总觉得戚姬的优点大大超越吕雉。既然戚姬是一个优胜者,就应该给予优胜者应有的名分。这才是刘邦决意“废嫡立庶”的真实思想。
  公元前195年,淮南王黥布叛乱。
  刘邦亲自率兵讨伐,不幸被流箭射伤。回京后刘邦立即召集大臣于榻前,嘱托后事:“戚姬所生如意,可立为太子,尔等赤心保之,勿负朕望。”吕后得知后,迅速向丞相张良求救对策,终于请出“商山四皓”极力劝说、阻止刘邦废嫡立庶的决意。
     这时,一直不问宫廷政治斗争的戚姬,才深知问题的严重性,考虑到刘邦死后,母子二人一定逃不出吕后的毒手。病榻上的刘邦,看到戚姬恐惧与无奈的表情,也竭力使出保护戚姬母子的最后一招,刘邦火速召来心腹大臣赵尧、周昌商议,决定让十余岁的如意到赵尧封地赵国任赵王,并郑重嘱托周昌护卫赵王如意。
  刘邦死后,掌握军政大权的吕雉,立即宣布皇太子刘盈继承皇帝宝座。吕雉当上皇太后,对戚姬母子展开报复。首先下令逮捕戚姬,囚禁在永巷监狱,以极其痛苦的刑罚折磨戚姬。在绝望中的戚姬彻底认清了吕雉的狠毒,也清楚地认识到什么皇子皇位,什么名分地位,那都是悬崖上的灾祸!若是儿子如意能够平安回家种田,将自己创研喜爱的乐舞技艺传承下去,那该多好啊!母爱之情的泪水不停地流淌。她一边不停地捣米,一边情不自禁地吟唱着自编歌谣,毅然咬破手指,血书诗歌一首嘱托儿子:儿当赵王娘为虏,终日舂米死为伍。娘盼意儿保平安,“嘱儿切莫回长安”。可吕雉得知,竟然认为戚姬是要儿子如意不忘报仇。于是,又立即派人把刘如意召进京城。尽管得到刘盈严防保护,最终年仅15岁的刘如意,还是被吕后用毒药害死在床上,七窍流血。随之,吕后又派人将戚姬断手足、割耳、挖眼、饮哑药,扔进厕所,号为人彘,残酷迫害致死,时在公元前194年。
  吕后为让儿子切记这场残酷斗争,竟然召唤刘盈观看她迫害戚姬成为“人彘”的“杰作”。刘盈见此,惊吓倒地,放声大哭,高声叫嚷:“太后,你太残忍啦!太无人性啦!母后如此狠毒,让我今后如何治理天下啊!”由于刘盈伤心过度,一病不起,不理朝政,七年后年仅23岁的刘盈便离开人世。
  戚姬在西汉皇宫中仅仅生活了9年,其中跟随刘邦征战就达4年。戚姬死后,家乡下邳人民为纪念戚姬搭救汉高祖刘邦之恩和创作传承汉代乐舞艺术之功绩,自发地在戚姬家乡建造庙堂,名曰戚姬庙,让后人永颂祭奠。
  汉文帝时,文帝刘恒为报答高祖刘邦宠妻戚姬救祖之恩,在戚姬故里又重新建造一座规模壮观、气势恢弘的庙宇,名曰“戚姬苑”。今庙址犹在,仍留有三间西厢房与清乾隆六十年重修庙宇时的一块残裂石碑;碑文内容尚清晰可见,并载入《睢宁县志》。
  2002年,在推行撤乡并村建制中,县政府将戚姬故里原名王行村改称戚姬村。2009年,根据戚姬“翘袖折腰舞”的水袖舞姿,在县政府门前云河公园南侧(汉代睢水折弯处)建造了一座全长860米的水袖天桥。2009年,戚姬苑也被徐州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单位。
  貂婵:削发为尼研佛经
  凡读过《三国演义》的均知,吕布在凤仪亭约会貂婵,终于在密谋策划中杀掉了董卓。随之,貂婵跟随吕布来到古下邳驻扎下来。当年,下邳城分大中小三城,大城外门建有白门楼;中城周4里,就是吕布在下邳时领兵修建的。公元前198年,吕布在下邳城被曹操吊死于白门楼后,貂蝉在史书上不知所终。但下邳百姓世代传讲:貂蝉在关羽和下邳百姓的保护下,潜匿下邳浮屠寺削发为尼,终身从事佛教研究。
  传说,曹操围困下邳城,并喊出要掘沂、泗二水淹城,威逼吕布投降。吕布为保下邳百姓免遭大难,万般无奈,便派其部下去拜关羽,愿把貂婵许给曹操,拿貂婵来救城解围。关公去向曹操说和。曹操一听,心喜若狂。但曹操是奸雄,他知道吕布是认贼作父,为虎作伥,不仁不义之主,于是就派关羽暂把貂婵留下,安置在寨中。此后,曹操一不放水淹城,二不谈和解围,一直犹疑不决,还是怕中美人计。
  在关公再三地向曹操催促请求下,曹操奸计又生,突然要杀貂婵,立即派人把貂婵押送到下邳城的东门外囚房。那天是农历七月十四日,原定天到午时斩貂婵。可貂婵长得太俊美啦!第一个刽子手刚到貂蝉跟前,两眼倜直,两手发软,当啷一声,鬼头大刀掉在地上转身就跑。第二个刽子手刚进囚门,浑身筛糠,瘫倒在地,嘴里连声咕叨:“布不义,献妻房;操无信,杀姣娘。”在场的人们也都吓得四散奔告。有人禀报给曹操,一时犯难的曹操,急中显恶性,竟把两个刽子手砍了。随之,便派关羽去杀。
  关羽犹豫到天色已黑,才决定前往貂蝉所在囚房。当关公来到貂婵跟前,突然一阵狂风骤起,道道闪电,照得关羽丹凤眼难睁。随之,关羽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耳边似有“姣娘玉女天当佑,不义儿郎命该亡”的急促歌唱;恰在这时,胯下战马猛然跳起,又打个前屈,双腿下跪。关公幡然明白连他的战马也不愿意斩貂婵。脑海中马上闪现出“刀下留人”的意念,他趁着战马下跪的姿势,双手挥起的青龙偃月刀迅猛向右一偏,只听得“咔嚓”一声。那战马“咴”地一声长嘶,在急风暴雨中飞奔军寨。与此同时,滔声四起,下邳城四门淹了三门,惟独白门楼孤傲挺立。
  其实,就在关公“双手挥起青龙偃月刀、只听得‘咔嚓’一声”之时,随声倒下的却不是貂蝉,而是关公把怨恨使在了一扇囚门上,将那囚禁貂婵的大门一刀劈成两半。也正验证了明代文学批评家金圣叹的批曰:“我最恨今人讹传关公斩貂婵之事,貂婵并无可斩之罪,而有可嘉之绩。”当时两个衙役误见貂蝉倒下,都认为貂蝉被关公劈死,吓得跑出门外很远。而同情吕布与貂婵的下邳人却对关公挥刀之举看得最为清楚,几位下邳百姓趁着衙役跑出的间隙,一个箭步冲进囚房,火速给貂蝉换上男装,将其拖到被关公劈开倒下的半扇破门上,随着满城深水漂。
  当年,下邳城位于葛峄山东南3公里处。住在葛峄山南坡的谢老汉,听到哭喊声,急忙跑出一看,他在山下种的一片西瓜,已被大水冲得七零八落。朦胧中突然看到有一段黑色物体慢慢漂来,他急忙走近细瞅,原来是一扇破门上躺着一个人,还不时地用两只手拨动着水面。漂流一夜的貂蝉终于遇到了好心人。谢老汉顾不得分辨是男是女,便将漂流者救到自己的一间小屋。
  谢老汉名谢雨,因他忠厚老实,人称谢老实。他家贫,五十多岁,光棍一人,无牵无挂,一心只结佛缘,每逢初一、十五准时到城南浮屠寺的讲经堂去听经拜佛。那时,古下邳浮屠寺,是一幢七层佛塔,上累金盘,下为重楼,堂阁内可容纳3000多人课读佛经,号称中国第一塔。寺内佛像外涂黄金,身披锦彩袈裟,威严壮观。谢老汉想到今天正是农历七月十五听经拜佛的日子,就急忙烧点“面疙瘩姜汤”,让被救女人充饥暖身后再歇息,他要去浮屠寺听经拜佛了。谁知,被救女人听到“听经拜佛”四字,急忙跪地叩头,哀求谢老汉带她一起去浮屠寺。从此他便出家当了尼姑。
  后来,因她对佛经钻研十分执着,受到师徒们的一致尊敬。不久,又被浮屠寺主持提升为教读佛经的老师,因她常与几位诵经姐妹研究佛法,又按年龄排行为老九,姐妹们都尊称她九妹,课读诵经者也都称呼她九妹老师。
  九妹一直没有忘记刀下庇护她的关公和冒死搭救她的乡民,更没有忘记挽救她的谢老汉,她在浮屠寺安身净心之后,常常抽出时间到岠山,给谢老汉带去很多生活用品,帮助谢老汉做饭、洗衣、打扫房间,并拜认谢老汉为干爹,为谢老汉养老送终。
  光阴荏苒,九妹已是满头银发。那一年,下邳浮屠寺被无情的沂水与泗水吞噬倒塌,涅槃重生,只留下九妹和她要好的八个师姐。九妹带领八师姐顺着南流的大水又来到了睢陵县南部子仙乡,在睢水岸边选择一处高地,重建一处小型寺庙,继续过着每日诵读传经的生活,大约十年后寿终于子仙乡,安葬在水湖村一处高地,因她传教诵经的弟子特别多,下葬她时十里八乡众佛徒纷纷自发地每人送给九妹一担土以表敬意,结果墓葬堆得特别高大。后来,在清光绪《睢宁县志》里便有“九女墩”记载。
  1954年4月,江苏省考古人员历时11天对九女墩进行勘察发掘清理。发现墓室内有10多块汉画像石,雕刻有青龙、白虎、宾主宴饮及多幅“翘袖折腰”图等,反映出墓主人生前热爱钟鸣生活和死后企求羽化登仙、步入天界的情景。墓室内还有229枚玉衣片以及玉猪、玉璧、五铢铜钱与耳环、陶盒粉衣环等女性用品。所以,考古人员推断时代应为东汉晚期至三国时期女性墓葬,可惜其姓氏年月均无文字可考,故墓主不详。后来,又有中外专家前来考察研究分析,其中有一日本考古专家定性为貂蝉之墓,但考证资料没有公开。
(责任编辑:蒋岚宇)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