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党史编研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党史编研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党史编研

花甲殉国朱玉贤

编辑日期:2016-2-25 16:10:56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1938年农历四月十五日(5月14日)上午,日本侵略者的三架飞机从东北方向飞来,在铜山县敬安镇(今属沛县)北街接连投掷下20余枚炸弹。顺街向南, 50余间房子被炸毁, 2人死亡, 7人受伤。

  这一天,距5月18日沛县、丰县沦陷、5月19日徐州沦陷,还有四、五天时间。日寇轰炸敬安镇,针对的当然不是一个城镇,而是中国的守军。此时的敬安镇,既驻守着川军的一个营,还驻着一直地方武装——“苏鲁豫边区抗日游击纵队”。
  敌机轰炸,显然是在减少陆地进攻的阻力。
  百姓看到,在轰炸过后,那一面“苏鲁豫边区抗日游击纵队”的大旗,依然在敬安镇的城楼上高高飘扬。这支叫“苏鲁豫边区抗日游击纵队”的队伍,就是朱玉贤将军率领的。
  朱玉贤(1873——1939),字栋臣。清同治十二年(1873)生,世居铜山县敬安镇(今属沛县)北街农家。十八岁入伍,清末,参加辛亥革命;入民国,曾入奉天讲武堂受训,毕业后在东北张作霖部任少校营长。因勇敢善战,依次升任团长、旅长,“直鲁联军”褚玉璞、徐源泉所辖第六军第三十一师师长、鲁南警备司令等。为陆军中将、将军府将军。随直鲁联军南下,攻占南京、上海后,又曾出任守沪警备司令等职。
  国民革命军北伐,直鲁联军败绩,将军一度退居天津。后解甲归田,回到敬安镇创办学校,建立商场,设孤儿养育所,贫民救济院,置义田,立宗祠,以幼者有所依,长者有所寄,穷族免冻馁之虞为务。夫人倪氏亲理家务,以资助亲邻为乐。将军居所,在敬安镇北街路西,俗谓“三十三间楼”。戎马半生,得享平民生活,将军心满意足。
  “9·18”事变后,日寇占领东北。1935年,将军曾应投入国民革命军的徐源泉之邀,出任其“军事顾问”。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日军占领南京、济南后,企图在徐州一带寻找中国军队主力,进行战略决战。当年年底,“徐州会战”即将打响。朱玉贤不顾六十五岁高龄,亲到徐州晋谒第五战区司令李宗仁,陈述抗日之志。
  李宗仁感于将军卫国之诚,遂委任他为“苏鲁豫边区抗日游击纵队司令”之职。
  闻老将军重新披甲,将军的那批老部下,如原直鲁联军副师长金永山、原团长刘家瑞、李兴志,原混成团团长、挂旅长衔李文秀、原河北省公安厅厅长左兆祥、原机枪营营长胡作雨、原警卫连连长张学德等一批人,都团结在将军周围。大家说:“过去是军阀打内战,今天是抗日保国家,将军你指向哪里,我们打到哪里”
  1937年12月,台儿庄战役开始,朱玉贤将军率领2000多人的抗日游击队活动在邹、滕地区,支援我抗日正规军,袭扰日军,战果累累。
  1938年春夏之交,中日军队对峙于徐州一线,将军率部折返湖西,在铜山、沛县、萧县、丰县的结合部活动,日日演习操练,准备随时打击来犯之日寇。
  在百姓心里,战争离自己很远。到了农历四月十五日(公历5月14日)上午,日本侵略者的三架飞机自东北方向飞来,从敬安镇北门开始,沿街向南,一次投下20多枚炸弹。此次空袭,共炸毁房子50余间,炸死2人,炸伤7人。
  经受了日军飞机的轰炸。百姓们才知道:战争就要来了!这次轰炸,也提醒了将军:我们抗日,原是为了保护百姓的,如果仗没打,就引来日寇对老百姓的轰炸,我们的部队倒不如先转移下乡。
  将军将转移的意向,下达各分队。有很多战士不理解:“没见个鬼子影,就跑,那不是菜包子吗?”
  当时,镇上驻着川军的一个新兵营。将军来到川军的营部,说明转移的想法,营长说:“我们还没接到撤退的命令啊。”
  一时,将军为难了。我们地方游击队,总是要给主力部队打打掩护啊!
  5月17日,驻敬安的川军新兵营匆匆转移。朱玉贤将军的游击队派了向导,西送三十里。
  5月18日,沛县、丰县同日沦陷。
  侦察兵飞马来报。
  将军知道,自己撤离家园,已不可避免。当夜,他率三百人的游击队,举着旗,扛着枪,唱着军歌,向西南方的黄河故道转移。将军的根据地,选在距敬安镇十多里的徐庄村——因为这里有将军的数百亩土地,有场院、场屋、长工、车马、水井、菜园。
  沛县、丰县沦陷次日,日军的装甲车、坦克车、汽车、骑兵即沿着徐丰公路,从西北方向气势汹汹杀来。迫击炮瞄准敬安镇的西寨门,连发数炮,西寨门轰然而塌,一小队日军向天鸣枪,冲进镇区,他们看到的是家家关门,户户落锁,长街无人的景象,而日军的大部队则绕镇而过,向徐州方向奔去。
  日寇第一次占领敬安镇后,驻守此地的日军、伪军并不多。而在日伪军的保护下,镇区、乡村的“维持会”纷纷挂起了太阳旗。
  将军行走在麦黄的田野,眺望镇区城楼上的太阳旗,心里充满屈辱,充满愤怒。副官看在眼里,深深理解将军的苦衷。他建议:“咱们的城,被日本人占了,咱的家,被日本人住了,到手的麦子又要被他们抢,不如将敬安镇夺回来!”
  朱玉贤将军说:“凭咱的力量,夺回敬安很容易。但是要守住,恐怕不行。徐州、沛县、丰县、萧县都驻着鬼子兵,离我们镇,都是半天的路程啊。”
  虽然将军不同意打敬安,但他同意警告一下敬安的日伪军。
  当夜,将军派游击队战士翻过敬安的城墙,将“苏鲁豫边区抗日游击纵队”的红旗,插在敌军司令部的楼顶上。并在墙面刷上“苏鲁豫边区抗日游击纵队”的标语。一枪未放,即撤了回来。
  当时,驻守此地的日军只有一个小队十多人,外加一个排的四十多人的“小防队”(伪军)。看到游击队的红旗和标语,他们畏惧于“苏鲁豫边区抗日游击纵队”的威名,怕被“一锅端”,所以,第二天竟然悄悄撤出敬安镇,溜回了徐州市。
  从此,当地的百姓就有了“一杆大旗,吓跑了一队日本兵”的美谈。
  在撤出敬安一多月之后,朱玉贤将军的游击队旗帜鲜明地回到了家乡。
  鉴于敬安处在四县交界,又控制着徐丰公路、沛敬公路,所以,驻徐州的日军当然不愿意将这个战略要地轻易让给抗日游击队。
  又过了十来天,驻徐州日军集结了装甲车、汽车、大炮、骑兵,进犯敬安一带。抗日游击队内,有不少人摩拳擦掌,建议朱玉贤将军据守敬安的寨圩子,与敌人拼一场。
  将军摇摇头,说:“我打了半辈子仗,还怕死吗?今天是敌强我弱,若把敬安镇当战场,死伤的都是老百姓。咱换个地方吧。”
  由于将军的游击队主动撤离敬安镇,所以进犯的日军扑了个空。
  因为日寇有在此安营扎寨的战略考量,他们二进敬安也就是空放了几枪,吓飞了几只乌鸦。驻扎之后,日寇将朱玉贤将军的“三十三间楼”作了司令部,又在外城墙上垒砌了炮楼,于镇内增修了第二道圩墙,百姓称作“小圩子”。“小圩子”未建城门,只在四个方向建了四个“栅栏门”,拉上铁丝网。驻防的日伪军也多了两倍,白天满街横行,晚上都龟缩在“小圩子”里。
  就是有了两层“圩子”,驻地的日伪军也不敢轻易下乡扫荡,因为,朱玉贤将军的游击队会用挖坑埋雷,对付日军的车队、马队;还会用伏击的战术,吃掉日伪军的巡逻队。
  朱玉贤将军常说:“毛泽东的战术是农村包围城市,我们打日寇,也是农村包围城市。”
  在徐州西北的丰县、沛县、铜山、萧县四县交界处,活跃着朱玉贤将军的抗日游击队,这让建于故黄河滩上“新民村”一带的国民党各县(铜山、丰县、萧县)的后方政府有了一种“屏障”或“缓冲带”。
  将军的抗日游击队,农忙务农,农闲练兵,瞅准了时机,即狠狠地打击日伪军,直到壮烈牺牲。
  七十年过去,当地百姓还传扬着朱玉贤将军抗日的故事:
  镜头之一:1938年秋,朱玉贤将军在他的临时司令部里接待了两位客人,他们是原福建督军兼省长李厚基的老部下、曾任福建二师师长的丰县人王献臣的使者。王献臣先是在丰县北部以抗日的名义拉起了上千人的队伍,不久,即投靠了日本人。一来因为与朱玉贤将军有过交往,二来朱玉贤将军活动的地区又是王献臣与徐州日军联络的必经之地,所以他想拉上将军一起建“大东亚共荣圈”。将军闻言,大怒,撕了王献臣的书信,并对那两位使者说:“给你们师长说,卖国求荣,他要遗臭万年的。”
  镜头之二:当年深秋。日军对徐州西北铜山三区、四区的抗日武装分进合围,朱玉贤将军率游击队为了配合各区的游击队,并掩护百姓撤离,担当了正面阻击敌人的重任。敌强我弱,游击队杀敌数十,自伤上百,战斗力大大下降。
  镜头之三:1938年底,在徐丰公路的郭楼附近,将军的游击队曾经用地雷炸毁日军两辆兵车,毙敌十来名。次年春,将军的游击队又在郭楼地段的公路上埋雷设伏。怕日本人发现,计划失败,就派游击队员程洪□,化妆成拾粪者,在地雷附近转悠。不久,三辆日野车从丰县开来。开到地雷附近,敌人果然停下车。五个日本兵,一个翻译官,从车上跳下,慢慢向那片新土印走过来。见状,游击队员程洪□急步赶上前。翻译官看到来了一个老百姓,便招招手,说:“过来,过来,你看看那里埋没埋地雷!“
  日本兵停下来,翻译官停下来。程洪□则慢悠悠地走到地雷旁。他用镢头刨了刨那片新土,就对翻译官说:“什么也没有啊!”
  翻译官不信,就说:“再刨刨,刨深点。”
  程洪□则说:“啥也没有,不信,你们过来看看。”说着,他蹲下身,装着继续扒土的样子。几个日本兵和那个翻译官大着胆子走上来,一起将那个土坑围住。就在这时,程洪□举起镢头,朝地雷砸过去。轰然一声,地雷爆炸,程洪□牺牲了,日本兵和翻译官三死三伤。
  镜头之四:在敬安镇北的“篱笆庄”,将军的游击队员韩广田(外号“韩毛胡子”)父子二人,以摔跤为名,勇斗两个日本兵。打死一人,打跑一人。虽然后来日军出动报复,放火烧村,但此后,老百姓再也不惧怕日本鬼子了。
  镜头之五:将军的夫人,是在1937年去世的。所以,他离家抗日已经无牵无挂。两个儿子均以成人,都追随将军左右,是战士,又是保镖。将军的抗日游击队在全盛阶段有两千多人,后来,经过精简,也有二百多人马。这二百多人马,时聚时散,时分时合,一以斗争需要为准。适应战争环境,游击队不可能建有固定的粮秣、军需仓库,而将军又不想增加百姓的负担,因而他发明了“藏粮于民”的办法,即夏收、秋收季节,将军动员乡亲就近到自己的那二十顷田里帮助收获,各自存放,登记建册,以便游击队“对号派饭”。
  后来,抗日军械、粮草时有不济,将军便让在游击队战斗的长子朱宪典,将自家的20顷土地,一块一块,零星发卖,钱款用于抗日。到抗日战争结束时,朱玉贤将军家已经寸土皆无。
  而那“三十三楼”,又被日伪占据着,所以将军一家,成了彻底的“无产者”。
  “毁家纾难”,是朱玉贤将军最真实的写照。
  镜头之六:将军身高约一米八五,即便六十岁后,其气力虽然稍减,但双手使枪,仍然可以百发百中。夏日再热,他决不打赤膊。老部下说,这是长期军旅生涯养成的习惯。而乡亲们则传言,因将军有四个乳房,所以如此。
  将军饭量极大,且食肉无量。据其部下多年后追忆,将军一顿可以食六、七斤熟肉,此后一周之内,不尝饭食,只须饮茶,也能行军打仗。想来,这或许是他长期驰骋疆埸所培养的特殊本领吧。
  将军爱马,马能骑乘征战。
  将军爱犬,犬能警戒四周。
  让人想象不到的是,就是将军的爱犬,暴露了将军的行踪。
  镜头之七:1939年盛夏,朱玉贤将军在敬安镇西大韩口一带运动侦察,他的爱犬——一条高大的德国牧羊犬——跑在他前面数百米外。远远地,被一个汉奸发现了。汉奸估计将军就在附近,遂报告日寇。驻敬安日寇怕中了埋伏,也不敢与将军贴身搏斗,于是架起数挺机枪,向将军爱犬出没的苘麻地疯狂扫射。
  将军蔑视敌人,不愿卧倒,所以大腿连中数枪。警卫赶来,抬入临时诊所。弥留中,将军拉着儿子朱宪典,缓缓地说:继续,抗日,救国……
  将军牺牲了,游击队战士披麻戴孝。将军安葬日,抗日军民大送殡,从敬安镇的城墙边走过;而日军士兵,一排溜站在城墙上,肃立致意。
  镜头之八:公元1945年8月,“三十三间楼”上的太阳旗倒了。将军的儿子朱宪典捧着父亲的照片,重回“三十三间楼”。照片上,将军若有所思。
  附注: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坚持了八年抗日、地无一垄的朱宪典,被划为“官僚地主”,扫地出门,“三十三间楼”在“土改”中被分给多户贫苦人家。穷人不守业。你拆墙,我卖砖,“三十三间楼”悄然毁弃。“文革”乱起,“造反派”扒开了将军夫人的陵墓,撬棺抛尸。历史无语,百姓无语……
  ▲将军世系:朱玉贤将军出“折槛堂”朱氏六十五世“华森”一系。华森二子,长子“汤尧”、次子“汤舜”。“汤尧”生一子,名“怀祖”。“怀祖”生四子,分别为“秉炀”、“秉灿”、“秉炘”、“秉烨”。“秉烨”即将军祖父。“秉烨”生五子,分别为“備昌”、“備真”、“備明”、“備勋”、“備善”。长子“備昌”生二子,长子“玉美”,次子即将军“玉贤”。将军为“折槛堂”朱氏七十世。将军二子,长“宪典”,次“宪德”。“宪典”三子,分别为“广斌”、“广银”、“广金”。“宪德”三子,分别为“广沛”、“广贝”、“广玉”。“广斌”子“庆元”;“广银”子“庆虎”、“庆龙”;“广沛”子“庆民”、“庆新”、“庆忠”;“广贝”子“庆全”、“庆锋”;“广玉”子“庆钢”、“庆君”。而今,劫波历尽,子孙满堂,阖家平安,此将军爱国之报。
  ▲将军夫人逝世前,留有“遗嘱”。为全面理解将军计,今将其夫人遗嘱录此备忘:“余今以最后之一息,嘱于汝曹:汝父身列行伍,戎马半生,余操持家政三十余年,其经过之艰苦,决非汝等想像所能及,若非汝父舍死忘生、汝母夙夜忧勤,我家何能由一贫如洗之境地转为目今之宽裕!汝等应念上人创业之不易,力自振作,以图将来之发展。此后事父,愈宜谨孝,兄弟妯娌,更须和睦,弱妹无依,犹当格外维护。汝伯早逝,汝伯母随余甚久,必以事我之道事之,务使家庭间感情融洽,互相亲爱,方称尽善,至于应世接物,尤以忠诚谦和,以道德为基础,以信义为目标,作事亦须刻苦自励,勇往迈进,日后稍有发展,务须深体余意,在桑梓间创办学校,建立商场,设孤儿养育所,贫民救济院,置义田,立宗祠,俾养育人材,繁荣市面,而幼者有所依,长者有所寄,穷族免冻馁之虞,先祖有馨香之祭,果能如此,则余永远含笑于九泉也。此嘱。母嘱。中华民国二十六年三月二十三日”
  (据《彭城晚报》2001年刊田秉锷《三十三间楼见证》及《敬安镇志》资料编辑)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