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党史编研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党史编研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党史编研

冯保文亲历日军“大扫荡”纪实

编辑日期:2016-3-24 10:55:33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冯保文老人今年已经85岁了,住在我市戏马台莲花小区52号楼,老家在原河北省沧州专区东光县张大庄乡冯庄村(现已划归山东省宁津县)。他11岁入伍,14岁入党(团),原是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六旅(即后来的冀鲁边军区)修械所队员,后随所部合并到了山东省渤海军区第四分区后勤兵工厂,1948年淮海战役结束后南下到徐州市公安局一分局即鼓楼分局工作,1961年调企业充实企业保卫工作,先后任大黄山矿总支书等,55岁时在建材局平板玻璃厂退休,后改为离休。他经历过“黄骅事件”、21天大扫荡、抗战胜利、解放战争、三查三整等重大历史过程。

  那是1942年阳历年刚过,有一天冯保文的姥爷马凯荣、小舅马思亭(他们都是宁津小郭家人)所在的一一五师教六旅(旅长冀鲁边军区司令员邢仁甫、黄骅)修械所驻在离冯家很近的村子,他们抽空去看望了冯保文的家人,就这样,冯保文跟着他们参加了八路,那时才仅仅11岁。
  冯保文刚到修械所二个来月,就遇到日本鬼子大扫荡,因为是后勤单位,扫荡时人员就分散隐蔽,大多疏散到老家、亲友家。在扫荡过去后,修械所的同事葛路军通知冯保文说部队东撤。晚上集合,冯保文背一双草鞋、二双袜子,就一个小包袱,一天要走百十里地,年龄小,跟不上队伍时就得跑着走。大概三、四天后,到了目的地小山乡赵谷庄村,马上就开始工作。起初,修械所只能做简单的枪支修理,在冯保文入伍几个月后,所里就能制造刺刀了。
  后来,冯保文回家探亲时才知道,汉奸听说他参加了八路,向鬼子告了密,他父亲被秘密抓捕,拷打动刑。他父亲拒不承认,坚持说孩子是上天津当学徒去了,——正好冯保文有个哥在天津。再后来,就由抗战地下工作者,为维护军属,通过关系募钱取保把父亲赎出来,花了好几百块大洋。
  队伍住赵谷庄时,冯保文的姥爷是副所长,年纪大,上级就安排由他照顾,“赵谷庄期间有几次遇鬼子扫荡。一天,日本人来了,就跑,天下雨,跑,跑一里多地,雨越下越大了,吴指导说,雨那么大,都淋病了怎么办?还是回去吧,别挨累了。经过侦察鬼子没来,就回去重新住下了。
  赵谷庄东南角有一家是我们常住的,这儿离圩子墙近,有个豁口子,一有事,好跑。东半边还有个大豁子。为什么往东跑呢,东边离海近,有四十里的碱滩,只长荆条子,白天一看漂白。这天晚上,听到枪响,知道鬼子真来了,就往东南豁口那跑。鬼子二挺重机枪打,象刮风一样,我们就赶紧趴下。这时候正好有块云彩挡住了月亮地,人们趁着机会跑啊。我赶紧把身上手榴弹扔出去,一急,忘拉弦了,没响,再睁眼一看趴在一起的人都跑没了,剩自己一个,只好回去找到老房东那儿,这是一家地主,一看我回来了就说‘同志,别上俺这了,俺这都不保险了,你怎么还上这来哪!’这样,我就只好上平时常去的李彪家去了。李彪娘一看,赶紧让我换上她闺女的大襟褂子,交待我无论鬼子怎么问,就装哑巴,怕口音不一样,漏馅了。这时同事葛德兴就藏在另一家,那时候为保存革命力量,保险起见,上级统一号召认干娘,好打掩护。
  第二天,汉奸带着日本人来了,就吓唬老人、孩子,问八路军、毛猴子在哪里,我装哑巴掩盖过去了。日本人的扫荡部队从庄里过,我跟李彪就看到他们还押着五六个人,有的穿军装、有的穿便衣,身上都打得全是血。我在修械所常出门采购东西,认识的人多,就担心有人受不了会交出我,赶紧回家了。李彪娘还夸我小孩想得挺周全呢!”
  冯老回忆当时最危险的一幕是:离赵谷庄五、六里有个蔡家庄,地方偏,平时没人来,咱们的村长认为住下较好。结果到凌晨三、四点,就听到鬼子马队的声音,大家赶紧起来,把枪、手榴弹准备好,不行就决一死战。村长说,先别忙,我来应付一下,鬼子不到跟前不要动。
  过一会,就听有人敲门,村长问:“是谁?”对方汉奸答:“找你有事。”村长又问:“什么事?你说。”汉奸就问:“八路来过吗?”村长说:“来过,昨天来的,到东头庄里去了。”鬼子让村长带着队伍往东面走,走有二十分钟,村长说解手,趁机就溜跑了。
  1943年春,冯保文想学点东西,不愿意再端茶倒水伺候姥爷,小舅一听,生气揍了他一顿,年幼的他把事情报告到了厂部,指导员乔景春把小舅叫去谈了话,说:小冯是你带出来的不假,但他已是党的人,不是奴隶,不能你想打就打、想骂就骂,那不行。就把冯保文调了出来,那时候还是年龄小,干什么呢?就先在厂部当勤务员了。但冯保文还是想到车间去,说车间再累也不怕。约半年,冯老终于到了车间,干得很好,得到了车间认可。
  这年冬天,日本人又进行21天大扫荡,这时候冀鲁边区与清河区合并成立渤海军区,冯保文属第四分区。一天独立团通知,赶快转移,说日本鬼子调兵30万扫荡,要求兵工厂该藏的藏、该运的运,坚壁清野,转移出包围圈才行。有天晚上,日本人驻黄河南边,我们的队伍就住河北边;张先才厂长考虑万一第二天一早走不了怎么办,于是领着几个人在路上下地雷。冯保文他们刨窝子,厂长带技术工人下雷,花了几个小时,下了有四十多个,最大的有50斤。第二早上天一亮,鬼子来了,队伍撤退有二十分钟,鬼子趟到地雷上了,雷一响,鬼子不敢继续前进,厂长带着人就趁机撤离了。
  回忆过去,冯保文说:那时真的很苦,有天起来,渤海银行行长老婆生孩子,大衣一裹,孩子生下就扔了,抬着大人走。从早到晚,走了120里路,他和同一个小组的几个人,没吃没喝还有日本人追。末了,日本人把他们往海里撵,过海滩时,冯保文人小,好玩,拾海蛤什么的,并没觉害怕,结果被厂长“熊”一顿,把他训哭了。
  日本骑兵不停在海滩上游动、打枪,人们只好躲到枪打不到的地方,冬天冰冻,水没到胸。幸亏日本鬼子淡水不足、马草不够,最后撤回去了。人们上岸后,风一吹,又冻又饿,冷得不行,就扒死人衣裳穿,再把自己的湿衣裳盖在死人身上。出发前,冯保文把自己身上的北海币和衣服一起埋起来了,所以回去后就啥都没了,单衣也没有,鞋子开着口,还是厂长给了件褂子,虽说大,也只能凑合了。
  这次鬼子的21天大扫荡后,冯保文所在的修械所从垦利搬到了沾化县王家集,工厂扩大到了四个车间,后又到坝上,半年后,又搬到海丰县皇圣殿,住王家大院,整个工厂在一起了,厂长还介绍他入了党,那年,冯保文才十四岁,就在这年鬼子投降了,为庆祝,厂里造了不少焰火,放了有个把小时。
  为不辜负领导的教育和组织的培养,冯保文努力用自己的工作来报答,从事修械工作时每天都利用休息时间拣废渣等,打鲁中南战役时,主动捐出了自己三个月的小米(每月300斤,技术补贴),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二次被评为劳动模范。在解放后的历次工作岗位调整中,他也都坚决服从组织需要,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始终保持着老共产党员的本色。(责任编辑:李世明)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