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方志之窗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方志之窗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方志之窗

丰县在先秦魏国封县考

编辑日期:2016-5-31 11:13:01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丰县,坐落于徐州市西北一隅,为汉高祖刘季及名相萧何、楚元王刘交、燕王卢绾等西汉帝王将相群体的生养故乡。根据《史记》、《汉书》记载,丰县秦代为县的史实是很清晰的。笔者又借鉴近年陕西出土的秦代封泥,进行了大量调查考证后,发现丰县不仅在秦代设县,而且在战国晚期,已经被魏国置县。所谓封泥,就是古代邮送物品或者投递文书时在简书的泥封上面加盖官印,收存者保留下来的有印痕的泥块。

  一、丰玺封泥
  公元1995年,陕西西安市郊区秦宫遗址出土秦封泥为外界所知,1996年,相家巷村民挖基肥又挖出数量众多的秦封泥,引起了国内外秦汉史学者的空前关注。
  2000年夏天,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长安工作队,对此处遗址进行了勘探与发掘。而2号探坑中出土了三枚“丰玺”封泥。该封泥,其中一枚“深灰色,椭圆形,文为丰玺,字迹清晰,有日字界格,长径2.6、短径1.9、厚0.5厘米。”
  西北师大教授王辉先生撰文认为,“丰玺”封泥来自于汉代的沛郡丰县,已故西安书法艺术博物馆馆长傅嘉仪先生却认为来源于丰镐之丰地。现任南大历史系教授周晓陆在所著《秦封泥集》中两种观点都有,但是倾向于是丰镐之丰。而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庆柱先生与李毓芳先生所合撰的《西安相家巷秦封泥考略》一文,虽则论“丰玺”的来源有两个地望,其一也指出今江苏丰县。但其谓:“‘丰玺’之‘丰’当为西周丰京故地之‘丰’”。傅、周、刘、李四位先生均没有说出考证依据,结论过于轻率。而关于“丰玺”封泥,著名地理历史学家史念海先生在一次秦汉史学术会议上宣布“丰玺”出自刘邦的家乡沛郡丰县,即今江苏丰县。
  “丰玺”封泥,内无界格。根据印学常识,此印具有先秦(即战国时代)显著特征。又根据玺字,可知,此封泥为秦规定印玺用字前之物,即为战国末县官印。因此,只要考证一下丰镐之丰地,在先秦是否设置过丰县,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清代学者因为所见封泥实物甚少,故而有错把半通印定义为县以下行政单位所用印。根据出土大量秦汉封泥以及存世秦汉印可证,不仅秦代,甚至两汉时期县级印用半通形制的例子举不胜数。
  根据文献,我们清晰可知,西周初年,周文王姬昌迁都于丰。武王灭殷后又迁都于镐。沣水西称丰京,沣水东称镐京,史称“丰镐二京”。到周朝的第七代懿王时,都城又因为西戎的多次入侵,迁到距离镐京不远的犬丘。平王东迁后,丰镐之地就成为了秦人的边境领土,丰镐之地随着衰颓。
  公元前350年,秦国在咸阳周围设置三十一县。此时,丰镐附近的周旧都之一犬丘被秦国设为废丘县,而丰镐之地被设置为鄠县。1948年,陕西户县出土秦惠文君四年(前334年)的封宗邑瓦书,其文中有:“取杜才(在)酆丘”字样,可知,在前334年丰地称“酆丘”,秦国在丰地设立鄠县时还保留着“酆丘”聚邑,但应该属于鄠县的辖区。假如鄠县境内的酆丘是县的话,应该叫酆丘县,县印也应是“酆丘玺”,而不是“丰玺”。
  借助历代考古成果,可知酆丘之地,在秦代为上林苑旧地,萯阳宫就是上林苑重要宫苑之一。秦统一后,瓦文记载的酆丘之地或入上林苑或入鄠县。故而与“丰玺”对应的地望,仅剩下一处,那就是西汉高祖刘季的家乡丰县。所以,王辉教授与史念海先生关于“丰玺”封泥来自于为刘邦的家乡丰县的推断是极其正确的。
  战国时魏国有没有称作“丰”的县呢。《史记》与《汉书》的记载恰恰很好的证明了魏国丰县的存在。《史记.高祖本纪》有云“周市使人谓雍齿日:“丰,故梁徙也。今魏地已定者数十城。齿今下魏,魏以齿为侯守丰。不下,且屠丰。”《史记集解》引李斐文云:“刘氏随魏徙大梁,移在丰,居中阳里。”梁,即魏国,因魏国徙都大梁而被后世学者称为梁。班固《汉书》引用丰县人刘交的后代刘向的文字更说明了问题:“战国时刘氏自秦获于魏。秦灭魏,迁大梁,都于丰。”原来刘邦家族是随着魏国迁都大梁时东迁到丰县中阳里居住的,刘向是一位史学家,博学多识,对于自己先祖的故乡在战国末期的历史,他是具有发言权的。
  著名历史学家杨宽所著《战国史》,也是记载丰县属于魏国方舆郡。民初著名学者缪荃孙所著《江苏通志稿》同样认为:“丰为魏县,汉高故里。”
  由上可推知,此封泥中的原印应为秦刚刚占领魏国丰县后,收缴并继续使用的原丰县官印,一直使用到秦统一后规定官印使用形制。
  二、酆印、酆丞封泥
  如果单一的丰玺封泥,是无法串联战国到秦代丰为县这个史实的。无独有偶,在这次考古发掘之前,收藏界与历史科研单位已经搜集并收藏了一枚同地出土的“酆印”封泥以及“酆丞”印泥。
  谭其骧教授《中国历史地图集》记载秦内史无酆县;近期陕西本土学者根据对秦封泥的研究成果,绘制出新的秦内史图,也没有列入酆县,其内史图丰都旧地为鄠县(即今户县)。既然从先秦到秦统一后,丰镐之地从没有设过酆县,所以,秦封泥中的酆印与酆丞封泥的来源也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秦四川郡下属的酆县,即今江苏丰县。
    既然秦内史没有酆县了,还能不能证明丰县在历史曾经使用过“酆”字呢。答案是肯定的。
  1983年,湖北江陵县张家山出土的汉简《二年律令.秩律》中有这样的记载:“栎阳、长安.....雒阳、酆、云中、□□□□□、新丰、槐里、雍、好畤、沛、颌阳,郎中司马,(卫)尉司马,秩各千石,丞四百石。”。
  在此《秩律》特别中规定“酆、沛、新丰”等县的县令“秩千石”,这里的“酆”,学者总口一词,即指刘邦的家乡丰县。可见,西汉初丰县仍然写作酆县。
  从传世《史记》的记载,可知至少在武帝时期,丰县恢复使用了原字“丰”。其实,即使在西汉后来恢复了丰县旧写,但一些古籍中还是保留了一些使用酆字的痕迹。如三国魏时成书的《三辅黄图》载:“上皇游酆沛山中,寓居穷谷。”看来,短暂的秦代十几年间,丰县确实被写作为“酆县”。另外,东海县出土的西汉简牍中,有一处记载墓主人曾经出差到丰县并住在丰亭(政府招待之所),而简牍记载丰县的丰字仍为酆。墓主人生活在汉成帝时代,说明在西汉晚期地方上仍保留着酆字的写法。
  丰玺、酆印、酆丞封泥的出土,结合《史记》记载,丰县战国时代、秦代、西汉使用丰字的演变过程清晰可见,可以确知,丰县在战国时期的魏国时为方舆郡丰县,秦代为四川郡(郡治今安徽淮北市境内)酆县,西汉初期短暂为西楚酆县,高祖十一年至汉景帝三年间为朝廷直辖酆县。景帝三年后属沛郡(郡治与秦四川郡同,亦今淮北市相山区一带。),至少在武帝时恢复为丰字写法。
  所有的封泥与传世汉印中,都没有“丰邑”这个写法,《史记》记载与丰县有关的人与事数十处,而仅有《高祖本纪》中一处突兀多出“邑”字,无疑这个邑字为司马迁去世后的学者缀补《史记》时所赘加。
(责任编辑:李世明)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