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主页 史志动态 古今徐州 党史研究 方志之窗 彭城文苑 楚汉文化 人物春秋 风物览胜 史海沉钩 政务公开

栏目导航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政务公开


机构设置 单位简介
单位领导 政策法规
办事指南 现行文件】

 

县区之窗


邳州市 新沂市
鼓楼区 云龙区
九里区 贾汪区
泉山区 铜山县
瞧宁县 丰县
沛县  


中国地方志
江苏党史网
江苏地方志
连云港史志
苏州地方志
常州党史办
镇江史志
无锡史志网
南京党史办
南京地方志
淮安党史办
淮安地方志
扬州地方志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古今徐州(聚焦|大事)

策彦周良

编辑日期:2017-1-16 10:23:44 来源: 发布者: 阅读次数: 次

    

   策彦周良(1501-1579),号怡斋,后称谦斋,日本室町幕府后期临济宗高僧,五山文学后期代表诗人。他博学多才,通晓汉文,于明嘉靖十八年(1539年)与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先后两次作为日本遣明使副使与正使率领遣明贸易使节团入明,并将其入明期间的见闻写成《入明记》。这是日本十九次遣明使中留下的为数不多的汉文日记,是了解明朝社会、文化以及明代中日关系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策彦周良在沿运河往返的过程中曾三次经过徐州,留下了众多有关徐州水利和交通设施、名胜古迹和风土民情的记载,对了解明代徐州社会历史和运河文化具有重要意义。

  一、策彦周良及其《入明记》
  “遣明使”是指日本中世(1192-1603) 室町幕府向明朝派遣的朝贡使节。明朝近300 年间,为了打击倭寇以及控制私人海上贸易,明朝廷与日本之间的往来是以勘和贸易形式进行的。从1401 年( 应永八年) 至1547 年( 天文十六年) 约150 年间,日本室町幕府共向明朝派遣明使19 次,用于对明贸易的遣明船总计84艘,随员达万余人。明朝初期,“明祖定制,片板不许入海” ,实行严厉的海禁政策,并在《大明律》条款中以法律形式定为基本国策。以至于“有勘合以来,使船之外绝无往来” ,两国之间所有交流只能通过遣明船进行,勘合贸易成为明代中日两国交流的唯一通道,作为勘合贸易参与者的遣明使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策彦周良,文龟元年(1501年)生于丹波(今日本京都、兵库县交界地) ,是室町幕府管领细川氏家老井上宗信的第三子。9岁入佛门师从天龙寺僧心翁等安。幼时聪慧好学,朝经夕梵,触耳能谙,过目能诵,天赋令其师称奇。10 岁起誊写《三体诗》,并每日在其师面前背诵十首,“恰如屋上建瓴水。半字靡有停涩”。在师等安口授之下,策彦在修习佛法的同时,还兼学《左氏传》、《古文真宝》、杜甫、苏轼、苏辙、黄庭坚等诗文集,并涉猎《论语》、《孝经》、《庄子》、《孟子》等儒家典籍。其动忘寝食,借萤光惜驹阴,多年苦读积淀的深厚汉学修养,使其初出茅庐就被五山禅林文学名家所关注,当时的著名学僧雪岭永瑾和月舟寿桂对其诗文赞不绝口。策彦二十四岁时,曾替雪岭代制过道旧疏,被誉为“大手笔”。由于策彦品高德厚、博学多才,受到周防国(今日本山口县东南部) 武士豪族大内义隆的赏识。1539年,受大内义隆派遣,任遣明副使入明。因出色完成使命,回国时名声大振,“山中阖众,无长无少,迎郊候门,歓跃累日,贺宾上客,如无虚日。”1547年,被大内义隆任命为遣明正使再次入明。衣锦还乡后,受到甲斐国护国将军武田信玄的盛情款待,著名的战国武将织田信长曾多次召见策彦,听他介绍大明的自然风光、风土人情等。策彦周良之所以能顺利完成外交使命,除了他“言不妄发,动必循礼,进退周旋中度,善辞令闇大理。”之外,还多得益于其“能诗善书”,具有中华“威仪文学”的修养。
  嘉靖十九年(1540年)日本京都天龙寺湖心硕鼎和尚为正使,策彦周良和尚为副使出使明王朝;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再以策彦周良和尚为正使,明王朝。两次出使均由宁波登岸,经杭州沿大运河北上。策彦将其入明期间的见闻撰写成日记体的《入明记》(《策彦和尚初渡集》与《策彦和尚再渡集》),全书约20 余万字,主要使用汉文,其中掺夹少量的片假名与平假名。《入明记》是日本现存为数不多的遣明使记录,对沿途各地名胜古迹、宗教信仰、地形地势、官吏交往、商贸交易及风土人情均有涉及,是了解明朝的社会、文化以及明代中日关系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曾被日本明治政府列为国宝。
  二、《入明记》中所记徐州风物
  据策彦周良《入明记·初渡集》记载,日本朝贡使团于嘉靖十九年(1540年)正月三日由宁波沿运河北上抵达邳州直河驿,十五日离开,停留12天。归程由北京南下,六月二十五日抵沛县泗亭驿,七日离开,停留11天。《入明记·再渡集》记载,日本贡使于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二月十一日再次由宁波沿运河北上抵邳州直河驿,二十五日离开,停留14天。使团三次经过徐州,共在徐州境内停留37天。
  策彦周良在其《入明记》中对沿途经过的驿站、闸坝等交通和水利设施做了详细记载。嘉靖十九年(1540年)正月三日,策周彦良一行由宿迁钟吾驿乘船抵达邳州直河驿。直河驿在州治东南六十里,当时的州治在今睢宁县古邳镇。《初渡集》记载“天气初融,卯刻开船,巳刻,著直河驿。舟行十五里,未刻,拨船,船路二十里泊于中流,时维酉。”“六日,卯刻开船,申刻,著新安驿。”新安驿在州治西四十里。
  沿新安驿北上,策彦周良等人抵达徐州房村驿。房村驿在城东南五十里,永乐十三年(1415年)建。《初渡集》记载:“八日寅刻,鸣鼓解缆,辰刻,著房村驿。”在此,策彦周良一行看到了徐州百步洪。“午时,开船,船行五十七里而泊于中流。时已戌,盖以前程有百步洪也。”关于徐州百步洪之险,元明史料中多有记载。正因为百步洪极为艰险,故策彦周良所乘使船被迫“泊于中流”。离开百步洪后,策彦周良一行抵达徐州彭城驿。彭城驿在城外河东岸,旧在城南二里许,永乐十三年(1415年)建。“九日,巳刻,超百步洪,到彭城驿,舟行三十里。”
  在徐州城内停留三天后,策彦周良继续前行,先后经过夹沟驿、谢沟闸、泗亭驿。嘉靖《徐州志》记载夹沟驿在城北九十里,永乐十三年(1415年)建。谢沟闸在沛县治西南四十里,宣德八年(1433年),工部主事侯晖建。泗亭驿在沛县县治东南,“永乐十三年,知县李举贤建。成化十八年圮于水,稍南徙其址,遂多为民窃占。嘉靖丙午,知县周泾请复故址重建。”《初渡集》记载:“十二日,雨,寅刻开船。辰刻,著夹沟驿,舟行二十里。”“十三日,寅刻开船,午刻,过沛县谢沟闸,舟行五十里而泊于中流。”“十四日,辰刻拨船,巳刻,著泗亭驿,舟行十五里。”回程时,策彦周良等人再次经过泗亭、夹沟、彭城等驿站。《初渡集》记载嘉靖十九年(1540年)六月二十五日,“立秋,寅刻开船,午刻,著泗亭驿,舟行四十里。”二十七日,“天少阴不雨。辰刻开船,酉刻,著夹沟驿。”二十八日,“酉刻,著彭城驿。舟行八十里,盖以驿前河水之急,不克湊泊,泊于驿外之支流。”
  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二月,策彦周良第三次经过徐州。十五日,抵达房村驿。十六日,过吕梁洪。《初渡集》记载:“时方风暴,故四五里许而泊矣。申刻开船,四五里许,又泊于中流。”从其记载中,我们可以了解到船只过洪之难。过吕梁洪后,策彦周良等人继续前行。“二十二日晴,卯刻,发彭城而开船,顺风。午后,著夹沟驿。少焉,打廪粮。酉刻,又开船,数里而停泊于中流之闸前。”“二十三日晴,巳刻开船,飓风急而淹滞于中流者数。酉刻,又超闸,水浅故,又泊于中流。”
  策彦周良还对沿途所看到的名胜古迹做了特别详细的记载。嘉靖十九年(1540年)正月四日,策周彦良一行抵达下邳驿。策周彦良携三英、宗桂上岸,访圮桥遗址。圯桥是指秦末张良与黄石公相遇并受《太公兵法》之桥。事见《史记·留侯世家》。桥后毁废,故址在今江苏省邳睢宁县古邳镇境内。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沂水》:“一水径城东,屈从县南,亦注泗,谓之小沂水。水上有桥,徐泗间以为圯,昔张子房遇黄石公于圯上,即此处也。”因此称其为“圯桥”。张良(约公元前250—前186年),字子房,汉初政治家、军事家,西汉开国元勋,史称“初汉三杰”之一。公元前173年,张良不满秦王朝的统治,招募刺客谋刺秦始皇,后因袭击失败,逃亡隐匿下邳(今睢宁县古邳镇),遇上黄石公。黄石公故意脱履,唤张良替他穿上,张良依言为之进履。黄石公见这一书生可塑可造,随后召张良来到这座桥上,几次考验,认为该生诚实可信,随将《太公兵书》传授予他。张良获此兵书,投归刘邦,在秦末农民起义战争中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这个传奇的故事一直被当地人们流传至今。《初渡集》记载:“东去驿门二里许,有圮桥,授书房亦在此。房里中央按黄石公像,右侧有二童。左方按张子房像,右侧有二童捧书。有授书山房记镌于石。其略云:子房佐汉高帝,蹙秦灭项,克复韩家五世之雠。事功忠义与日月争光,而实赖黄石公命,圮下取履,折其豪迈之气云云。”
  参观完圮桥遗址之后,策彦周良又偕大光、钧云上岸游羊山寺。羊山寺,又名宗善禅寺,位于睢宁县古邳镇羊山之上。公元193年,东汉下邳国丹阳人笮融任下邳相时,就在下邳城西南二里处的羊山上建浮屠寺。浮屠寺上累金盘下为重楼,可容三千余人。浮屠寺里建有佛塔,塔上有九个金盘(九面铜镜):八面朝八方,中间一面朝天,故名九镜塔。浮屠寺还曾因九镜塔而更名为“九镜禅寺”,至唐代贞观年间,九镜禅寺更名为释迦院,这便是羊山宗善禅寺的前身。九镜塔不幸在宋、金战火中毁没。明朝成化年间,宫中太监邳州人徐瑛,奉皇后懿旨,斥资重建释迦院,成化七年(1471年)五月落成,宪宗皇帝赐名为“宗善禅寺”。《初渡集》记载:“寺在高岗,成化年间敕谕宗善禅寺。佛殿左右柱题两句云:云捧楼台出天上,风飘钟磬落人间。岗之绝顶有层楼,于此望八景。”对于“八景”的名称,策彦周良也做了记载:“八景之条件,开写于后:羊寺晚钟、沂武交流、静圣洪翠、岠峰独秀、鱼亭晚照、圮桥进履、灵台夜月、官湖夏景。”
  正月八日,抵房村驿,策彦周良与大光、钧云上岸参观徐州吕梁书院、费公祠等名胜古迹。嘉靖《徐州志》记载吕梁书院:“在吕梁洪,嘉靖癸巳,工部主事郭持平建。”费公祠在吕梁下洪,“成化间,工部主事费瑄督理洪事,有惠政,洪人立生祠祀之,后登祀典。”《初渡集》记载:“徐步极目,有名士之遗迹,榜以吕梁书院四大字。又有费公祠,有碑文镌于石。其略云:徐州有二洪,一以州名,一以山名,山名者曰吕梁云云。”策彦周良还记载吕梁洪上有天妃娘娘菩萨祠,这在嘉靖《徐州志》中并未发现相关记载,只在明嘉靖初年吕梁洪工部分司主事冯世雍《吕梁洪志·祠宇》中有简短的描述:“天妃庙、金龙庙皆水神也,亦祀之。”
  正月十四日,策彦周良抵达沛县泗亭驿,上岸参观沛县歌风台。歌风台为纪念汉高祖刘邦衣锦还乡所著《大风歌》而兴建,位于徐州沛县县城中心汉城公园内,为“沛县古八景”之一。《初渡集》对歌风台做了详细记载:“台门横揭歌风台三大字,台中央安牌,牌书以汉高祖皇帝位六字。台前有琉璃井,井畔有碑文,又高祖手敕大字书镌于石,别记之。”策彦周良为此专作歌风台琉璃井诗以示纪念,诗云:“苛法已蠲民气和,升平乐入大风歌。歌台遗响犹盈耳,丰沛雪消春涨多。汤沐邑荒无主人,苔封古井几回春。岂知一滴琉璃碧,曾洗五年兵马尘。”在《初渡集》中,策周彦良还简略记载了《汉高祖手敕太子书》的主要内容。嘉靖十九年(1540年)六月二十六日,回程抵达沛县泗亭驿,策周彦良又会同正使大光、钧云再次上岸,重访歌风台。《再渡集》记载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六月二十四日,策周彦良在第三次抵达沛县泗亭驿后,再次游览歌风台。
  嘉靖十九年(1540年)六月二十八日,策彦周良一行回程经过徐州境山。境山,又称“井山”,位于徐州西北25公里的苏、鲁地界交结处,海拔76米,现属铜山县柳泉乡。嘉靖《徐州志》记载境山:“距城四十里,西临泗水,有镇、有闸、有寺。”镇即境山镇,闸即梁境闸,寺即大云禅寺。境山附近的梁境闸是船入淮海地区的第一道关口。当时每过一闸,要等候船队成帮,方可通过。境山就成为船夫商贾漕运官员停步歇脚,官方查检货物、征税纳赋的地方,因而古人称此处为“淮海第一关”。境山西麓建有大云禅寺,洪武十五年(1382年),僧高峻重建。据碑文记载寺庙由山门、大殿、钟楼、鼓楼等建筑组成,至今仍可发现石狮、龟座、雕龙碑额等遗存。在其《初渡集》中,策彦周良对大云禅寺也做了记载:“所历过有境山,山下有寺,佳景可爱,旁门楣以‘大云禅寺’四大字。”
  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六月十七日,策彦周良第三次经过徐州,先后游览了徐州卧佛寺、石佛寺、铁佛寺、汉高祖庙等名胜古迹。《再渡集》记载:“十七日,卯刻开船,午时,著彭城驿。即刻,同副使钧云上岸,经浮桥入城里,游卧佛、石佛、铁佛三寺。”策周彦良入城所经过的浮桥,即“弘济桥”。弘济桥在徐州城东门外,建于明嘉靖年间。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鉴于“州城北有浮桥二(万会桥、云集桥),驿站、漕运府署都设在城东门外夹河洲,进城办事往来不便等原因,徙万会桥舟于东门外,因“其功甚弘,其利甚济”,改名为“弘济桥”。徐州城南五里广运仓东有汉高祖庙,嘉靖《徐州志》记载:“永乐间,耆民梁聚等建。正统间,知州杨秘;成化间,监储监丞马敬继修。正德间,复圮,户部主事王遵重修。”“十八日,与副使钧云、慈眼以下同上岸,诣汉高祖庙。”
  三、结语
  京杭大运河联结着中国与世界,成为外国人观察中国物质文明和地域文化的窗口。明代以前的徐州是两汉名城、南北咽喉,明代运河的流经使得徐州既是河漕重地,又是经济繁荣、文化发达的商业都会。正如弘治年间朝鲜使者崔溥在其《漂海录》中所言江以北:“若徐州、济宁、临清,繁华丰阜,无异江南。”策彦周良使团先后三次经过徐州,共在徐州境内停留达37天之久。徐州的历史文化和风土人情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从其言谈举止中我们亦可以看到其高深的汉学水平以及对中华文化的向往。其留下的有关徐州运河和城市景观的记载,在为我们展现明代中后期徐州社会风情的同时,也为研究徐州运河史和城市史提供了重要视角。
(责任编辑:海 平)

欢迎您的光临,您是第     位访问本站的朋友!
版权所有:徐州史志办公室 制作维护 徐州亿网 苏ICP备07508860号
友情链接:徐州史志办公室